十六國春秋/卷0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卷五•後秦錄[编辑]

卷五•後秦錄
書名 十六國春秋
前一卷 卷四•前秦錄
下一卷 卷六•蜀錄
內容梗概 十六國時期後秦歷史
(北魏)崔鴻

姚弋仲,南安赤亭羌人也。其先有虞氏之苗裔。昔夏禹封舜少子于西戎,世為羌長,其後燒當,雄於洮、罕之間。當七世孫填虞,虞九世孫遷郍,率種人內附,漢朝嘉之,假冠軍將軍西羌校尉、歸順王,處之于赤亭。郍玄孫柯為魏征西將軍、綏戎校尉、西羌都督。柯生戈仲,少而聰猛,英果雄毅。永嘉之亂,戎夏繈負隨之者數萬,自稱雍州刺史,護羌校尉,扶風公。劉曜以弋仲為平西將軍。石虎廢石弘自立,弋仲稱疾不賀,虎累召之,乃赴。太寧元年,拜侍中征西大將軍。石祗稱尊號于襄國,以仲為右丞相。石祗為劉顯所弒,仲乃與燕連和。有子四十二人,常誡諸子曰;「我死之後,汝歸晉家,竭盡臣節。」乃使使降晉。晉永和七年,拜仲使持節六夷大都督、督江淮諸軍事、儀同三司、大單于,封高陵郡公。八年薨,時年七十三。後仲屍柩為苻生所得,生以王禮葬之于天水。萇稱尊號追諡景元皇帝,廟號始祖,陵曰高陵。


姚襄字景國,戈仲第五子,雄武多才藝,能明察,善撫納,士民愛敬之,咸請為嗣。仲以襄非嫡,不許。石祗僭號,以襄為使持節驃騎將軍、護烏丸校尉。晉遣使拜襄持節平北將軍、并州刺史、即丘縣公。戈仲薨,率戶八萬,南至滎陽。晉處襄于譙城。遣五弟為任,單騎渡淮,見豫州刺史謝尚,一面交款,便若平生。揚州刺史殷浩憚其威名,遣謝萬討,襄逆擊破之,鼓行濟淮,屯於盱眙。朝廷大震,襄方軌引北,自稱大將軍、大單于,據許昌。自許遂攻洛陽,逾月不尅。晉征西大將軍桓溫,自江陵伐襄,溫至伊水,襄徹圍之,為溫所敗。襄奔還洛陽,率數千騎奔於北山,百姓隨襄者四千餘戶。襄尋從北山,將圖關中,進屯杏城,遣輔國將軍姚蘭畧地鄜城,苻生遣苻飛龍拒戰,率衆西引,與苻堅戰於三原,為堅所殺。時年二十七,萇僭尊號,追諡魏武王。


姚萇字子茂,戈仲之第二十四子,少聰哲,多權畧,不修行業。兄襄為苻堅所殺,萇率諸弟降於苻生。堅以萇為揚武將軍、步兵校尉。潞川之戰,累有殊功,遷左衛將軍,累授幽州刺史。苻堅伐晉,以萇為龍驤將軍,督益、梁二州諸軍事。謂萇曰:「朕本以龍驤建業,龍驤之號,未曾假人。今特以相授。山南之事,一以委卿。」堅左將軍竇沖進曰:「王者無戲言,此將不祥之徵也。」堅默然。

白雀元年,慕容泓起兵叛堅,堅遣子叡討之,以萇為司馬。既而為泓所敗,叡死之。萇遣參軍薑協謝罪,堅怒殺之。萇懼,奔于渭北,歸者五萬餘家,咸推萇為盟主,自稱大將軍、大單于、萬年秦王。大赦改元,稱制行事。二年六月,慕容沖入長安,司隸崔翼、尚書趙遷等數百人來奔。萇聞苻堅在五將山,遣驍騎吳忠率騎圍之,萇自故縣如新平,吳忠執堅送之。萇將求禪代,堅不許。慕容沖遣車騎大將軍尚書令高蓋來戰於新平,大破之,蓋率麾下數千人來降。

建初元年,僭即皇帝位於長安,大赦改年,國號大秦,改長安為常安。追尊考弋仲為景元皇帝,妣曰德皇後。子興為皇太子。秋七月,萇如安定。二年,徙秦州三萬戶于安定。八月,以太子興鎮長安。四年十月,立社稷于長安。六年,大敗苻登于長安。七年三月,萇寢疾,遣鎮東姚欣德守長安,召太子興詣行在所。八年十月,萇如長安,至於新支堡,疾篤,輿疾而進。十二月,至長安,召太尉姚旻、僕射尹緯等受遺詔輔政。萇曰:「吾氣力轉微,將不能復臨天下,卿等善相吾子。」謂興曰:「有毀此諸人者,慎勿受之。撫骨肉以仁,接大臣以禮,待物以信,遇民以恩,四者既備,吾無恨矣。」庚子,薨於永安宮,年六十四。諡武昭皇帝,葬原陵,廟號太祖。


姚興字子畧,萇之少子。萇薨,秘不發喪。皇初元年,乃發喪行服,即位于槐里,大赦改元。七月,如涇陽,與苻登戰於山南。徙陰密三萬戶於長安。二年,以叔父緒為晉王,征西將軍碩德為隴西王,弟崇為齊公,顯為常山公。三年,以緒為并、翼二州牧,鎮蒲阪。四年二月,遣齊公崇伐洛陽。弘始元年九月,大赦改元。冬十月,尅洛陽,以東平公紹為都督山東諸軍事、豫州牧,鎮洛陽。四年五月,遣大將軍隴西王碩德率步騎六萬伐呂隆於涼州。先是,吐藩傉擅據西平,沮渠蒙遜據張掖,李暠據敦煌,各制方域共相侵伐。碩德從金城濟河,直趣廣武,逕蒼松至隆城下。隆遣弟輔國超、龍驤邈等率衆拒碩德,碩德大破之,生擒邈。傉擅、蒙遜、李暠等各修表奉獻。九月,隆奉表請降,興答報嘉美,以隆為鎮西將軍、涼州刺史、建康公。十一月,鳩摩羅什至長安。七年正月,興如逍遙園,引諸沙門聽什說佛經。九年,以太子泓錄尚書事。燕王慕容超遣使稱藩。十年,與魏通和,貢馬千匹。十一年,蜀譙縱遣使稱藩。十六年五月,興寢疾於內,太子泓以兵屯東華門,侍疾于諮議堂。尚書廣平公弼潛謀為亂,招集數千人,持兵於第,興疾損,升前殿,百官咸會。征虜劉羌泣曰:「陛下寢疾數旬,奈何忽有斯事。」興曰:「朕過庭無訓,使諸子不穆,愧於四海」。興以弼文武兼才,未忍致法,免其尚書令,以公就第。十七年十二月,興疾重,廣平公弼告病不朝,集兵於第。興怒,乃收弼囚之。十二月,興疾甚,遣收廣平公弼第中甲杖,納之武庫。於是弼黨率甲士攻端門,殿中上將軍斂曼高勒兵拒戰,不得入,遂燒端門。興力疾臨前殿,賜弼死。丁未,薨于殿。年五十三。諡文桓皇帝,廟號高祖,墓曰偶陵。


姚泓字元子,興長子也。孝友寬和,而無經世之用,又多疾病。興將以為嗣而疑焉,久之,乃立為太子。泓嘗受經博士淳於岐,岐病,泓親省疾,拜于床下。自是公侯見師傅,皆拜焉。興如平涼,留泓總後事,馮翊人劉厥聚衆據萬年以叛,泓遣鎮軍彭白狼率東宮禁兵討之,斬厥,赦其餘黨。

興薨,泓即位,大赦,改元為永和元年,廬於諮議堂。既葬,乃親庶政,內外百寮,增位一級。令文武各盡直言,勿有所諱。仇池公楊盛攻陷祁山,遂逼秦川,泓遣姚平救之。盛引退,姚嵩與平追盛,及於竹領,姚讚率隴西太守姚秦都、畧陽太守王煥以禁兵赴之。讚為盛所敗,秦都、王煥皆戰死。讚至秦州,退還仇池。先是,天水冀縣石鼓鳴,聲聞數百裏,野雞皆雊。秦州地震者三十二,殷殷有聲者八,山崩舍壞,咸以為不祥。及嵩將出,羣僚固諫,不聽。識者以為:秦州泓之故鄉,將滅之徵也。赫連勃勃攻陷陰密,執秦州刺史姚軍都,坑將士五千餘人,進兵侵雍,遂據抄掠郿城。姚紹及征虜尹昭、鎮軍姚洽等率步騎五萬討之,戰于馬鞍阪,勃勃兵敗,走還秦。而晉相劉裕總大軍伐泓,次于彭城,遣檀道濟、王鎮惡入自淮肥,攻漆丘、項城。沈林子自汴入河,攻倉垣。泓將王茍生以漆丘降鎮惡。徐州刺史姚掌以項城降道濟。晉師遂入潁口,所至多降服。

姚紹聞晉師之至也,馳還長安,言於泓曰:「晉師已過許昌、豫州,安定孤遠,卒難救衛。宜遷諸鎮戶,內實京畿,可得精兵十萬,足以橫行天下。假使二寇交侵,無能為也。如其不爾,晉侵豫州,勃勃寇安定者,將若之何?」吏部郎懿橫又以「齊公姚恢有忠勳於國家,未有殊賞,今致之死地,安定人人自危恐,必生變,宜征還朝廷,以慰其心。」泓並不從,晉師至成臯,征南姚洸時鎮洛陽,部將趙玄說洸曰:「今寇逼已深,百姓駭懼,衆寡勢殊,難以應敵。宜攝諸戍兵士,固守金墉,以待京師之援。不可出戰,如戰不捷,大事去矣。金墉既固,師無損敗,吳寇終不敢越金墉而西,困之於堅城之下,可以坐制其弊。」洸用姚禹、閻恢之譖,卒遣玄出戰,會陽城、成臯、滎陽、虎牢諸城,悉皆降於道濟。玄戰敗,死於百谷。道濟進至洛陽,洸懼出降。

泓母弟懿險薄,用其司馬孫暢謀,欲襲長安,誅姚紹,廢泓而自立。遂舉兵僭號,傳檄州郡,時征北姚恢說率安定鎮戶三萬八千焚燒室宇,以車為方陣,自北雍州趨長安,自稱大都督、建義大將軍,移檄欲除君側之惡,軍勢甚盛。泓見內外離叛,晉師漸逼,歲旦朝羣臣於前殿,淒然流涕,羣臣皆泣。姚紹率輕騎先赴難,姚讚亦率諸軍還長安,遂擊殺恢及其三子。泓乃進紹太宰、大將軍、大都督、中外諸軍事,假黃鉞,改封魯公。率武衛姚鸞等距晉師於潼關,道濟固壘不戰,紹遣左長史姚洽等屯於河北,欲絕道濟租輸,為沈林子所敗,衆皆沒焉。紹忿恚發病,嘔血而死。泓遣使乞師於魏,魏遣司徒南平公拔,拔等進據河內,為泓聲援。劉裕次于陝城,泓使姚裕率步騎八千距之,泓躬將大衆繼發。裕為沈田子所敗,泓退次于灞上,姚讚距晉師于關西,姚難屯于杏城。時大霖雨,渭水汛溢,王鎮惡水陸兼進,追及姚難。泓自灞上還軍,次於石橋以援之。晉師進據鄭城,泓使姚裕、尚書龐統屯兵宮中,姚洗屯于灃西,尚書姚白瓜徙四軍雜戶入長安,姚丕守渭橋,胡翼度屯石積,姚贊屯灞東,泓軍于逍遙園。鎮惡夾渭進兵,破姚丕於渭橋,泓自赴之,逼水地狹,因丕之敗,遂相見而退。姚諶、姚烈、姚寶等皆死於陣。泓單馬還宮,鎮惡入自平朔門,泓與姚裕數百騎出奔于石橋。

讚聞泓敗,召將士告之,皆以戈擊地,攘袂大哭。胡翼度棄衆奔晉。讚夜率諸軍會泓于石橋,晉師已固諸門,讚軍不得入,衆皆驚散。泓計無所出,謀欲降晉,其子佛念年十二,謂泓曰:「陛下今雖降晉,劉裕待人無禮,終必不全。願自我決。」憮然不答,遂登宮牆自投而死。平原公璞、并州刺史尹昭,以蒲阪降晉。東平公讚率宗室子弟百餘人亦降于裕, 裕盡殺之。九月,裕至長安,送泓於建康市而戮之,時年三十。建康百里之內,草木焦死。

自姚萇白雀元年歲在甲申至於是歲在丙辰,三十有三歲。[1]

[编辑]

  1. 全文以中華書局、一九八五年一月版《十六國春秋輯補》與《四庫全書》之《別本十六國春秋》浙江大學影印本爲本校。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