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國春秋/卷0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卷七•前涼錄[编辑]

卷七•前涼錄
書名 十六國春秋
前一卷 卷六•蜀錄
下一卷 卷八•西涼錄
內容梗概 十六國時期前涼的歷史
(北魏)崔鴻

張軌,字士彥,安定烏氏人,漢常山王耳十七世孫。祖烈,魏外黃令,父溫,太官令。母隴西辛氏。軌少好學明經與同郡皇甫士安友善,拜太子舍人,與京兆杜預善,以所注《易》遺之。太康中,為尚書郎、太子洗馬、中庶子,遷散騎常侍,征西將軍司馬。軌以晉室多難,陰圖保據河西,追竇融故事。筮之,遇泰之觀,軌喜曰:「霸者之兆。」乃求為涼州。公卿亦舉軌,拜涼州剌史,課農桑,拔賢才,置崇文祭酒,徵九郡胄子五百人,立學校以教之。永興二年,拜安西將軍,封樂鄉侯。惠帝崩,遣長史北宮純、司馬纂、別駕陰監奉表京師。是歲,大城姑臧,其城本匈奴所築也,南北七里,東西三里,地有龍形,故名臥龍城。永嘉四年十一月,黃龍出于臨羌河,發水昇天,身長十餘丈。五年,帝遣使拜車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榮命未至,而劉曜攻陷長安,遷晉帝于平陽。建興元年,晉湣帝即位于長安,遣使者拜軌鎮西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加侍中,封西平郡公,固讓不受。三年,進拜太尉、涼州牧。以軌年老多疾,拜子寔行撫軍,副涼州剌史。五月,軌寢疾,立子寔為世子。己丑,薨於正寢,年六十。葬建陵,册贈侍中、太尉,諡武穆,張祚僭號,追尊武王,廟號太(宗)〔祖〕。


張寔字安遜,軌之世子也。學尚明察,敬賢愛士,晉舉秀才,除尚書郎。永嘉元年,固辭驍騎將軍,請還涼州,帝許之。改授議郎、西中郎將。建興元年,長史張璽等表寔嗣位。十月,帝遣使授西中郎將涼州剌史西平公。二年十一月,帝將降劉曜,進寔侍中、司空、涼州牧。三年,始知劉曜逼遷天子平陽,大臨三日。五年,南陽王寶聞湣帝崩,自稱晉王,年號建康,置百官,遣使拜寔征西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增邑三千戶。六年六月,京兆人劉弘挾左道以眩惑百姓,密與寔左右十餘人謀殺寔,懷刀入內,斬寔于外寢,時年五十。葬寧陵,晉王寶册贈寔大司馬,涼州牧,諡曰元公。張祚僭號,追尊曰明王,廟號高祖。母弟茂嗣、以寔子幼嗣。


張茂字成遜,寔之母弟,虛靖好學,不以勢利為心。建興元年,相國南陽王寶辟從事中郎,又薦為給事黃門侍郎,皆不就。二年,征為侍中,又以疾固辭。四年,拜秦州剌史,加散騎常侍:領雍州,皆不受。寔左司馬陰元等以寔既被害,子駿沖幼,宜立長君,乃推茂為大都督、太尉、涼州牧。茂不從,以平西將軍行都督涼州諸軍事、護羌校尉、涼州牧、西平公,大赦境內。九月,立寔子駿為世子。三年,劉曜遣鴻臚拜茂太師、涼王。四年,茂寢疾,執駿手泣曰:「吾先人以孝友見稱,自漢以來,世執忠順,汝謹守忠節,毋或失墮。」薨于正寢,年四十八。劉曜遣使贈太宰,諡成烈王。張祚僭號,追尊曰成王,廟號太宗。


張駿字公庭,寔之世子。永嘉元年生,幼而奇偉,十歲能屬文。茂之四年,拜使持節大都督、大將軍、涼州牧、西平公,大赦境內。劉曜遣使拜大將軍、涼州牧。元年正月,親耕藉田。二月,始承晉元帝崩問,大臨三日。四年十二月,劉曜為勒所擒,曜太子毗及劉胤等率衆奔上邽。六年二月,石勒稱天王。遣使拜駿征西大將軍、涼州牧,加五錫之禮。八年,羣僚勸駿稱涼王,置百官。駿曰:「此非人臣所言,敢有此言,罪在不赦。」又請立世子,乃立重華為世子。十二月,鄯善王元禮獻女姝好,號曰美人,立賓遐觀以處之。十四年五月,雨雪降霜,駿避正殿,素服,命羣寮極言得失。十五年,以右長史任處領國子祭酒,立辟雍、明堂而行禮焉。命西曹掾集閣內外事付索綏,以著《涼春秋》。十一月以世子重華行涼州事。十九年田于建西,逾玉石縣。九月,改玉石縣為金澤縣。二十一年,始置百官,官號皆擬天朝,車服旌旂一如王者。酒泉太守馬岌上言:「酒泉南山既昆侖之體,周穆王見西王母,樂而忘歸,即謂此山。有石室、玉堂、珠璣鏤飾,煥若神宮。《禹貢》:『昆侖在臨江之西』,即此明矣。宜立西王母祠,以裨朝廷無疆之福。」駿從之。二十二年六月,薨於正德前殿,年四十。晉遣策贈大司馬,諡忠成公。七月,葬大陵,張祚僭號,追尊文王,廟號世祖。


張重華字泰臨,駿第二子,寬和懿重,沈毅少言。駿薨,右長史任處上華為使持節、大都督、太尉、涼州牧、護羌校尉、西平公、假涼王,大赦境內。三年九月,晉遣使者拜侍中大都督隴右諸軍事、大將軍、涼州剌史、領護羌校尉、西平公。重華以位號未稱,怒不受詔。羣寮上重華為丞相、涼王、雍秦涼三州牧。五年重華宴羣寮于間豫庭,論講經義。顧問索綏曰:「孔子婦,誰家女?老聃父字為何?四皓既安太子,住乎還山乎?」綏曰:「孔子婦姓亓官氏。老聃父名乾,字元果,胎刖無耳,一目不明,孤單,年七十二無妻,與鄰人益壽氏老女野合,懷胎八十年乃生老子。四皓還否,臣尚未悉。」重華曰:「卿不知乎四皓死於長安,有四皓冢,為不還山也。」七年十月,重華寢疾臨春坊,遣左長史馬岌榮拜子靈曜為世子,大赦境內。十一月薨於平章殿,年二十七。葬顯陵。張祚僭號,追諡桓王,廟號世(祖)〔宗〕。


張祚字太伯,駿之長庶子,博學雄武,有政治之才。駿之二十一年,拜延興太守,封寧侯。重華薨,子靈曜嗣。七年十一月,右長史趙長等矯稱遺令,以祚為使持節、都督中外諸軍事、撫軍太將軍、輔政。十二月,趙長等議以靈曜沖幼,世難未夷,宜立長君,廢曜為寧涼侯,立祚為大將軍、護羌校尉、涼州牧。趙長等議僭即王位于謙光殿,大赦,改元為和平元年。立妻辛氏為皇后,子太和為太子,封弟天錫為長寧侯,重華少子玄靖為涼武侯,置百官。二月尊祖父,郊祀天地。二年,有神降于玄武殿,自稱玄宴,與人交語。祚日夜祈之,神言與之福利,祚甚信之。征東張瓘遣兵傳檄,廢祚還第,復立靈曜。八月,祚收瓘弟琚及其子嵩等。驍騎將軍宋混兄修,素與祚有隙,大懼。祚疑之,混西奔,招合夷晉,衆至萬餘人,還向姑臧。祚遣陽秋胡將靈曜于苑,拉其腰而殺之,埋於沙坑。九月,宋混次於武始大澤,為靈曜發哀。閏月,混至姑臧。祚登神雀觀,張琚、張嵩殺祚守卒,死者四百餘人,斬西門關納混,領軍趙長開宮門以應琚,長馳入殿中,大呼稱萬歲。祚以長敗賊,下觀勞之,長奮槊剌祚中額,奔入萬秋閣,為廚士徐里所殺。以庶人禮葬之。天賜即位,備禮改葬于湣陵,追諡威王,封子延堅為金澤侯。


張玄靖字元安,重華少子,母郭夫人。和平二年,宋混、張琚等上玄靖為大將軍、涼州牧、護羌校尉、西平公,時年七歲。張瓘至姑臧,推玄靖為大將軍、涼王。自為使持節都督中外諸軍事、尚書令、涼州牧、張掖郡公。四年五月,東苑大冢上忽有災,池東天澤地燃,廣袤數丈。執法御史杜逸言於瓘曰:「此皆變之大者,可就禳之。」瓘徵兵數萬,集于姑臧,謀討宋氏。混與弟澄及左右壯士楊和等四十餘騎奔入南門外,令諸營曰:「張瓘得罪,被太后詔誅之。」俄而衆至二千,擁瓘率衆出戰,混擊敗之,衆悉去,瓘自殺。混入見玄靖,以混為使持節中外都督諸軍事、驃騎大將軍、酒泉郡侯,輔政。五年六月,大旱、令諸祈雨之官詠《雲漢》詩。儒林祭酒索綏曰:「《雲漢》陳周宣之美,非旱之文。昔神鼎之出漢,虞丘不賀。今辭與事違,恐非致澤之意也。」綏字士艾,敦煌人,父戢為司徒。綏家貧好學,舉孝廉,為記室祭酒,母喪去職。後舉秀才,著《涼春秋》五十卷。又作《六夷頌》符命、傳十餘篇,以著述之功封平樂亭侯。六年,宋混卒。天錫以使持節都督諸軍輔政。八月,右將軍齊南等議,以靖多難,務須立長君。勸天錫自立。閏月,天錫遣肅等夜害玄靖,時年十四,葬平陵,諡沖王。


張天錫字純嘏,駿之少子。母曰劉美人,玄靖即位,年十八。謁于太廟,尊母劉氏為太后。元年四月,秦遣鴻臚回國拜天錫大將軍、涼州牧、西平公。三年姑臧北山楊樹生松葉,西苑牝鹿生角,東苑銅佛生毛,延興地震,陷裂水出。天錫避正殿,引咎責謝。晉遣使拜隴右關中諸軍大將軍、涼州牧、西平公。八年,郡國火,燃於泥中、三十所。苻堅復有兼并之規,天錫大懼,遣從事中郎韓博奉表於晉人,與桓溫書,尅其年大舉,都會上邽。十年,以世子懷為使持節、鎮西將軍、高昌郡公,次子大豫為世子。豫母焦氏為左夫人。七月,大水,地震西平五十,日中地十動,土樓崩。天錫疾,美人閻姬、薛姬皆自殺。二姬因色竝有殊寵,天錫每謂之曰:「汝二人將何以報我,我死之後,豈可更為人妻?」皆曰:「尊若不諱,妾請效死於前,灑掃於地下,無他志。」十月,天錫疾瘳,大赦境內,追悼二姬,葬以夫人禮。十三年五月,苻堅遣武衛將軍句長等率衆來伐,天錫遣中衛將軍史景等拒戰赤岸,為秦所敗。在錫納左長馬芮之言,面縛降秦,東徙長安,拜歸義侯、北部尚書,遷右仆射。隨苻堅敗于淮南。又入晉為員外散騎常侍,復本封。薨,贈鎮西將軍,諡悼公。

張軌以晉永寧九月辛已歲牧涼州,至天錫敗亡之歲,歲在丙午,八主,七十六年。[1]

[编辑]

  1. 全文以中華書局、一九八五年一月版《十六國春秋輯補》與《四庫全書》之《別本十六國春秋》浙江大學影印本爲本校。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