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革命軍將士雪恥復仇之道——要實踐軍人讀訓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國民革命軍將士雪恥復仇之道——要實踐軍人讀訓
作者:蔣中正
1950年11月
http://www.chungcheng.org.tw/thought/class06/0027/0040.htm

——民國三十九年十一月在臺澎金門各地舉行總校閱對全體官兵講——

  • 這次本總統親自校閱我們國民革命軍在臺澎金門的全體將士,看到你們身體強健,精神充沛,動作確實,軍容整肅,為國家民族的前途,和國民革命的事業,感到無上的快慰。特向我全體將士致其嘉勉。
  • 大家都知道我們國民革命軍具有最光榮的歷史,曾經完成北伐,統一中國;抵抗日閥的侵略,獲得抗戰最後勝利;因之我們全體將士為國家民族創造了不朽的功勳,在中國五千年歷史上,寫下了繼往開來輝煌燦爛的一章。但是到了去年國軍竟為小小的共匪所擊敗,且使我 總理手創的中華民國以及民主共和政體,在大陸上又為共匪所推翻!而我全體將士從前所造成的光榮歷史,不僅要為共匪誣蔑,而且要為共匪毀滅了。尤其痛心的,就是我全體將士的父母、妻子、兄弟、姊妹、親戚、朋友,現在都要關進在大陸鐵幕之內,受共匪的逼迫摧殘,來充做暴俄的奴隸牛馬,過著暗無天日的生活,求生不得,求死無路!這真是我革命軍歷史上莫大的污點,亦為我全體將士空前未有的恥辱。
  • 我們全體將士必須切實反省,為什麼我們會造成這種重大恥辱呢?就是因為我們革命軍裏面有了不肖的軍人,無恥的敗類,過去在大陸上腐敗墮落,貪生怕死,只想升官發財,不肯犧牲奮鬥,違抗命令,不守紀律,怠忽軍人職守,喪失革命人格。這都是由於我們將士自己不爭氣,不自愛,既不能親愛精誠團結奮鬥,又不能協同一致互助合作,於是共匪得以勾結俄寇,乘機侵略,在很短的一年時間,就把我們整個革命軍打敗,不能在大陸上立足,而要退到臺灣這個孤島上來。
  • 但是大家要知道,我們能夠有臺灣這樣一個地方,退下來還可為大家立足安身整頓補充,實在是最難得的機會。因為臺灣不論天時地理與資源物質各種的條件,都足以使我們臥薪嘗膽生聚教訓,來完成雪恥復仇的大業。這實在是天賜的良機,更可相信我們國家必能轉危為安,革命必能轉敗為勝。我們全體將士務要把握這個良機,利用這個環境,更要鍛鍊體格,整飭紀律,埋頭苦幹,積極準備,依照預定的計劃,來反攻大陸,消滅共匪,驅逐俄寇,恢復民國,拯救在大陸上苦難饑凍,奄奄一息的全體同胞,包括你們大家的父母、妻子、兄弟、姊妹、親戚、朋友,使他們都能重見青天白日重過自由生活,使你們自己亦得重敘家庭團圓骨肉歡聚之樂。果能這樣報仇雪恥纔不媿為一個血性男兒,革命軍人,也纔不媿為我們 總理的革命信徒。這一個任務,當然比之過去北伐和抗戰都要艱鉅,但是這個事業,如能在你們大家手裏成功,那就比從前北伐抗戰的勝利,更要光榮,更要偉大。
  • 大家如要實現這個雪恥復仇的志向,完成這個光榮偉大的事業,不是口頭講講便可以做到的,也不是空抱一種理想所能達到目的的;而是要有一種實踐篤行的精神,實事求是,精益求精,百折不回,生死如一的決心纔能成功。我認為我們全體將士有一件最重要的事,過去忽略了而現在必須要上下一致、身體力行的:就是要遵照「陸海空軍軍人讀訓」的訓條,一字一句,實踐篤行,須知這真是我們革命軍人雪恥復仇成功立業的法寶。今天我在校閱以後,特別要領導大家朗誦軍人讀訓一遍。( 總統首先宣讀「陸海空軍軍人讀訓」前言,旋領導全體官兵朗誦條文。)以後希望全體將士人人以此自勉,並以互勉同袍戰友,朝夕研讀,口誦心領,拳拳服膺 嚴格遵行。這樣自強不息,日久功深,循序向理想的目標邁進,我可以保證你們一定能夠恢復中華民國,洗刷重重恥辱,重新創造光榮的歷史,達成反共抗俄國民革命軍的第三任務。
  • 至於這次校閱所看到的優點和缺點,另有書面講評,不久即將印發下來,大家可以詳細研究,並望大家能對鄰近友軍各單位的優點,互相觀摩,彼此競賽,力求進步。三個月以後,將再舉行第二次的校閱,屆時希望所有的缺點,都能完全改正,總期能重新建立精粹勁練百戰百勝的國軍,恢復奮勵無前革命犧牲的精神,擔負救國救民的重責大任,這樣纔不辜負本總統這次親自校閱我各軍將士的意義。


PD-icon.svg 中华民国《著作权法》:
第九条(著作权标的之限制)
  下列各款不得为著作权之标的:
  一、宪法法律、命令或公文
  二、中央或地方机关就前款著作作成之翻译物或编辑物。
  三、标语及通用之符号、名词、公式、数表、表格、簿册或时历。
  四、单纯为传达事实之新闻报导所作成之语文著作。
  五、依法令举行之各类考试试题及其备用试题。
  前项第一款所称公文,包括公务员于职务上草拟之文告、讲稿、新闻稿及其他文书。

本作品来自上列各款,在中华民国台湾地区,属于公有领域。详情请参见章忠信著作权笔记著作权法第九条释义。另外请注意司法院释字第5号解释:“行宪后各政党办理党务人员,不能认为刑法上所称之公务员。”所以自从1947年(民国三十六年)12月25日中华民国宪法施行以来,各政党党务作品,不能认为公文。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