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卷之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本紀卷之二 大越史記全書
本紀卷之三
本紀卷之四 

李紀[编辑]

聖宗皇帝[编辑]

諱日尊,太宗長子也。其母金天太后枚氏。初夢月入懷,因有娠,以順天十四年癸亥二月二十五日生于龍德宮,天成元年,冊爲東宫太子。太宗崩,遂登太寳。在位十七年,壽五十歲,崩于會僊殿。
帝善於繼承,誠心愛民,重農恤刑,柔遠能邇,置博士科,厚養廉禮,文脩武備,海内謐寕,足爲良主。然疲民力以築報天之塔,費民財以造霪潭之宫,此其所短也。

乙未龍瑞太平二年宋至和二年春正月,修大内諸殿宇。

二月,以誕日爲承天聖節。

占城來貢。

冬十月,大寒。帝謂左右曰:「朕深居宫中,御獸炭,襲狐裘,猶寒如此,念囚人在囹圄中,縲紲之苦,曲直未分,食不克膓,衣不盖體,爲風寒所逼,或死非辜,朕甚憫之。其令有司發衾席,及飯日二次給之。」

宋封帝爲交趾郡王。

丙申三年宋嘉祐元年春正月,真臘國來貢。

夏四月,下勸農詔。

造崇慶報天寺,發銅萬二千斤鑄洪鍾。帝親製銘文。

丁酉四年宋嘉祐二年春正月,築大勝資天寳塔,高數十丈,其制爲十二層即報天塔也

遣使遺異獸于宋,曰麟。司馬光曰:「使是真麟,非時自至,不以爲瑞。若僞,爲遠方之笑。願厚賜遣還。」

冬十二月,起天福、天壽二寺。以黃金鑄梵王、帝釋二像奉事之陳朝行謁寺禮即此

戊戌五年宋嘉祐三年春,修祥符門。

己亥彰聖嘉慶元年宋嘉祐四年春三月,伐宋欽州,耀兵而還,惡宋之反覆也。

秋八月,帝御水晶殿,朝百官令戴幞頭著鞾,方許入朝。戴幞頭著鞾自此始。

定軍號曰御龍、武勝、龍翼、神電、捧聖、寳勝、䧺畧、萬捷等號,皆分左右,額並黥天子軍三字。

庚子二年宋嘉祐五年春,諒州牧申紹太捕迯亡兵入宋境,獲指揮使楊保材及士卒牛馬而還。

秋七月,宋兵來侵,不克乃遣使部侍郎余靖赴邕州會議。帝遣費嘉祐往。靖厚遺嘉祐,及移書請還保材,不許。

八月,播占城樂曲及節皷音,使樂工歌之。

造行宫于霪潭之側觀魚。

辛丑三年宋嘉祐六年春二月,選民間女十二人入後宫。

羅順州献白象。

壬寅四年宋嘉祐七年春,嘉林郡献眸三足龜。

癸卯五年宋嘉祐八年。時帝春秋鼎盛,行年四十,未有嗣命,祇候内人阮芃求嗣于聖主寺,其後倚蘭夫人有娠,生皇子乾德,是爲仁宗世傳帝禱祝祈嗣未驗,因遍遊寺觀,車駕所至,男女奔走,瞻望不暇,惟一女採桑,倚立蘭草中。帝望見,召入宫,得幸,命爲倚蘭夫人,欲得男女,命芃賫香供禱于聖主寺,僧教芃以投台托化之術,芃從之。事覺,斬芃于寺門前,後人目其處曰芃原寺,在慈廉縣驛望社,芃原在寺門西,今存

甲辰六年宋英宗曙治平元年春正月,遣使如宋。

夏四月,帝御天慶殿聽訟。時洞天公主侍側,帝指公主謂獄吏曰:「吾之愛吾子猶吾父母斯民之心。百姓無知,自冒刑憲,朕甚憫焉。自今以後,罪無輕重,一從寬宥。」

丙午龍章天嗣元年宋治平三年春正月二十五日亥時,皇子乾德生。後日立爲皇太子,改元大赦,封其母倚蘭夫人爲宸妃。

史臣吳士連曰:太子國本,不可不早建。春秋書子同生,意有在矣。帝春秋已高,幸而皇子生,欣喜倍常,遽立爲皇太子,大赦天下,以繋萬民之望,宜哉。

秋九月,命郎将郭满建塔僊遊山。

爪哇商人獻夜光珠,還價錢萬鏹。

丁未二年宋治平四年春二月,牛吼、哀牢等國獻金銀、沉香、犀角、象牙、土宜等物。

宋加封帝開府儀同三司,尋加南平王

以員外郎魏仲和、鄧世資爲都護府士師,改書家十人爲按獄吏。賜仲和、世資每歲俸錢各五十鏹,禾一百結及魚塩等物;獄吏各二十鏹,禾一百結,以養其廉。

甲申三年二月以後天貺寳象元年,宋神宗熙寧元年。按清化珉昇平塔記,以是年爲神武元年也。春二月,皇子明仁王生缺名,仁宗同母弟也。

真登州獻白象二,因此改元天貺寳象元年。

改土磊鄕爲超類鄕,以元妃所生地也。

占城獻白象,後再擾邊。

乙酉天貺寳象二年七月以後神武元年,宋熙寕二年。春二月,帝親征占城,獲其主制矩及其眾五萬人。是也帝征占城,久不下,還至居連州,聞元妃相内治,民心化治,境内按堵,尊崇仸教,俗號觀音女,曰:「彼一婦人乃能如是,我男子何庸?」再攻克之。

夏六月班師。秋七月,帝還自占城,獻俘于太廟,改元神武元年。制矩請以地哩、麻令、布政三州贖罪。許之,放制矩還國地哩今廣南

冬十月丁丑,翳夾日。

庚戌神武二年宋熙寕三年春,造紫宸殿。

夏四月,旱,發厙粟錢帛賑貧民。

秋八月,脩文廟,塑孔子、周公及四配像,畫七十二賢像,四時享祀。皇太子臨學焉。

辛亥三年宋熙寕四年春正月,帝書仸字碑,長丈有六尺,留于僊遊寺。

自春至夏不雨。

占城來貢。

定贖罪錢有差。

冬十二月,帝不豫。詔有司誤入官職都左右廊者,杖八十。

壬子四年正月以後仁宗太寕元年,宋熙寕五年春正月庚寅,帝崩于會僊殿。上尊號曰應天崇仁至道威慶龍祥明文睿武孝德聖神皇帝,廟號聖宗。

史臣吳士連曰:恤刑仁民,王正之所先。聖宗慮夫囹圄囚人,或有無辜,因飢寒而至死也,則發給衾席飲食,使養其生;慮夫刑獄官吏,或有家貧,因鬻而受賂也,則增級俸錢食物,使富其家。慮民之乏食也,則下勸農之詔;遭歲之大旱也,則出賑貧之令。始終一心,皆出於誠。况又崇道學,明制度,文事駸駸乎内舉矣。南平占,北伐宋,武威赫赫乎外揚矣。雖他小有過舉,亦不失爲賢君。或曰仁柔有餘,剛斷不足,愚未見其然也。

皇太子乾德即位于柩前,改元太寕元年。時方七歲,尊生母倚蘭元妃爲皇太妃,嫡母上陽太后楊氏爲皇太后,垂簾同聽政,太師李道成夾輔之。

夏四月八日,帝視浴佛。

初御天安殿視朝。

赦都護府囚。

仁宗皇帝[编辑]

諱乾德,聖宗長子也。其母灵仁太后,以龍章天嗣元年丙午正月二十五日誕生,後日立爲皇太子。聖宗崩,遂即皇帝位,在位五十六年,壽六十三歲,崩于永光殿。帝日角龍顔,手垂過膝,明哲神武,睿智孝仁,大畏小懷,神助人應,通音律,製樂歌,俗臻富庶,身致太平,爲李朝之盛主。惜其慕浮屠,好祥瑞,爲盛德之累耳。

癸丑太寕二年宋熙寕六年。時滛雨,迎法雲佛赴京祈晴,祀傘圓山神。

幽皇太后楊氏,尊皇太妃爲靈仁皇太后。靈仁性嫉妬,以生母不得預政,因訴于帝曰:「老母劬勞,以有今日。而今富貴,他人是居,將置老母於何地。」帝乃幽楊太后及侍女七十六人于上陽宫,逼令殉于聖宗陵。

史臣吳士連曰:仁宗仁孝,靈仁崇佛,何至殺嫡后,虐無辜,殘忍若是哉。盖嫉妬婦人之情,况又生母不得預政。靈仁雖賢,豈能忍耐,得故訴于帝。帝時幼冲,惟以順母心爲悅,而不知其過之大也。太師李道成之出鎮于外,安知不因言此耶。

宋封帝爲交趾郡王。

太師李道成以左諫議大夫出知乂安州。道成於本州王聖廟内立地藏院,中安佛像及聖宗位號,晨昏奉事焉。

史臣吳士連曰:道成同姓大臣,方居聖宗䘮,因事出鎮于外,其感念先帝,盖真情也。因托仸以事帝,特一時所爲之事者爾。後之鎮乂安者遂以爲奉事聖宗之所,終李朝之世,莫以爲非。夫君不祭於臣僕,父不祭於支庶,况又與夷爲侣哉。盖李朝崇佛之過也。

甲寅三年宋熙寕七年春,有白雀集于禁庭。

占城復擾邊。

以李道成爲太傅平章軍國重事。

詔功臣年八十者,皆賜几杖入朝。

乙卯四年宋熙寕八年春二月,詔選明經博學及試儒學三場。黎文盛中選,進侍帝學。

宋王安石秉政,上言以爲我國爲占城所破,餘眾不满萬人,可計取之。宋命沈起、劉彛知桂州,漸起蠻峒兵,繕舟船,習水戦,禁州縣不與我國貿易。帝知之,命李常傑、宗亶領兵十餘萬擊之。水步並進。常傑陷欽、廉等州,亶圍邕州,宋廣西都監張守節將兵來救。常傑迎擊於崑崙關今明廣西大南寕府是,破之,斬守節于陣。知邕州蘇緘固守不下。我軍攻之四十餘日,囊土傳城而登城,遂陷。緘令其家属三十六人先死,藏屍於坎中,縱火自焚死。城中感緘恩義,無一人降者。盡屠五萬八千餘人,并欽、廉州死亡者幾十餘萬人。常傑等俘虜三州人而還。宋帝贈緘奉國軍節度使,諡忠勇,賜京城甲第一區上田十頃,官其親族七人,以其子元爲閤門祗候。

史臣吳士連曰:宋諡蘇緘以忠勇,亦足以彰李常傑之忠勇也。豈可以夙沙例視之哉。

秋八月庚寅,朔日食。

命李常傑總諸軍伐占城,不克。常傑乃畫布政、地哩、麻令三州山水形势爲圖而還。改地哩爲臨平州,麻令爲明靈州,招民居之。拜常傑爲太尉。

丙辰五年四月以後英武昭勝元年,宋熙寕九年春三月,宋令廣南宣撫郭逵爲招討使,趙卨副之,總九將軍合占城、真臘來侵。帝命李常傑領兵逆擊,至如月江大破之。宋兵死者千餘人。郭逵退,復取我廣源州。世傳常傑沿江築柵固守。一夜,軍士忽於張將軍祠中聞髙聲曰:「南國山河南帝居,截然分定在天書。如何逆虜來侵犯,汝等行看取敗虚。」既而果然。張將軍兄弟二人,兄名呌,弟名喝,皆趙越王之名將。越王爲李南帝所敗而失國,南帝召而官之。二人曰:「忠臣不事害主之君。」乃迯匿于扶龍山。南帝屢召不應,令曰:「購得首級,重賞千金。」二人皆飲毒卒。吳南晋討西龍州,李暉賊軍次扶蘭口,見二人從助王師,云天帝憐其忠臣不二,補灘河龍君,副巡武、諒二江,支曼原巡江都副使。賊平,吳南晋封兄爲大當江都護國神王,祠于如月江;弟爲小當江都護國神王,祠于南軍江口,即其祠也。

夏四月,赦改元英武昭勝元年。

詔求直言。

擢賢良有文武才者,命管軍民。

選文職官員識字者入國子監。

丁巳英武昭勝二年宋熙寕二年春,設仁王會于天安殿。

二月,試吏員以書筭刑律。

三月,又大舉伐宋欽、廉州,聲言宋行青苗役法,殘害中國民,興師問之,欲相救也。

冬十二月,宋趙卨來侵不克,乃還。

戊午三年宋元豊元年正月,修治大羅城。

遣陶宗元遺馴象五于宋,請還廣源、蘇荗等州及所掠人民。

己未四年宋元豊二年。諒州献白象。

雨雹。

大熟。

宋以順州歸我即廣源,宋改順州

庚申五年宋元豊三年春二月,鑄洪鐘于延祐寺。鐘成,撞之不鳴,以其成噐,不可銷毀,乃廢置于寺之龜田。其田卑濕,多産龜,寺人爲之龜田鍾。

秋八月,甘露降。帝觀競舟。

辛酉六年宋元豊四年春,日有重光。歸所獲邕、欽。廉三州人、兵于宋,以廣源等州還我故也。

冬十月,太師李道成卒。

壬戌七年宋元豊五年春,以欽聖公主嫁渭龍州牧何彛慶。

癸亥八年宋元豊六年春,帝親閲黃男,定爲三等。

黃龍飛自紫宸殿至會龍殿。

甲子九年宋元豊七年夏六月,遣兵部侍郎黎文盛如永平寨與宋議疆事。

詔天夏造瓦盖屋。

定邊界。宋以六縣三洞還我。宋人有詩云:因貪交趾象,却失廣源金。

乙丑廣祐元年宋元豊八年。以黎文盛爲太師。時天下無事,皇后遍遊山川,意欲興建寺㙮。

丙寅二年宋哲宗煦元祐元年春,阮遠献六足龜,背上有圖書。

秋八月,試天下有文學者充翰林院官。莫顯績中選,除翰林學士。

造大覧山寺。

丁卯二年宋元祐二年春三月,造秘書閣。

宋封帝爲南平王。

冬十月,帝幸覧山寺。夜宴群臣,親製覧山夜宴詩二章。

戊辰四年宋元祐三年春正月,封僧枯頭爲國師或云揚之節鉞,與宰臣並立殿上,處斷天下事務詞訟,未必有也。盖以是時仁宗崇仸,封爲國師,詢以國事,如黎大行之於吳匡越爾。

置十火書家。

定天下寺爲大、中、小,名藍,以文官貴職兼提舉。時寺有田奴,庫物故也。

冬十月,作覧山寺㙮。

己巳五年宋元祐四年春三月,定文武及從官雜流等職。

宋兵入石犀州。

浚冷涇川。

庚午六年宋元祐五年。造合歡宫。

辛未七年宋元祐六年春,帝幸諒山觀捕象。

冬十一月,以何於爲少尉,知殿前諸軍事。

黎全義献五色龜。

壬申八年八月以後會豊元年,宋元祐七年秋八月,改元會豊元年。

大熟。定田籍徵租,每畝三升給軍糧。

癸酉會豊二年宋元祐八年。優鉢曇花開。

甲戌三年宋紹聖元年春正月,遣翰林學士莫顯績使占城責歲貢禮。

夏四月,覧山寺㙮成。

乙亥四年宋紹聖二年春,諸王入朝。

夏六月,大旱,放囚,减免賍税。

雨。

丙子五年宋紹聖三年春三月,黎文盛謀反,免死,洮江安置。時帝幸霪潭,御小舟觀魚。忽有霧起,冥靄中聞有船來,橹聲戞戞,帝以戈投之。須曳霧散,船中有虎,眾惧變色曰:「事逼矣。」漁人穆慎以綱霰之,覆虎上,乃太師黎文盛。帝以大臣有裨賛功,不忍殺,流洮江之寨頭。賞穆慎官職財物,賜西湖之地爲食邑。先是,文盛有大理國奴,能奇術,故託此,欲行簒弑也。

史臣吳士連曰:人臣篡弑而免罪,失刑政矣,盖帝崇佛之過也。

丁丑六年宋紹聖四年春正月,詔檢定諸例,倣依故典。

秋八月,星晝見。時天下豊登,太后多興造佛寺。

戊寅七年宋元符元年秋八月,地震。

彗星見。

己卯八年宋元符二年。神龍降于梅。

庚辰九年宋元符三年冬十二月,大疫。

辛巳龍符元年宋徽宗佶建中靖國元年春正月,改元,以太尉李常傑兼内侍判首都押衙行殿内外都知事。

修延祐寺。

壬午二年宋崇寧元年春正月立春日,瑞雪降。

二月,大水。

命皇后、妃嬪齋戒設醮祈嗣。

癸未三年宋崇寧二年春,太后發内府錢,贖貧家女之典命者嫁鰥夫。

史臣吳士連曰:女貧而至於雇賃,男貧而至於無妻,天下之窮民也。太后爲之造命,亦仁政之所施也。

冬十月,演州人李覺謀反。初,覺學得其術,能變木爲人,招集亡賴,據本州築城作亂。事聞,命李常傑等討之。覺敗,出亡占城,餘黨悉平。

占城寇邊。

甲申四年宋崇寕三年春二月,命李常傑伐占城。初,李覺亡占城,言中國虚實。占城主制麻那因之入寇,復取制矩所献地哩等三州。至是,命李常傑擊破之,制麻那復納其地。

三月,復定禁衞兵號。

乙酉五年宋崇寕四年春,祠髙禖。

夏六月,太尉李常傑卒。贈入内殿都知檢校太尉平章軍國重事越國公食邑萬户,以弟李常憲繼封候爵。常傑升龍太和坊人,世襲簮笏。多謀畧,有將才,少以姿貌揚逸,充皇門祇候,侍太宗。累迁内侍省都知。聖宗拜太保,授節鉞,經訪清化乂安吏民及親征占城以爲前鋒將,俘獲占主制矩,以功拜輔國太傅,遙授諸鎮節度同中書門下上柱國、天子義弟、輔國上将軍開國公,復以功拜太尉,卒

秋九月,作白薨㙮於延祐寺二,作石薨㙮於覧山寺三。時帝重修延祐寺,增於舊貫,浚蓮花臺池,名曰靈沼池。池之外,繚以畫廊;廊之外,又疏碧池,並架飛橋以通之。庭前立寳㙮。以月之朔望及夏之四月八日車駕臨幸,設祈祚之儀,陳浴仸之式,歲以爲常。

丙戌六年宋崇寕五年春正月,彗星見西方長竟天。

太白晝見。赦除逆黨人。

丁亥七年宋大觀元年夏,地震。

戊子八年宋大觀二年春二月,築堤于機舍坊。

夏月不雨。

己丑九年宋大觀三年春,築洞靈臺。

秋,逆人蘇厚、杜崇謀反,伏誅。

庚寅會祥大慶元年宋大觀四年春,有婦人献鳯雛,具五色九苞。

徐文通献白虎、白馬,生距檳榔一本十一莖。

秋八月,占城献白象。

辛卯二年宋政和元年春,清化府献檳榔一本九莖。

秋,大熟。

日重輸。

壬辰三年宋正和二年春,甘露降。

占城献白象。

時帝春秋以高,無嗣,詔擇宗室子立爲嗣。帝弟崇賢侯缺名亦未有嗣。適石七山僧徐道幸至侯家,與語祈嗣事。道行曰:「他日夫人臨誕時,必先相吿,盖爲之祈于山神也。」後三年,夫人因而有娠,生男陽煥。

癸巳四年宋正和三年夏六月,真登州牧夫人公主李氏薨。夫人名玉嬌,奉乾王長子,聖宗鞠于宫中,及長封公主,適真登州牧黎氏卒,自誓孀居出家爲尼,至是薨,年七十有二,神宗尊爲尼師

甲午五年宋政和四年春,瑞雪降。

乙未六年宋政和五年春正月,封蘭英、欽天、震寳三皇后,三十六宫人。時帝無嗣,故多立皇后及宫人,設醮以禱之。太后構興佛寺,前後該百餘所。世傳后追悔上陽及其侍女之非辜,多起仸寺,爲之懺雪。

丙申七年宋政和六年夏六月,僧徐道幸尸觧於石室山寺。石室,縣名,即今之寕山縣,名仸跡山,乃徐道行來逰時,見山洞中素石有人足跡,道行以其足跡印之符合。俗傳道幸尸觧。先是,崇賢侯夫人杜氏懷娠,至是產難。侯追念道行前日之言,使人馳報。道行即易服澡身,入巖中尸觧而逝。夫人尋生得男,即陽焕也。鄕人以其異,納尸龕中奉事之。今仸跡山是其處也。每歲春三月七日,士女會于寺,爲一方勝逰,後人訛以爲僧忌日。其尸至明永樂年間,爲明人所焚,鄕人再塑像事之,如初今存

丁酉八年宋政和七年春正月,延成侯缺名卒。詔罷藏鬮戲及開賀執卓,仍發御府金銀錢帛厚賻之。

是月,守太堂人献白鹿。

甘蔗甲人献玄鹿。

二月,甲明盗殺牛令。皇太后曰:「比者京城鄕邑人多迯亡,以盗牛爲業,百姓窮窘,數家共耕一牛。昨嘗以爲言,國家已有禁令。今之殺牛有甚往時。」帝於是詔諸盗殺牛,杖八十,徒犒甲,其妻杖八十,徒桑室婦,并償其牛,鄰家不告者,杖八十。

三月丙辰,帝幸章山,慶成萬豊成善寳㙮。有皇龍見。

又幸應豊今義興行宫,省耕公田

夏五月,員外郎吳紹献夏田禾一莖九穗。

駙馬郎楊景通献白鹿。

司農州首領何永禄献赤馬生距。

𩆍音岑作火頭黎兵、曹兒並献白鹿。直邪甲人献白麞。

六月,帝幸應豊行宫省耕。不雨,禱於行宫。

皇龍見于洞靈祈禱寳臺。

忠義侯缺名卒。

秋七月二十五日,倚蘭皇太后崩,火塟,仍以侍女三人殉。上尊諡曰扶聖靈仁皇太后。

史臣吳士連曰:火塟佛教也。殉塟秦俗也。仁宗皆行之,或者承太后之遺命歟。

秋八月,塟靈仁皇太后于天德府壽陵。

冬十月,帝幸啓瑞行宫省歛。是夜月重輪。求宗室子育于宫中。下詔曰:「朕臨兆民,久無後嗣,天下重噐,伊誰可傳,宜育崇賢、成慶、成廣、成昭、成興侯之子,擇其善者立之。」時崇賢侯子陽焕年方二歲,而聰敏。上深愛之,遂立爲皇太子。

占城献金花三朶。

戊戌九年宋重和元年春正月,詔選民兵黃男。

二月,真臘國使朝見。設春筵宴禮,及慶成七寳㙮。會詔有司僃儀仗于靈光殿,偕引使觀之。

三月,以大黄男壮勇者充玉階、興聖都及御龍兵三百五十人。

户部左侍郎李秀蠲卒。

夏五月,貶禮部右侍郎黎伯玉爲内人書家。

旱,祈禱得雨。

秋七月中元節,罷執卓,以遇靈仁太后盂蘭盆日故也。

占城來貢。九月辛巳,設慶成勝嚴聖壽寺千佛會,使占城使觀之。

丙戌,帝御靈光殿,觀覧舟,設秋筵宴禮。

冬十一月,遣員外郎阮伯度、李寳臣遺白黒犀二及馴象三于宋。

是歲,甘露降,帝手書天下太平聖躬萬歲八字于碑,命工鐫之。

禁京城内外,諸人家奴僕不得刺墨、胷脚,如禁軍樣,及刺龍文於身上,犯者沒官。

己亥十年宋宣和元年春正月,帝幸快場捕白象。

夏四月,都曹潘田献白鹿。

五月,設慶成浄慮寺會。

龍見于京師茶肆。

秋七月,造景興清闌二舟。詔諸軍造戰艦、治兵甲,欲親征麻沙洞也。

八月甲申,帝御靈光殿觀競舟。設秋筵宴禮。此後每歲八月競舟設宴,以爲常。

冬十月,閲武捷、羽林等六兵曹之壯勇者,爲玉階、興聖、捧日、廣成、武都火頭。其下等爲玉階、興聖、捧日、廣城、武都、御龍兵。

會天下軍人盟于龍墀。詔曰:「朕膺一祖二宗之業,奄有蒼生,是四海兆姓之民,均如赤子,致異域懷仁而欵附,殊方慕義以來賔。且麻沙洞丁生於吾之境土,而麻沙洞長世作予之藩臣。蠢爾庸酋,忽負先臣之約,忘其歲貢,乃缺故典之常。朕每思之,事非得已,其以今日,朕自將討之。咨爾将師六軍,各盡汝心,咸聽朕命。」乃頒噐械授將士。帝御景興舟,發自千秋步,旌旗蔽日,劎㦸攅霜,虎賁皷譟,士氣百倍。是日黃龍見飛逐舟。行次龍水峽。成慶侯献六眸龜,胷上有王字。花浪又漲。帝自將擊麻沙洞,破之。俘其洞長魏滂等數百人,獲金幣牛羊不可勝數。命偏将入沿邊諸洞招諭逃亡,使各㱕業。

十二月,朔,㱕自麻沙洞,献魏滂于太廟。大饗將士,頒四錢帛有差。

庚子天符睿武元年宋宣和二年春正月,朔,群臣上表勸加上尊號,仍請改元。允之。

二月,設廣照燈會。

三月,真臘國來貢。

夏六月,漆作甲主都鄧安献白雀。

秋九月,黄龍見。

占城來貢。

大熟。

冬十月,築眾僊臺。

十二月,以内人書家潘景、牟俞都爲内常侍。

辛丑二年宋宣和三年春三月,僧王愛献檳榔一本七莖。太師陳度上言此物不足爲瑞,罷之。設慶成寳天寺重明殿會。

夏五月,大水溢大興門外。

秋七月紫草番人何午献白麞。

造廣教寺。

大蝗。

冬十月,復以黎伯玉爲内常侍。

壬寅三年宋宣和四年春二月,僧楊須献白碧玉一玨雙玉曰玨

三月戊寅,設慶成隊山崇善延齡寳㙮會。

禁諸人不得以竹木杖及利噐相毆。

夏四月,以李奉等二十人爲獄吏,按民間詞訟。

五月,交甲管范波司献白鹿。

秋八月,己亥,帝御靈光殿觀競舟。

初制銀纓引鹵簿。

丁未,員外郎李元献檳榔珠一顆。詔却之。

冬十二月,遣員外郎丁慶安、袁士明遺馴象于宋。時袁士明有故不遷宫,賜其子崇爲奉信郎。

是歲,詔諸收捕盗賊外亡,而爲世家所奪者,世家與迯亡同罪。收捕吏輙停留在家,不經官者,杖八十。

癸卯四年宋宣和五年春正月,二十五日,誕聖節。初造推輪舞舍,令宫女舞其上以献觴。

二月,設春筵宴禮于崇淵殿。

初作曲柄雨盖。

壬寅,帝幸龍水海捕象。

丁未,設慶成奉慈寺會。丙辰還京師。

三月,辛巳,設慶成僊逰廣孝寺會。追薦聖宗及上陽皇太后。

夏四月,甲申,真臘國五人來附。

禁宰牛。詔曰:「牛者稼穡之所重,利人不少。今後三家爲一保,不得殺而食之,違者寘之刑憲。」

秋七月,真臘國來貢。

八月,朔,帝御天安殿頒賜群臣秋衣。

帝御靈光殿觀競舟。是夜,帝御崇淵殿,設金盖宴禮。

冬十月,帝幸應豊行宫省歛。是行,造飛橋過波剌江。

十一月還京師。儒、道、釋並献賀詩。

築紫霄臺。

是歲大熟。

甲辰五年宋宣和六年春正月,姚索献白雀。

閏月,造祥光舟,其制两腹。

帝幸應豊行宮省耕。帝御行宫,占城國人具翁及其從弟三人來朝。

二月,帝還京師。

夏四月,真臘國金丁阿傳及家僮四人來附。

廣源首領楊嗣興献白鹿。

造護聖寺。

五月,占城國人波司蒲陀羅等三十人來附。

秋七月,旱,祈雨。

内作監甲主都蘇翁献六眸龜,胷上有善帝二字。

九月,成慶侯缺名卒。

冬十月,築鬱羅臺。

十一月,玉階都李號献金䱓魚。

十二月,成慶侯夫人何氏飲酖殉死。

史臣吳士連曰:婦人從一而終,非謂殉也。何氏徑情直行,至飲酖殉死,雖云過矣,然於人所難而易之,亦難能也。抑成慶侯至是水塟而殉之耶。

復以内常侍黎伯玉爲禮部侍郎。

廣源州小首領莫賢及其部黨出亡宋邕州界貢洞。

乙巳六年宋宣和七年春正月,以内常侍牟俞都爲中書丞。

邕州執莫賢等,請差人就江南交付。帝遣守富良府中書李献往江南,領還京師。流莫賢于乂安州,妻子並沒官。

紙作藩上献檳榔珠,詔却之。

慶成崇陽殿,設宴三日夜。

夏四月,帝幸應豊行宫省耕。

六月,帝自應豊行宫幸蒞仁行宫,入内常侍中丞牟俞都,奉㫖宣示内外臣僚曰黄龍見于行宫之秘殿,惟宫女宦官見之。

冬十月,帝御應豊行宫省歛。

十一月,遣入内禮部侍郎黎伯玉討廣源州儂瓊莫七人等。将行,伯玉會軍盟于大興門外,宣軍令。

黄龍見于洞雲祈壽寳臺。

詔凣敺人死者,杖一百,刺靣五十字,徒犒甲。

丙午七年宋欽宗恒靖康元年春正月,設廣照燈會七日夜。赦都護府罪人。

禁百姓春不得伐木。

二月,朔,帝御天安殿觀王侯蹴毬。

三月,設慶賀五經禮于壽聖寺。

夏五月,壬戌,設仁王會于龍墀。是日黃龍見于永光殿。

秋七月,旱,自六月至是尤甚。

六眸龜見。

滛雨祈晴。

九月,占城來貢。設廣照燈會于龍墀,詔占城使臣觀之。

冬十一月,帝幸應豊行宫省歛。

閏月,遣令書家嚴常,御庫書家徐延遺馴象十及金銀犀兕于宋,謝擒莫賢也。常、延至桂府,見經畧司。謂常、延曰:「今年東京及湖南、鼎澧等處,並已調發兵馬討金人,未審㱕期何日。此間路地上傳馬,鋪丁在在更少,請使者領還禮物。」常、延乃還。其年金人粘罕、幹離不率眾圍宋汴京,虜宋帝徽宗、欽宗北㱕。宋國大亂。時金主窝闊台建國於漠北,建元天會

丁未天符慶壽元年宋靖康二年,五月以後高宗構建炎元年。春正月,以御庫書家范信判清化府事。

二月,群臣上尊號加寬慈聖壽四字。自正月至二月滛雨,命官祈晴。

員外郎阮義長献三足六眸龜。

三月,農州首領楊彗進長壽生金二塊。

夏四月,帝幸應豊行宫省歛。

雨榖。

五月,僧高亭献白雀。

秋七月,丁巳,慶成重興延壽寺。

冬十一月,宋欽州送還廣源州叛黨莫七人等。

十二月,天狗星隕,有聲如雷。

以延平公主嫁富良府首領楊嗣明。

帝弗豫,召太尉劉慶覃受遺詔曰:「朕聞生物之動,無有不死。死者天地之大數,物理當然。而舉世之人,莫不榮生而恶死。厚塟以棄業,重服以損性,朕甚不取焉。予既寡德,無以安百性,及至殂落,又使元元衰麻在身,晨昏臨哭,减其飲食,絶其祭祀,以重予過天下,其謂予何。朕悼早歲而嗣膺大寳,居王侯上,嚴恭寅畏。五十有六年,賴祖宗之靈,皇天孚佑,四海無虞,邊陲微警,死得列于先君之後,幸矣。何可興哀。朕自省歛以來,忽嬰弗豫,病既彌留,恐不及警誓言嗣。而太子陽焕年已周紀,多有大度,明允篤誠,忠庸恭懿,可依朕之舊典,即皇帝位。肆爾童孺,誕受厥命,繼體傳業,多大前功。仍仰爾臣庶一心弼亮。咨爾伯玉,實丈人噐,飭爾戈矛,預僃不虞,毋替厥命,朕之瞑目,無遺恨矣。丧則三日釋服,宜止哀傷,塟則依漢文儉約爲務,無别起墳陵,宜侍先帝之側。嗚呼,桑榆欲逝,寸晷難停,盖世氣辭,千年永訣。爾宜誠意,祗聽朕言,明吿王公,敷陳中外。」丁卯,帝崩于永光殿。

史臣吳士連曰:古大順之世,人君能體信達順,以致中和,於是天不愛道,地不愛寳,降甘露,出體泉,產芝草,而龍鳯龜麟諸福之物,莫不畢至。仁宗之世,祥瑞一何多耶。盖由人君所好,故人臣妄献之也。

皇太子即位于柩前。令武衛黎伯玉宣示王侯及文武臣僚,退于大興門外,使諸城吏閉门謹守,毋得往來出入。仍命禁軍介之以兵,立天安殿下,既而令開右掖門,召群臣入于龍墀,使伯玉諭王侯及文武臣僚曰:「不幸先帝奄棄群臣,天位弗可久虚。惟予冲人,黾勉嗣之,卿等宜永肩乃心,夾輔王室,非特不輔先帝注望之意,亦使世世子孫享其禄位。」群臣皆拜賀慟哭。使内人杜善,舍人蒲崇以其事告崇賢侯。詔天下諸鄕邑,各依本業如故,毋得藏匿迯亡盗賊,及鬪敺殺人者。

壬午,群臣上表殯于壼天殿。癸未,群臣受䘮服于永平閣外。甲申,群臣上表請御正殿。乙酉,始御天安殿視朝。詔群臣除䘮服。是日,幸那岸,觀宫女上火壇殉大行皇帝。。

黎文休曰:人子生三年,然後出於𢙇抱,而免於父母。故自天子至於庶人,雖貴賤不同,而三年哀慕之情則一,盖所以報其劬勞也。矧神宗之於仁宗,鞠在宫中,恩莫厚矣。義當慎終追遠,其報可也。今未閲月,而遽命群臣除服,未卒哭,而迎两妃后入宫。不知當時將何以儀刑四海,表率百官哉。神宗雖幼弱,而在朝之臣,亦幸其短䘮無一言及之者。可謂朝無人矣。
史臣吳士連曰:仁宗聖學高明,深識死生之故,如晝夜之必然。遺詔所言,言造乎理,足以覺夫不皷缶歌而爲大耋之嗟者,其爲教遠矣。雖然,在仁宗言之,則爲明道之言。在神宗行之,則爲失孝之舉。文休論之當也。

神宗皇帝[编辑]

諱陽煥,聖宗之孫,仁宗之姪,崇賢候之子,乃夫人杜氏所生也。年方二歲,育于宫中,立爲皇太子。仁宗崩,遂登太寳,在位十一年,壽二十三歲,崩于永光殿。
帝之初年,猶有童心。及長,性資聪睿,大度有爲,修政立事,任賢使能,正始正終,詳密欵曲,無失於正。雖身嬰恶疾,尋有藥之,天意有在也。然酷好祥瑞,崇尚浮屠,奚足貴哉。

戊申天順元年宋建炎二年春正月丙戌,朔,改元大赦。尊義母宸英夫人爲皇太后。

詔凡民有没田土于官,及籍申爲田兒者,悉還之。僧道百姓之爲路翁者亦免。

賜六兵更番㱕農,遵古制也。

戊子,尊大行皇帝謚曰孝慈聖神文武皇帝,廟號仁宗。

己丑,貶大僚班李崇福,以過西陽城門,廵吏問而不應也。

辛卯,詔國有哀,天下民無得騎馬及上藍輿巾車。

更子,帝初御京筵。

辛丑,以内武衛黎伯玉爲太尉,陞侯秩;内人火頭劉波、楊英珥爲太傅,爵大僚班;中丞牟俞都爲諫議大夫,迁諸衛秩;内人火頭李慶、阮福、高依爲太保,爵内上制、内祗候;管甲李山爲殿前指揮使,爵大僚班;伶人吳碎爲上制御厙書家;徐延爲員外郎。又賜伯玉、波、俞都及官職都錢幣,有差酬翼賛之功也。

壬寅,使太傅劉波、諫議大夫牟俞都賫仁宗賜崇賢侯禮物于其家。

癸卯,遣和寨人訃于宋及吿即位時宋高宗避金人,渡江都臨安府

甲辰,詔飛騎都賫仁宗遺詔及帝登極往占城。發御厙金幣頒賜百僚有差。

戊申,桄榔塲献宋商人漂船九隻。武勝都郭卑献桃樹四寸生花。

己酉,以陶舜爲中書省員外郎,行西上閤門使;尙書省員外郎李寳臣行東上閤門使;范賞、杜六、孔原、范寳、金吉、李槩、陶老、阮完爲尙书省員外郎;梁玖、陶參、郭淑、阮仁、阮慶、陶相、郭巨尋、阮淬爲中書火;李伍、矯義、李箇、阮貶、阮僕、阮寬、陶六、杜記、矯紹爲祗侯書家。

癸丑,詔諫議大夫牟俞都選舊龍翼爲左右玉階、興聖、廣成武都。

甲寅,真臘二萬餘人入㓂乂安州波頭步。詔入内太傅李公平將官職都及乂安州人討之。

二月乙卯,詔赦都護府罪人。壬戌,詔免貶黜者一百三十人。

癸亥,李公平敗真臘人于波頭步,擒其主將及士卒。

乙丑,群臣上尊號曰順天廣運欽明仁孝皇帝。帝謂群臣曰:「朕以幼冲之年,嗣先聖洪業,而天下平定,海宇之内,咸畏其威,皆賴卿等力也。卿等宜慎職守,無萌怠忽,以輔朕之不建也。」

立李氏爲皇后。先是,遣員外郎李慶臣及其妻迎殿前指揮使李山之女,員外郎陳玉度及其妻迎太尉黎伯玉姪黎昌之女,冊立山女爲儷天皇后,昌女爲明寳夫人。陞山寄侯秩,知諒州軍事,賜昌爵大僚班。

滛雨。

丁卯,群臣上表賀登極。

天龍、天崇二寺幡無風自動,其状如舞。車馬幸二寺拜謝之。

李公平捷書至京師。

戊辰,帝幸太清、景靈二宫及城内諸寺觀,拜謝佛道冥祐公平敗真臘人之恩。

黎文休曰:夫運籌帷幄之中,决勝千里之外,皆良將臨戒制勝之功也。太傅李公平破真臘之㓂,於乂安州遣人奏捷。神宗當告捷于太庙,論功于廟堂,以賞公平等克敵之勳。今乃㱕功於佛道,臨寺觀而拜謝之,非所以勞有功皷士氣也。

庚午,帝御天安殿,觀國人盟于龍墀。因詔發内府衣服錢帛頒賜之。

甲戌,詔百官家奴皂隸不得娶良民女。

儷天皇后、明寶夫人㱕寕。

使諫議大夫牟俞都如天德府相地,起仁宗山陵。

三月,李公平軍還,献俘一百六十九人。

以内令書家費公信爲奉議郎内書家,魏國寳爲左司。帝觀靈光大會以公信國寳爲内常侍。

夏四月,旱。帝齋戒蔬食祈得雨。

五月,度老兵都曹武袋等四人爲僧。詔蠲宸英太后族百人于藉。

詔諸訟事已經祖宗理判者不得復論,奏爲者罪之。

六月,詔群臣及官職都監于大興門外。欲行送塟仁宗禮也。

塟天德陵。

以誕日爲天瑞節。

秋七月中元節,帝御天安殿群臣上表賀。以薦仁宗盂蘭盆不設宴禮。

八月,詔劉慶覃、牟俞都選官職都。

甲戌,出仁宗遺詔示群臣詔見前

真臘人入㓂乂安州杜家鄕,有船七百餘艘。詔清化府阮河炎及本州楊塢等領兵擊敗之。

冬十一月,以太尉黎伯玉爲太師,改姓張氏。

流廣源州人于清化府。

乂安州遞奏真臘國書一封,請差人往使其國,不報。[

己酉二年宋建炎三年春正月,入内殿中李安酉献白鹿。賜安酉爵大僚班。

太尉楊英珥献白鹿。

設慶成八萬四千寳㙮會于天符閣。

甲午,尊親生父崇賢侯爲太上皇,親生母杜氏爲皇太后,居洞仁宫。

黎文休曰:神宗以宗室之子,仁宗育爲子,使繼大統,義當以仁宗爲父。而稱所生父崇賢侯爲皇叔,封生母杜氏爲王夫人,如宋孝宗之於秀安僖王及夫人張氏,以一其本可也。今乃封崇賢侯爲太上皇,杜氏爲皇太后,無乃二其本乎。盖神宗時方幼冲,而在朝公卿如黎伯玉、牟俞都又無知体者,故也。

二月,帝齋戒祈雨。

親王班李祿上言傘圓山有白鹿。帝使太尉楊英珥往捕得之。賜祿爵大僚班。

詔赦天下罪人。

史臣吳士連曰:仁宗嘗因設會而赦罪人,非也,然猶藉佛會爲名也。帝無事直赦之耳。夫罪人犯法,有輕有重,五等象刑,有上有下,豈可直赦之耶。若一槩赦之,則小人幸免,非君子之福也。故古之言治者,雖云不可無赦,亦病於赦。赦過可也,赦罪不可也。易曰:赦過宥罪,書曰:告災肆赦,怙終賊刑,是也。

三月,李子克上言江底林有白鹿。帝使太尉劉慶覃往捕得之。遷子克樞密使,列明字,秩冠七梁冠。

黎文休曰:夫古人所謂瑞者,以得贒與豊年外,此不足爲瑞也。况珍禽異獸不育於國,亦先王之遺戒也。神宗因阮祿、阮子克祿、子克本姓李,文休避陳朝諱,故阮稱献白鹿以爲瑞物,拜祿爲大僚班,子克爲明字,則賞者、受者皆非也。何則神宗以献獸拜官,是濫其賞也。祿、克以無功受賞,是欺其君也。

西農州大首領何文廣献生金二塊,共重三十三两五銖。

夏六月,入内龍圖牟俞都献駱馬,四足生距。以内常侍費公信爲左司,郎中魏國寳爲員外郎。

秋八月,造仁宗神主于靈殿。青竹蛇蟠于寳扆。閏月壬午,祔仁宗皇帝神位于太室。

史臣吳士連曰:先王制禮,事亡如事存,故作主以象神,則主神之所依也。虞而作主,練而易主,易主而祔廟,禮節也。仁宗塟在去年六月,至今十四月,練寺又過久矣,而始作主祔廟,慢而不敬甚矣。

甲申,洞仁宫陶甄人、阮人献六眸龜,胷上有譜樂二字。

詔諸王侯百官奴婢,不得依勢敺擊官軍百姓,犯者徒其家主,奴沒八官。

冬十月,遷左司費公信爲諸衛,賜姓李。

十二月,象公朱會献白龜。

以内常侍杜元善爲參知政事,守清化府;御厙書家范信爲員外郎。

庚戌三年宋建炎四年春正月,詔百官女不得先適人,俟選充掖庭後不入選者,然後許嫁。

黎文休曰:天生民而作之君,使司牧之,非自奉也。父母之心,誰不欲其子之有寳家。聖人體此心,惟恐匹夫匹婦之不得其所。故詩形桃夭,摽有梅美,嫁之及時,與刺其晚也。神宗詔百官之女選畢然後嫁,此乃自奉,豈爲民父母之意哉。
史臣吳士連曰:帝時年未冠,其出此令,盖欲選百官女充掖庭尔,未爲甚過舉也。至其勝敵而㱕功於仸,献鹿而滥爵與人之類,皆童心之所發,而莫之匡救。苟有至誠以感之,巽言以入之,帝之聰睿有素,其從之也必矣。

内作管甲朱始献金鯽魚。

以御庫書家梁改守清化府。

三月,占城國人雍麻勾來附。

五月,扶秋了管甲費元献白雀。

太上皇崩,謚曰恭皇。

六月,旱,祈雨。

秋九月,久雨,祈晴。

帝御靈光殿觀競舟。

詔赦都護府囚。

冬十月,帝御天靈殿,大閲六兵,定等級。

宋賫寳印金章,封帝爲交趾郡王。

十一月,占城來貢。

十二月,帝擊毬于龍墀,令占使入侍觀之。設慶成廣嚴資聖寺會,赦罪人。遣員外郎李奉恩、令書家尹英槩如宋報聘。

辛亥四年宋紹興元年春正月,起二閣于延和内。

三月,皇弟星卒崇賢侯之子也

夏四月,詔王侯公主百官家奴不得娶官職都百姓女。

禁人間女不得效宫䯻粧樣。

五月,旱,祈得大雨。

染宏主都何兒献白雀。

起明空大師第。

秋七月群臣上表賀豊年。

史臣吳士連曰:甚矣,當時朝臣之行謟也。五月旱,祈禱幸而得雨;至七月,夏麥已過,秋禾未熟,遽以爲豊年,上表稱賀。倘至九、十月,而水旱虫蟥,如表賀何。

九月,開寳花園。

詔牟俞都知乂安州。

是月,久雨,祈晴。

冬十月,御前指揮使王吉奏有神降跡于龍墀左鍾樓前,長九寸五分,闊五寸。

皇弟周箇卒。

十二月,太平鄕阮買献白鹿。左武捷兵杜慶献黃色鯧䰸魚鯧音昌,䰸音公,即鯸魚也。帝以爲瑞,詔群臣稱賀。閤門使李奉恩上言:「彼微物爾,而陛下以爲瑞。如麟鳯之來,則陛下以爲何物。」帝善其言。

壬子五年宋紹興二年夏四月,夜,黃龍自永光殿見于麗光宫。

五月朔,皇次長子天祿生,後封明道王;閏月,皇長女生,尋殤。

是月,暴風覆延章舟。

秋七月,占城國人具般等逃㱕其國,至日麗寨,人執送京師。

八月,真臘、占城㓂乂安州。

左羽林兵火頭杜廣献鯧䰸魚。

詔太尉楊英珥領清化府乂安州人擊真臘、占城,敗之。

真登州牧黎法國献玄鹿。

九月,奉衛都令火頭丁牛献白鹿。

乂安州令書家陳留献占城人三。先是,其人常伏險要處,據乂安州人轉賣真臘國,留因設伏於其處,擒之以献。

冬十月,遣員外郎李奉恩、奉議郎尹英槩如宋報聘。

起感靈殿奉天閣。

十二月,帝迎春于廣文亭,慶成感靈殿,宴群臣。

尙書李元坐罪死獄中,以其女章英次妃有過,故也。

宋封帝爲交趾郡王。

甲寅天彰寳嗣二年宋紹興四年春正月,朔,賜員外郎魏國寳爵大僚班。

二月,賜諫議大夫牟俞都爵内大僚班。

起天寕、天成二寺及塑帝釋像。帝臨幸觀之。

令書家阮美献青頭桃花馬,四足生六距两足各一距,後两足各二距。是月,久雨,祈晴。

三月,帝幸五岳觀。

夏四月,詔祗候内人火頭不得擅出外,違者寘之重罪。有公事者,先奏聞方許出。

五月,慶成永光殿重修故也。

乂安州范信、令書家陳留献白鹿。

右御龍兵火頭郭司献蟾蜍珠,状如魚目。帝曰:「此微物,不足貴。」却之。

右興武兵王玖献六眸龜,胷上有籒文,詔諸學士及僧道辨之,成「天書下示聖人萬歲」八字。

史臣吳士連曰:龜之爲靈,以其能吿兆也。然世常有之,非若龍鳯麟之罕見也。當時乃以爲瑞,而進献之多何哉。至於胷上有文,乃黑白相間而見,群臣辨成文字,是希㫖作謟語以爲䛕,媚其君耳,豈真有文字哉。故人君必謹好尙。

六月,皇婆王婆歷卒。

秋七月,黄龍夜見於永光殿。

冬十一月,修延生殿五岳觀。

十二月,成道候缺名卒。

群臣加上尊號曰順天睿武祥靈感應寬仁廣孝皇帝。大赦。

乙卯三年宋紹興五年春正月,以御庫書家楊掌守清化府。

二月,真臘、占城二國來貢。

三月慶善候缺名卒。

夏四月,詔左司郎中李公信出入禁中奏事,無得禁止。

帝幸五岳觀慶成金銀三尊像。

以員外郎魏國寳爲左司郎中。

自春至夏後不雨。

五月,朔,雨。六月,祗候書家李昌、灌頂僧阮明並獻白雀。

詔諸賣田池不得倍錢還贖,違者有罪。

秋七月,太師張伯玉卒。

冬十二月,設度人會迎僊堂。

設慶成大醮于延生殿。

造日鼎清瀾延明三舟。

丙辰四年宋紹興六年春正月,開延光園于冷涇鄕。

古洪鍾見。

二月,成興候缺名卒。

三月,太尉劉慶覃卒。

帝病篤,醫治不效。僧明空治之愈,拜爲國師,蠲户數百世傳僧徐道行将尸觧時,病中以藥呪付弟子阮至誠,即明空。日後二十年,見國王遭奇疾,即治之,盖此事由也。

夏四月,皇婆吕阿買病卒。

史臣吳士連曰:諸帝之編,未有書皇婆卒。而神宗之世两見焉。盖帝之於保姆特加恩賜之厚故,史從而書之歟。

皇長子天祚生。群臣進金銀錢幣上表賀。

六月,以左司郎中李公信爲少師,列明字秩。

秋九月,諫議大夫牟俞都罷。

冬十月,太尉楊英珥卒。

十二月立春日,帝御崇淵殿,群臣上表賀。其日遇國忌,故復設是禮。左興聖都火頭蘇武献神龜,胷中有籒文。群臣辨之,成「一天永聖」四字。

帝幸清化府捕象。

丁巳五年宋紹興七年春正月,乂安州驛奏真臘將破蘇棱㓂本州。詔太尉李公平将兵擊之。

二月,乂安州地震,江水如血。公平差内人火頭鄧慶鄕還京師以状文。

公平敗真臘人。

三月,大僚班阮公陶献白龜。

帝幸報天寺禮法雲佛祈雨,是夜大雨。

夏四月,皇第三子缺名生。

五月,少師李公信献生金一塊,重四十七兩。

六月,旱,詔阮公陶詣南雩𡊨祈雨。

秋九月,設慶成靈感寺會,赦天下罪人。

詔京城内外三家爲保,察諸朝班官職都,不得以其子與他人養育,倚托權勢,家無官蔭,自犯者收捕奏文,不能察者同罪。

冬十月,壬午,帝幸蒞仁行宮省歛。

乙丑,皇第二女生,候封瑞天公主。

十二月,帝還京師。

以守清化府御庫書家楊掌爲員外郎。

戊午六年十月以後英宗紹明元年,宋紹興八年夏五月,内人火頭許炎献生金一塊,重六十六兩。

六月,旱,使入内左司郎中魏國寳召臣僚會議。諸衛范信言請赴雩壇祈雨,從之。

秋七月,不雨。帝命有司祈于雩壇及報天寺。

頒賜群臣冬衣。

九月,帝弗豫。立皇長子天祚爲皇太子。初帝既立天祿爲嗣。至是寝疾,感聖、日奉、奉聖三夫人欲改立,乃遣人賂參知政事徐文通曰:「如受帝命草遺詔,幸無棄三夫人。」文通許諾。及帝疾篤,命撰詔文,通雖受帝命,而志在三夫人,但秉筆不書。俄而三夫人至,哽音粳,悲塞也咽流涕曰:「妾等聞之,古之嗣位,立嫡不立庶。天祿嬖人之子,苟使嗣位,其母必僣,則妬害之情生,如此則妾之母子能免於難乎。」帝因下詔曰:「皇子天祚,年雖幼冲,乃是嫡子,天下皆知。宜嗣朕業,太子天祿可封明道王。」

二十六日,帝崩于永光殿殯于殿之西陛。群臣上尊號曰廣仁崇孝文武皇帝,廟號神宗。

冬十月,朔,皇太子天祚即位于柩前,年方三歲,改元紹明元年。大赦。尊母感聖夫人黎氏爲皇太后。

會國人盟于龍墀。

遣使訃于宋。

史臣吳士連曰:神宗乘盛業於先王,爲太平之天子,其舍嫡長之乳抱,欲立庶孽之長君,盖懲日童心之失,卒之志不獲遂者,徐文通之賂彰,三夫人之辝直也。惜乎不立,召社稷大臣,委以托孤之寄耳。鳴呼,邪臣與内庭交好,以致敗人事者,自古有之。徐文通、三夫人,此事不猶愈於教之以衛王請命耶,雖然傳世以嫡,古今通義,苟得賢輔如伊尹、周公輔太甲、成王,終有辭於永世矣。

大越史記本紀全書卷之三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