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書/卷4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志第三十 宋書卷四十一
列傳第一
作者:沈約 南朝梁
列傳第二
后妃

帝祖母號太皇太后,母號皇太后,妃號皇后,漢舊制也。

晉武帝採漢、魏之制,置貴嬪、夫人、貴人,是為三夫人,位視三公。淑妃、淑媛、淑儀、修華、修容、修儀、婕妤、容華、充華,是為九嬪,位視九卿。其餘有美人、才人、中才人,爵視千石以下。高祖受命,省二才人,其餘仍用晉制。貴嬪,魏文帝所制。夫人,魏武帝初建魏國所制。貴人,漢光武所制。淑妃,魏明帝所制。淑媛,魏文帝所制。淑儀、修華,晉武帝所制。修容,魏文帝所制。修儀,魏明帝所制。婕妤、容華,前漢舊號。充華,晉武帝所制。美人,漢光武所制。世祖孝建三年,省夫人、修華、修容,置貴妃,位比相國,進貴嬪,位比丞相,貴人位比三司,以為三夫人。又置昭儀、昭容、昭華,以代修華、修儀、修容。又置中才人、充衣,以為散位。昭儀,漢元帝所制。昭容,世祖所制。昭華,魏明帝所制。中才人,晉武帝所制。充衣,前漢舊制。太宗泰始元年,省淑妃、昭華、中才人、充衣,復置修華、修儀、修容、才人、良人。三年,又省貴人,置貴姬,以備三夫人之數。又置昭華,增淑容、承徽、列榮。以淑媛、淑儀、淑容、昭華、昭儀、昭容、修華、修儀、修容為九嬪。婕妤、容華、充華、承徽、列榮凡五職,班亞九嬪。美人、中才人、才人三職為散役。其後太宗留心後房,擬外百官,備位置內職。列其名品于後。 後宮通尹,準錄尚書。

紫極戶主。
光興戶主。
官品第一各置一人,並銓六宮。
後宮列敍,準尚書令,銓六宮。
紫極中監尹,銓六宮。
光興中監尹,銓六宮。
宣融戶主,銓六宮。
紫極房帥,置一人。
光興房帥,置一人。
官品第二各置一人。
後宮司儀,準左僕射,銓人士。
後宮司政,準右僕射,銓人士。
參議女林,準銀青光祿,銓人士。
中臺侍御尹,銓六宮。
宣融便殿中監尹,銓六宮。
采蓺房主,銓六宮。
南房主,銓六宮。
中藏女典,銓六宮。
典坊,銓六宮。
樂正,銓六宮。
內保,銓人士。
學林祭酒,銓人士。
昭陽房帥,置一人。
徽音房帥,置一人。
宣融房帥,置一人。
官品第三各置一人。
後宮都掌治職,置二人。準左右丞,位比尚書,銓人士。
後宮殿中治職,置一人。準左民尚書,銓人士。
後宮源典治職,置一人。準祠部尚書,銓人士。
後宮穀帛治職,置一人。準度支尚書。
中傅,置一人。銓人士。
後宮校事女史,置一人。銓人士。
紫極中監女史,置一人。銓人士。
光興中監女史,置一人。銓人士。
紫極房參事,置人無定數。銓人士。有限外。
宣融房參事,置人無定數。銓人士。有限外。
中臺侍御奏案女史,置一人。銓人士。
贊樂女史,置一人。銓人士。
中訓女史,置一人。銓人士。
女祝史,置一人。
紫極中監典,置一人。
光興中監典,置一人。
典樂帥,置人無定數。有限外。
紫極房廉帥祭酒,置一人。
光興房廉帥祭酒,置一人。
宣融房廉帥祭酒,置一人。
官品第四
後宮通關參事,置一人。
景德房參事,置人無定數。銓人士。
采蓺房參事,置人無定數。銓人士。
南房參事,置人無定數。銓人士。
內房參事,置一人。銓人士。
校學女史,置一人。銓人士。
後宮中房帥,置二人。
後宮源典帥,置二人。
後宮穀帛帥,置二人。
中臺帥,置一人。
中臺侍御起居帥,置二人。
中臺侍御詔誥帥,置二人。
斯男房帥,置一人。
宣豫房帥,置一人。
景德房帥,置一人。
采蓺房帥,置一人。
中藏帥,置一人。
內坊帥,置一人。
南房帥,置一人。
外華房帥,置一人。
招慶房帥,置一人。
紫極諸房廉帥,置人無定數。有限外。
紫極中監省帥,置一人。
紫極殿帥,置六人。
光興殿帥,置四人。
徽音監帥,置一人。
徽章監帥,置一人。
宣融便殿中監典,置一人。
清商帥,置人無定數。
總章帥,置人無定數。
左西章帥,置人無定數。
右西章帥,置人無定數。
中廚帥,置一人。
官品第五
中臺侍御執衞,置人無定數。
中臺侍御監閨帥,置二人。
中臺侍御監司帥,置二人。
宣融便殿帥,置一人。
永巷帥,置一人。
後宮都掌內史,置二人。
後宮殿中內史,置一人。
後宮源典內史,置一人。
後宮穀帛內史,置二人。
後宮監臨內史,置二人。
中臺侍御執法內史,置一人。
中臺侍御典內史,置二人。
中臺侍御節度內史,置二人。
中臺侍御應內史,置六人。
紫極房內史,置一人。
光興房內史,置一人。
助教,置一人。
綵製帥,置人無定數。
裝飾帥,置人無定數。
繡帥,置人無定數。
織帥,置人無定數。
學林館帥,置一人。
宮閨帥,置一人。
教堂帥,置人無定數。有限外。
監解帥,置人無定數。
累室帥,置人無定數。
行病帥,置人無定數。
官品第六
合堂帥,置二人。
御清帥,置一人。
監夜帥,置一人。
諸房禁防,置人無定數。
三廂禁防,置三人。
諸房廚帥,各置一人。
中廚廉,置三人。
應閨,置六人。
諸應閤,置人無定數。
宮閨史,置一人。
官品第七
諸房中掾,各置一人。
中藏掾,各置二人。
比五品敕吏
紫極供殿直倀。
光興供殿直倀。
總章伎倀。
侍御扶侍。
主衣。
準二衞五品,敕吏比六品。
供殿左右。紫極置二十人。光興置十人。
左右守藏,置四人。
典樂人。
比諸房禁防
作倀。
比王官
供殿給使。紫極置二十人。光興置十人。
典殿,置人無定數。
比官人
紫極三廂給事,置十人。
全堂給使,置五人。
宮閨給使,置六人。
比房[1]

孝穆趙皇后諱安宗,下邳僮人也。祖彪字世範,治書侍御史。父裔字彥冑,平原太守。

后以晉穆帝升平四年嬪孝皇,晉哀帝興寧元年四月二日生高祖。其日,后以產疾殂于丹徒官舍,時年二十一。葬晉陵丹徒縣東鄉練璧里雩山。宋初追崇號諡,陵曰興寧。

永初二年,有司奏曰:「大孝之德,盛於榮親。一人有慶,光被萬國。是以靈文寵於西京,壽張顯於隆漢。故平原太守趙裔、故洮陽令蕭卓,並外屬尊戚,不逮休寵。臣等仰述聖思。遠稽舊章,並可追贈光祿大夫,加金章紫綬。裔命婦孫可豫章郡建昌縣君,卓命婦趙可吳郡壽昌縣君。」孫氏,東莞人也。其年,又詔曰:「推恩之禮,在情所同。故內樹宗子,外崇后屬,爰自漢、魏,咸遵斯典。外祖趙光祿、蕭光祿,名器雖隆,茅土未建,並宜追封開國縣侯,食邑五百戶。」於是追封裔臨賀縣侯。裔長子宣之,仕至江乘令。蚤卒,無子,以弟孫襲之繼宣之紹封。襲之卒,子祖憐嗣。齊受禪,國除。宣之弟倫之,自有傳。

孝懿蕭皇后諱文壽,蘭陵蘭陵人也。祖亮字保祚,侍御史。父卓字子略,洮陽令。

孝穆后殂,孝皇帝娉后為繼室,生長沙景王道憐、臨川烈武王道規。義熙七年,拜豫章公太夫人。高祖為宋王,又加太妃之號。高祖以十二年北伐,仍停彭城、壽陽,至元熙二年入朝,因受晉禪,在外凡五年,后常留東府。高祖踐阼,有司奏曰:「臣聞道積者慶流,德洽者禮備。故祗敬表於崇高,嘉號彰於盛典。伏惟太妃母儀之德,化穆不言,保翼之訓,光被洪業。雖幽明同慶,而稱謂未窮。稽之前代,禮有恒準,宜式遵舊章,允副羣望。臣等請上宋王太后號皇太后。」[2]故有司奏猶稱太妃也。

上以恭孝為行,奉太后素謹,及即大位,春秋已高,每旦入朝太后,未嘗失時刻。

少帝即位,加崇曰太皇太后。景平元年,崩于顯陽殿,時年八十一。遺令曰:「孝皇背世五十餘年,古不祔葬。且漢世帝后陵皆異處,今可於塋域之內別為一壙。孝皇陵墳本用素門之禮,與王者制度奢儉不同,婦人禮有所從,可一遵往式。」乃開別壙,與興寧陵合墳。初,高祖微時,貧約過甚,孝皇之殂,葬禮多闕,高祖遺旨,太后百歲後不須祔葬。至是故稱后遺旨施行。

卓初與趙裔俱贈金紫光祿大夫,又追封封陽縣侯,妻下邳趙氏封吳郡壽昌縣君。卓子源之襲爵,源之見子思話傳。 武敬臧皇后諱愛親,東莞人也。祖汪字山甫,尚書郎。父儁字宣乂,郡功曹。

后適高祖,生會稽宣長公主興弟。高祖以儉正率下,后恭謹不違。及高祖興復晉室,居上相之重,而后器服粗素,不為親屬請謁。義熙四年正月甲午,殂於東城,時年四十八,追贈豫章公夫人,還葬丹徒。高祖臨崩,遺詔留葬京師,於是備法駕,迎梓宮祔葬初寧陵。

宋初追贈儁金紫光祿大夫,妻高密叔孫氏封遷陵永平鄉君。[3]儁子燾,燾弟熹,熹子質,自有傳。

武帝張夫人諱闕,不知何郡縣人也。義熙初,得幸高祖,生少帝,又生義興恭長公主惠媛。永初元年,拜為夫人。少帝即位,有司奏曰:「臣聞嚴親敬始,所因者本,克孝之道,由中被外。伏惟夫人德並坤元,徽音光劭,發祥兆慶,誕啟聖明。宜崇極徽號,允備盛則。從春秋母以子貴之義,遵漢、晉推愛之典,謹上尊號為皇太后,宮曰永樂。」少帝既廢,太后還璽紱,隨居吳縣。太祖元嘉元年,拜營陽王太妃。三年,薨。

少帝司馬皇后諱茂英,[4]河內溫人,晉恭帝女也。初封海鹽公主,少帝以公子尚焉。宋初,拜皇太子妃。少帝即位,立為皇后。元嘉元年,降為營陽王妃,又為南豐王太妃。十六年薨,時年四十七。[5]

武帝胡婕妤諱道安,[6]淮南人。義熙初,為高祖所納,生文帝。五年,被譴賜死,時年四十二。葬丹徒。高祖踐阼,追贈婕妤。

太祖即位,有司奏曰:「臣聞德厚者禮尊,慶深者位極。故閟宮既構,咏歌先妣;園陵崇衞,聿追來孝。伏惟先婕妤柔明塞淵,光備六列,德昭坤範,訓洽母儀。用能啟祚聖明,奄宅四海。嚴親莫逮,天祿永違。臣等遠準春秋,近稽漢、晉。謹上尊號曰章皇太后,陵曰熙寧。」立廟於京師。

太后兄子元慶,位至奉朝請。

文帝袁皇后諱齊媯,陳郡陽夏人,左光祿大夫敬公湛之庶女也。母本卑賤,后年五六歲,方見舉。後適太祖,初拜宜都王妃。生子劭、東陽獻公主英娥。上待后恩禮甚篤,袁氏貧薄,后每就上求錢帛以贍與之,上性節儉,所得不過三五萬、三五十匹。後潘淑妃有寵,愛傾後宮,咸言所求無不得,后聞之,欲知信否,乃因潘求三十萬錢與家,以觀上意,信宿便得。因此恚恨甚深,稱疾不復見上。上每入,必他處回避。上數掩伺之,不能得。始興王濬諸庶子問訊,后未嘗視也。后遂憤恚成疾。元嘉十七年,疾篤,上執手流涕問所欲言,[7]后視上良久,乃引被覆面。崩于顯陽殿,時年三十六。上甚相悼痛,詔前永嘉太守顏延之為哀策,文甚麗。其辭曰:

龍輁纚綍,容翟結驂。皇塗昭列,神路幽嚴。皇帝親臨祖饋,躬瞻宵載。飾遺儀於組旒,想徂音乎珩珮。悲黼筵之移御,痛翬褕之重晦。降輿客位,撤奠殯階。乃命史臣,誄德述懷。其辭曰:
倫昭儷昇,有物有憑。圓精初鑠,方祇始凝。昭哉世族,祥發慶膺。祕儀景冑,圖光玉繩。昌輝在陰,柔明將進。率禮蹈和,稱詩納順。爰自待年,金聲夙振。亦既有行,素章增絢。
象服是加,言觀惟則。俾我王風,始基嬪德。蕙問川流,芳猷淵塞。方江泳漢,再謠南國。伊昔不造,洪化中微。用集寶命,仰陟天機。釋位公宮,登耀紫闈。欽若皇姑,允迪前徽。孝達寧親,敬行宗祀。進思才淑,傍綜圖史。發音在咏,動容成紀。壼政穆宣,房樂昭理。[8]坤則順成,星軒潤飾。德之所屆,惟深必測。下節震騰,上清朓側。有來斯雍,無思不極。謂道輔仁,司化莫晰。
象物方臻,眡祲告沴。太和既融,收華委世。蘭殿長陰,椒塗弛衞。嗚呼哀哉!
戒涼在肂,[9]杪秋即穸。霜夜流唱,曉月升魄。八神警引,五輅遷迹。噭噭儲嗣,哀哀列辟。灑零玉墀,雨泗丹掖,撫存悼亡,感今懷昔。嗚呼哀哉!
南背國門,北首山園。僕人案節,服馬顧轅。遙酸紫蓋,眇泣素軒。滅綵清都,夷體壽原。邑野淪藹,戎夏悲嚾。來芳可述,往駕弗援。嗚呼哀哉!

策既奏,上自益「撫存悼亡,感今懷昔」八字,以致其意焉。有司奏諡宣皇后,上特詔曰「元」。

初,后生劭,自詳視之,馳白太祖:「此兒形貌異常,必破國亡家,不可舉。」便欲殺之。太祖狼狽至后殿戶外,手撥幔禁之,乃止。

后亡後,常有小小靈應。沈美人者,太祖所幸也。[10]嘗以非罪見責,應賜死。從后昔所住徽音殿前度。此殿有五間,自后崩後常閉。美人至殿前,流涕大言曰:「今日無罪就死,先后若有靈,當知之!」殿諸窗戶應聲豁然開。職掌遽白太祖,太祖驚往視之,美人乃得釋。

大明五年,世祖詔曰:「昔漢道既靈,博平煇絕,魏國方安,嘉憲啟策,皆因心所弘,酌典沿誥。亡外祖親王夫人柔德淑範,光啟坤載。屬內位闕正,攝饋閨庭,儀被芳闈,聞宣戚里。永言感遠,思追榮秩,宜式傍鴻則,敬登徽序。」乃追贈豫章郡新淦縣平樂鄉君。后之所生母也。又詔:「趙、蕭、臧光祿、袁敬公、平樂鄉君墓,[11]先未給塋戶。加世數已遠,胤嗣衰陵。外戚尊屬,不宜使墳塋蕪穢。可各給蠻戶三,以供灑掃。」

后父湛,自有傳。[12]

文帝路淑媛諱惠男,丹陽建康人也。以色貌選入後宮,生孝武帝,拜為淑媛。年既長,無寵,常隨世祖出蕃。世祖入討元凶,淑媛留尋陽。上即位,遣建平王宏奉迎。有司奏曰:「臣聞曆集周邦,徽音克嗣,[13]氣淳漢國,沙麓發祥。昔在上代,業隆祚遠,未有不敷陰教以闡洪基,膺淑慶以載聖哲者也。伏惟淑媛柔明內昭,徽儀外範,合靈初迪,則庶姬仰燿;引訓蕃閫,則家邦被德。民應惟和,神屬惟祉,故能誕鍾叡躬,用集大命,固靈根於既殞,融盛烈乎中興。載厚化深,聲詠允緝,宜式諧舊典,恭享極號。謹奉尊號曰皇太后,[14]宮曰崇憲。」太后居顯陽殿。

上於閨房之內,禮敬甚寡,有所御幸,或留止太后房內,故民間諠然,咸有醜聲。宮掖事祕,莫能辨也。

孝建二年,追贈太后父興之散騎常侍,興之妻徐氏餘杭縣廣昌鄉君。大明四年,太后弟子撫軍參軍瓊之上表曰:「先臣故懷安令道慶賦命乖辰,自違明世。敢緣衞戍請名之典,特乞雲雨,微垂灑潤。」詔付門下。有司承旨奏贈給事中。瓊之及弟休之、茂之並超顯職。太后頗豫政事,賜與瓊之等財物,家累千金,居處服器,與帝子相侔。

瓊之宅與太常王僧達並門。嘗盛車服衞從造僧達,僧達不為之禮。瓊之以訴太后,太后大怒,告上曰:「我尚在,而人皆陵我家,死後乞食矣。」欲罪僧達。上曰:「瓊之年少,自不宜輕造詣。王僧達貴公子,豈可以此事加罪。」

大明五年,太后隨上巡南豫州,妃主以下並從。廢帝即位,號太皇太后。

太宗踐阼,號崇憲太后。初太宗少失所生,為太后所攝養,太宗盡心袛事,[15]而太后撫愛亦篤。及上即位,供奉禮儀,不異舊日。有司奏曰:「夫德敷於內,典章必遠;化覃于外,徽號宜宣。伏惟皇太后懿聖自天,母儀允著,義明八遠,道變九圍。聖明登御,景胙攸改,皇太后宜即前號,別居外宮。」詔曰:「朕備丁艱罰,蚤嬰孤苦,特蒙崇憲太后聖訓撫育。昔在蕃閫,常奉藥膳,中迫凶威,抱懷莫遂。今泰運初啟,情典獲申,方欲親奉晨昏,盡歡閨禁。不得如所奏。」尋崩,時年五十五。遷殯東宮,門題曰崇憲宮。上又詔曰:「朕幼集荼蓼,夙憑德訓,龕虣定業,實資仁範,恩著屯夷,有兼常慕。夫禮沿情施,義循事立,可特齊衰三月,以申追仰之心。」諡曰昭皇太后,葬世祖陵東南,號曰修寧陵。

先是晉安王子勛未平,巫者謂宜開昭太后陵以為厭勝。修復倉卒,不得如禮。上性忌,慮將來致災。泰始四年夏,詔有司曰:「崇憲昭太后修寧陵地,大明之世,久所考卜。前歲遭諸蕃之難,禮從權宜。奉營倉卒,未暇營改。而塋隧之所,山原卑陋。頃年頹壞,日有滋甚,恒費修整,終無永固。且詳考地形,殊乖相勢。朕蚤蒙慈遇,情禮兼常,思使終始之義,載彰幽顯。史官可就巖山左右,更宅吉地。明審龜筮,須選令辰,式遵舊典,以禮創制。今中宇雖寧,邊虜未息,營就之功,務在從簡。舉言尋悲,情如切割。」有司奏:「北疆未緝,戎役是務,禮之詳略,各沿時宜。臣等參議,修寧陵玄宮補治毀壞,權施油殿,暫出梓宮,事畢即窆,於事為允。」詔可。

瓊之為衡陽內史,先后卒。廢帝景和中,以休之為黃門侍郎,茂之左軍將軍,並封開國縣侯,邑千戶。又追贈興之侍中、金紫光祿大夫,諡曰孝侯;道慶散騎常侍、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諡曰敬侯。立道慶女為皇后,以休之為侍中,茂之黃門郎。太宗廢幼主,欲說太后之心,乃下令書曰:「太皇太后蚤垂愛遇,沿情即事,同於天屬。前車騎諮議參軍路休之、前丹陽丞路茂之,崇憲密戚,蚤延榮貫,並懷所勳,宜殊恒飾。休之可黃門侍郎,領步兵校尉;茂之可中書侍郎。」太宗未即位,故稱令書。茂之又遷司徒從事中郎,休之桂陽王休範鎮北諮議參軍。太宗殺世祖諸子,因此陷休之等,宥其諸子。

孝武文穆王皇后諱憲嫄,琅邪臨沂人。元嘉二十年,拜武陵王妃。生廢帝、豫章王子尚、山陰公主楚玉、臨淮康哀公主楚佩、皇女楚琇、康樂公主脩明。世祖在蕃,后甚有寵。上入伐凶逆,后留尋陽,與太后同還京都,立為皇后。

大明四年,后率六宮躬桑于西郊,皇太后觀禮。上下詔曰:「朕卜祥大昕,測辰拂羽,爰詔六宮,親蠶川室。皇太后降鑾從御,佇蹕觀禮。綠蘧既具,玄紞方修,庶儀發椒,闈化動中。縣妃主以下,可量加班錫。」

廢帝即位,尊曰皇太后,宮曰永訓。其年,崩于含章殿,時年三十八。祔葬景寧陵。

后父偃,字子游,晉丞相導玄孫,尚書嘏之子也。[16]母晉孝武帝女鄱陽公主,[17]宋受禪,封永成君。偃尚高祖第二女吳興長公主諱榮男,少歷顯官,黃門侍郎,祕書監,侍中。元嘉末,為散騎常侍、右衞將軍。世祖即位,以后父,授金紫光祿大夫,領義陽王師,常侍如故。遷右光祿大夫,常侍、王師如故。偃謙虛恭謹,不以世事關懷。孝建二年卒,時年五十四。追贈開府儀同三司,本官如故,諡曰恭公。

長子藻,位至東陽太守。尚太祖第六女臨川長公主諱英媛。公主性妒,而藻別愛左右人吳崇祖,前廢帝景和中,主讒之於廢帝,藻坐下獄死,主與王氏離婚。泰始初,以主適豫章太守庾沖遠,未及成禮而沖遠卒。

宋世諸主,莫不嚴妒,太宗每疾之。湖熟令袁慆妻以妒忌賜死,使近臣虞通之撰妒婦記。左光祿大夫江湛孫斅當尚世祖女,上乃使人為斅作表讓婚,曰:

伏承詔旨,當以臨汝公主降嬪,[18]榮出望表,恩加典外。顧審輶蔽,伏用憂惶。臣寒門顇族,人凡質陋,閭閻有對,本隔天姻。如臣素流,室貧業寡,年近將冠,皆已有室,荊釵布裙,足得成禮。每不自解,無偶迄茲,媒訪莫尋,[19]素族弗問。自惟門慶,屬降公主,天恩所覃,容及醜末。懷憂抱惕,慮不獲免,徵命所當,果膺茲舉。雖門泰宗榮,於臣非幸,仰緣聖貸,冒陳愚實。
自晉氏以來,配尚王姬者,雖累經美冑,亟有名才,至如王敦懾氣,桓溫斂威,真長佯愚以求免,子敬灸足以違詔,王偃無仲都之質,而倮露於北階,何瑀闕龍工之姿,而投軀於深井,謝莊殆自同於矇叟,[20]殷沖幾不免於強鉏。彼數人者,[21]非無才意,而勢屈於崇貴,事隔於聞覽,吞悲茹氣,無所逃訴。制勒甚於僕隸,防閑過於婢妾。往來出入,人理之常,當賓待客,朋從之義。而令掃轍息駕,無闚門之期;廢筵抽席,絕接對之理。非唯交友離異,乃亦兄弟疏闊。第令受酒肉之賜,制以動靜;監子荷錢帛之私,節其言笑。姆嬭爭媚,相勸以嚴;妮媼競前,相諂以急。第令必凡庸下才,監子皆葭萌愚豎,議舉止則未閑是非,聽言語則謬於虛實。姆嬭敢恃耆舊,唯贊妒忌,尼媼自倡多知,務檢口舌。其間又有應答問訊,卜筮師母,乃至殘餘飲食,詰辯與誰,衣被故敝,必責頭領。又出入之宜,繁省難衷,或進不獲前,或入不聽出。不入則嫌於欲疏,求出則疑有別意,召必以三晡為期,遣必以日出為限,夕不見晚魄,朝不識曙星。至於夜步月而弄琴,晝拱袂而披卷,一生之內,與此長乖。又聲影裁聞,則少婢奔迸;裾袂向席,則老醜叢來。左右整刷,以疑寵見嫌;賓客未冠,以少容致斥。禮則有列媵,象則有貫魚,本無嫚嫡之嫌,豈有輕婦之誚。況今義絕傍私,虔恭正匹,而每事必言無儀適,設辭輒言輕易我。又竊聞諸主集聚,唯論夫族。緩不足為急者法,急則可為緩者師,更相扇誘,本其恒意,不可貸借,固實常辭。或言野敗去,或言人笑我,雖家曰私理,有甚王憲,發口所言,恒同科律。王藻雖復強佷,頗經學涉,戲笑之事,遂為寃魂。褚曖憂憤,用致夭絕。傷理害義,難以具聞。
夫螽斯之德,實致克昌;專妒之行,有妨繁衍。是以尚主之門,往往絕嗣;駙馬之身,通離釁咎。以臣凡弱,何以克堪。必將毀族淪門,豈伊身眚。前後嬰此,其人雖眾,然皆患彰遐邇,事隔天朝,故吞言咽理,無敢論訴。臣幸屬聖明,矜照由道,弘物以典,處親以公,臣之鄙懷,可得自盡。如臣門分,世荷殊榮,足守前基,便預提拂,清官顯宦,或由才升,一叨婚戚,咸成恩假。[22]是以仰冒非宜,披露丹實。非唯止陳一己,規全身願;實乃廣申諸門憂患之切。伏願天慈照察,特賜蠲停,使燕雀微羣,得保叢蔚,蠢物含生,自己彌篤。若恩詔難降,披請不申,便當刊膚剪髮,投山竄海。

太宗以此表徧示諸主。於是臨川長公主上表曰:「妾遭隨奇薄,絕於王氏,私庭囂戾,致此分異。今孤疾煢然,假息朝夕,情寄所鍾,唯在一子。契闊荼炭,持兼憐愍,否泰枯榮,繫以為命。實願申其門釁,還為母子。推遷僶俛,未及自聞。先朝慈愛,鑑妾丹衷。若賜使息徹歸第定省,仰揆天旨,或有可尋。今事迫誠切,不顧典憲,敢緣恩燾,觸冒披聞。特乞還身王族,守養弱嗣。雖死之日,實甘於生。」許之。

藻弟懋,昇明末貴達。懋弟攸,太宰從事中郎。蚤卒,追贈黃門侍郎。弟臻,昇明末顯宦。

前廢帝何皇后諱令婉,廬江灊人也。孝建三年,納為皇太子妃,大明五年,薨于東宮徽光殿,時年十七。葬□□,諡曰獻妃。上更為太子置內職二等,曰保林,曰良娣。納南中郎長史太山羊瞻女為良娣,宜都太守袁僧惠女為保林。廢帝即位,追崇獻妃曰獻皇后。太宗踐阼,遷后與廢帝合葬龍山北。

后父瑀,字稚玉,晉尚書左僕射澄曾孫也。祖融,大司農。瑀尚高祖少女豫章康長公主諱欣男。公主先適徐喬,美容色,聰敏有智數,太祖世,禮待特隆。瑀豪競於時,與平昌孟靈休、東海何勗等,並以輿馬驕奢相尚。公主與瑀情愛隆密,何氏外姻疏戚,莫不沾被恩紀。瑀歷位清顯,至衞將軍。[23]大明八年,公主薨,瑀墓開,世祖追贈金紫光祿大夫,加散騎常侍。

子邁,尚太祖第十女新蔡公主諱英媚。邁少以貴戚居顯宦,好犬馬馳逐,多聚才力之士。有墅在江乘縣界,去京師三十里。邁每游履,輒結駟連騎,武士成羣。大明末,為豫章王子尚撫軍諮議參軍,加寧朔將軍、南濟陰太守。廢帝納公主於後宮,偽言薨殞,殺一婢送出邁第殯葬行喪禮。常疑邁有異圖,邁亦招聚同志,欲因行幸廢立。事覺,廢帝自出討邁誅之。太宗即位,追封建寧縣侯,食邑五百戶。子曼倩嗣,齊受禪,國除。

瑀兄子亮,孝建初,為桂陽太守。丞相南郡王義宣為逆,遣參軍王師壽斷桂陽道,以防廣州刺史宗慤,亮收斬之。[24]官至新安內史。亮弟恢,廢帝元徽初,為廣州剌史,未之鎮,坐國哀朞晦不到,免官。復起為都官尚書,未拜,卒。恢弟誕,司徒右長史。誕弟衍,最知名。性躁動。太宗初,為建安王休仁司徒從事中郎,仍除黃門郎。未拜竟,求轉司徒司馬。得司馬,復求太子右率。拜右率一二日,復求侍中。旬日之間,求進無已。不得侍中,以怨詈賜死。

文帝沈婕妤諱容姬,[25]不知何許人也。納於後宮,為美人。生明帝,拜為婕妤。元嘉三十年卒,時四十。葬建康之莫府山。世祖即位,追贈湘東國太妃。太宗即位,有司奏曰:「昔豳都追遠,正邑纏哀,緬慕德義,敬奉園陵。先太妃德履端華,徽景明峻,風光宸掖,訓流國闈,鞠聖誕靈,蚤捐鴻祚。臣等遠模漢冊,近儀晉典,謹上尊號為皇太后。」下禮官議諡,諡曰宣太后,陵號曰崇寧。

以太后弟道慶為給事中。泰始三年卒,追贈通直散騎常侍,賜爵縣侯。又追贈太后父散騎常侍,母王氏成樂鄉君。

明恭王皇后諱貞風,琅邪臨沂人也。元嘉二十五年,拜淮陽王妃。太宗改封,又為湘東王妃。[26]生晉陵長公主伯姒、建安長公主伯媛。太宗即位,立為皇后。

上嘗宮內大集,而臝婦人觀之,以為歡笑。后以扇障面,獨無所言。帝怒曰:「外舍家寒乞,今共為笑樂,何獨不視?」后曰:「為樂之事,其方自多。豈有姑姊妹集聚,而臝婦人形體。以此為樂,外舍之為歡適,實與此不同。」帝大怒,遣后令起。后兄揚州刺史景文以此事語從舅陳郡謝緯曰:「后在家為儜弱婦人,不知今段遂能剛正如此。」

廢帝即位,尊為皇太后,宮曰弘訓。廢帝失德,太后每加勗譬,始者猶見順從,後狂慝轉甚,漸不悅。元徽五年五月五日,太后賜帝玉柄毛扇,帝嫌其毛柄不華,因此欲加酖害,已令太醫煑藥,左右人止之曰:「若行此事,官便應作孝子,豈復得出入狡獪。」帝曰:「汝語大有理。」乃止。

順帝即位,齊王秉權,宗室劉晃、劉綽、卜伯興等有異志,太后頗與相關。順帝禪位,太后與帝遜于東邸,因遷居丹陽宮,拜汝陰王太妃。順帝殂於丹陽,更立第京邑。建元元年,薨于第,時年四十四。追加號諡,葬以宋后禮。父僧朗,事別見景文傳。

明帝陳貴妃諱妙登,丹陽建康人,屠家女也。世祖常使尉司採訪民間子女有姿色者。太妃家在建康縣界,家貧,有草屋兩三間。上出行,問尉曰:「御道邊那得此草屋,當由家貧。」賜錢三萬,令起瓦屋。尉自送錢與之,家人並不在,唯太妃在家,時年十二三。尉見其容質甚美,即以白世祖,於是迎入宮。在路太后房內,經二三年,再呼,不見幸。太后因言於上,以賜太宗。始有寵,一年許衰歇,以乞李道兒。尋又迎還,生廢帝,故民中皆呼廢帝為李氏子。廢帝後每自稱李將軍,或自謂李統。

太宗即位,拜貴妃,禮秩同皇太子妃。廢帝踐阼,有司奏曰:「臣聞河龍啟聖,理浹民神;郊電基皇,慶爍天地。故資敬之道,粹古銘風;沿貴之誼,眇代凝則。伏惟貴妃含和日晷,表淑星樞,徽音峻古,柔光照世,聲華帝掖,軌秀天嬪,景發皇明,祚昌睿命。而備物之章,未煥彝策。遠酌前王,允陟鴻典。臣等參議,謹上尊號曰皇太妃。輿服一如晉孝武帝太后故事。置家令一人。改諸國太妃曰太妃。妃音怡。[27]宮曰弘化。」追贈太妃父金寶散騎常侍,金寶妻王氏永世縣成樂鄉君。昇明初,降為蒼梧王太妃。

伯父照宗,中書通事舍人。叔佛念,步兵校尉。兄敬元,通直郎,南魯郡太守。佛念大通貨賄,侵亂朝政。昇明初,賜死。

後廢帝江皇后諱簡珪,濟陽考城人,北中郎長史智淵孫女。泰始五年,太宗訪求太子妃,而雅信小數,名家女多不合。后弱小,門無強廕,以卜筮最吉,故為太子納之。諷朝士州郡令獻物,多者將直百金。始興太守孫奉伯止獻琴書,其外無餘物。上大怒,封藥賜死,既而原之。太子即帝位,立為皇后。帝既廢,降為蒼梧王妃。智淵自有傳。

明帝陳昭華諱法容,丹陽建康人也。太宗晚年,痿疾不能內御,諸弟姬人有懷孕者,輒取以入宮,及生男,皆殺其母,而以與六宮所愛者養之。順帝,桂陽王休範子也,以昭華為母焉。明帝崩,昭華拜安成王太妃。順帝即位,進為皇太妃。順帝禪位,去皇太妃之號。

順帝謝皇后諱梵境,陳郡陽夏人,右光祿大夫莊孫女也。昇明二年,立為皇后。順帝禪位,降為汝陰王妃。莊自有傳。

史臣曰: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28]故聖人順民情而為之度,王宮六列,士室二等,皆司事設防,典文曲立。若夫義篤閫闈,化形邦國,古先哲王有以之致治者矣。夫后妃專夕,配以德升;姬嬙並御,進非色幸。欲使情有覃被,愛罔偏流,專貞內表,妖蠱外息。至於娉納有章,俔天作儷,必四岳之後。雖正位天閨,禮亢尊極,而衰厭易兆,恩宴難留,一謝屬車之塵,永隔青蒲之地。是故元后慎終,良有以也。自元嘉以降,內職稍繁,椒庭綺觀,千門萬戶,而淫粧怪飾,變炫無窮。自漢氏昭陽之輪奐,魏室九華之照曜,曾不能概其萬一。徒以所選止於軍署之內,徵引極乎厮皁之間,非若晉氏採擇濫及冠冕也。[29]且愛止帷房,權無外授,戚屬餼賚,歲時不過肴漿,斯為美矣。及太祖之傾惑潘嫗,謀及婦人;大明之淪溺殷姬,並后匹嫡,至使多難起於肌膚,并命行於同產,又況進於此者乎。以斯言之,三代、二漢之亡於淫嬖,非不幸也。

校勘記

  1. 比房 「房」下疑有奪字。
  2. 臣等請上宋王太后號皇太后 各本並作「臣等參受宋王太后號」,據元龜一八九訂正。
  3. 妻高密叔孫氏封遷陵永平鄉君 各本並作「封永陵平鄉君」,據南史改。州郡志郢州武陵太守領遷陵侯相。永平蓋即遷陵縣之鄉名。
  4. 少帝司馬皇后諱茂英 「皇后」各本並作「皇太妃」,據南史、御覽一四九引改。
  5. 時年四十七 張森楷校勘記云:「按少帝死年十九,則妃于時亦當二十左右。後十六七年至元嘉十六年卒,應年三十六七,不應四十七,疑有誤。」
  6. 武帝胡婕妤諱道安 「道安」各本並作「道女」,據南史、御覽一四二引改。
  7. 上執手流涕問所欲言 「言」字上,各本並有「不」字,據南史刪。
  8. 房樂昭理 「昭」文選作「韶」。李善注引禮記注曰:「韶,繼也。」
  9. 戒涼在肂 「肂」各本並作「律」,據文選改。李善注引儀禮注曰:「死三日而肂,三月而葬。」說文曰:「肂,瘞也。」
  10. 沈美人者太祖所幸也 「太祖」各本並作「太宗」。按太宗即明帝,沈美人為明帝生母沈婕妤,此太宗當作太祖,今改正。
  11. 趙蕭臧光祿袁敬公平樂鄉君墓 「鄉君」各本並作「郡君」。據南史改正。按上云追贈豫章郡新淦縣平樂鄉君,則此不當稱平樂郡君,疑誤。
  12. 后父湛自有傳 「湛」各本並作「湛之」,據本傳刪「之」字。
  13. 徽音克嗣 「克」各本並作「充」,據元龜一八九改。
  14. 謹奉尊號曰皇太后 各本並脫「謹」字,據元龜一八九補。
  15. 太宗盡心祗事 「太宗」各本並作「世祖」。孫虨宋書考論云:「案文義,當云『太宗盡心祗事』,『世祖』誤。」按孫說是,今改正。
  16. 尚書嘏之子也 各本並脫「書」字。孫虨宋書考論云:「當作尚書嘏之子。」按孫說是,今補正。
  17. 母晉孝武帝女鄱陽公主 張森楷校勘記云:「據晉書王導傳,公主是簡文帝女,孝武帝妹。此女字疑是妹字之誤。」
  18. 當以臨汝公主降嬪 「臨汝公主」各本並作「臨海公主」,據南齊書江斅傳改正。洪頤煊諸史考異云:「按何尚之傳,顒之尚太祖第四女臨海惠公主,封號不應同名。南齊書江斅傳,尚孝武帝女臨汝公主。『臨海』當是『臨汝』之譌。」
  19. 媒訪莫尋 「媒」各本並作「謀」,據南史改。
  20. 謝莊殆自同於矇叟 「矇叟」各本並作「矇室」,據南史改。錢大昕廿二史考異云:「案謝莊傳,無尚主事,疑以目疾辭,遂停尚主也。」
  21. 彼數人者 各本並脫「彼」字,據南史補。
  22. 咸成恩假 「成」各本並作「有」,據南史、初學記一0引、藝文類聚一六引、御覽一五三引改。
  23. 至衞將軍 「衞將軍」南史作「右衞將軍」。
  24. 亮收斬之 各本並作「收亮斬之」,孫虨宋書考論云:「案文義當為『亮收斬之』。」按孫說是,今改正。
  25. 文帝沈婕妤諱容姬 各本並脫「姬」字,據南史補。
  26. 太宗改封又為湘東王妃 各本並脫「又為」二字,據南史補。按太宗即明帝,初封淮陽王,元嘉二十九年,改封湘東王,故其妃亦改稱湘東王妃。
  27. 改諸國太妃曰太妃妃音怡 「太妃」南史、御覽一四二引作「太姬」。孫虨宋書考論云:「姬字是。」
  28. 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人」各本並作「民」,據禮記禮運原文改正。
  29. 非若晉氏採擇濫及冠冕也 各本並脫「若」字,據南史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