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公諫征犬戎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國語
< 古文觀止

祭公諫征犬戎[编辑]

  穆王將征犬戎謀父諫曰:「不可。先王耀德不觀兵。夫兵戢而時動,動則威;觀則玩,玩則無震。是故周文公之《頌》曰:『載戢干戈,載弓矢,我求懿德,肆于時,允王保之!』先王之于民也:茂正其德,而厚其性;阜其財求,而利其器用;明利害之鄉,以文修之,使務利而避害,懷德而畏威,故能保世以滋大。昔我先世后稷,以服事;及之衰也,棄弗務。我先王,用失其官,而自竄於之閒。不敢怠業,時序其德,纂修其緒,修其訓典;朝夕恪勤,守以惇篤,奉以忠信。奕世載德,不忝前人。至于武王,昭前之光明,而加之以慈和,事神保民,莫不欣喜。商王,大惡於民,庶民弗忍,欣戴武王,以致商牧。是先王非務武也;勤恤民隱,而除其害也。

  「夫先王之制:邦內甸服,邦外侯服,侯、衛賓服,服,荒服。甸服者祭,侯服者祀,賓服者享,要服者貢,荒服者王。日祭、月祀、時享、歲貢、終王。先王之訓也:有不祭,則修意;有不祀,則修言;有不享,則修文;有不貢,則修名;有不王,則修德;序成而有不至,則修刑。於是乎有刑不祭,伐不祀,征不享,讓不貢,告不王;於是乎有刑罰之辟,有攻伐之兵,有征討之備,有威讓之令,有文告之辭;布令陳辭,而又不至,則又增修于德,無勤民于遠。是以近無不聽,遠無不服。今自大畢伯士之終也,犬戎氏以其職來王。天子曰:『予必以不享征之,且觀之王。』其無乃廢先王之訓,而王幾頓乎?吾聞夫犬戎樹惇,能帥舊德,而守終純固;其有以禦我矣。」

  王不聽,遂征之。得四白狼、四白鹿以歸。自是荒服者不至。


註釋[编辑]

穆王︰周天子也。祭公謀父︰周卿,封於祭。周文公︰即周公。戢︰將兵器收藏。櫜︰收藏弓箭的囊袋,音「高」。肆︰布陳也。懋︰勸勉。阜︰使豐富。鄉︰所在也。后稷︰周朝的先祖,名棄。不窋︰后稷之子。窋,音「窟」。怠業︰怠廢農業。序︰布陳。纂︰通「纘」,繼承。緒︰事業也。奕世︰累世。不忝︰不辱。辛︰商紂之名。戎於商牧︰謂周武王討伐商紂於牧野。牧野,位於河南省淇縣。民隱︰民間不能上達的痛苦。邦內︰畿內之地,即王城外五百里之地。邦外︰畿外之地,離王畿五百里至一千里之地。侯、衛︰圻之邊界,離王畿一千里至一千五百里之地。蠻夷︰指東南之地,離王畿一千五百里至二千里。戎翟︰指西北之地,離王畿二千里至二千五百里。大畢、伯仕︰二人皆犬戎氏之先君。以其職來王︰謂按照荒服之禮來朝見周天子。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