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2004年国情咨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美国2004年国情咨文
节选(对外政策部份)
作者:乔治·沃克·布什
2004年1月20日
布什总统于1月20日晚在美国国会两院联席会议上发表国情咨文。下面是国情咨文关于对外政策部份的译文,由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IIP)翻译

议长先生,切尼副总统,各位国会议员,各位尊敬的来宾,美国同胞们:

今晚,我们看到美国是一个被赋予巨大责任的国家。我们振奋精神承担重任。

我们今晚聚首之时,部署在世界各地的成千上万名美国军人正在进行反恐怖战争。通过给受压迫者带去希望,通过将施暴者绳之以法,他们正在巩固美国的安全。

执法人员和情报官员每天都在严密追查,防范恐怖主义的威胁;分析人员每天都在审核航班乘客名单;新成立的国土安全部的男女工作人员每天都在巡查我国的海岸和边境。他们正保持高度警惕,全力保卫美国。

美国人再次证明自己是世界上最勤奋的人民。美国经济正日益增长。诸位通过的减税方案正在发挥作用。

今晚,国会成员可引以为荣的是通过关爱和变革取得的巨大成就。持怀疑态度的人士曾经认为这些是不可能的。诸位正在提高我国公立学校的标准;诸位正在调整医疗照顾计划,为我们的老年公民提供处方药品保险计划。

我们共同迎接了严峻的挑战,如今我们面对一个抉择。我们或者满怀信心,矢志不渝,继续向前迈进;或者重蹈危险的覆辙,幻想恐怖主义分子不再图谋不轨,无法无天的政权也不再对我们造成威胁。我们或者继续推动经济增长,进行教育和医疗保险计划的改革;或者重复原有的政策,对老问题继续争论不休。

我们承受了悲剧、磨难和战争,艰苦奋斗至今,绝不能畏缩不前,使我们的使命半途而废 。美国人民勇于承担历史重任,他们也对我们寄予同样的希望。美国人民艰苦努力、积极进取,以高尚的品格表明我国的国情生机勃勃、固若磐石。

我们的首要职责是积极保护美国人民。自2001年9月11日以来,28个月已经过去了。两年多来美国的国土没有遭受任何攻击,人们不禁会认为我们已经脱离了危险。这种愿望令人鼓舞,是可以理解的,但也是不真实的。在巴厘、雅加达、卡萨布兰卡、利雅得、蒙巴萨、耶路撒冷、伊斯坦布尔和巴格达继续发生谋杀事件。恐怖主义分子继续策划对美国和文明世界的攻击。我们必将以我们的意志和勇气战胜这一威胁。

在美国国内,在这场战争爆发的地方,我们必须继续向负责国土安全和执法工作的人员提供保护我们所需的一切手段。《爱国法》(Patriot Act)作为必不可少的手段之一,有助于联邦执法人员加强交换信息,追查恐怖主义分子,摧毁他们的巢穴并没收他们的资产。多年来,我们一直依据类似的条款抓获贪污犯和贩毒者。这些方法既然能有效地搜捕犯罪分子,对于追剿恐怖主义分子的工作将更为重要。《爱国法》中的重要条款明年将到期,但恐怖主义威胁不会在那时消失。我国执法人员需要依靠这个关键性的立法保护我国公民。诸位必须延长《爱国法》的有效期。

美国正在对挑起战争的恐怖主义分子主动出击。去年3月,哈立德·谢赫·穆罕默德(Khalid Shaikh Mohammad)这个9.11事件的主谋之一,没有想到会被美国和巴基斯坦有关机构抓获。去年8月11日,恐怖主义分子汉巴里(Hambali)落网。汉巴里在印度尼西亚造成200多人死亡的攻击事件中起主要作用。我们正在全世界追剿"基地"组织成员──在现已查明的"基地"组织头目中,已有近三分之二被抓获或被击毙。成千上万名富有才干、意志坚定的军人正在执行搜捕任务,追剿藏匿在城市和洞穴中残余的杀人凶手。我们必然能一个个将他们绳之以法。 作为对恐怖发动攻势的组成部份,我们还需要对付窝藏和支持恐怖主义分子的政权,这些政权有可能向恐怖主义分子提供核武器或生化武器。美国及其盟国决心已定:面对这个极端险恶的威胁,我们绝不在它的阴影下生活。

第一个受到我们迎头痛击的是塔利班。塔利班曾使阿富汗沦为训练"基地"组织刽子手的主要基地。到本月为止,阿富汗已产生了新宪法,自由选举和妇女全面参政正得到保障。工商企业重新开业,医疗服务中心正在筹建,阿富汗的男孩和女孩重返校园。在阿富汗新建军队的协助下,我们的联盟正倾力追剿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残余势力。阿富汗的男男女女正在建设一个自由、充满自豪感和与恐怖作斗争的国家──美国作为他们的朋友感到荣幸。

自我们上次在这里聚会以来,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波兰等国家的战斗部队强制执行了联合国的要求,结束了萨达姆·侯赛因的统治,使伊拉克人民获得了自由。

在粉碎复兴社会党的统治之后,我们面临残存的萨达姆死硬分子的暴力顽抗。在我们的军队进攻时逃窜的那些人如今分散在各地,从暗处发动进攻。这些杀人凶手与外来的恐怖主义分子沆瀣一气,继续构成严重的威胁。然而,我们对他们的打击正在取得进展。曾经在伊拉克不可一世的统治者在洞穴中被我们抓获,如今已成了阶下囚。在前政权55名最高级别的官员中,迄今已有45人被我们抓获或击毙。我们的部队正在发动攻势,每日巡查超过1,600次,每周平均发动突袭180次。我们对付伊拉克境内的这些暴徒就象对付邪恶的萨达姆·侯赛因政权那样威力无穷。

建设新伊拉克的任务是艰巨的,也是正确的。美国一如既往,愿尽一切努力完成必要的使命。去年1月,一个暴君的随心所欲曾是伊拉克唯一的法律。今天,我们的联盟正与伊拉克管理委员会共同努力,草拟包括公民基本权利法案在内的基本法律。我们正与伊拉克人民和联合国一起,准备在6月底实现向伊拉克全面移交主权。 随着民主在伊拉克生根,与自由为敌的人将拼命扩散暴力和恐惧。他们妄图动摇我们国家和我们朋友的意志,但是,美利坚合众国绝不接受这些暴徒和杀人凶手的恐吓。杀人凶手绝不可能得逞,伊拉克人民必将享有自由的生活。

时间一个月一个月地过去,伊拉克人正在为自己的安全和自己的未来负起越来越多的责任。今晚,我们十分荣幸地在这里欢迎伊拉克最受尊敬的领导人之一:伊拉克管理委员会现任主席阿德南·帕沙希(Adnan Pachachi)。帕沙希先生,在你们建设自由与和平的国家之时,美国与您和伊拉克人民站在一起。

由于美国的领导作用和坚定决心,世界正在向更好的方向转变。上个月,利比亚领导人主动表示要公开并消除他的政府的大规模毁灭性武器项目,其中包括一个制造核武器的浓缩铀项目。卡扎菲上校做出了正确的判断,认识到没有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对他的国家会更有利,他的国家也更安全。

美国和英国参与的同利比亚9个月的密集谈判取得了成功,而对伊拉克12年的外交努力一无所获。有一个原因是十分清楚的:外交努力要取得成效,需要言必有信,现在谁也不应怀疑美国所说的话。

对付不同的威胁,需要不同的战略。我们正与有关地区的国家一道坚决要求北韩废除其核项目。美国和国际社会正要求伊朗履行其承诺,不发展核武器。美国决心已定,绝不允许全世界最危险的政权掌握最危险的武器。

当我在2001年9月20日登上这一讲坛时,我带来了一名牺牲的警官佩戴的盾形徽章。这枚徽章提醒我记住那些献出自己生命的人,督促我完成尚未完成的使命。我向诸位以及所有的美国人表达了我全面的承诺:保卫我国的安全、击败我们的敌人。一人发出的誓言已得到众人的支持。

在座的国会成员为我们的自卫行动提供了资源,为战争与和平投下艰难的一票。我们最亲密的友邦从未动摇。美国的情报人员和外交人员以自己的聪明才智不知疲倦地进行工作。还有美国军队的男女军人──他们履行了最艰难的职责。在他们驾驶坦克奔袭敌营时,在他们午夜发动突击时,在他们恪尽职守单独站岗时,我们看到他们训练有素,英勇无畏。我们看到他们返回家园时无比喜悦,对他们中间有人阵亡沙场时感到悲恸。从太平洋上航空母舰的甲板上到巴格达的军人食堂,我很荣幸地在许多场合见到我们的男女军人。

我国的许多军人今晚也在聆听。我希望你们和你们的家人知道:美国为你们感到自豪。本届政府,本届国会,将为你们提供所需的资源,以进行反恐怖战争,取得最后的胜利。

我知道,一些人怀疑美国是否真正处于战争状态。他们更多地视恐怖主义为一种普通的犯罪事件,一个主要通过执法部门与法律诉讼就能解决的问题。在世界贸易中心于1993年第一次遭到袭击之后,一些罪犯受到起诉、审判、定罪并被判刑。然而,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恐怖主义分子仍然在其他国家训练人员,进行策划,图谋采取更阴险的行动计划。9.11大劫难之后,仅用法律手段对付我们的敌人是不够的。恐怖主义分子及其支持者已经向美国宣战,是他们发动了战争。

今天在座的部份人士和国内的一些人当初不支持解放伊拉克的行动。反战常常是出于一些原则方面的考虑。但我们应当正视让萨达姆·侯赛因继续掌权的后果。我们正在追查一切事实,凯氏报告(Kay Report)已经说明,伊拉克对联合国隐瞒了数十个与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有关的活动项目和大量设备。如果我们没有采取行动,这名独裁者的大规模毁灭性武器项目将持续至今。如果我们没有采取行动,安理会的各项伊拉克问题决议就成为一纸空文,从而削弱联合国的威信,纵容世界各地的独裁者更肆无忌惮地进行违抗。伊拉克的酷刑室中仍将充满受害者──惊恐万状的无辜民众。伊拉克的行刑场──成千上万的男女老幼在这里葬身于黄沙之中──仍将是只有杀人凶手才知道的秘密处所。对于所有热爱自由与和平的人而言,萨达姆·侯赛因政权垮台后的世界已变得更加美好,更为安全。

一些持批评意见的人曾表示,我们在伊拉克的使命必须国际化。这种指责令我们的夥伴难以接受,英国、澳大利亚、日本、韩国、菲律宾、泰国、意大利、西班牙、波兰、丹麦、匈牙利、保加利亚、乌克兰、罗马尼亚、荷兰、挪威、萨尔瓦多以及其他17个国家都向伊拉克派出了部队。我们在国内展开讨论时,一定不能忽视我们的国际夥伴做出的重要贡献,也不能无视他们做出的牺牲。

美国从一开始就努力争取对在阿富汗和伊拉克采取行动的国际支持并获得了大量支持。领导一个多国联盟不同于屈从少数反对意见。美国保护本国人民的安全根本无须征得他人同意。 我们也听到有人对在缺乏自由的中东及其周边地区推动民主是否切实可行表示怀疑。认为某些地区的整体文化和某些伟大的宗教与自由和自治格格不入,这是错误的观点,也是傲慢的偏见。我相信上帝把自由生活的愿望植入了每个人的内心。这种愿望即使已被暴政压制长达几十年之久,也必将再次萌生。

在中东地区,只要仍然存在暴政、绝望和怨恨,就将继续产生威胁美国及其朋友安全的个人和活动。因此,美国执行在大中东地区促进自由的前进战略。我们将挑战敌视改革的人,对抗恐怖的同盟者,也期待我们的盟友树立更高的标准。为了冲破煽动仇恨情绪的宣传所筑起的屏障,美国之音和其他广播机构正在扩大它们的阿拉伯语和波斯语广播,不久以后,一个新的电视台也将开播,向整个地区提供可靠的新闻和信息。我将向你们提交一项建议,将国家民主基金会的预算扩大一倍,将其新的工作集中于在中东地区促进自由选举、自由市场、出版自由和自由工会。首先,我们将完成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建立民主制度的历史性任务,使这两个国家能为其他国家照亮前进的道路,改变世界上这一不安定地区的局面。

美国肩负着一项使命,这项使命来源于我们最基本的信念。我们不想控制别人,也没有扩张的意图。我们的目标是以民主为前提的和平──建立在每一个人的尊严和权利之上的和平。在这项事业中,美国与我们的朋友和盟国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共同努力。然而我们认识到,我们受到特殊使命的召唤:我们伟大的合众国将领导自由的事业。

(对外政策部份完)


PD-icon.svg 这个作品在美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它是美国联邦政府的作品。这部作品也可能在其他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如果:
  1. 美国政府机构公开释出版权到公有领域,而不考虑国界。或者
  2. 其他国家以及地区对美国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包括台湾(著作权法)、香港、澳门(第43/99/M号法令)、新加坡,但不包括中国大陆(中华人民共和国)。
  3. 其他国家以及地区排除官方作品版权,包括中国大陆(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澳门、台湾(中华民国)。
  4. 任何美国之外的有效版权已经在其他国家以及地区过期。

否则,美国仍然能在其他国家以及地区掌有美国联邦政府作品版权。[1]

Great Seal of the United States (obvers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