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氓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轉到: 導覽搜尋

< 詩經‧國風‧衞‧氓


毛詩序:「《氓》,刺時也。宣公之時,禮義消亡,淫風大行,男女無別,遂相奔誘。華落色衰,復相棄背,或乃困而自悔,喪其妃耦,故序其事以風焉。美反正,刺淫泆也。」


[編輯]

氓之蚩蚩,抱布貿絲,匪來貿絲,來即我謀,送子涉淇,至於頓丘,匪我愆期,子無良媒,將子無怒,秋以為期。
乘彼垝垣,以望復關,不見復關,泣涕漣漣,既見復關,載笑載言,爾卜爾筮,體無咎言,以爾車來,以我賄遷。
桑之未落,其葉沃若,於嗟鳩兮,無食桑葚,於嗟女兮,無與士耽,士之耽兮,猶可說也,女之耽兮,不可說也。
桑之落矣,其黃而隕,自我徂爾,三歲食貧,淇水湯湯,漸車帷裳,女也不爽,士貳其行,士也罔極,二三其德。
三歲為婦,靡室勞矣,夙興夜寐,靡有朝矣,言既遂矣,至於暴矣,兄弟不知,咥其笑矣,靜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爾偕老,老使我怨,淇則有岸,隰則有泮,緫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氓》,六章,章十句。


字詞[編輯]

  1. 氓 (méng)。古代稱民(特指外來的):~隸(充當隸役的平民)。群~。
  2. 蚩(chī)。古同「嗤」,譏笑。古同「媸」,醜陋。
  3. 愆(qiān)。耽誤:~期。~滯。
  4. 垝(guǐ)。倒塌;倒塌的:牆~塘汙。~垣。
  5. 耽(chén)。
  6. 咥(xī)。〔~~然〕大笑的樣子。
  7. 泮(pàn)。古代學宮前的水池。
  8. 隰(xí)。低濕的地方:「山有榛,~有苓」。
  9. 淇(qí)。〔~水〕水名,源出中國河南省淇山,流入衛河。
  10. 垣(yuán)。矮牆,牆:短~。城~。牆~。
  11. 筮(shì)。古代用蓍草占卦:「龜為卜,策為~」。~仕(古人將出外做官,先佔卦問吉凶。後稱初次做官為「筮仕」)。
  12. 隕(隕)(yǔn)。古同「殞」,死亡。
  13. 徂(cú)。古同「殂」,死亡。
  14. 緫(zǒng)。古同「總」。
  15. 垝(guǐ)。
    1. 倒塌;倒塌的:牆~塘汙。~垣。
    2. 高而危險的地方:「(玄鶴)集於郎門之~。」

釋義[編輯]

  1. 「桑之未落,其葉沃若。於嗟鳩兮,無食桑葚!」:斑鳩吃桑葚過多會醉。
  2. 「於嗟女兮,無與士耽!」:人們如果沉湎於愛情就會出事。
  3. 「士之耽兮,猶可說也。」:男人沉迷於女人,還可以原諒。
  4. 「女之耽兮,不可說也! 」:女人沉迷,則不可原諒。

解釋[編輯]

  1. 氓:民,指棄婦的丈夫。此處系追述婚前的情況。
  2. 蚩蚩:《毛傳》:「蚩蚩者,敦厚之貌」。《韓詩》蚩亦作嗤。嗤嗤,猶言笑嘻嘻。
  3. 布:布泉,貨幣。
  4. 貿:買。此句猶言持錢買絲。
  5. 匪:通「非」。
  6. 即:就。這句說,來就我商量婚事。
  7. 淇:淇水,衛國的河流。
  8. 頓丘:本為高堆的通稱,後轉為地名。在淇水南。淇水又曲折流經其西方。
  9. 愆:期,過期。愆,過。
  10. 將:願、請。
  11. 秋以為期:以秋為期。期,謂約定的婚期。
  12. 乘:登上。
  13. 垝:垣,已壞的牆。
  14. 復關:為此男子所居之地。一說,關,車廂。復關,指返回的車子。
  15. 漣漣:淚流貌。
  16. 載:猶言則。
  17. 爾:你。
  18. 卜:用龜甲卜卦。
  19. 筮:用蓍草占卦。
  20. 體:卦體、卦象。咎言,猶凶辭。猶言卜筮結果,幸無凶辭。
  21. 車:指迎婦的車。
  22. 賄:財物。指陪嫁。
  23. 沃若:沃然,肥澤貌。這句以桑葉肥澤,喻女子正在年輕美貌之時。一說,喻男子情意濃厚的時候。
  24. 於嗟鳩兮,無食桑葚,於嗟女兮,無與士耽:於嗟,即吁嗟,嘆詞。鳩,鳥名。《毛傳》:「鳩,鶻鳩也。食桑葚過,則醉而傷其性」。此以鳩鳥卜可貪食桑葚,喻女子不可為愛情所迷。
  25. 耽:樂,歡愛。
  26. 黃:謂葉黃。隕,墮,落下。這句以桑葉黃落喻女子顏色已衰。一說,喻男子情意已衰。
  27. 徂爾:嫁往你家。徂,往。
  28. 三歲:泛指多年,不是實數。食貧,猶言過着貧苦的日子。
  29. 湯(shang1)湯:水盛貌。
  30. 漸:漬,浸濕。幃裳:女子車上的布幔。
  31. 爽:過失,差錯。
  32. 貳:通「忒」。差失,過錯。行,行為。這句連上句說,女子並無過失,是男子自己的行為有差忒。
  33. 罔極:猶今言沒準兒,反覆無常。罔,無。極,中。
  34. 二三其德:言其行為再三反覆。
  35. 靡室勞矣:言不以操持家務為勞苦。靡:無,不。室,指室家之事,猶今所謂家務。
  36. 夙興夜寐,起早睡晚。夙,早。興,起,指起身。
  37. 靡有朝矣:言不止一日,日日如此。
  38. 言:句首語詞。遂,猶久。這兩句說,我在你家既已久了,你就對我粗暴,虐待我了。
  39. 咥然:大笑貌。
  40. 靜言思之,靜而思之。言:句中語詞。
  41. 躬:身。悼,傷。此句猶言獨自悲傷。
  42. 隰:低濕之地。泮,通「畔」,邊沿。這句連上句說,淇尚有岸,隰尚有泮,而其夫卻行為放蕩,沒有拘束。
  43. 緫角:結髮,謂男女未成年時。宴:安樂,歡樂。此女子當在未成年時即與男子相識。
  44. 晏晏:和柔貌。
  45. 旦旦:旦通「怛」。即怛怛,誠懇貌。
  46. 不思其反:不要設想這些誓言會被違反。此為當時男子表示自己始終不渝之詞。

反,指違反誓言的事。是,則。已,止,指愛情終止,婚姻生活結束。這兩句大意說,我是沒有想悼你會違反誓言,但我們的愛情卻就這樣地完了呀!

賞析[編輯]

《氓》是一首棄婦的詩,描寫了棄婦與負心男子從訂婚、迎取,又到遭受虐待、遺棄的經過,表達了棄婦對遭受虐待與遺棄的痛苦與悲哀,同時也表達了她對「二三其德」的男子憤怒,儘管她也懷着對往事的無可奈何,但她對愛情與婚姻的忠貞又表現了堅決的抗議和「不思其反」的決心。詩的敘述似乎沿着事情的發展經過在安排,但寫得跌宕起伏,曲折多變。有初戀的期待,有迎取的歡樂,有遭虐待的痛苦,有被遺棄的悲哀,更有不堪加回首的嘆息。其中又暗用對比,前後的變化,男女主人公的性格。這種事態的變化,情感的變化,就是在詩中用語也表達了現來。清人馬瑞辰在《毛詩傳箋通釋》中寫道:「氓為盲昧無知之稱。《詩》當與男子不相識之初則稱氓;約與婚姻則稱子,子者男子美稱也,嫁則稱士,士則夫也。」而且選作意象的事物,既比喻得貼切、生動,也在暗示着情感事態怕脈絡。初婚之時桑「其葉沃若」,遭遇遺棄之時,則「其黃而隕」。曲折其妙,情盡委曲,讀來自有神韻。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