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潮》发刊词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熱潮》發刊詞
作者:陳獨秀 1931年

1931年12月5日

二十世紀是兩種熱潮的世紀,一種是廣大的勞苦飢寒奴隸向一班寄生蟲算賬的熱潮,一種是幾十種被壓迫民族向帝國主義算賬的熱潮,這兩種熱潮,雖是時有起伏而不是一直高騰,其結局將無物能與之抵抗,特別是兩種熱潮之合流,終要把全世界洗刷一新。


此次日本帝國主義無忌憚的強佔了遼吉黑三省,並在中國各地示威行凶或砲擊,英美法各帝國主義在巴黎會議上,無忌憚的犧牲中國見好於日本,正是他們乘著熱潮還在伏流中一逞其凶焰,然而他們的凶焰,有時固然會使熱潮低伏下去,有時也會使它高漲起來,今日正是中國民族的熱潮和帝國主義的凶焰,開始決鬥時期,在這一次決鬥中,將是他們的凶焰熏涸我們的熱潮,還是我們的熱潮淹滅他們凶焰,這就要看我們的努力了!


我們三四萬萬有歷史而且有文化歷史革命歷史的中國人,能說沒有力量嗎?除開少數賣國的軍閥、官僚、奸商和豪紳等寄生蟲,還有多數愛國的民眾,只有近視的奇生蟲們,只看見槍砲軍艦飛機的力量,而不看見民眾熱潮的力量,並且他們就根本害怕,仇視這一力量。因此他們寧肯受帝國主義凶焰的薰灼,——實已熏灼到他們的眉毛。


我們相信,民眾熱潮具有大砲飛機以上的力量;被壓迫民族能夠而且也只有拿這一力量來淹滅帝國主義的凶焰,淹滅它一切的敵人。


抗日救國的民眾們,只有你們自己奮起的熱潮是你們的根本武器,沒有它,一切都是幻想!


本刊之發行,便是要為熱潮做一小小紀錄,也要供給熱潮一點小小動力,或者為內外凶焰所毀滅,或者浮在熱潮中向前發展,這就是它的命運!

 

1931年12月5日《熱潮》第一期 未署名


  • 本文原標題為《發刊詞》。 《熱潮》,由陳獨秀主編,併題刊頭,鉛印,至1932年1月23日共處了七期。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42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5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