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修類稿/卷4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八 七修類稿
卷四十九
卷五十 

鼻飲頭飛[编辑]

元詩人陳孚,出使安南,有紀事之詩曰:「鼻飲如瓴甋,頭飛似轆轤。」蓋言土人能鼻飲者,有頭能夜飛於海食魚,曉復歸身者。予見《蠃蟲集》中所載:老撾國人,鼻飲水漿,頭飛食魚。近汪海雲亦能鼻飲,頭飛則怪也。昨見《星槎勝覽》亦言:占城國人,有頭飛者,乃婦人也,夜飛食人糞尖,知而固封其項,或移其身則死矣。作書者自云目擊其事。予又考古城正接安南之南,而老撾正接安南西北,信陳詩之不誣也。

五更啼[编辑]

弘治己未科,學士程敏政為禮部主考官,既入簾,給事中華㫤劾之,以為鬻題,遂詔獄㫤,一時回護,㫤坐不實去,有右㫤者亦被罪。當時雖廷辯,然皆為翰林諱而卒不得白。但考卷命別取之,故此科至三月方得揭曉,而敏政不能無愧容矣。後寮寀置酒,有優人祗應扮出提雞者,大叫曰:「我有一隻雞,價賣一千兩。」一人曰:「誰家的賣得此價。」對曰:「程學士家的只買他箇五更啼【經題】。」一座赧顏,敏政亦窘,尋即致政。

海觀杜撰[编辑]

海觀張天錫錫,作文極敏捷,而用事多出杜撰。人有質之者,則高聲應之曰:「出《太平廣記》。」蓋其書世所罕也。

二命肆[编辑]

杭眾安橋有星士,號秀山,門戶蕭然,後推一命,因批曰:「火入金鄉,必主弟兄離散。」其人驚曰:「吾兄赴金鄉軍,吾兄弟俱送之。至彼而病死,是一火入金鄉,而兄弟離散也。先生豈神人歟?」因薦譽之。自是來者棄斥。洪福橋有周主簿,亦善此術,歸休二十年,日入於貧,遂設肆以資。是日高坐,歎曰:「二十年做這許樣來。」屢言「罷休」者數聲,忽一人入簾拜曰:「我構此仇二十年矣,今欲往刺之,而先生特為相勸。殆天所以啟我也。」就出刃於靴中,擲地而去。亦自是溫飽。二事暗合,甚相類也。得失豈非自有時耶?

王沂公生[编辑]

《文昌化書》後載梓潼神降筆勸敬字紙文,又曰:宋王沂公之父,見字紙遺墜,必掇拾以香湯洗燒之。一夕,夢宣聖拍其背曰:「汝何以重吾字紙之勤也?恨汝老矣,無可成就。他日當令曾參來汝家受生,顯大門戶。」未幾,果生一男,遂命名曾,後果狀元及第。誠若是,則吾夫子亦有輪回果報之事乎?老杜所謂孔子釋氏親抱送者,非欺我也。可發一笑。

十七字詩[编辑]

正德間,徽郡天旱,府守祈雨欠誠,而神無感應。無賴子作十七字詩嘲之云:「太守出禱雨,萬民皆喜悅。昨夜推窗看,見月。」守知,令人捕至,責過十八。止曰:「汝善作嘲詩耶?」其人不應,守以詩非己出,根追作者,又不應。守立曰:「汝能再作十七字詩,則恕之;否則,罪置重刑。」無賴應聲曰:「作詩十七字,被責一十八。若上萬言書,打殺。」守亦哂而逐之。此世之所少,無賴亦可謂勇也。

苦井[编辑]

北京蘇州胡同有苦井焉。弘治間,正月旦日清晨,有術人汲其水,往甜井中易水而來,向井咒詛而下之,此井遂變為甜水。至今土人言之,亦奇也。

排笑詩[编辑]

「蛙翻白出闊,蚓死紫之長」二句,人皆以此訕口,而不知出處。殊不知此宋室有滔大使者,好為此排笑之詩也。初,哲宗灼艾,舉此以娛,故傳之也。詩云:

日暖看三織,三見蛛絲織網
風高鬬兩廂,出遊遇左右二廂官
蛙翻白出闊,腹白似出字而闊
蚓死紫之長。似之字而少長
撥飯聽琵鳳,喫飯時聞琵琶鳳求凰
持饅接建章,持饅時接建安章秀才
歸來坐簾下,
打殺亦何妨。見門上鍾馗打鬼

又一日雪作,哲宗問有何詩,方吟二句云:「誰把鵝毛空處撏,玉皇大帝賣私鹽。」皆此類也。前載《說郛》,後載《群居解頤》。近時成化間,寧波好事者有一詩,嘲分守官云:「

布議蘇昆李,布政司參議,蘇州崑山縣人,姓李。
分寧隻點工;
怒揮門不炮,以指揮門上不放炮。
責輔夜無籠。籠,燈籠也。
庫出收階曬,盤庫出堦,收人家曬物。
生燒接縣東;生日燒紙,接縣家東西。
買真兼得皂,為買真皮靴,並要皂靴。
留綠老宜蔥。買綠段鋪戶,偶持葱白者至,則曰:「老亦宜之」。

」由滔大使始。

顏語歇後詩[编辑]

海鹽天寧寺僧明秀,都綱職也,攻詩字,奔走勢利。嘗上一大官詩,犯其所忌,被責,便下軍人。王茂元嘲以歇後顏語:「有箇利市仙(官也),天寧不毒不(禿也),因上七步成(詩也),打出周而復(始也)。」言雖鄙俚,因僧致戲,頗得規誡之意。

五空數[编辑]

金人田特秀,轉運使也。母任時問仙,仙曰:「前中後是五,五三一十五。生死與成敗,逍遙在廊廡。」莫識其故。後生時五月五日午時,以為合三五之數矣。豈知因其生,遂名五兒;所居裏名半,十行當第五;二十五歲鄉、府、省、禦四試,皆中第五;死於憂午軒,壽五十五,八月十五日也。弘治間,蘇州學生陶麟,因科舉祈簽於江東之神,詞曰:「到頭萬事總成空。」是年不第,以為終無成矣;後應貢,豈知編號乃空字;正德丁卯領鄉薦;辛卯登進士,卷號亦皆空字。二事真可謂巧也。

如玉遇鬼[编辑]

錢塘醫士張璡,字如玉,與同醫張用道相善。弘治甲子,用道卒於家。如玉行醫徽州,弗知也,趙半歲返家,出市,通用道於仙林橋,相揖,略問起居。用道似有愁色,如玉詢其來,則云:「適在褚家堂舍弟家中飯也。」後如玉訪友馬浩瀾,詢用道生業如何,馬曰:「已歿半年矣。」如玉大驚,具言相會之事,二人駭愕。翌日扣其弟,果是日祀其兄也。此事親聞於浩瀾者。由此觀之,則牛僧孺所謂世間人鬼雜行,但人不知鬼也。及《隆山雜記》洪楊祖復遇死妓,而官員遇死妾者,皆不妄也。

馬王終事[编辑]

嘗聞士宦死時,恍惚自言去某地為神,或彼地之人附體以言之。予則以為怪不足信。昨見少師馬公文升誌銘云:公終後,明日里人有王姓者,自葉回,忽遇公於途,見公蟒衣玉帶,騶從甚盛,若素出師之狀,拜而別之。歸家,聞公死矣。又餘姚布政王公恩死之日,有梳頭人倪姓者,住隔公家十五里,清晨見公輿從出行,以其素執役於公,拜於道左,以俟公過。翌日,至公家,則公病而歿矣。此親聞於公之長子元甫,豈皆虛語哉。此或左氏所謂「在生用物宏而取精多」,故有是歟?

三天[编辑]

婦人再醮,有不得已者,亦非也。況吳有婦人,乃縉紳之女,家富而識字,已嫁二夫,其夫復死,將再醮焉。士人恥之,有嘲以一絕以戲之者,詩云:「辭靈羹飯哭金錢,哭出先天與後天;明日洞房花燭夜,三天門下會神仙。」

韻府群玉秀才[编辑]

海虞吳訥,宿儒也,有《文章辯體》行於世,以士無根據之學,以小小記聞者,謂之《韻府群玉》秀才。亦可謂善喻矣。

陳箍桶[编辑]

陳箍桶,相傳宋仙也,能道徽、欽事甚悉。跣足蓬頭,冬夏單穿衲衣一領,衣甚舊而不汙,須鬢斑白,目一,色若蒼玉,然可半百人矣。名公皆欲求見,隱顯不測,今日江東,明日關陝,非自來不可得焉。吾友王元甫,弘治間會於揚州官舍,所言甚平易。時坐於藥欄之上,弟元敬以火銃擊背,如不知者,事飯而去。昨聞太常盛公端明雲有傳,乃晉人,文似宋作也。

姨夫錢[编辑]

杭有無賴子某,祖起延商貨賣,後至無賴,因不事生而貧矣。然尚業其祖父,有客至,則入其財為已有,客索時,則又俟後客之貨轉賣以償焉。年復年,客復客,名曰姨夫錢,蓋以夫死姨復可以嫁人之意耳。後被人謗,則自解以戲曰:「我家開行數十年,何常拖欠客人錢。後客移還前客去,客人自少客人錢。」予以此言雖俚,甚為蘊蘊,無賴亦聰明子也。惜不用此以治生,哀哉!

婚券相合[编辑]

錢塘定北鄉大青嶺居民邵士賢,成化間,一產三子,皆不育,逾年復生一子,小字回官。既越月,士賢行於鄰左沙中,偶見白物隱去,掘之,得一銀牌,上鑿云:「陝西蘭縣民人回官,本年丙午九月二十二日午時建生。」凡二十二字,正與士賢之子相同,但不知為何姓。牌之背,又有「花籃二十五對」等字,乃婚券也。人多見之。逾三月,回官亦天,此不可曉者也。

諸瀹愛棺[编辑]

姚江諸瀹,鄉進士也,寓於姑蘇僧舍者年餘。廊有壽函,木甚美,瀹愛之,出入必撫之曰:「好材!」居無何,瀹客死,僧遂以價請於主人而殮之。及開看內題所製年月,則正瀹生之日也,亦可謂異哉。

太守對[编辑]

吾杭鄒大參虞,善謔,知延平時,親友皆為其討繡花補子,蓋補乃延素產也。後到任,則延乃四對多筍而補絕少,回與人曰:「吾任損有餘,補不足也。」 人莫不笑。予聞而語曰:「昔陳亞知恩州,到任與親友書曰:使君五馬雙旌。名目而已;螃蟹一文兩個,真實不虛。」二公豈非其切對乎?

諺語至理[编辑]

御史初至,則曰「驚天動地」;過幾月,則曰「昏天黑地」;去時,則曰「寂天莫地」。此言其無才者也。賒酒時,「風花雪月」;飲之時,「流星趕月」;討錢時,「水底摸月」。喻世之無賴者也。未娶時,「越河跳井」;既娶,則「擔雪填並」;娶久多生,不能養育,則「投河奔井」。此言雖戲,皆深致於理也。

豐李夢神[编辑]

吾友吏會主政豐存禮坊,鄞人也,寓杭。構疾舟中,勢將危,恍惚見老子於帳外,為豐取手針之,家人見其出臂,將欲與之收被中,則豐言欲飲食也,明日遂愈。又庠友李世傑應魁,一日得疾,月餘不解,群醫皆以必不起矣,夜夢梓潼授藥一丸,促令食之,覺後似少愈焉。明日醫視脈症,即曰「可救矣」,旬日亦痊。二事予親見之者。

詩人無恥[编辑]

江湖遊士,多以星命相卜,挾中朝尺書,而奔走閫台郡縣以糊口,因之為生涯也。然而詩人亦甘心於是者,如宋壺山自遜一遏賈似道,獲楮幣二十萬緡是矣。所以不顧廉恥,而望門倒屣,為閽者厭,甚可愧也。近見金華一友,慣遊食於四方,以賣詩文為名,而實幹謁朱紫。有私印一顆,其文云:「芙蓉山頂一片白雲。」 其自擬清高如此,友人商履之嘲曰:「此雲每日飛到府堂上。」聞者絕倒。

異胎[编辑]

弘治甲寓四月,湖市賣魚橋草營巷有生兒一頭兩面,雙耳四足,男女皆具者,其家怪之,棄於市河中。行丐收之,人有求觀者,索錢一文。予以此必雙兒未判者也。是年十一月,嘉禾橫橋有航人李碩者,妻臨產,腹痛欲裂,生一鱉,而手足則人也。蓋此婦生居澤國,所見必多此物,氣類相感而然耳。古有胎數,詎不信夫?

盜酒令[编辑]

予嘗同群士會飲,有行令欲以犯盜事為對者,遂曰:「『發塚』可對『窩家』。」繼者曰:「『自晝搶奪』對『昏夜私奔』」。眾曰:「私奔非盜也。」繼者爭以此雖名目不倫,原情得非盜而何?一人曰:「『打地洞』可對『開天窗』」。眾又曰:「開天窗決非盜事矣。」對者笑而解曰:「今之斂人財而為首者克減其物,諺謂『開天窗』,豈非盜乎?」眾哄而笑。又一人曰:「尤有好者,如『三櫓船』正好對『四人橋』。」眾方默想,彼則曰:「三櫓船固載強盜,而四橋所抬,非大盜乎?」眾益哄焉。坐有四轎之客,不樂。予曰:「涇謂不倫,清者當稱四科入四輔,轎雲乎哉!濁者豈曰盜焉?真可謂四獸矣。」眾然之而樂。

雁君臣[编辑]

元魏初居雲中,孝文變左衽之俗,遷都洛陽,群臣畏暑,不欲其內徙,下令北方酋長侍子,聽其冬朝春還部落,時人謂之雁臣。予以元世諸君,每歲避暑上都,秋還大都,豈非雁君乎?近時北虜每年一寇山西,此可為之雁虜乎?雖然,胡人不久遷蕩,亦讖也。

中酒千金方[编辑]

嘗聞中山武寧王玄孫徐某,一日與畫師吳小仙、太醫孫院使宴飲,命吳畫女樂諸子及孫吳陪飲之圖。畫畢,徐喜曰:「惜欠風流題客。」過日,太常卿呂常見而題歌一篇,首曰:「吳生畫手稱絕奇,老我措大能評之;麗人舊讀少陵作,此樂獨謂君侯宜。」徐曰:「不必諛我,但要寫當日實事耳。」呂然後鋪敘家樂,援引故典,通篇盡佳,末云:「吳生吳生欲闡揚,自畫白皙居侯旁。如何更著孫思邈,中酒卻要千金方。」徐大笑曰:「是日果中灑也。」聞者絕倒。予讀《九柏稿》。果有此歌。呂可謂善戲,而徐則癡人前不得說夢耳。

覓利太守[编辑]

正德間,嘉興太守羅,以新絲鍋鐵,照斤數而易人網巾鋼針。唐夏侯彪以萬錢貨雞子幾何,候雞母抱兒成雞,然後收之;以萬錢貨筍若干,待其成竹,然後納官。籲!古今豈無對耶。

神木[编辑]

永樂四年,取木於蜀之馬湖府,計庸萬夫之力方可出水。一夕,木自達於途,行聲如雷,巨石為開,膚寸不損。事聞,廷臣稱賀。上遣禮尚潘賜齎香往答神休,詔有司建祠歲祭。他書又云:「有山呼聲者三,震動天地。」今京師木廠曰神木,亦由此也。聞其木尚存一二,心已腐朽,人可於腹中行過。嘉靖癸卯四月,朝廷建九廟,命內弟主事吳宗乾取木於湖廣辰州卯洞,其木竟頭高丈六,用力尤難於前,死夫不可計。得至水口,忽風雨,一木復入於山曲處,餘木得達閘河,河又無水難行。吳祭而禱焉,明日雨注而入者出,增水三尺矣。此皆可見朝廷之福,神助之也。

換字詩[编辑]

嘉靖中,吾杭有好為六朝詩者,不獨巧麗,而且欲用不經人道之語,易字換句,遂至妄誕不稽,背礙難通矣。吾友編修金美之作詩嘲云:「何處歌新調,旖旎固不群。剪花金瑣瑣,鬥葉玉紛紛。巧疊空中錦,輕裁水上雲。自慚心太拙,到此不能文。」又虞子匡一日遞一詩示余曰: 「請商之何如?」余三誦而不知何題。虞曰:「吾效時人換字之法,戲改岳武穆《送張紫崖北伐》詩也,其詩曰:「誓律飆雷速,神威震坎隅;遐征逾趙地,力戰越秦墟。驥蹂匈奴頸,戈殲韃靼軀;旋師謝彤闕,再造故皇都。」岳云:「號令風霆迅,天聲動北陬;長驅渡河洛,直搗向燕幽。馬蹀氏血,旗克汗頭;歸來報明主,恢復舊神州。」不過逐字換之,遂撫掌相笑。今時之弊之如此。金詩「旖旎」二字,不知者又譏之當為仄聲「倚你」者。虞雖一時謔浪,深似諸子之病。

箕仙不可頻召[编辑]

金陵士人顧某,數召箕求詩。一日得詩云:「天冷山城二鼓敲,雪迷洞口路迢迢。雲窗童子燒鬆火,待我鸞輿下碧霄。」請書名,則又寫二詩云:「古來花貌說仙娥,自是仙娥薄命多。一曲霓裳未終舞,金鈿早委馬嵬坡。」又云:「昔日長安一太真,君王一見笑傾城。洗兒故事今何在,隻問蓬萊玉色人。」後累召累詩,言貌言情,其辭不一,遂為所惑,意欲一睹真形,以暢平生之所慕,淫欲熾矣。忽薄暮有婦人自空而下,然亦畏死而失聲驚走,家人共守過夜。明日方念,則婦人又至,恐怖懷憂,無時寧息,將至喪心者焉。後得一二友人挽之遠遊,久而方絕。一也。又杭人召箕久遠,得其所資,語之曰:「可與仙翁一見乎?」拒曰:「幽明相隔,不可也。」過日,又懇其「久好,寧無一會耶?」仙曰:「明日侵晨,當於後園梅樹下會也。」至期,則見其縊死髯屍懸樹,一怖病幾死。此二事正與《夷堅志》女鬼惑仇鐸者相類,人之不可惑於邪也如此夫。

帝王淫亂[编辑]

人有恣其淫性而不顧五倫,真獸類也。作始者寧容誅耶?書之簡編,寧無汙耶?然古有書惡人於座古,所以戒將來。予特錄出,不特使人人皆知其惡而為萬世罵名,亦所以誅惡於既往。

父奪子婦:魯惠公子息姑所定宋女,色美,娶而奪之;楚平王之奪太子芊建所定秦女;唐玄宗奪子壽王瑁妻楊氏為貴妃。

父亂子妻:春秋蔡景侯為太子般娶楚女為妾,景侯私通之,般遂弑景侯。

子收父妾:晉獻公烝父妾齊姜,衛宣公烝父妾夷姜,厥後唐高宗立父妾武則天,隋文帝陳夫人,太子廣烝之。

兄收弟婦:唐太宗收齊王元吉妻楊氏,生子明。

侄收叔母:後晉出帝納叔母陳氏為妻。

又有父收親女,金熙宗殺其弟胙王,奪其妃,諸王兄弟之女皆淫之,甚者淫及親女;侄完顏亮弑之自立,亦淫諸女,及妹、叔母皆淫之,又殺親母,惡尤甚焉。

弟收兄妻:北齊武成帝收嫂李後。

兄淫妹:齊襄公通其妹魯桓公夫人文姜,後北魏之孝武帝通其妹明月公主,蓋自襄公始也。

君淫於下:陳靈公淫夏姬,姬之子夏征舒弑之。

臣淫於上:嫪毐,通秦太后,後審食其之通漢呂后。

臣娶君后:元泰定皇帝崩,丞相燕帖木兒娶其后為夫人,其帝家之公主四十人,俱納為妾。

若夫觀淫為樂者,自商紂使男女裸體相逐為嬉,其後宋廢帝幸華林園,使宮人裸體與左右為樂。

白起[编辑]

《輟耕錄》載白起王皮對證事,且言當時朝廷知之,差進士商哲督察。餘竟自秦至元,千百年矣,就使有報應之說,王皮何不當前對之耶?豈前時又不可勾攝之邪?設使信之,則洪武己酉杭吳山三茅觀雷擊白蜈蚣一條,長尺許,廣二寸,身有殷色楷書「秦白起」三字。亦一證也。是可信耶,謂之怪也。

前定[编辑]

吾杭張子清濂,嘉靖辛卯中省元榜。有秦鳴夏者,其父垂沒時,如夢中語曰:「此兒張濂榜舉人。」中後語子清,言及是事,追數其年,則張尚未生也。又聞先輩淞江張黻未第時,夢人告以「登科在狀元先」,覺而畏之:「吾必無分於試錄矣。豈有名先狀元者乎?」及丁未會試,名在十五,而十六乃鉛山費鵝湖宏。殿試費為狀元。計其夢,亦費未生也。

白血無血[编辑]

宋建炎間,荊州長陽民婦向氏,被賊皮仲執之,不受辱,被害,人見其白乳自吭流至踵。又元王伯顏,至正九年為福寧州尹,被賊王善執之,欲降不屈,挺頸受刃,頸斷,白液如乳。後以陰兵助州滅賊。正德七年,流賊陷上蔡,上蔡知縣霍恩被執,罵賊不屈,斷頸無血,白氣縷縷若騰龍然。世之戲言白血,此或可擬也。又宋李庭芝死節時,血無一點。予以四人男女不同,皆英烈忠貞者也。古人亦有然者,不知四人何又如此之異。

數兆於字[编辑]

夫吉凶固惟人為,而事必有一定之數也,或人言破之,速見其驗。予以耳目所記,如漢岑彭建營於彭亡之地,遂為客剌。蜀龐統遇落鳳坡射死。唐李懷光叛逆,至埋懷村為馬燧斬首。宋張邦昌僭位,國號大楚,後賜死潭州,不忍自盡,仰見所居之樓扁曰「平楚」,就縊。子瞻貶儋州,於由貶雷州,魯直貶宜州,人言大蘇立人可也,二蘇雨在田上,其來未艾乎?宜字似直字,黃之蓋棺像也,後俱如言。本朝景泰辛未狀元柯潛,人曰柯有哥音,潛有旋音,正統其回鑾乎?未幾,正統北還。弘治乙丑狀元顧鼎臣,人曰鼎成龍去,事可寒心。不久孝廟升天。正德末,寧蕃謀亂,師渡黃石磯而敗亡。豈非王失基乎?

 卷四十八 ↑返回頂部 卷五十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