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史記/卷41

提供: Wikisource
移動先: 案内検索
 雜志 第九 三國史記
卷四十一 列傳 第一 金庾信 上
列傳 第二 

金庾信 王京人也 十二世祖首露 不知何許人也 以後漢建武十八年壬寅 登龜峯 望駕洛九村 遂至其地 開國 號曰加耶 後改爲金官國 其子孫相承 至九世孫仇亥 或云仇次休 於庾信爲曾祖 羅人自謂少昊金天氏之後 故姓金 庾信碑亦云 軒轅之裔 少昊之胤 則南加耶始祖首露 與新羅同姓也 祖武力爲新州道行軍摠管 嘗領兵獲百濟王及其將四人 斬首一萬餘級 父舒玄 官至蘇判·大梁州都督安撫大梁州諸軍事 按庾信碑云 考蘇判金逍衍不知舒玄或更名耶 或逍衍是字耶 疑故兩存之 初 舒玄路見葛文王立宗之子肅訖宗之女萬明 心悅而目挑之 不待媒妁而合 舒玄爲萬弩郡太守 將與俱行 肅訖宗始知女子與玄野合 疾之囚於別第 使人守之 忽雷震屋門 守者驚亂 萬明從竇而出 遂與舒玄 赴萬弩郡 舒玄 庚辰之夜 夢熒惑鎭二星降於己 萬明亦以辛丑之夜 夢見童子衣金甲 乘雲入堂中 尋而有娠 二十月而生庾信 是眞平王建福十二年 隋文帝開皇十五年乙卯也 及欲定名謂夫人曰 吾以庚辰夜吉夢 得此兒 宜以爲名 然禮不以日月爲名 今庚與庾字相似 辰與信聲相近 況古之賢人有名庾信 盍以命之 遂名庾信焉 萬弩郡 今之鎭州 初以庾信胎 藏之高山 至今謂之胎靈山 公年十五歲爲花郞 時人洽然服從 號龍華香徒 眞平王建福二十八年辛未 公年十七歲 見高句麗·百濟·靺鞨侵軼國疆 慷慨有平寇賊之志 獨行入中嶽石崛 齊戒告天盟誓曰 敵國無道 爲豺虎 以擾我封埸 略無寧歲 僕是一介微臣 不量材力 志淸禍亂 惟天降監 假手於我 居四日 忽有一老人 被褐而來曰 此處多毒蟲猛獸 可畏之地 貴少年爰來獨處 何也 答曰 長者從何許來 尊名可得聞乎 老人曰 吾無所住 行止隨緣 名則難勝也 公聞之 知非常人 再拜進曰 僕新羅人也 見國之讐 痛心疾首故來此 冀有所遇耳 伏乞長者憫我精誠 授之方術 老人默然無言 公涕淚懇請不倦 至于六七 老人乃言曰 子幼而有幷三國之心 不亦壯乎 乃授以秘法曰 愼勿妄傳 若用之不義 反受其殃 言訖而辭 行二里許 追而望之 不見 唯山上有光 爛然若五色焉 建福二十九年 鄰賊轉迫 公愈激壯心 獨携寶劒 入咽薄山深壑之中 燒香告天祈祝 若在中嶽誓辭 仍禱 天官垂光 降靈於寶劒 三日夜 虛角二星 光芒赫然下垂 劒若動搖然 建福四十六年 己丑秋八月 王遣伊飡任末里 波珍飡龍春·白龍 蘇判大因·舒玄等 率兵攻高句麗娘臂城 麗人出兵逆擊之 吾人失利 死者衆多 衆心折衄 無復鬪心 庾信 時爲中幢幢主 進於父前 脫胄而告曰 我兵敗北 吾平生以忠孝自期 臨戰不可不勇 盖聞 振領而裘正 提綱而網張 吾其爲綱領乎 迺跨馬拔劒 跳坑出入賊陣 斬將軍 提其首而來 我軍見之 乘勝奮擊 斬殺五千餘級 生擒一千人 城中兇懼無敢抗 皆出降 善德大王十一年壬寅 百濟敗大梁州 春秋公女子古陁炤娘 從夫品釋死焉 春秋恨之 欲請高句麗兵 以報百濟之怨 王許之 將行 謂庾信曰 吾與公同體爲國股肱 今我若入彼見害 則公其無心乎 庾信曰 公若往而不還 則僕之馬跡 必踐於麗·濟兩王之庭 苟不如此 將何面目以見國人乎 春秋感悅與公互噬手指 歃血以盟曰 吾計日六旬乃還 若過此不來 則無再見之期矣 遂相別 後庾信爲押梁州軍主 春秋與訓信沙干 聘高句麗 行至代買縣縣人豆斯支沙干 贈靑布三百步 旣入彼境 麗王遣太大對盧盖金館之 燕饗有加 或告麗王曰 新羅使者 非庸人也 今來 殆欲觀我形勢也 王其圖之俾無後患 王欲橫問 因其難對而辱之 謂曰 麻木峴與竹嶺 本我國地 若不我還 則不得歸 春秋答曰 國家土地 非臣子所專 臣不敢聞命 王怒囚之 欲戮未果 春秋以靑布三百步 密贈王之寵臣先道解 道解以饌具來 相飮酒酣 戱語曰 子亦嘗聞龜兎之說乎 昔 東海龍女病心 醫言 得兎肝合藥 則可療也 然海中無兎 不奈之何 有一龜 白龍王言 吾能得之 遂登陸見兎言 海中有一島 淸泉白石 茂林佳菓 寒暑不能到鷹隼不能侵 爾若得至 可以安居無患 因負兎背上 游行二三里許 龜顧謂兎曰 今龍女被病 須兎肝爲藥 故不憚勞 負爾來耳 兎曰 噫吾神明之後 能出五藏 洗而納之 日者 小覺心煩 遂出肝心洗之 暫置巖石之底 聞爾甘言徑來 肝尙在彼 何不廻歸取肝 則汝得所求 吾雖無肝尙活豈不兩相宜哉 龜信之而還 纔上岸 兎脫入草中 謂龜曰 愚哉 汝也 豈有無肝而生者乎 龜憫默而退 春秋聞其言 喩其意 移書於王曰 二嶺 本大國地分 臣歸國 請吾王還之 謂予不信有如皦日 王迺悅焉 春秋入高句麗 過六旬未還 庾信揀得國內勇士三千人 相語曰 吾聞 見危致命 臨難忘身者 烈士之志也 夫一人致死當百人百人致死當千人 千人致死當萬人 則可以橫行天下 今國之賢相 被他國之拘執 其可畏不犯難乎 於是 衆人曰 雖出萬死一生之中敢不從將軍之令乎 遂請王 以定行期 時高句麗諜者浮屠德昌 使告於王 王前聞春秋盟辭 又聞諜者之言 不敢復留 厚禮而歸之 及出境 謂送者曰 吾欲釋憾於百濟 故來請師 大王不許之 而反求土地 此非臣所得專 嚮與大王書者 圖逭死耳 此與本記眞平王十二年所書 一事而小異 以皆古記所傳 故兩存之 庾信爲押梁州軍主 十三年爲蘇判 秋九月 王命爲上將軍 使領兵伐百濟加兮城·省熱城·同火城等七城 大克之 因開加兮之津 乙巳正月 歸未見王 封人急報 百濟大軍來攻我買利浦城 王又拜庾信爲上州將軍 令拒之 庾信聞命卽駕 不見妻子 逆擊百濟軍走之 斬首二千級 三月還命王宮 未歸家 又急告 百濟兵出屯于其國界 將大擧兵侵我 王復告庾信曰 請公不憚勞遄行 及其未至備之 庾信又不入家 練軍繕兵 向西行于時 其家人皆出門外待來 庾信過門 不顧而行 至五十步許駐馬 令取漿水於宅 啜之曰 吾家之水 尙有舊味 於是 軍衆皆云 大將軍猶如此我輩豈以離別骨肉爲恨乎 及至疆埸 百濟人望我兵衛 不敢迫乃退 大王聞之甚喜 加爵賞 十六年丁未 是善德王末年 眞德王元年也 大臣毗曇·廉宗 謂女主不能善理 擧兵欲廢之 王自內禦之 毗曇等屯於明活城 王師營於月城 攻守十日不解 丙夜 大星落於月城 毗曇等謂士卒曰 吾聞落星之下 必有流血 此殆女主敗績之兆也 士卒呼吼 聲振天地 大王聞之 恐懼失次 庾信見王曰 吉凶無常 惟人所召 故紂以赤雀亡 魯以獲麟衰 高宗以雉雊興 鄭公以龍鬪昌 故知德勝於妖 則星辰變異 不足畏也 請王勿憂 乃造偶人 抱火載於風鳶而颺之 若上天然 翌日 使人傳言於路曰 昨夜 落星還上 使賊軍疑焉 又刑白馬 祭於落星之地 祝曰 天道 則陽剛而陰柔 人道 則君尊而臣卑 苟或易之 卽爲大亂 今毗曇等以臣而謀君 自下而犯上 此所謂亂臣賊子 人神所同疾 天地所不容今天若無意於此 而反見星怪於王城 此臣之所疑惑而不喩者也 惟天之威 從人之欲 善善惡惡 無作神羞 於是 督諸將卒奮擊之 毗曇等敗走 追斬之夷九族 冬十月 百濟兵來圍茂山·甘勿·桐岑等三城 王遣庾信 率步騎一萬拒之 苦戰氣竭 庾信謂丕寧子曰 今日之事急矣 非子 誰能激衆心乎 丕寧子拜曰 敢不惟命之從 遂赴敵 子擧眞及家奴合節隨之 突劒戟 力戰死之 軍士望之 感勵爭進 大敗賊兵 斬首三千餘級 眞德王太和元年戊申 春秋以不得請於高句麗 遂入唐乞師 太宗皇帝曰 聞爾國庾信之名 其爲人也如何 對曰 庾信雖少有才智 若不籍天威 豈易除鄰患 帝曰 誠君子之國也 乃詔許 勑將軍蘇定方 以師二十萬 徂征百濟 時庾信爲押梁州軍主 若無意於軍事 飮酒作樂 屢經旬月 州人以庾信爲庸將譏謗之曰 衆人安居日久 力有餘 可以一戰 而將軍慵惰 如之何 庾信聞之 知民可用 告大王曰 今觀民心 可以有事 請伐百濟以報大梁州之役 王曰 以小觸大 危將奈何 對曰 兵之勝否 不在大小 顧其人心何如耳 故紂有億兆人 離心離德 不如周家十亂同心同德今吾人一意 可與同死生 彼百濟者不足畏也 王乃許之 遂簡練州兵赴敵 至大梁城外 百濟逆拒之 佯北不勝 至玉門谷 百濟輕之 大率衆來伏發擊其前後 大敗之 獲百濟將軍八人 斬獲一千級 於是 使告百濟將軍曰 我軍主品釋及其妻金氏之骨 埋於爾國獄中 今 爾裨將八人 見捉於我匍匐請命 我以狐豹首丘山之意 未忍殺之 今 爾送死二人之骨 易生八人 可乎 百濟仲常一作忠常佐平言於王曰 羅人骸骨 留之無益可以送之 若羅人失信 不還我八人 則曲在彼 直在我 何患之有 乃掘品釋夫妻之骨 櫝而送之 庾信曰 一葉落 茂林無所損 一塵集 大山無所增 許八人生還 遂乘勝入百濟之境 攻拔嶽城等十二城 斬首二萬餘級 生獲九千人 論功增秩伊飡 爲上州行軍大摠管 又入賊境 屠進禮等九城 斬首九千餘級虜得六百人 春秋入唐 請得兵二十萬來 見庾信曰 死生有命 故得生還 復與公相見 何幸如焉 庾信對曰 下臣仗國威靈 再與百濟大戰 拔城二十斬獲三萬餘人 又使品釋公及其夫人之骨 得反鄕里 此皆天幸所致也 吾何力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