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史記/卷46

提供: Wikisource
ナビゲーションに移動 検索に移動
 列傳 第五 三國史記
卷四十六 列傳 第六 强首 崔致遠 薛聰
列傳 第七 

强首[編集]

中原京沙梁人也 父昔諦奈麻 其母夢見人有角 而妊身及生 頭後有高骨 昔諦以兒[1]就當時所謂賢者 問曰 此兒頭骨如此 何也 答曰 吾聞之 伏羲虎形 女媧蛇身 神農牛頭 皐陶馬口 則聖賢同類 而其相亦有不凡者 又觀兒首有黶子 於相法 面黶無好 頭黶無惡 則此必奇物乎 父還謂其妻曰 爾子非常兒也 好養育之 當作將來之國士也 及壯 自知讀書 通曉義理 父欲觀其志 問曰 爾學佛乎 學儒乎 對曰 愚聞之 佛世外敎也 愚人間人 安用學佛爲 願學儒者之道 父曰 從爾所好 遂就師讀孝經·曲禮·爾雅·文選 所聞[2]雖淺近 而所得愈高遠 魁然爲一時之傑 遂入仕歷官 爲時聞人 强首嘗[3]與釜谷冶家之女野合 情好頗篤 及年二十歲 父母媒邑中之女有容行者 將妻之 强首辭不可以再娶 父怒曰 爾有時名 國人無不知 而以微者爲偶不亦可恥乎 强首再拜曰 貧且賤非所羞也 學道而不行之 誠所羞也 嘗聞古人之言曰 糟糠之妻 不下堂 貧賤之交不可忘 則賤妾所不忍棄[4]者也 及太宗大王卽位 唐使者至 傳詔書 其中有難讀處 王召問之 在王前 一見說釋無疑滯 王驚喜 恨相見之晩 問其姓名 對曰 臣本任那加良人 名牛[5]頭 王曰 見卿頭骨 可稱强首先生 使製廻謝唐皇帝詔書表 文工而意盡 王益奇之 不稱名 言任生而已 强首未嘗謀生 家貧怡如也 王命有司歲賜新城租一百石 文武王曰 强首文章自任 能以書翰致意於中國及麗·濟二邦 故能結好成功 我先王請兵於唐 以平麗·濟者 雖曰武功亦由文章之助焉 則强首之功 豈可忽也 授位沙飡 增俸歲租二百石 至神文大王時卒 葬事官供其賻 贈衣物匹段尤多 家人無所私 皆歸之佛事 其妻乏[6]於食 欲還鄕里 大臣聞之 請王賜租百石 妻辭曰 妾賤者也 衣食從夫 受國恩多矣 今旣獨矣 豈敢再辱厚賜乎 遂不受而歸 新羅古記曰 文章則强首·帝文·守眞·良圖·風訓·骨畨 帝文已下事逸 不得立傳

崔致遠[編集]

字孤雲 或云海雲 王京沙梁部人也 史傳泯滅 不知其世系 致遠少 精敏好學 至年十二 將隨海舶入唐求學 其父謂曰 十年不第 卽非吾子也 行矣勉之 致遠至唐追師 學問無怠 乾符元年甲午 禮部侍郞裴瓚下 一擧及第 調授宣州溧水縣尉 考績爲承務郞侍御史內供奉 賜紫金魚袋 時黃巢叛 高騈爲諸道行營兵馬都統以討之 辟致遠爲從事 以委[7]書記之任 其表狀書啓 傳之至今 及年二十八歲 有歸寧之志 僖宗知之 光啓元年 使將詔書來聘 留爲侍讀兼翰林學士守兵部侍郞知瑞書監 致遠自以西學多所得 及來將行己志 而衰季多疑忌 不能容 出爲太[8]山郡太[8]守 唐昭宗景福二年 納旌節使兵部侍郞金處誨 沒於海 卽差橻城郡太[8]守金峻爲告奏使 時致遠爲富城郡太[8]守 祗召爲賀正使 以比歲饑荒 因之 盜賊交午 道梗不果行 其後致遠亦嘗奉使如唐 但不知其歲月耳 故其文集有上太[8]師侍中狀云 伏聞 東海之外有三國 其名馬韓·卞韓·辰韓 馬韓則高麗 卞韓則百濟 辰韓則新羅也 高麗·百濟 全盛之時 强兵百萬 南侵吳·越 北撓幽燕·齊·魯 爲中國巨蠹 隋皇失馭 由於征遼 貞觀中 我唐太[8]宗皇帝 親統六軍渡海 恭行天罰 高麗畏威請和 文皇受降廻蹕 此際我武烈[9]大王 請以犬馬之誠 助定一方之難 入唐朝謁 自此而始 後以高麗·百濟 踵前造惡 武烈入[10]朝請爲鄕導 至高宗皇帝顯慶五年 勅蘇定方 統十道强兵·樓舡萬隻 大破百濟 乃於其地 置扶餘都督府 招緝遺氓 蒞以漢官 以臭味不同 屢聞離叛 遂徙其人於河南 摠章元年 命英公徐勣 破高句麗 置安東都督府 至儀鳳三年 徙其人於河南·隴右 高句麗殘孽類聚 北依太[8]白山下 國號爲渤海 開元二十年 怨恨天朝 將兵掩襲登州 殺刺史韋俊 於是 明皇帝大怒 命內史高品·何行成·太[8]僕卿金思蘭 發兵過海攻討 仍就加我王金某 爲正太[8]尉持節充寧海軍事雞林州大都督 以冬深雪厚 蕃·漢苦寒 勅命廻軍 至今三百餘年 一方無事 滄海晏然 此乃我武烈大王之功也 今某儒門末[11]學 海外凡材 謬奉表章 來朝樂土 凡有誠懇 禮合披陳 伏見 元和十二年 本國王子金張廉 風飄至明州下岸 浙東某官 發送入京 中和二年 入朝使金直諒 爲叛臣作亂 道路不通 遂於楚州下岸 邐迤至楊州 得知聖駕幸蜀 高太[8]尉差都頭張儉 監押送至西川 已前事例分明 伏乞太[8]師侍中 俯降台恩 特賜水陸券牒 令所在供給舟舡 熟食及長行驢馬草料 幷差軍將 監送至駕前 此所謂太[8]師侍中 姓名亦不可知也 致遠自西事大唐 東歸故國 皆遭亂世 屯邅蹇連 動輒得咎 自傷不偶 無復仕進意 逍遙自放 山林之下·江海之濱 營臺榭植松竹 枕藉書史 嘯詠風月 若慶州南山·剛州氷山·陜州淸涼寺·智異山雙溪寺·合浦縣別墅 此皆遊焉之所 最後 帶家隱伽耶山海印寺 與母兄浮圖賢俊及定玄師 結爲道友 棲遲[12]偃仰 以終老焉 始西遊時 與江東詩人羅隱相知 隱負才自高 不輕許可人 示致遠所製歌詩五軸 又與同年顧雲友善 將歸 顧雲以詩送別 略曰 我聞海上三金鼈 金鼈頭戴山高高 山之上兮 珠宮貝闕黃金殿 山之下兮 千里萬里之洪濤 傍邊一點雞林碧 鼈山孕秀生奇特 十二乘船渡海來文章感動中華國 十八橫行戰詞苑 一箭射破金門策 新唐書藝文志云 崔致遠四六集一卷·桂苑筆耕二十卷 注云 崔致遠高麗人 賓貢及第爲高騈從事 其名聞上國如此 又有文集三十卷 行於世 初我太祖作興 致遠知非常人 必受命開國 因致書問 有雞林黃葉 鵠嶺靑松之句 其門人等 至國初來朝仕至達官者非一 顯宗在位 爲致遠密贊祖業 功不可忘 下敎 贈內史令 至十四歲太[8]平二年壬戌五月 贈諡文昌侯 

薛聰[編集]

字聰智 祖談捺奈麻 父元曉 初爲桑門 掩該佛書 旣而返本 自號小性居士 聰 性明銳 生知道待 以方言讀九經 訓導後生 至今學者宗之 又能屬文 而世無傳者 但今南地 或有聰所製碑銘 文字鈌落不可讀 竟不知其何如也 神文大王 以仲夏之月 處高明之室 顧謂聰曰 今日 宿雨初歇 薰風微凉 雖有珍饌哀音 不如高談善謔 以舒伊鬱 吾子必有異聞 盍爲我陳之 聰曰 唯 臣聞昔花王之始來也 植之以香園 護之以翠幕 當三春而發艶 凌百花而獨出 於是 自邇及遐 艶艶之靈 夭夭之英 無不奔走上謁 唯恐不及 忽有一佳人 朱顔玉齒 鮮粧靚服 伶俜而來 綽約而前曰 妾履雪白之沙汀 對鏡淸之海 而沐春雨以去垢 快淸風而自適 其名曰薔薇 聞王之令德 期薦枕於香帷 王其容我乎 又有一丈夫 布衣韋帶 戴白持杖 龍鍾而步 傴僂而來曰 僕在京城之外 居大道之旁 下臨蒼茫之野景 上倚嵯峨之山色 其名曰白頭翁 竊謂左右供給雖足 膏梁以充腸 茶酒以淸神 巾衍儲藏 須有良藥以補氣 惡石以蠲毒 故曰雖有絲麻 無棄菅蒯 凡百君子 無不代匱 不識 王亦有意乎 或曰 二者之來 何取何捨 花王曰 丈夫之言 亦有道理 而佳人難得 將如之何 丈夫進而言曰 吾謂王聰明識理義 故來焉耳 今則非也 凡爲君者 鮮不親近邪倿 疎遠正直 是以 孟軻不遇以終身 馮唐郞潛而皓首 自古如此 吾其奈何 花王曰 吾過矣 吾過矣 於是 王愀然作色曰 子之寓言 誠有深志 請書之 以謂王者之戒 遂擢聰以高秩 世傳 日本國眞人 贈新羅使薛判官詩序云 嘗覽元曉居士所著 金剛三昧論 深恨不見其人 聞新羅國使薛 卽是居士之抱孫 雖不見其祖 而喜遇其孫 乃作詩贈之 其詩至今存焉 但不知其子孫名字耳 至我顯宗在位十三歲 天禧五年辛酉 追贈爲弘儒侯 或云 薛聰嘗入唐學 未知然不
崔承祐 以唐昭宗龍紀二年入唐 至景福二年 侍郞楊涉下及第 有四六五卷 自序爲餬本集 後爲甄萱作檄書 移我太祖 崔彦撝 年十八 入唐遊學 禮部侍郞薛廷珪下及第 四十二還國爲執事侍郞瑞書院學士 及太祖開國 入朝 仕至翰林院大學士平章事 卒諡文英 金大問 本新羅貴門子弟 聖德王三年 爲漢山州都督 作傳記若干卷 其高僧傳 花郞世記 樂本 漢山記 猶存 朴仁範 元傑 巨仁 金雲卿 金垂訓輩 雖僅有文字傳者 而史失行事 不得立傳

註釋[編集]

  1. 原本 誤刻
  2. 原本 「間」
  3. 原本 「常」
  4. 原本 「弃」
  5. 原本 「字」
  6. 原本 「之」
  7. 原本 「姿」
  8. ^ 8.00 8.01 8.02 8.03 8.04 8.05 8.06 8.07 8.08 8.09 8.10 8.11 8.12 原本 「大」
  9. 原本 「列」
  10. 原本 「七」
  11. 原本 「未」
  12. 原本 「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