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朝名臣言行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之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 三朝名臣言行錄 卷第七之一
宋 朱熹 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宋刊本
卷第八之一

     七之一

    諫議大夫司馬公

  公名康字公休文正公之子也舉明經

  中第授耀州富平主簿文正公奏留國

  子監聽讀文正公脩資治通鑑奏充檢

  閱文字元豐八年擢祕書省正字遷校

  書郎丁文正公憂服除召爲著作郎兼

  侍講除左正言以執政親嫌不就除司

  諫未拜命㑹疾亟除直集賢院提舉崇

  福宫而卒特贈右諫議大夫

君㓜端謹性至孝丁母夫人憂勺飲不入口

者三日杖而後能起見者哀之文正公居

 洛十五年往來陜洛間士之從學於公者

 退與君語未嘗不有得塗之人見其容止

 雖不識皆知其司馬公之子也公薨執䘮

如夫人哀毀有加焉治䘮皆用禮經家法

 不爲丗俗事得遺恩悉以予族人以𬞞食

 地卧得腹疾親戚勉以SKchar食終不肯及免

 䘮毀瘠羸然治療不愈而卒范太史撰墓誌

𥘉文正公在相位與吕正獻公及同列共議

稍脩官制以就簡便令門下中書二省通

職事草具未上而薨君上其遺藁降付三

省而朝廷未遑有所行也

君爲講官嘗上䟽歷陳前丗治少而亂多

祖宗創業之艱難積累之勤勞以勸 上

 及時嚮學守天下大器又勸 太皇太后

每於禁中訓導其言切至又言孟子爲書

最醇正陳王道尤明白所冝觀覧 上曰

方讀孟子㝷詔講筵官編脩孟子節解爲

 十四卷以進君巳病矣猶自力解孟子二

卷㑹除諫職未受條具諸所當言以待曰

 得一對極言而死無所恨矣疾病召醫于

兖郷民聞之⿰⾔𭥍醫告曰百姓受司馬公恩

 深今其子病願速往來告者日夕不絶醫

 遂行至則疾不可爲矣𣳚語妻子以不報

 國恩爲恨 二聖嗟悼不巳所以優恤贈

賻之甚厚

君篤行内外淳備必欲如古人燕居如對大

賔動静有矩法望之色莊氣和而言厲嚴

 於𥙊祀爲人㓗廉未嘗言財其事君務責

 難非堯舜仁義之道不陳於 上前待族

 人委曲周旋唯恐不得其所欲與朋友忠

 信乆而益親



三朝名臣言行録卷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