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民主義/民族主義第六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五講 三民主義
民族主義 第六講
民權主義第一講 

1924年3月2日

  今天所講的問題,是怎麼樣可以恢復我們民族的地位。我們想研究一個什麼方法,去恢復我們民族的地位,便不要忘卻我前幾次所講的話,我們民族現在究竟是處於什麼地位呢?我們民族和國家在現在世界中究竟是什麼情形呢?一般很有思想的人所謂先知先覺者,以為中國現在是處於半殖民地的地位,但是照我前次的研究,中國現在不止是處於半殖民地的地位。依殖民地的情形講,比方安南是法國的殖民地,高麗是日本的殖民地,中國既是半殖民地,和安南高麗比較起來,中國的地位似乎要高一點,因為高麗安南已經成了完全的殖民地;到底中國現在的地位,和高麗安南比較起來,究竟是怎麼樣呢?照我的研究,中國現在還不能夠到完全殖民地的地位,比較完全殖民地的地位更低一級,所以我創一個新名詞,說中國是「次殖民地」,這就是中國現在的地位。這種理論,我前次已經講得很透徹了,今天不必再講。

  至於中國古時在世界中是處於什麼地位呢?中國從前是很強盛很文明的國家,在世界中是頭一個強國,所處的地位比現在的列強像英國、美國、法國、日本,還要高得多。因為那個時候的中國,是世界中的獨強。我們祖宗從前已經達到了那個地位,說到現在還不如殖民地,為什麼從前的地位有那麼高,到了現在便一落千丈了呢?此中最大的原因,我從前已經講過了,就是由於我們失了民族的精神,所以國家便一天退步一天。我們今天要恢復民族的地位,便先要恢復民族的精神,我們想要恢復民族的精神,要有兩個條件:第一個條件,是要我們知道現在是處於極危險的地位。第二個條件,是我們既然知道了處於很危險的地位,便要善用中國固有的團體,像家族團體和宗族團體,大家聯合起來,成一個大國族團體,結成了國族團體,有了四萬萬人的大力量,共同去奮鬪,無論我們民族是處於什麼地位,都可以恢復起來。所以能知與合羣,便是恢復民族主義的方法,大家先知道了這個方法的更要去推廣,宣傳到全國的四萬萬人,令人人都要知道;到了人人都知道了,那麼我們從前失去的民族精神,便可以恢復起來。從前失去民族精神,好比是睡著覺,現在要恢復民族精神,就要喚醒起來,醒了之後,才可以恢復民族主義;到民族主義恢復了之後,我們便可以進一步去研究怎麼樣才可以恢復我們民族的地位。

  中國從前能夠達到很強盛的地位,不是一個原因做成的。大凡一個國家所以能夠強盛的原故,起初的時候都是由武力發展,繼之以種種文化的發揚,便能成功;但是要維持民族和國家的長久地位,還有道德問題,有了很好的道德,國家才能長治久安。亞洲古時最強盛的民族,莫過於元朝的蒙古人。蒙古人在東邊滅了中國,在西邊又征服歐洲;中國歷代最強盛的時代,國力都不能夠越過裏海的西岸,袛能夠到裏海之東,故中國最強盛的時候,國力都不能達到歐洲;元朝的時候,全歐洲幾乎被蒙古人吞併,比起中國最強盛的時候,還要強盛得多。但是元朝的地位,沒有維持很久;從前中國各代的國力,雖然比不上元朝,但是國家的地位,各代都能夠長久;推究當中的原因,就是元朝的道德,不及中國其餘各代的道德那樣高尚。從前中國民族的道德因為比外國民族的道德高尚得多,所以在宋朝,一次亡國到外來的蒙古人,後來蒙古人還是被中國人所同化。在明朝,二次亡國到外來的滿洲人,後來滿洲人也是被中國人所同化。因為我們中國的道德高尚,故國家雖亡,民族還能夠存在,不但是自己的民族能夠存在,並且有力量能夠同化外來的民族。所以窮本極源,我們現在要恢復民族的地位,除了大家聯合起來做成一個國族團體以外;就要把固有的舊道德先恢復起來。有了固有的道德,然後固有的民族地位,才可以圖恢復。

  講到中國固有的道德,中國人至今不能忘記的,首是忠孝,次是仁愛,其次是信義,其次是和平。這些舊道德,中國人至今還是常講的,但是現在受外來民族的壓迫,侵入了新文化,那些新文化的勢力,此刻橫行中國,一般醉心新文化的人,便排斥舊道德,以為有了新文化,便可以不要舊道德;不知道我們固有的東西,如果是好的,當然是要保存,不好的才可以放棄。此刻中國正是新舊潮流相衝突的時候,一般國民都無所適從。

  前幾天我到鄉下進了一所祠堂,走到最後進的一間廳堂去休息,看見右邊有一個孝字,左邊便一無所有,我想從前必定有一個忠字。像這些景象,我看見了的不止一次,有許多祠堂或家廟,都是一樣的。不過我前天所看見的孝字,是特別的大,左邊所拆去的痕跡還是很新鮮。推究那個拆去的行為,不知道是鄉下人自己做的,或者是我們所駐的兵士做的。但是我從前看到許多祠堂廟宇沒有駐過兵,都把忠字拆去了,由此便可見現在一般人民的思想,以為到了民國,便可以不講忠字。以為從前講忠字,是對於君的,所謂忠君,現在民國沒有君主,忠字便可以不用,所以便把他拆去。這種理論,實在是誤解。因為在國家之內,君主可以不要,忠字是不能不要的,如果說忠字可以不要,試問我們有沒有國呢?我們的忠字可不可以用之於國呢?我們到現在說忠於君,固然是不可以,說忠於民是可不可以呢?忠於事又是可不可以呢?我們做一件事,總要始終不渝,做到成功;如果做不成功,就是把性命去犧牲,亦有所不惜,這便是忠。所以古人講忠字,推到極點便是一死。古時所講的忠,是忠於皇帝,現在沒有皇帝,便不講忠字,以為什麼事都可以做出來,那便是大錯。現在人人都說到了民國,什麼道德都破壞了,根本原因就是在此。我們在民國之內,照道理上說,還是要盡忠,不忠於君,要忠於國,要忠於民,要為四萬萬人去效忠。為四萬萬人效忠,比較為一人效忠,自然是高尚得多,故忠字的好道德,還是要保存。

  講到孝字,我們中國尤為特長,尤其比各國進步得多。孝經所講孝字,幾乎無所不包,無所不至;現在世界中最文明的國家,講到孝字,還沒有像中國講到這麼完全;所以孝字更是不能不要的。國民在民國之內,要能夠把忠孝二字講到極點,國家才自然可以強盛。

  仁愛也是中國的好道德,古時最講愛字的莫過於墨子,墨子所講的兼愛,與耶穌所講的博愛是一樣的。古時在政治一方面所講愛的道理,有所謂愛民如子,有所謂仁民愛物,無論對於什麼事,都是用愛字去包括;所以古人對於仁愛,究竟是怎麼樣實行,便可以知道了。中外交通之後,一般人便以為中國人所講的仁愛,不及外國人;因為外國人在中國設立學校,開辦醫院,來教育中國人救濟中國人,都是為實行仁愛的。照這樣實行一方面講起來,仁愛的好道德,中國現在似乎遠不如外國;中國所以不如的原故,不過是中國人對於仁愛沒有外國人那樣實行,但是仁愛還是中國的舊道德,我們要學外國,袛要學他們那樣實行,把仁愛恢復起來,再去發揚光大,便是中國固有的精神。

  講到信義,中國古時對於隣國和對於朋友,都是講信義的。依我看來,就信字一方面的道德,中國人實在比外國人好得多。在什麼地方可以看得出來呢?在商業的交易上,便可以看得出。中國人交易,沒有什麼契約,袛要彼此口頭說一句話,便有很大的信用;比方外國人和中國人訂一批貨,彼此不必立合同;袛要記入賬簿,便算了事。但是中國人和外國人訂一批貨,彼此便要立很詳細的合同;如果在沒有律師和沒有外交官的地方,外國人也有學中國人一樣袛記入帳簿便算了事的,不過這種例子很少,普通都是要立合同。逢著沒有立合同的時候,彼此定了貨到交貨的時候,如果貨物的價格太賤,還要去買那一批貨,自然要虧本;譬如定貨的時候,那批貨價訂明是一萬元,在交貨的時候,袛值五千元,若是收受那批貨,便要損失五千元;推到當初訂貨的時候,沒有合同,中國人本來把所定的貨,可以辭卻不要,但是中國人為履行信用起見,寧可自己損失五千元,不情願辭去那批貨;所以外國在中國內地做生意很久的人,常常贊美中國人,說中國人講一句話比外國人立了合同的,還要守信用得多。但是外國人在日本做生意的,和日本人訂貨,縱然立了合同,日本人也常不履行;譬如定貨的時候,那批貨訂明一萬元,在交貨的時候,價格跌到五千元,就是原來訂有合同,日本人也不要那批貨,去履行合同,所以外國人常常和日本人打官司,在東亞住過很久的外國人,和中國人與日本人都做過了生意的,都贊美中國人,不讚美日本人。

  至於講到義字,中國在很強盛的時代也沒有完全去滅人國家;比方從前的高麗,名義上是中國的藩屬,事實上是一個獨立國家;就是在三十年以前,高麗還是獨立,到了近來一二十年,高麗才失去自由。從前有一天我和一位日本朋友談論世界問題,當時適歐戰正劇,日本方參加協約國去打德國,那位日本朋友說:「他本不贊成日本去打德國,主張日本要守中立,或者參加德國來打協約國;但是因為日本和英國是同盟的,訂過了國際條約的,日本因為要講信義,履行國際條約,故不得不犧牲國家的權利,去參加協約國,和英國共同去打德國」。我就問那位日本人說:「日本和中國不是立過了馬關條約嗎?該條約中最要之條件不是要求高麗獨立嗎?為什麼日本對於英國,能夠犧牲國家權利去履行條約,對於中國,就不講信義,不履行馬關條約呢?對於高麗獨立是日本所發起所要求,且以兵力脅迫而成的,今竟食言而肥,何信義之有呢?」?簡直的說,日本對於英國,主張履行條約,對於中國,便不主張履行條約,因為英國是很強的,中國是很弱的。日本加入歐戰,是怕強權不是講信義罷!中國強了幾千年而高麗猶在,日本強了不過二十年,便把高麗滅了,由此便可見日本的信義不如中國,中國所講的信義,比外國要進步得多。

  中國更有一種極好的道德,是愛和平,現在世界上的國家民族,袛有中國是講和平,外國都是講戰爭,主張帝國主義去滅人的國家。近年因為經過許多大戰,殘殺太大,才主張免去戰爭,開了好幾次和平會議;像從前的海牙會議,歐戰之後的華賽爾會議,金那瓦會議,華盛頓會議,最近的洛桑會議;但是這些會議中,各國人士公同去講和平,是因為怕戰爭,出於勉強而然的,不是出於一般國民的天性。中國人幾千年酷愛和平都是出於天性,論到個人便重謙讓,論到政治便說不嗜殺人者能之一,和外國人便有大大的不同;所以中國從前的忠孝仁愛信義種種的舊道德,固然是駕乎外國人,說到和平的道德,更是駕乎外國人。這種特別的好道德,便是我們民族的精神;我們以後對於這種精神,不但是要保存,並且要發揚光大,然後我們民族的地位才可以恢復。

  我們舊有的道德,應該恢復以外;還有固有的智能,也應該恢復起來。我們自被滿清征服了以後,四萬萬人睡覺,不但是道德睡覺了,連智識也睡了覺;我們今天要恢復民族精神,不但是要喚醒固有的道德,就是固有的智識也應該喚醒他。中國有什麼固有的智識呢?就人生對於國家的觀念,中國古時有很好的政治哲學。我們以為歐美的國家近來很進步,但是說到他們的新文化,還不如我們政治哲學的完全。中國有一段最有系統的政治哲學,在外國的大政治家還沒有見到,還沒有說到那樣清楚的,就是大學中所說的「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那一段的話,把一個人從內發揚到外,由一個人的內部做起,推到平天下止。像這樣精微開展的理論,無論外國什麼政治哲學家都沒有見到,都沒有說出,這就是我們政治哲學的智識中所獨有的寶貝,是應該要保存的。

  這種正心誠意修身齊家的道理,本屬於道德的範圍,今天要把他放在智識範圍內來講,才是適當。我們祖宗對於這些道德上的功夫,從前雖然是做過了的;但是自失了民族精神之後,這些智識的精神,當然也失去了;所以普通人讀書,雖然常用那一段話做口頭禪,但是多是習而不察不求甚解莫名其妙的。正心誠意的學問是內治的功夫,是很難講的,從前宋儒是最講究這些功夫的,讀他們的書,便可以知道他們做到了什麼地步。但是說到修身、齊家、治國,那些外修的工夫,恐怕我們現在還沒有做到。專就外表來說,所謂修身、齊家、治國,中國人近幾百年以來,都做不到;所以對於本國,便不能自治,外國人看見中國人不能治國,便要來共管。

  我們為什麼不能治中國呢?外國人從什麼地方可以看出來呢?依我個人的眼光看,外國人從齊家一方面,或者把中國家庭看不清楚;但是從修身一方面來看,我們中國人對於這些工夫,是很缺乏的。中國人一舉一動,都欠檢點,袛要和中國人來往過一次,便被他們看得很清楚。外國人對於中國的印象,除非是在中國住過了二三十年的外國人,或者是極大的哲學家像羅素那一樣的人,有很大的眼光,一到中國來,便可以看出中國的文化超過於歐美,才贊美中國;普通外國人,總說中國人沒有教化,是很野蠻的。推求這個原因,就是大家對於修身的工夫太缺乏;大者勿論,即一舉一動,極尋常的工夫,都不講究。譬如中國人初到美國的時候,美國人本來是平等看待,沒有什麼中美人的分別;後來美國大旅館都不准中國人住,大的酒店都不許中國人去吃飯,這就是由於中國人沒有自修的工夫。

  我有一次在船上和一個美國船主談話,他說:「有一位中國公使,前一次也坐這個船,在船上到處噴涕吐痰,就在這個貴重的地氈上吐痰,真是可厭」。我便問他:「你當時有什麼辦法呢」?他說:「我想到無法,袛好當他的面,用我自己的絲巾,把地氈上的痰擦乾淨便了。當我擦痰的時候,他還是不經意的樣子」。像那位公使在那樣貴重的地氈上都吐痰,普通中國人大都如此,由此一端,便可見中國人舉動,是缺乏自修的功夫。

  孔子從前說席不正不坐,由此便可見他平時修身雖一坐立之微,亦是很講究的;到了宋儒時代,他們正心,誠意和修身的工夫,更為謹嚴;現在中國人便不講究了。為什麼外國的大酒店,都不許中國人去吃飯呢?有人說:「有一次一個外國大酒店,當會食的時候,男男女女非常熱鬧,非常文雅,濟濟一堂,各樂其樂;忽然有一個中國人放起屁來,於是同堂的外國人譁然閧散」。由此店主便把那位中國人逐出店外,從此以後外國大酒店就不許中國人去吃飯了。又有一次,上海有一位大商家,請外國人來宴會,他也忽然在席上放起屁來,弄到外國人的臉都變紅了;他不但不檢點,反站起來大拍衫褲,且對外國人說:「隘士巧士咪1[英文Excuseme的譯音,意思是「對不起」。]。」這種舉動,真是野蠻陋劣之極,而中國之文人學子,亦常有此鄙陋行為,實在難解。或謂有氣必放,放而要響,是有益衛生,此更為惡劣之謬見,望國人切當戒之!以為修身的第一步工夫。

  此外中國人每愛留長指甲,長到一寸多長,都不剪去,常以為要這樣,便是很文雅。法國人也有留指甲的習慣,不過法國人留長指甲,只長到一兩分,他們以為要這樣,便可表示自己是不做粗工的人。中國人留長指甲,也許有這個意思,如果人人都不想做粗工,便和我們中國國民黨尊重勞工的原理相違背了。再者中國人牙齒是常常很黃黑的,總不去洗刷乾淨,也是自修上的一大缺點。像吐痰、放屁、留長指甲、不洗牙齒,都是修身上尋常的工夫,中國人都不檢點,所以我們雖然有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大智識,外國人一遇見了便以為很野蠻,便不情願過細來考察我們的智識。外國人一看到中國,便能夠知道中國的文明,除非是大哲學家,像羅素那一樣的人才能見到;否則便要在中國多住幾十年,方可以知道中國幾千年的舊文化。假如大家把修身的工夫做得很有條理,誠中形外,雖至一舉一動之微,亦能注意,遇到外國人不以鄙陋行為而侵犯人家的自由,外國人一定是很尊重的。所以今天講到修身,諸位新青年便應該學外國人的新文化,只要先能夠修身,便可來講齊家治國。現在各國的政治都進步了,袛有中國是退步,何以中國要退步呢?就是因為受外國政治經濟的壓迫,推究根本原因,還是由於中國人不修身;不知道中國從前講修身,推到正心誠意格物致知,這是很精微的智識,是一貫的道理,像這樣很精微的智識和一貫的道理,都是中國所固有的,我們現在要能夠齊家治國,不受外國的壓迫,根本上便要從修身起,把中國固有智識一貫的道理先恢復起來,然後我們民族的精神和民族的地位,才都可以恢復。

  我們除了智識之外,還有固有的能力。現在中國人看見了外國的機器發達,科學昌明,中國人現在的能力,當然不及外國人,但是在幾千年前,中國人的能力是怎麼樣呢?從前中國人的能力,還要比外國人大得多。外國現在最重要的東西,都是中國從前發明的。比如指南針在今日航業最發達的世界,幾乎一時一刻都不能不用他。推究這種指南針的來源,還是中國人在幾千年以前所發明的。如果從前的中國人沒有能力,便不能發明指南針,中國人固老早有了指南針,外國人至今還是要用他,可見中國人固有的能力,還是高過外國人。其次在人類文明中最重要的東西,便是印刷術,現在外國改良的印刷機,每點鐘可以印幾萬張報紙,推究他的來源,也是中國發明的。再其次在人類中日用的瓷器,更是中國發明的,是中國的特產,至今外國人竭力倣效,猶遠不及中國瓷器的精美。近來世界戰爭用到無烟火藥,推究無烟火藥的來源,是由於有烟黑藥改良而成的,那種有烟黑藥也是中國人發明的,中國發明了指南針、印刷術,和火藥,這些重要的東西,外國今日知道利用發展他,所以他們能夠有今日的強盛。

  至若人類所享衣食住行的種種設備,也是我們從前發明的。譬如就飲料一項說,中國人發明茶葉,至今為世界之一大需要,文明各國皆爭用之。以茶代酒,更可免了酒患,有益人類不少。講到衣一層,外國人視為最貴重的是絲織品。現在世界上穿絲的人,一天多過一天,推究用蠶所吐的絲而為人做衣服,也是中國幾千年前所發明的。講到住一層,現在外國人建造的房屋,自然是很完全,但是造房屋的原理,和房屋中各重要部分,都是中國人發明的,譬如拱門就是以中國的發明為最早。至於走路,外國人現在所用的弔橋,便以為是極新的工程,很大的本領,但是外國人到中國內地來,走到川邊西藏,看見中國人經過大山,橫過大河,多有用弔橋的。他們從前沒有看見中國的吊橋,以為這是外國先發明的,及看見了中國的弔橋,便把這種發明歸功到中國。由此可見中國古時不是沒有能力的,因為後來失去了那種能力,所以我們民族的地位,也逐漸退化,現在要恢復固有的地位,便先要把我們固有的能力一齊都恢復起來。

  但是恢復了我們固有的道德智識和能力以外,在今日的時代,還未能進中國於世界第一等的地位,像我們祖宗在從前是世界上獨強一樣。要想恢復到那樣的地位,除了恢復一切國粹之後,還要去學歐美的長處,然後才可以和歐美並駕齊驅;如果不學外國的長處,我們還是要退後。我們要學外國,到底是難不難呢?中國人向來以為外國的機器是很艱難,是不容易學的;不知道外國所視為最難的,是飛上天。他們最新的發明的飛機,現在我們天天看見大沙頭的飛機,天天飛上天,飛上天的技師是不是中國人呢?外國人飛上天都可以學得到,其餘的還有什麼難事學不到呢?因為幾千年以來,中國人有了很好的根底和文化,所以去學外國人,無論什麼事都可以學得到——用我們的本能,很可以學外國人的長處。外國人的長處是科學,用了兩三百年的工夫,去研究發明,到了近五十年來,才算是十分進步;因為這種科學進步,所以人力巧奪天工,天然所有的物力,人工都可以做得到。

  最新發明的物力是用電,從前物力的來源是用煤,由於煤便發動汽力,現在進步到用電,所以外國的科學已經由第一步進到第二步。現在美國有一個很大的計劃,是要把全國機器廠所用的動力(即馬達)都統一起來。因為他們全國的機器廠有幾萬家,各家工廠都有一個發動機,都要各自燒煤去發生動力,所以每天各廠所燒的煤和所費的人工都是很多;且因各廠用煤太多,弄到全國的鐵路雖然有了幾十萬英里,還不敷替他們運煤之用,更沒有工夫去運農產,於是各地的農產,便不能運出暢銷。因為用煤有這兩種的大不利,所以美國現在想做一個中央電廠,把幾萬家工廠用電力去統一;將來此項計劃如果成功,那幾萬家工廠的發動機,都統一到一個總發動機,各工廠可以不必用煤和許多工人去燒火,只用一條銅線,便可以傳導動力,各工廠便可以去做工。行這種方法的利益,好比現在講堂內的幾百人,每一個人都是單獨用鍋爐去煮飯吃,是很麻煩的,是很浪費的;如果大家合攏起來,只用一個大鍋爐去煮飯吃,就便當得多,就節省得多。現在美國正是想用電力去統一全國工廠的計劃,如果中國要學外國的長處,起首便應該不必用「煤力」而用「電力」,用一個大原動力供給全國;這樣學法好比是軍事家迎頭截擊一樣,如果能夠迎頭去學,十年之後,雖然不能超過外國,一定可以和他們並駕齊驅。

  我們要學外國,是要迎頭趕上去,不要向後跟著他。譬如學科學,迎頭趕上去,便可以減少兩百多年的光陰。我們到了今日的地位,如果還是睡覺,不去奮鬪,不知道恢復國家的地位,從此以後,便要亡國滅種。現在我們知道了跟上世界的潮流,去學外國之所長,必可以學得比較外國還要好,所謂後來者居上。從前雖然是退後了幾百年,但是現在只要幾年便可以趕上。日本便是一個好榜樣,日本從前的文化,是從中國學去的,比較中國低得多,但是日本近來專學歐美的文化,不過幾十年便成為世界中列強之一。我看中國人的聰明才力,不亞於日本,我們此後去學歐美,比較日本還要容易。所以這十年中,便是我們的生死關頭!如果我們醒了,像日本人一樣,大家是提心吊膽,去恢復民族的地位,在十年之內,就可以把外國的政治經濟和人口增加的種種壓迫和種種禍害,都一齊消滅。

  日本學歐美不過幾十年,便成世界列強之一,但是中國的人口比日本多十倍,領土比日本大三十倍,富源更是比日本多,如果中國學到日本,就要變成十個強國。現在世界之中英美法日意大利等,不過五大強國,以後德俄恢復起來,也不過六七個強國,如果中國能夠學到日本,只要用一國便變成十個強國;到了那個時候,中國便可以恢復到頭一個地位!

  但是中國到了頭一個地位,是怎麼樣做法呢?中國古時常講「濟弱扶傾」,因為中國在政治文化正統思想上有了這個好政策;所以強了幾千年,安南緬甸高麗暹羅那些小國,還能夠保持獨立。現在歐風東漸,安南便被法國滅了,緬甸被英國滅了,高麗被日本滅了。所以中國如果強盛起來,我們不但是要恢復民族的地位,還要對於世界負一個大責任,如果中國不能夠擔負這個責任,那麼中國強盛了,對於世界沒有大利,便有大害。中國對於世界究竟要負什麼責任呢?現在世界列強所走的路是滅人國家的,如果中國強盛起來,也要去滅人國家,也去學列強的帝國主義,走相同的路,便是蹈他們的覆轍;所以我們要先決定一種政策,要「濟弱扶傾」,才是盡我們民族的天職。我們對於弱小民族要扶持他,對於世界的列強要抵抗他,如果全國人民都立定這個志願,中國民族才可以發達;若是不立定這個志願,中國民族便沒有希望!我們今日在沒有發達之先,立定「濟弱扶傾」的志願,將來到了強盛時候,想到今日身受過了列強政治經濟壓迫的痛苦,將來弱小民族如果也受這種痛苦,我們便要把那些帝國主義都來消滅,那才算是治國平天下。

  我們要將來能夠治國平天下,便先要恢復民族主義和民族地位,用固有的和平道德做基礎,去統一世界,成一個大同之治,這便是我們四萬萬人的大責任。諸君都是四萬萬人的一份子,都應該擔負這個責任,這便是我們民族主義的真精神!

  注釋:

  據上海孫中山故居所藏的孫中山親筆改正本--以孫文講演、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編輯的《民族主義》(廣州一九二四年四月出版)為藍本進行校訂,卷首「自序」為影印手書原件

  *孫中山從一月二十七日起,在廣州國立高等師範學校禮堂演講三民主義。至八月二十四日以後,因對付商團叛亂及準備北伐而中輟,民生主義部分未講完。演講的筆記稿經孫中山修改後於同年分三冊印行,年底並出版合印本。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