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徐閣老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徐閣老書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六

四月十四日,進士歸有光謹再拜獻書少師相公閤下。有光幸生明公之鄉,相望不過百里,自少已知向仰,而無由得一接其聲光。庚子之歲,舉於南都,而所試之文,乃得達於左右,顧稱賞之不置。時有獲侍而與聞之者,輒相告,以為幸矣,子之見知於當世之巨公長者如此。自後數試於禮部,遇明公之親知,未嘗不傳道其語以為寵。有光之試,又輒不利,退而歸耕於野。以為古之人有生同世而不相知者矣,有知之而異世者矣,不知者恨其同世,知之者恨其異世。今獲與明公同世,而又知之,而明公方在日月之際,有光之蹇拙蔽翳,無復自振,以為今已矣,無以望明公之門矣,是同世而有異世之感也。

往歲,海虞瞿內翰見訪,以為「子之不遇不足憂,即徐公當國,子之進有日矣」。今幸而蒨明公之當國,又幸隨多士之末,而自獲舉以來,幾又二月,不一望明公之輝光。此有光之所以食不甘味,寢不成寐者也。

有光嘗讀《》,觀消長變更之際,雖聖人不能無懼。而漢、唐、宋之君子,每履其際,其氣不能不動,其色不能不形,而天下不能無驚以疑。蓋以少不順而激為大變者,有之矣。今明公處之宴然,而風俗世道為之潛易,如寒暑雨暘之至而人不覺,此古之大臣之所難也。

又嘗讀史,見漢文帝疏賈誼之少,而問馮唐之老;光武下馮衍之賦,而隆桓榮之經。兩漢風俗治體,超軼後代,實在於此。今明公於科舉之際,稍示意向,而海內枯槁之士,已於於焉樂觀明公之化矣。於此之時,稍有蘊抱,誰不欲爭自濯磨以自致於明公,不肯沒沒而已也,況有光被知於數十年之前者乎?今茲輒有幹於閽人者,獨以數十年之知,而不一見於明公;明公以數十年之知其人,而不見其一來,其亦不能無怪也。

昔曾舍人鞏《上范資政書》云:「士之願附於門下者多矣,使鞏不自別於其間,固非鞏之志,亦閤下之所賤也。」有光素慕鞏者,故不量其不能如鞏,而欲學鞏之自別焉。平生頗有所撰述,去家時不及裒彙成編。橐中得雜稿十九首,謹以為贄。明公試覽其文,知其非求於世者也。幹冒尊嚴,伏增惶恐。有光再拜。(按《漢書·公孫弘傳》:弘為丞相,開東閤以延賢人。顏師古注:閤,小門也。正門避掾史出入,特開小門以接士。故後世之士上書於尊官稱「閤下」。又唐有宰相入閤故事,詳見《五代史》。嘗見宋板韓文,韓公上書,皆作「閤下」,無「閣下」也。此集昆山本皆作「閤下」,而常熟刻誤作「閣下」,當是但知閨閣之義,而不解有開閤、入閤之事,遂妄改耳。又稱諱處,常熟本皆實填諱,而昆山本皆作「某」字。今按古人文集皆稱名,故從常熟本填諱。曾孫莊識。)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