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萬侍郎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萬侍郎書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六

居京師,荷蒙垂盼。念三十餘年故知,殊不以地望逾絕而少變,而大臣好賢樂善、休休有容之度,非今世之所宜有也。有光是以亦不自嫌外,以成盛德高誼之名,令海內之人見之。

有光晚得一第,受命出宰百里,才不迨志,動與時忤。然一念為民,不敢自墮於冥冥之中。拊循勞徠,使鰥寡不失其職。發於誠然,鬼神所知。使在建武之世,宜有封侯爵賞之望。今被挫詘如此,良可憫惻。流言朋興,從而信之者十九。小民之情,何以能自達於朝廷?賴閤下桑梓連壤,所聞所見,獨深知而信之。時人以有光徒讀書無用,又老大,不能與後來英俊馳騁,妄自測擬,不待問而自以為甄別已有定論矣。夫監郡之於有司之賢不肖,多從意度,又取信於所使谘訪之人。秪如不睹其人之面,望其影而定其長短妍醜,亦無當矣。如又加以私情愛憎,又如所謂流言者,使伯夷、申徒狄復生於今,亦不免於世之塵垢,非餓死抱石,不能自明也。

昨者大計群吏,僅免下考。今已見謂不能為吏,又使匍匐於州縣,使益困迫,而失其所性。輾轉狼狽,不復能自振於群毀之中。夫以朝廷愛惜人才,當使之無失其所。如有光垂老不肯自摧挫,以求進於天子之科目,至三十年而不退卻。一旦得之,使之從百執事,齒於下列,不敢望公孫丞相、桓少傅,僅如馮都尉白首郎署,亦足以少答天下之士彈冠振衣願立於朝之志矣。今之時,獨貴少俊耳。漢李太尉嘗薦樊英等,以為一日朝會,見諸侍中並皆年少,無一宿儒大人可以備顧問者,悵然為時惜之。有光顧何敢自列於昔賢之所薦,而番番良士,膂力既愆,我尚有之。以為國家用老成長厚之風,此亦當今公卿大臣之所宜留意者也。

有光今已摧殘至此。夫士之所負者氣耳,於其氣之方盛,自以古人之功業不足為;其稍歉,則猶欲比肩於今人;其又歉,則視今人已不可及矣。方其久詘於科試,得一第為州縣吏,已為逾分。今則顧念養生之計,欲得郡文學,已復不可望。計已無聊,當引而去之。譬行舟於水,值風水之順快,可以一瀉千里;至於逆浪排天,篙櫓俱失,前進不止,未有不沒溺者也。不於此時求住泊之所,當何所之乎?

茲復有瀆於閤下者:自以禽鳥猶愛其羽,修身潔行。白首為小人所敗,如此人者,不徒欲窮其當世之祿位,而又欲窮其後世之名。故自托於閤下之知,得一言明白,則萬口不足以敗之。假令數百人見譽,而閤下未之許,不足喜也;假令數百人見毀,而閤下許之,不足惴也。故大人君子一言,天下後世以為準。有光甘自放廢,得從荀卿、屈原之後矣。

今茲遣人北上,為請先人敕命,及上《解官疏》,並道所以。輕於冒瀆,無任惶悚。不宣。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