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子/明千世之定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並子
卷一 明千世之定
 

[编辑]

第四句[编辑]

孟元子問曰:「我以大雅慮甚,敢問先生以解之,可乎?」

對曰:「可,以何慮也?」

曰:「㮺天者,與人如父子成,爲宇宙所支也。故立天子爲萬方上,治運建道,以留聖之踪。雖然此,今逆臣弑主,焉知正名也?」

曰:「昔周武克殷,誅紂,乃樂宴以民人相好。後人誰論之非者,在乎?今事如此,大后以主暗,用事,皆爲不合節,賂則得高,如周夷衛頃,諸心叛矣。乃大柱興義,懷復正名,則誅大后,會主暗爲大柱所明於人,亦誅也。故建義靖難之謂可也。只匡平天下之道,何有怪而慮也?」

明千世之定 上 第四句也

第五十句[编辑]

洽猗、子葛吉、公西明、徐綻、夷儀侍坐子。

子忽曰:「赫赫明也,㮺吾所景。」

洽猗問曰:「子曏無賦,而今爲之。敢問何謂也?」

對曰:「率爾之士,實非士也。何有佞慢,吾不及哉。猗乎!時觀而則無覺,有淳其美,卒以稱子得訓,慚於汝。汝未成,速離。」

皆警。公西明曰:「鄪侯不禮子矣!無患焉,子自以爲與鄪侯,孰賢且壽?」

對曰:「惡!是何言也?侯已逐吾,宜去而再巡九州也。」

曰:「曏元子遭誅酷之故,乃棄魯。終以二國耳者,實失大道也。如子語,再巡則可矣。若非天下民人今皆待子,而何?」

子慮久而覺,曰:「若吾不符天命而棄業,天厭之,天厭之,卒得不終也!」

[编辑]

第十三句[编辑]

公子𤫩問曰:「魏虜今犯我,患之莫甚。先生若有大策,謹請教吾!」

子對曰:「雖未及城,不顧式微而賴固,不可也。然,臣之小策,只符昇平時。何不召約光先生也?」

乃召約光,遜拒不出。公子怒,以告文公,曰:「臣如並成先生,薦約光,故召之,不出則何如?」

公亦怒,使下追殺之。子聞之,大驚,急見文公,曰:「□□□□□□□□於□□□□□□□□□其□□□□□□□□□□□也□□□□□□□□□□□□□言□□□□□□□兵□□□□□□□□□□以□□□□□□□□□□□□□先□□□□□□平□□□□□矣。」

弗聽,終約光奔宋,乃子去。

明千世之定 下 第十三句也

第十四句[编辑]

魏及城,子葛吉因百工匠以身進,會公孫虎師,同伐之。居三日,魏解圍而退,密伏兵。葛吉奮性追之,遂坐於伏,爲魏芒磊所數刺殺。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