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湖居士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四 于湖居士文集 卷第十五
宋 張孝祥 撰 景慈谿李氏藏宋刊本
卷第十六

于湖居士文集卷第十五

  序

   廣招後序

廣招吾友郭從範爲丞相趙公作也丞相

没南荒不及見紹興乙亥冬致事天下哀

之故從範作此文以尉九原之思張子曰

丞相以忠受知天子同列媢疾羣纎嗾吠

丞相以遷死丞相之死不死也今大憝幽

戮聖政日起丞相志願畢矣挾姦欺君雖

生猶死謂丞相之魂可無招也從範年未

三十長不滿五尺胷次浩然常欲軒輊天

下士聞不平事攘臂齧齒椎牀唾壁終日

咄咄使從範幸而見用必不淟涊帖然隨

流波也又區區爲趙公作此文從範之心

可知也巳可知也巳

   龍舒淨土文序

阿彌陀如來以大願力攝受羣品繫念甚

簡證果甚速或者疑之余甞爲之言阿彌

陀佛即汝性是極樂國土即汝身是衆生

背覺合塵淪於七趣立我與佛天地懸隔

佛爲是故慈悲方便開示悟入現諸無量

如幻三昧莊嚴其國備極華好復以辯智

而爲演說令諸衆生歡喜愛樂於日用中

能發一念念彼如來欲生其國即此一念

清淨堅固還性所有與佛無異當是念時

不起于坐阿彌陀佛極樂國土悉皆現前

如是脩習乃至純熟幻身壞時此性不壞

金蓮華臺由性種生往生其中如歸吾廬

諸佛菩薩即我眷屬性無異故自相親愛

友人龍舒王虚中端靜簡㓗博極羣書訓

傳六經諸子數十萬言一旦捐之曰是皆

業習非究竟法吾其惟西方之歸自是精

進惟佛惟念行年六十布衣蔬茹重趼千

里以是教人風雨寒暑弗皇恤間居日課

千拜夜分乃寢面目奕奕有光望之者信

其爲有道之士也紹興辛巳秋過家君於

宣城留兩月始見其淨土文凡修習法門

與感驗章著者具有顚末將求信道者鋟

木傳焉或病虚中公儒者而好佛之酷(⿱艹石)

是又欲率天下舉以從公不亦戾吾聖人

之意耶虚中應之曰聖人固云然也書非

聖人刪耶而曰惟狂克念作聖夫狂去聖

逺甚而一念之克即到聖處衆生一念念

佛即到佛處如之何不可商太宰問聖於

孔子自三皇五帝皆不以云而曰西方有

聖人焉庸詎知西方之聖人非佛謂耶虚

中諉予序其書故并載之虚中名日休是

歳十月旦歷陽張某序

   送王壽朋歸霅川序

王壽朋自臨川相從度彭蠡登廬阜方舟

順流盡覽東南山川之勝蓋三閱月至呉

門而後别去壽朋㓜游太學爲名進士以

其餘力旁通神農黃帝之書探囊起死退

然無驕色郷來賔客相與游從如壽朋耐

乆可二三數也臨分置酒齊雲惘然爲書

隆興初元六月二十五日

   送呉教授序

臨川於江西號士郷王介甫曽子固李太

伯以文爲一代宗主而皆其郡人故居民

多業儒碌碌者出於它州足以長雄故能

文者在其郷里不甚齒録獨素行可考而

後貴也呉氏子鎰余爲州將時所舉進士

方羣試于有司予因識之登于朝中乙科

知舉者甞欲以冠多士旣不果則爲之延

譽一時名聲籍甚分敎郴州學以余之素

也來廣西從余歷三時而後之官余謂鎰

不以文勝蓋見貴於郷里者雖然古之君

子固有獨行自立舉世非之而不悔至貴

於郷里猶未足道鎰也蓋尚友古人益思

未見其止者與必試於烈火而後知玉萬

物俱流而金石乃止余欲金玉鎰也鎰勉

   送野堂老人序

乾道丁亥六月余來長沙於是金華宋君

子華爲之丞子華老於學校忠厚慈祥練

習典章事之來也子華雖不言而意之所

屬蓋得之於眉睫之間某得師焉以免於

戾子華今歸矣某蓋婁申之於有位者而

未逹也雖然逹不逹於子華何足道夫不

在其身必在其子孫子華年固未艾也子

華由是顯以爲天子之名卿才大夫則必

惟其冝將其後四世五公也耶未可知也

十有二月六日歷陽張某安國書

   送臨武雷令序

雷氏子潨爲臨武縣令將行問所以爲縣

於子張子敬與之言夫虎豹之暴也猶豢

而畜之豈非度其意之所安而逆其情之

懼者與是以王者之治本人情今吾臨武

之人人也其好生而惡死趨利而辟害與

吾等也獨柰何以夷眡之故吾願雷子之

居是官不欲夷其民譱推其所願欲而巳

摩而撫之搏而磔之其寛其猛各有攸當

雷子之爲臨武將以是而有濟與未可知

   史警序

余自荆州得請還湖隂未至黄州二十里

扁舟遡浪來迎者故人談獻可也握手問

無恙命酒相勞苦略赤壁泊黃岡望武昌

西山余歎曰壯哉周公瑾之爲丈夫也一

舉而三國之勢定使老瞞屏息帖耳不敢

睥睨呉蜀者終其身獻可曰是則然矣孰

知三國之勢定而天下之人不復知有漢

也公瑾孔明外託大義實自爲計確乎以

劉氏爲心者誰與余惕然正色不敢復議

獻可又岀所作史警十餘篇相示純正剴

切得古人論議所未到余三復擊節之同

舟至蘄陽而別因書以冠諸篇首獻可蘄

水人獻可名也字亦云乾道己丑四月旣

  銘

   陳季陵借軒銘并序

陳子借鄰居之水竹以名其軒張子曰萬

物皆備於我矣奚以借爲雖然陳子之意

則有在也作軒銘銘曰

自我觀物有一不可反身而誠至於備我

混爲一家抉其藩籬曽謂陳子而不是知

利欲移人抑或盗取施施夸人曰已實有

我登借軒聞子德音息隂俯流以洗我心

   呉春卿髙逺軒銘

坎井之蛙爬沙終日大鵬垂天六月一息

穴壁而闚見不盈尺我登泰巓洞視八極

今春卿覽德輝於千仞之表期汗漫於九

垓之外髙矣逺矣此余之所以名其室者

   取友銘

直諒多聞我友三益言則我從斯我之賊

天髙聽卑好是正直側僻取容幽有鬼

隳節敗名禍止汝身當官而行將疚我民

揆己何如以處它人汝誨汝思汝銘汝紳

   龔養正芥隱銘

一雞之爭覆我⻱蒙或俛而拾以華厥躬

是子龔子矯矯六尺歛而藏之寄此一粒

龍伯觸氏孰大孰小我銘此庵不滿一𥬇

   橘隱銘

采芝之仙藏於橘中江頭木奴比千戸封

彼君子兮從吾所好霜落橘熟持杯一𥬇

   墨沼銘

直大而方重厚少文德比玉磨礲圭角虚

以受人不碌碌坐閱萬物與古爲徒受命

獨有酌者水和而不流滿不覆瑞我翰墨

散爲膏澤潤民屋是謂墨沼天實𢌿我奠

南服

   永寧寺鐘銘

謂聲非鐘謂鐘非聲離是二想此鐘常鳴

聲無盡藏鐘亦不壞如雷如霆震此嶺海

   李周翰所藏洮石銘周翰蘄州人中洲乃其隱

    

出西河之結録薦中洲之隱君蓋未始用

吾力也不必發於硎(⿱艹石)夫砥節礪行不見

其頴則所以表一世而無羣者耶

  說

   二張字說吴宮教祗若之甥

渉世欲淺造道欲深故渉之字深伯舜爲

法於天下可傳於後世我猶未免爲郷人

也故法之字傳伯過渉滅頂在易則凶居

安資深左右其逢鞅法起秦卒轘而躬弗

敝以傳厥惟聖功爾深爾傳惟是之誨謂

予不然質爾舅氏

   勉過子讀書

學無早晚但恐始勤終隨今有二人焉皆

有百里之適一人雞鳴而駕馬瘠車敝憩

於塗者數焉則窮日之力未必能至一人

日中而駕馬良車駛其行不息吾知其必

先於雞鳴者矣故夫車馬者質也作輟其

勤墮也過氏子年二十有一矣棄其舊學

之佛而惟吾儒之歸質甚羙也志甚勤也

猶懼其畫也故書此以勸之

   諱說

某屏迹念咎不接外事然所寓淺狹東西

行者語音輒相聞竊聽小民籍籍稱說

史君之政寛而不淪於弛嚴而不入於暴

老吏歛手不得措可否其間如平舅甥之

獄於談𥬇頃事𨵿敎化皆可紀述父子相

告私自抃蹈謂士以所學所行析爲兩塗

乆矣今公經術學問軌世立範立朝如是

治郡如是全德具羙稽之昔賢無所與讓

敢再拜賀但有避諱一事始聞而𥬇沖聞

而疑終之不能自决而私布之執事何者

以公髙明直諒萬萬不應有此談者妄謬

巳甚是故始之以𥬇談者至于三數人而

不巳又聞有所何治是故中之以疑以某

受知疑焉不告則爲有罪是故終言之而

不敢以逆公意而止蓋二名不偏諱卒哭

乃諱禮也私諱不及吏民不諱嫌名律也

不偏諱屬聮則諱徴在是也卒哭乃諱生

者之名不當自諱也私諱不及吏民惟

天子之諱通乎天下不諱其私示不敢與

尊者抗也不諱嫌名雨禹丘蓲是也禮不

應偏諱偏諱某字猶之可也偏諱其嫌猶

之可也今凡支申之屬音之近者皆諱之

支使謂之察推收支謂之收給狀申謂之

狀呈申時謂之衙時果然也豈不甚可𥬇

也則與退之所謂宦官宫妾之不敢言諭

及機者何異以公之剛正而欲人以宦官

宫妾之態事已必不然也此某所以始聞

而𥬇也談者又曰不獨此也雖公之名亦

不欲人及之昨者小吏誤以言笞之百矣

誤公名且受笞冝吏民之諱支諱申也此

某所以中之以疑也故相名檜謂膾魚生

王氏諱山易山爲巖又有郎位名說而自

諱月使其𨽻候月則曰汝往視天大星出

告我家諱禮客李姓者更以季至如墨池

皮綳載在稗官不舉進士退之作辯此公

之所熟聞而訕𥬇者夫寧躬自蹈之意者

羣吏求容恱於公而爲是耶抑公未之聞

耶其笞吏也將它罪耶此某終之不能自

决而私言之執事也果有是也公更之不

難不然也願公進羣吏而諭之使言一循

其故春秋之法責賢者備公垂意焉或謂

某曰公或無是以告者過也公得無怒子

某謹應之曰公屬爲御史聞無不陳責難

於君天下歸忠焉士有爭友况某於公也

無而言之公必諒某之心奚怒之有

   歐陽氏子字說

春而萌芽夏而長養揫歛於秋而閉藏於

冬天之時如此可以仕則仕可以止則止

可以乆則乆可以速則速聖人之時如此

知時之義者其發而中節之謂乎渉於過

不及則必爲小人而無忌憚故君子曰時

中歐陽氏子年十有一育於外大父𡊮仲

禮其生也有以時魚饋者𡊮君名之曰時

時楚産也出必春莫漁伺之識嵗月以其

時也故以時名夫時非有知也乗氣而化

時且如此今吾之時天所命也人欲旣勝

顚倒錯亂曽時之不(⿱艹石)故字時曰伯時而

書其所以告之

   贈時起之

時氏彭城大族度江而南一居秀之崇德

一居呉興一居廬陵居崇德則某之外王

父也甞爲登聞檢院通判𠮷州知雷州卒

葬崇德兩子伯舅諱歈不及仕而死亦兩

子長嘉之迪功郎其季三歳隨母適廬陵

伍氏從伍姓今年三十三矣某守臨川同

舎郎王宣子守廬陵遣人訪尋得之告以

家世爲更其名曰起之而字之曰子家仲

舅名檄居官廉正惠愛辦治今爲朝散郎

新通判汀州子男四人勝之恭之文之惠

之未艾也居呉興曰衍之卒官朝請大夫

成都轉運判官子伍人儁登進士科傑侃

佐行以任入官居廬陵曰開之兩子佑倚

某於時氏旣外諸孫又娶仲舅之女因書

遺子家使槩知其生出本末云年月記

  賛

   贈白雲道人賛

白雲說相口舌瀾飜南山霧中時見一斑

是耶非耶吾不得而知也

   題劉仁瞻告賛

劫火洞然玉石皆空天存此書于以勸忠

   題桂林劉眞人眞賛

河目甚口須髯怒張人貌而天者耶其骨

巳朽其人不死與天地齊年者耶山髙谷

深變化成空一𥬇相從惟我與公

   龔養正冩眞賛

山澤臞儒詩中仙獨立骯髒遺拘攣服以

幽蘭佩芳荃臨風髙詠離騷篇不知畫工

胡爲而得其傳耶

   自賛

于湖于湖𨾏眼細𨾏眼麄細眼觀天地麄

眼看凡夫

于湖居士文集卷第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