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志/自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人物志
自序
九徵 

夫聖賢之所美,莫美乎聰明;天以三光著其象,人以聰明邵其度。聰明之所貴,莫貴乎知人。聰於書計者,六藝之一術;明於人物者,官材之總司。知人誠智,則眾材得其序,而庶績之業興矣。是以聖人著爻象,則立君子小人之辭。君子者小人之師,小人者君子之資,師資相成,其來尚矣。敘詩志,則別風俗雅正之業;九土殊風,五方異俗,是以聖人立其教不易其方,制其政不改其俗。制禮樂,則考六藝祗庸之德;雖不易其方,常以詩禮為首;雖不改其俗,常以孝友為本。躬南面,則援俊逸輔相之材。皆所以達眾善而成天功也。繼天成物,其任至重。故求賢舉善,常若不及。天功既成,則並受名譽。忠臣竭力而效能,明君得賢而高枕,上下忠愛,謗毀何從生哉?。是以堯以克明俊德為稱,舜以登庸二八為功;湯以拔有莘之賢為名,文王以舉渭濱之叟為貴。由此論之,聖人興德,孰不勞聰明於求人,獲安逸於任使者哉?采士飯牛,秦穆所以霸西戎;一則仲父,齊桓所以成九合。是故仲尼不試,無所援升,猶序門人以為四科,泛論眾材以辨三等。舉德行為四科之首,敘生知為三等之上;明德行者道義之門,質志氣者材智之根也。又歎中庸以殊聖人之德,中庸之德,其至矣乎,人鮮久矣,唯聖人能之也。尚德以勸庶幾之論。顏氏之子,其殆庶幾乎!三月不違仁,乃窺德行之門。若非志士仁人希邁之性,日月至焉者,豈能終之。訓六蔽以戒偏材之失。仁者愛物,蔽在無斷;信者露誠,蔽在無隱。此偏材之常失也。思狂狷以通拘抗之材。或進趨於道義,或潔己而無為。在上者兩順其所能,則拘抗並用。疾悾悾而無信,以明為似之難保。厚貌深情,聖人難之。聽其言而觀其所為,則似託不得逃矣。又曰察其所安,觀其所由,以知居止之行。言必契始以要終,行必覩初以求卒,則中外之情粗可觀矣。人物之察也,如此其詳。不詳察則官材失其序,而庶政之業荒矣。是以敢依聖訓,志序人物,庶以補綴遺忘。惟博識君子裁覽其義焉。

註釋[编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