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與巴黎日記/卷2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廿三 倫敦與巴黎日記
卷廿四
卷廿五 

光緒四年九月[编辑]

光緒四年〕九月初一日丁未為西曆九月廿六日。日本參讚蘇鄒吉見示日本書三種。一曰《日本外史》二十二卷:曰《源氏記》四卷(分前記、正記、後記),曰《新田氏記》二卷,曰《足利氏記》六卷,曰《德川氏記》十卷(新田、德川二氏皆無後記),蓋記日本藩屬也,而有武門、武士之稱。日本千餘年來掌國政者稱大將軍,即所謂武門是也。著是書者為布衣賴襄。一曰《盍簪社古文偶評》二卷:蓋川田剛評點十家之文,川田剛亦以其文附焉。凡為文二十五文〔篇〕,多可觀者。川田剛,字毅卿。中村正直為之序。三曰《古文奇觀》三卷:大穀元知、依田春信二人同抄錄二十四家古文,凡四十五篇;少或一篇,多或三四篇。所記事亦多新奇可喜。川田剛、湖山野長願二人為之序。

晚邀英使威妥瑪、德使巴蘭德、俄使布策小酌,日意格、馬格裏二人作陪,蓋為威妥瑪,會巴蘭德、布策同至,遂並邀之。以是起為誦詞,稍致規勸之意。(布策問:「西洋天氣宜否?」曰:「天氣和平。君等若在中國,正恐未宜。」曰:「暑熱、蚊蠅皆可受,所最難受總理衙門。」問巴蘭德:「較在國為瘦?」答曰:「梭羅麥克斯法爾。」馬格裏云:「舍克斯比爾所編齣本語也,譯云『傷心會胖』。」)

初二日詣威妥瑪談,亦旋枉談,其氣甚盛。似此三人頗有合謀以難中國之心,而亦明謂總署之招致之,其詞多涉訕罵。諸公相與憒憒,以取侮辱如此,亦不屑詳述也。

德在初、鳳夔九由倫敦傳示白裏底時科比倫亞〔科倫比亞〕中國商民電報,稟控該地議院定收中國人民稅四十洋元,屬告倭多華英官駁其議。詢知白裏底時為北亞墨利加英國屬地,中國商民皆由舊金山逃往,又為重征以困之。此等處均應設立領事,而吾不暇謀也。

發遞奏復新加坡設立領事請由總理衙門核給薪俸一摺,並谘總理衙門代遞。又谘福建廈門安陀鳥槍斃人民一案,應由怡記洋行憮恤其家以憑結案。共二件。並致總理衙門、合淝伯相二信。又致黃泳清一信。

初三日陳敬如交到瞽學館文案諦亞克開示:瞽學館經始之都佛,在館四十年,一切章程皆所創定,公議刻立石像以表其功,並乞捐於中國欽差。因屬聯春卿函復諦亞克,捐法蘭一百以助之。

吉樂福、賀璧理枉談,隨偕馬格裏往拜。

英人有翻百里者,十餘年前歷遊君士但丁,習知回教規矩.因遍遊阿富汗、哈布爾諸回部,莫知其為英人也。歸言之英人:阿富汗與俄羅斯結納已深,十年後必有變。英人不甚信,印度總督又益忽視之,謂逾印度山以西,一切聽其所為,不當過問。印度屢以事寓書阿富汗,亦常不答,不為意也。至是,始公行阻拒。翻百里乃以所言著之新報,言距往時至阿富汗探知其情事,迄今十有四年也。

初四日禮拜。仍由喀裏渡海至多發,坐「俾得勒倭」船,威妥瑪亦同行。又卜蘭斯登向任藩部侍郎,美特蘭得則上海「源記洋行」總辦也,皆至中國,因相過一談。

多發山左有炮台,為英國五口海防之總彙,向設五口海防提督駐此。威林登為此官,遂卒於炮台官署。近數十年海防無事,提督虛設而已,其權亦輕。

至倫敦,一路山勢環抱,林木蔚然。詢得數處地名:一曰登卜裏治威爾斯,德爾比有山莊在焉;一曰塞溫倭克斯,距斯博得斯武得之居為近,去歲曾一至其家;一曰吉斯赫斯,法國拿破侖第三置產於此,今其王后猶居此也。

李丹崖、黎蓴齋、姚彥嘉、德在初、鳳夔九、羅稷臣、黃玉屏並迎於東林殼羅斯車次。

初五日德人們土皓孫來見,云克鹿卜以中國交易為最著,而「托派利洋行」海騰為之經理,其勢不能無侵漁,謀自派一人前往,屬以一書致之沿海諸大府,以為徵信;始至巴黎,會予以是日回倫敦,因相踵而至也。

詢之裏士叨芬考求中國礦產,遍歷南北諸省,皆能證其礦產之厚薄衰旺,著書數卷。予屢求其書,未之見也。法人擬以法文譯之。為法蘭西強大,立國又最久,西洋凡交涉大事皆用法文,以習知者多也。德國初起,其文未甚通行,即裏士叨芬礦學書,德人亦無力為之傳播也。德人能於數月遊歷之餘,盡得中國礦產之精微,而著書以證實之,惟有慚愧而已。

以英兒小恙招馬克裏,己前赴瑞士,遣其友人打得朗至。打德者,醫士之稱,猶中國之號稱大夫也;朗者,其姓。初六日往拜威妥馬、旁思茀得、金登幹,並未晤。

姚彥嘉詣鏗心登妙西因,觀所新購之《圖書集成》。司事德吉利士相為慶幸,以為周地球內第一部大書也。書凡分八〔六〕編:曰天文,曰地理,曰人倫,曰理學,曰經濟,曰博物。八〔六〕編內析為三十二品,又析分為六千部,通一萬卷。此書存琉璃廠積古齋已歷數歲,乃為英人購得之。

李丹崖見〔疑脫「贈」字〕傅蘭雅所譯英人費利摩所著《萬國交涉公法論》十三卷,凡分四集,初、二、三集各四卷,四集一卷則尚未譯也,三集亦餘二卷未譯成。其論公法,以格魯西亞斯為創始。耶蘇降生以前為一世;耶蘇降生至格魯西亞斯以前為一〔二〕世;格魯西亞斯為三世。格魯西亞斯,荷蘭人,生於一千五百八十三年,書成於一千六百零九年,一千六百二十四年又著一書。其格魯西亞斯以前著書言公法者,有蘇阿累斯。發明格魯西亞斯著書之旨,又有英人麥根托斯。其後一千六百四十年在德國威斯達非利牙公立和約至一千七百十三年猶脫類公立和約,為第四世。其時著書言公法者曰芬道茀(在一千七百六十二年),有〔曰〕蕾步捏斯(一千六百九十三年)。從猶脫類公立和約至一千七百六十三年巴黎公立和約為第五世。雷步捏斯之門人烏拉富亦著書言公法(在一千七百四十三年),分別各國律法有四:一曰「天理當然」,二曰「甘心所服」,三曰「舊日成規」,四曰「公以為是」。又有滿底斯可。又有荷蘭人丙克舍格(在一千七百三十七年)亦著公法論;又著兩小部:一論海歸誰屬,一論使臣公廨。巴黎公立和約至一千七百八十九年法國大亂之年為止為第六世。其時有意大利人波蘭裏地及軋利阿納兩律師,又有日爾曼人摩色候及馬丁士都,著有論各國交涉之書。於時美利堅新立國,亦有律師斯吐利及庚得惠頓,均以善言公法著名。又至一千八百五十七年止為第七世。其時,日爾曼人最著者二人,曰克呂伯、海茀達。英國亦有著書者七人,曰本他麥、瓦爾特、麥庚脫世、馬寧、雷地、懷德、孟波牙。又有論交涉使法律師四人,曰斯吐回拉、瓦克他、薩費尼、費利克斯。並將前人郝的亞士、虎比魯士、辣個白戈猶斯、符以脫等人所著羅馬文字之書改為本國文宇。其論公法源流,大都據英國為言,以費利摩用〔以?〕男爵入上議院,又為水師部審問堂律師也。(其引用諸書:美國瓦爾特、馬寧、惠頓、斯吐利,西班牙國阿婆羅、班度,日爾曼國費法爾摩喇,荷蘭國好庚達伯、華爾麥,法國費利克斯,意大里國曼西呢,又英國都意斯、拔乃特諸人。)

初七日金登幹、傅蘭雅過談。為克鹿卜遣赴中國之門士皓生致書合淝伯國、沈幼丹、劉峴莊、何小宋四制軍,梅小岩、吳春帆兩中丞,並函寄克鹿卜。接曾劼剛電報,告稱九月初四日出京,十月杪由上海啟行。以何子峨、陳儷秋兩君並在上海耽延兩月有餘,劼剛亦援為例也。

初八日武員名裏德者來見,述其夫人曾薦其次子能知礦務,求效力中國。馬格裏曾有一信復之。因條具其子所學六事:一、可充礦務總辦;一〔二〕、經理礦務;三、礦學博物院陳列地產,皆能詳其原委等第;四、能辨礦產所出,或煤或五金;五、能考論其價值;六、能辨別寶石。已約令其子回家後一來就見。

馬諦那、打得朗次第至。馬諦那精於船務,打得朗則為英兒點種牛痘也。馬克裏固稱九月天氣為宜。比自巴黎回,馬克裏適往瑞士遊歷。天氣漸涼,英兒自至巴黎,又時有小恙。本日天氣晴和,英兒又甚清適;不樂久候馬克裏,因屬打得朗為之,其法視中國為簡易也。

初九日邀傅蘭雅、密斯盤、金登幹至立吉門為登高之會,因偕李丹崖、嚴又陵、羅稷臣、馬格裏、黎蓴齋、德在初、鳳夔九、姚彥嘉,黃玉屏前往。頗有山水林園之勝,肴饌亦佳。

密斯密〔盤〕近著《機器用法》一書,言見方一寸水,用火力激使騰沸,得十五磅之力;以機器激動之,足加四倍之力,得六十磅。往時機器僅能及此。今制造家愈推愈密,可以加至三百八十磅之至〔多〕。往時機器,大者得五百匹馬力而止。今制造日精,機器不必大於往時,而馬力可增加至八千匹。往時用煤十磅可抵一匹馬力,今一匹馬力不過用煤二磅,增加五倍之多。而化學家云:煤力尚未盡,不過用及七分,尚餘三分在空閑處。製造家方求其理未得也。推究其極,用煤一磅餘,足抵一匹馬力矣。又火輪船、車用煤皆上品,價昂而難得;用機器運動,尋常柴煤皆可應用。大抵機器精者增煤力,省人工,利行程。密斯盤皆能言其理。

致曾劼剛一信,並函屬黃詠清俟抵上海遞交。

初十日愛爾蘭人吉德來見,蓋北海新關稅務司也。偕馬格理往見旁斯茀得,知沙乃斯白裏已由法國諦愛普回倫敦。晤法蘭西、意大里兩國公使,皆相與問勞,以鄙人準假回華為大惜。

詳閱六月廿日《申報》,由古得曼狂悖刺譏,以為笑樂。而《申報》既詳載其言,又謂英國各種新報,於中國使臣多所誹刺;則亦不知其命意之所在,與所據何種新報以立言。住英國一年有餘,實未聞有刺譏之言;而柏靈新報於劉錫鴻則時有之,而《申報》獨未一載。然則恐此段《申報》,出自劉和伯之請托也。人心險惡,豈有窮哉!

接上海七月十九日文報局由英公司船發遞第九十號包封,內合淝伯相公文一角(谘明托稅務司添購小鐵甲船四隻)及唐景星、黃泳清二信。

十一日禮拜。舍克斯非爾過談,言及西洋銅產智利、土耳其及美國之金山。倫敦之西曰寬窪爾,亦銅礦之大者。智利銅產為佳,而煉法未精,皆運至英國之算希煉之。算希維非利煉銅廠於西洋最有名。此時銅價每噸值八十磅(以中國衡量計之,每噸合一千八百斤,析之則一百八十斤值八磅,八磅合一千九百廿枚佩宜,每銅一斤當合佩宜十枚有奇),而希登鑄錢局每鑄佩宜四百四十八枚,合計銅價成本不過一百二十枚,其利皆歸國家。希登所得,工價九五而已。如銅洋日鑄五百萬,五九〔九五〕工價所得五萬,鑄多則利厚也。大率鑄錢輕重,約重四磅,而銅價值抵一磅,是以鼓鑄為國家之利。中國錢法之弊,其源尤在鼓鑄所費浮於錢價,國家承其敝而私鑄乘之以逞,亦由物力太絀之故也。

張聽帆、李湘甫自巴黎回。

十二日李丹崖見示合淝摺件,論炮云:德國商廠克鹿卜專造後膛全鋼之炮,英國商廠曰阿茀士莊專造前膛熟鐵包鋼之炮,又有瓦瓦斯廠,兼造前膛後膛以鋼包鋼之炮;攻堅致遠,前膛不若後膛(案此語未確,後膛專取其快便,攻堅致選,攻用並同);穩固經久,後膛不若前膛。行仗小炮宜用後膛,取其輕而及遠;輪船炮台所用大炮,究以前腔〔膛〕為宜。論槍:著名者英曰「馬梯尼」,美曰「林明敦」,德曰「茅塞」,法曰 「沙賽卜」,近有「沙布」一種亦出美國,皆屬後門。天津機器局向製火藥、銅帽、水雷、「斯乃得」後門槍、後門槍子、前膛後膛炮子。上海機器局向製輪船、前膛洋炮、後門洋槍及槍子炮子。丁禹生譯刻前門槍炮口令、陣法,有圖有說。上海機器局譯刻克鹿卜後膛陣法。天津軍械所譯刻克鹿卜小炮簡本操法。合淝考求西洋軍火,可云精博。近於「飛霆」、「新驤」四船外,又復定制三十八噸炮船四隻,以備海防之用,合價十三萬磅,計銀四十四萬五千三百二十兩。蒙甚惜其徒能考求洋人末務而忘其本也。

接上海文報局七月廿六日發遞九十一號包封,由法公司船遞到,內陳渭濱、黃石珊二信及家信第十號,蓋楊瑞堂手筆也。其情多可疑者,閱之只增悵惘。

十三日珥克斯威勒農田機器局總辦赫得來見,計中國所需者汲水機器,議製二具試之。威妥瑪繼至,唏噓慨歎以「文相享盛名,不知其何所取義;下及吳江,輿台耳,無足數者」。吾雖與之辯爭,而未嘗不愧其言也。言稱:「俄羅斯所欲,中國亦知之乎?西則土耳其,東則中國也。人謂其志在印度,其勢固不能,而克什米爾回部則固所垂涎也。此三者終必卷而歸之俄羅斯。一強一弱之勢,一進一退之機,蓋事勢之必然者也,亦不必三年兩年限之。」因論:「伊犁必以付俄羅斯,所爭一曠土而已,何所利而為之?」吾謂:「此皆外篇。苟其辦理得法,棄之可也,設法收還亦可也。其不得法,爭之為害;蠲以與之,其害滋深」。威亦無辭。

偕馬格裏見沙乃斯白裏,便拜威妥瑪、赫德、吉德諸處。沙賴斯百里語及《煙台條約》所定洋藥厘稅,言中國之意專欲阻止印度煙土,以便通行內地煙土。反復駁之,乃云:「據各口領事報稱,內地煙土並不徵稅。」吾謂:「中國例禁鴉片煙,是以不能定立稅則,各關卡抽厘並同。」沙乃斯言:「即此爭差已遠。」吾謂:「去歲曾寓書總署,當嚴示例禁而重科稅則;終竟未行,亦礙於成例耳。」沙乃斯言:「應得如此辦理。現今威妥瑪先詣印度加爾喀答與印度總督會商,應如何定議,再向中國商辦。」大率免厘及此二款必稍有變通矣。

十四日阿裏克、金登幹、馬克裏、舍非爾次第過談。舍非爾見示希登鑄錢機器圖凡八幅,云:「鑄錢機器,一小廠用機器一套,合價千磅(內壓力機器三百磅),外加機輪二百五十磅。」托覓各國洋錢,亦覓得二十餘種。大率錢法之弊,至中國而極,即高麗、安南亦遠出其上,勿論日本,勿論西洋。

伯克蘭得為覓得鯨魚鬚一根,高六尺五寸,索價三十金。此種魚出北冰海,泰西名之拉爾華爾。華爾者,譯言鯨魚也;拉爾,猶言食人。鬚出鼻孔中,僅一根在左鼻,右鼻內亦有一根內含,約六七寸,不出外。往在醫學博物院,見兩鼻齊出鬚者,其總辦云:「通泰西各國,僅見此雙鬚並具者也。」百克蘭得云:「數百年前,羅馬卜勒尼、希臘阿立斯多得爾著書,並以此鬚為取之深山中野獸,不知其為魚鬚也。

十五日為西曆十月初十日。往拜阿裏克、馬克裏。近聞法國信部尚書立恩聰以巴黎信局章程不如倫敦,因親至倫敦查考。倫敦各街皆設立信桶,每日以時遞送四城分局;分局專設收信送信車,寄遠者送總局,近者專差遞送。總局收得遠來之信,亦按四城分交分局遞送。以是由信桶發遞之信,即日可得回報。巴黎則今日發信,率遲一日乃得回報,每日收發信以兩次為程,不如倫敦之快便也。行之各數十年,至是乃加查考,或亦有以是獻議者歟?

是晚,京斯科裏治總教習特蘭邀往聽教習立倭宜裏懷講論《柏靈條約》,遣馬格裏與德在初偕往。其言以為一千八百七十一年《巴黎條約》,有有益處,有無益處。有益者,色爾非亞、魯美裏亞諸部皆準自立為國。無益者,所定條約多不能推廣照行,如波斯裏亞二部,應援照巴邦通例;俾自立國,不應割分奧國;英國占據賽布拉斯一島,尤為違失條約,不能於此利人土地以自私也。大抵皆責備英國之辭。西洋之自張公道,無所忌避如此。

貝拉沙邀茶會於其鄉居,相距六十英裏,以十點鍾為期。年老興衰,無此閑情矣。屬德在初以一書辭之。

十六日赫德來談,言李中堂托造船四隻,只能秘謀之,不敢聲張。以中國災荒甚劇,英人方捐資助賑,忽聞中國蠲棄數十萬金為造船之用,必又多生議論。吾謂李中堂去歲得所造船,即思增造數號,俾成一隊;正以災荒之故,遲延至今。今幸雨澤遍及,西北諸省秋成可期,人心大定,是以急為之耳。總署諸公,乃以廣東生一奏,奉行惟謹,昏謬斯極。吾亦恥言之,只好托詞為合淝解嘲而已。

李丹崖、姚彥嘉謀合公使署文武隨員同照一相,乃詣倫敦佛多格勒非克照相館。其主人名非利柏尼,為列案花園草地,坐者十一人,武弁立者四人,凡照至七次之多。照相之法起於四十五年之前,其時僅能影相於鏡,入夜照之,不能當日,光盛則影晦矣。三十年以前乃能由鏡轉傅之銅片,若刻板然,猶未甚明顯也。蓋凡物皆能留影,如銅板,磨令光,置錢其上,少頃,去錢用熱水噴之,則錢模畢現。西人於此悟物之留影,在設法以顯出之。攝影於鏡,其力更足。其能傳之紙端,則近三十年始悟得者。往見諦拿婁言:「往時照相,綾緞花紋皆可照出,惟不能傳其色,但有黑白二色而已。近乃悟留色之法,然尚不能經久。雖知其法,不常用也。更歷數年,當能悟得傳色經久之法。」泰西遇事求進無已,中土人無從希其萬一也。

發遞第廿六號家信並致黃泳清信,屬詣《申報》局傳送馬格裏、古得曼二人議論,俾列入《申報》,以正六月廿日一報之謬誤。

十七日珥白斯威勒農田機器局總辦赫得繪送汲水機器圖式二種:一、六匹馬力,高八尺,寬四尺,長十一尺,重五噸,每十點鍾汲水八萬五千磅,可以從江面汲上十二丈,柴草、凡引火之物皆可用,價三百七十八磅十施令。專用煤柴,可省六十六磅半。汲水筒八個,每長六尺,用螺絲施〔旋〕口銜之,加一套加五十磅。出水筒二個,每長五丈,兩根一套,亦用螺絲旋口銜之,加三十磅。外放水鼻筒,能噴水使高,兼可救火之用,每加二磅。全套共三百九十四磅。一、四匹馬力,高七尺半,寬三尺半,長十尺,重三噸,每一點鍾汲水二萬磅,價三百二十磅。專用煤柴可省六十磅。蓋小者專用吸水力,所汲不必深而得水多;大者兼用吸水、放水二力,以所吸〔汲〕深而得水較少,兼用壓力激水使高,故用以救火。汲水筒既加長,則吸力緊。筒中施螺旋鋼絲以撐枝之,亦足以減汲水之力,所以汲不能多也。閱其圖式,中土溪澗之水隙地無多,難於安設,而又苦道途險狹。轉運尤艱,竊慮無所施其技也。

十八日禮拜。復巴黎教部尚書及秘魯公使二信。教部尚書請茶會,秘魯公使則致送大會所陳列礦產名冊也。並函屬春卿遞送。

馬格理與利如鏗百爾商辦鑄錢機器。鏗伯爾言:「中國自出錢式可行。若用墨西哥錢式,則為盜鑄,西律所必禁也。能為中國鑄行使銅錢,卻至便易行。以中國千錢為一緡,重七斤。準銅七斤為一緡,歲支七百萬斤銅,責成繳制錢一百萬緡而取工費五厘,每繳錢五〔百〕緡準作九十五緡。」並云鑄錢之法,數年前曾與赫德議之。乃偕德在初詣赫德一談。赫德言:「曾議三款:一、中國自造;一、合造;一、準利如商人承造。均惟所命。惟承造須允許二款:一、禁止別人承造;一、準所造銀洋繳納各海口洋稅。」此事便國利民,清厘錢法尤莫先於此。徒苦戶部諸公私其所利,阻格多耳。

十九日赫德、傅蘭雅次第過談。赫德中國語言極平正,而幹吾言往往不過十得二三,所不能辨者常至八九。言辭之鈍拙,不能自盡其意;即其稍能自盡者,人亦不能得其意之所向。甚哉!語言之拙之不宜於世也。

是夕,與李丹崖、馬格裏為蘇格蘭之遊,至遊斯登車棧附輪車。竟夕未嘗停輪。

二十日六點鍾至嘎斯得爾斯,稍一停輪;以此地有三道,西去蘭拿爾、得布拉斯,並於此地改附輪車也。中去愛登白拉,名密得羅連;密得者,譯言中也。東去哈定登,名意斯得羅連;意斯德者,譯言東也。西去林立斯戈,名威斯德羅連;威斯德者,譯言西也。哈定登瀕海,相距遠,無汽輪車。西路逶長,汽輪車兩道皆西去也。聞羅連地方人民善耕作,英國治田者以此地為最勝。

七點鍾。至愛登白拉。東旁有石山高峻,建炮台其上。直上有畫館,造屋如希臘式。馬格理言:「愛登白拉城一名摩登阿森斯。阿森斯為希臘故都城名;摩登者,譯言新也。蘇格蘭始慕西〔希〕臘風俗,建造房屋,亦仿為之,又為學士文人彙聚之地,以為有希臘風也,故名之新阿森斯。」所寓客棧即在炮台左近,名巴爾摩拉爾,即君主宮名也。隨偕丹崖及馬格裏往拜愛登白裏梅爾,及色爾阿裏克三台格蘭,蓋受登白裏猶裏法斯諦學堂總辦也(西洋學館,小者曰斯科爾,猶言授句讀也;大者曰科裏治,猶言學館也;最大曰猶裏茀斯諦,則考試給文憑者),與約往遊學宮。

先至愛登白裏喀色爾,為舊時炮台;自英倫、蘇格蘭並為一國,僅存其名,為兵房而已。喀塞爾,譯言軍壘也。築壘石山之上,地勢亦極雄闊,設兵四百人。總辦遊擊名羅敷,陪同遊歷。有曼斯克馬巨炮,口徑二十寸,時猶用石為彈,造自一千四百八十六年,至一千四百九十七年安置拉爾鼾地方,為拒守之炮。其後並英倫為一國,至一千七百五十四年送入倫敦。一千八百二十九年仍取還愛登白裏,安置於此。蓋內膛用孰〔熟〕鐵為直條而外煉熟鐵為橫圍,當時亦稱精製矣。

其前小禮拜〔脫「堂」字〕一,一千一百年馬利王后所建,以其地舊為王宮而建立耶蘇堂也,惟內銜石門猶舊物。又至一小屋,藏寶物八事:一、王冕,一千三百年蘇王伯魯斯時所製,若日治第二即位時猶一戴之,冠頂及周環銜大珠十餘顆。一、襪帶寶星,頸圍銜寶石三十餘方,光豔奪目,為占摩斯第一時所製。一、金鋼鑽製成一人騎馬手刺一龍佩褂。一、金鋼鑽懸珠佩褂。一、紅寶石約指——並占摩斯第二時物。一、鍍金柄水晶杵,一千五百三十六年占摩斯第五即位時所執。一、寶刀長八尺許,羅馬教皇以賜蘇王。一、花杵,蘇王時管理地方官所執。蘇格蘭既合英倫為一國,國人慮此寶物並移歸倫敦也,乃製巨木箱,盛而埋之土中,建屋其上。有詩人色爾窪爾格蘭斯所著書言之甚詳,後百餘年,始據其書求得之。隨至軍火院二處:一、舊時盔甲槍劍;一、新式刀槍,而藏亨利馬梯尼槍至一萬五千杆,刀劍亦稱是,可謂厚積矣。

旋至由理法斯諦學館。色爾阿裏克三台格蘭引見數人:一、色爾羅白爾格爾類斯諦生,年八十六,充當教勻五十餘年,精神猶矍鑠也;一、色爾威諾達摩生;一、科侖伯婁恩,為化學教習。詢知館生二千四百人,分四十八堂;教習三十七人,以兼充者多也;其餘小教習,每堂二三人不等;皆務以時至學堂聽講。時當解學之期,學生無幾至者。

隨遊學館妙西因,所至不過三分之一,大率常見之物外,所新見者甚多。如鳥魯院猿猴一種,有尖鼻如鳥嘴,有長尾逾身有半者,有大尾如松鼠者,有赤面赤股而前身長毛如獅、尾下叢毛亦如獅者,奇形詭狀,多所未見。穿山甲一類,有全身整甲旋輪如螺者。所見異獸尤多。土石一類,有大塊翠玉極鮮明,而實翠色瑪瑙也,有翡色缸,有花紋瑪瑙而中銜一圓石如玉,多奇品。又有大小石長條,持一端,中軟如銜筍,而兩端俱硬;持其中端,則左右兩中端如銜筍,而兩端仍硬。云出自北亞美利加山中。其地水族蟲豸及獸骨土石指目為太古以前者連屋累棟。而沙石上鳥獸跡或三指,或二指,或如人掌,皆出深山中;始為沙地,久之堅結為石而爪跡尚存,真可謂奇古矣。其機器及銅門石柱,或仿製,或模其形式,並極天下之巨觀。而海口所設燈式如燈台,並存其制度。有建立海心石板上者,皆鑿石為欹斜棱角,令相銜合筍,微削而上,高至十餘丈。云海潮乘風,每見方一尺其力抵三噸,而石墩能不受其衝擊。下及磁器、銅器、玉器,皆極繁富。景泰法蘭、巨磁無數。而日本銅鼎、意大里銅盤、銅台,高至丈許,形製尤奇麗。(日本銅鼎,其下範銅為雲,中盤兩龍及螃蟹數十隻,上承四足。鼎兩耳各為十鳳,顛倒相銜。上立一鷹張羽,翎毛皆纖細具備。可云奇製。)

色爾威諾達摩生言:「奉國家命環遊大海,考求所產物植。凡三年,得奇品一萬五千餘事,著書亦數十卷。」就視之,出玻璃瓶二十餘,並大洋海中,或深至五里以外,用鐵網網得之者,真奇聞也。一、形如皮具,五棱,下為足,上為乳,其數皆千百,猶動活也。一、足長八九寸,約十一二莖,但有足無身,足上皆生小乳。一、形如菌,而莖極長,菌中皆小孔,蓋海蟲窠也。一、形如水泡,有莖而下銜須,其形如玻璃絲而碎,刺人。一、琉璃絲相結如碗,有四足若乳,手執之,刺人。一、石卵下銜長柄,有節如魚骨。略記數種,以廣異聞。

晚,科裏來見,蓋密斯盤函托照料,日間來見兩次,並值外出也。

是日所見尚有三事:一、北冰海鯨魚,下唇寬而無齒。南海鯨魚,下唇削,兩行齒排列,相距四寸許。大率唇長二丈有奇,而寬不逮二尺。一、黑石圍徑五寸,高不過三尺,為大樹截成一段,積久而化為石,云出自煤礦。若此類者尚有之。而此煤礦旋為海水灌入,石面黑而光,亦奇品也。又有大樹一圍,長丈許,其下截斷,皆化為石。而其端狀如魚首,不類樹兜。遂據以為魚屬,云太古以上一種魚,今無有也。一、各國製造諸物。內美利堅番人所製盤碟及缸、碗、筐、篋之屬,有用豪豬刺製成者,有藤製者,工極細而亦具五色花紋。乃知番人之聰明,正亦無奇不備也。

廿一日科裏開示遊歷單,並請陪行。梅爾博意得為預〔備〕馬車。(倫敦梅爾名羅爾得梅裏,蘇格蘭名羅爾得拍洛茀克斯,蓋猶從其舊名也。阿得門名曰貝裏。其職任並同。凡遊舊王宮一,名曰和裏路得,向歸刊木登公照料。左旁天主堂,一千一百二十八年蘇王創造。後稍修葺行宮,以備遊幸,因相承為王居。占摩斯第四以後遂長為宮殿。一千五百餘年,路得倡為耶蘇教。蘇人洛克生遙與相應,改習耶蘇教,遂毀天主教堂。蘇女王馬利居此。其後查裏第一兼王英地,為國人所殺。大將克郎莫爾實主兵,焚毀王宮,惟馬利所居宮獨存。其臥房及其梳妝及飲食處,相連數屋,皆極小。而臥房前後二間,其前間為國人相與謀殺馬利佞臣立吉若,血跡猶存,用小牆間之。云馬利因其臣立吉若被惡〔殺〕於此,令蔽以牆,不欲見也。——皆在王宮之右。有長廳,極宏麗,〔脫「在」字〕王宮之左,修飾完潔。君主每過,常宿此。所張畫並織線巨幅,桌椅亦然,並三百年前蘇主故物也。

一、故蘇格蘭議政院,今為按察司訊刑地。凡設刑司十五人,以二人為之長,名曰羅爾得貝西登(凡十五人,所訊斷或有不公,經再具控,即令十五人會審,而以貝西登為之主持定讞)。是日兩貝西登均聽訟於此,並往一觀。其律師總辦陪同指示。(其官名曰諦音。又有一人為梅爾屬官,迎送照料,其名曰馬克茀爾生。)並導至其藏書處,上下兩層,長廳相連,云所藏三十萬帙,為愛登白裏第一藏書處。

一、科爾登山監牢。創建於一千七百九十二年,距今不及百年。左一所建於一千八百二十五年,右一所建於一千八百四十六年。總辦刊木登克斯諦陪遊。其初至待訊、未定罪者居前一層,並為獄房,不課以工,而願治工作者亦聽之。其禮拜堂聽講:凡已定罪名,為高台次第列坐;而下一層為木間,前為闌干;每入一間,敞其門可以外視,而外人皆不及見之;為其罪名未定,故為隱蔽之,以養其廉恥。其女監牢,最上一層準攜帶小兒,而斷自一歲以下需乳食者。如一歲以上,知識日開,不欲使見監牢情形,亦以養其廉恥也。男女皆課以工作。(收繫約五百人。)所製棕毯、線氈、線袋及手巾、線襪,皆有常課。其工細者織花;男子則兼及木工及鉛鐵。泰西監牢皆此一例。

遊歷學館凡二:一曰覺爾治赫爾若得何士畢得爾。何士畢得爾者,謂學而兼養贍也。赫爾若得為占摩斯第六冶金之工,宮中所需器用及手飾皆使掌之,遂致巨富。一千六百二十四年遺屬以其家專建學館,專收蘇格蘭白頡斯。白頡斯者,猶言土著也。(凡為金三萬六千磅以置房屋田產,而自二百餘年以來,地產日昂,歲入已至三萬六千。)蘇格蘭此類學館甚多,所聞知者,曰赫裏若得,曰窪得生,曰端羅森,曰格來斯比,曰斯究爾得,皆所謂何士畢得爾也。赫裏若得學館凡收養童稚二百十人。設立教習十人,五人居館中,五人日一至講授。自五歲至十四歲,以年為限,而在學久暫不論。過十四歲,試得優等,再留二年,即送入愛登白裏猶裏茀斯諦大學院,而仍資給其膏火,歲以十人為率。(送入大學院時,其學問品行兼佳者,給與金牌而為之題名於壁端,以嘉寵之。)所學曰算學,曰希臘、刺丁各種學問,曰英、法各種學問。又以其經費分置學館十九所。其總辦洛克多爾畀得茀爾著書詳論其原委,並見贈一帙。

一曰類裏斯科裏治,收女子七歲以上至十八歲一千二百人,墨爾森昧登何士畢得爾所分之學館也。墨爾森杠伯裏之名,蓋出自商人公會集資為之,凡分署學館三,此其一也。辦理洛克多爾卜來得引至各堂,每堂四壁張畫幾遍:有為輿地者,有為動植物者,有為器具者,有為製造機器者,有為畫學者,有為算學者,有為商學者(其商學所張之畫,曰日記之式,曰銀錢出入之式,曰存錢之式,曰放錢之式,曰總記之式,皆為簿本張於壁),有教音樂及歌者。詢之,為堂四十,男女教習六十人。大抵教字及諸淺學,女人為之;算樂〔學〕及製造儀器,則宿儒專門之學為之。即其所以教女子子〔衍一「子」字〕者,皆中國士大夫所未聞見者也。

薄暮,循科爾登山御路而歸。御路者,君主車馬所經行。循山開路,不逾丈許。繞城北行約三四里,遠望茀斯江由蘇格蘭出東海,大江也。晚歸,舊梅爾華爾沙、提督密格尼並來顧。密格尼為倫敦舊識,其家循茀爾江而東約二十里,約往一飯。以急切成行,屬馬格裏以一函辭之。

蘇格蘭所屬大學院,愛登白裏始於一千五百八十二年,占摩斯第六所創建也。再北森丹得魯,始於一千四百十二年(森丹得魯為蘇格蘭主神。倫敦主神則森覺爾治也。距江北一府,即以主神為名),阿伯定始於一千四百九十四年,格喇斯噶始於一千四百四十三年占摩斯第二時,並在愛登伯裏創建大學院之前。

廿二日與李丹崖、馬格裏步至拉什拉爾格拉裏畫館。拉什拉耳譯言國家也,喀拉裏者樓也,謂國家所建畫樓也。總辦羅伯遜引遊。畫廳六七所,皆古今名跡。中有克恩斯波羅畫一美人如生,值萬磅。別有一館,專藏槊〔塑〕像及舊石像,以待學畫者描摩。其前為挨及、羅馬及希臘舊時物事,磁、瓦、銅、石之屬,約數千萬種,挨及古碑尤多。亦有蘇格蘭二千年以前碑,其石橢圓,銳頂,字與今多異同。亦有數女子在其中摹寫古瓦器圖,蓋此二館專為學畫者計也。

未刻,起程赴布類爾阿薩爾。由威發斯車棧西行,過威爾羅連、拉爾噶得,至斯得林,亦有炮台建立山端,與愛登伯裏炮台相望,並為二百年重鎮也。再西,過茀斯江,至白爾斯,君主巴爾摩拉爾宮由此分路,經北為巴爾摩拉爾,西北行為布類爾阿薩爾,所居店亦曰阿薩爾阿曼斯。接阿薩爾公信,知方出門,屬其主事歲伯遜相陪,大約在此須留一日也。是日致姚彥嘉一信。

廿三日羅伯遜來見,並告阿薩爾公遣其經理山林樹木馬嘎立克陪遊。因雇馬車至其布類雅開塞爾住宅。其外垣甃石為之,周圍約二十〔?〕裏。開塞爾者,譯言土堡也。蓋阿薩爾傳世七代,當查裏第一時,屢經變亂,其居屋皆用以自守,牆厚逾八尺許。兩旁新造之屋,皆所自植松名拉叱者為之。周環甬道長數十丈,兩壁皆安鹿角,約數千萬〔?〕具。其跳舞廳長十餘丈,四壁以鹿角為飾,參差環列,亦逾千具。聯鹿角為幾,並制為萬點星燈。即掛圈亦製鹿角為之,不雜銅鐵。其鹿角尖白如象牙,削去其外皮,可與象牙混,高大視中國逾倍,皆其山產也。(所陳設中國磁器、銅器無數。有八葉屏風二架,高八尺許,寬約二丈,一為西湖景,一為龍鳳雲物山水,疑皆大內物也。)其餘刀槍盔甲,羅掛滿壁。有屯諦公擋胸,為槍彈所傷。蓋查裏第二時威廉第三嗣位,兩家黨與互爭,屯諦助查裏第二,中槍,遂沒於阿塞爾宅。其遺棺亦即葬其所居園中,所名為倭爾得布類雅勒色裏者也。其園有泉,有池,有洲島,有花圃,有種樹所。

詢知拉叱松種法:以春三月種子熟土中(用糞土菜地,先種羅卜一年,不宜新糞也);逾二年,分栽成畦;又逾一二年,高可及尺,始移栽山上。所栽山宜乾土,宜朝北,宜斜坡以達山巔,雖瘠土無嫌也。旋至其種樹處,名曰迭爾得法來斯得,猶云栽松林也。凡行數十里,皆所種拉叱松,間以蘇格蘭本地松。有經砍去者,名曰布類雅窪爾;耳〔其〕未砍者,名曰克裏爾阿拉爾得。

又出山,沿嘎爾江行,至卜鹿阿觀瀑布。由平地以至瀑布山口,約三里許。凡見瀑布四疊,其下皆有潭,深者三四丈,亦奇景也。盡一日之力,所行皆阿薩爾公山地。其畜牛、牧羊及所養鹿處皆有常所,立周阹為限。每秋九月獵狐兔野鳥,皆在鹿地。馬嘎拉克云:「阿薩公山地,須兩馬車馳行三日乃能盡。」抵幕還寓,羅伯遜復至,兼送阿薩爾公小照,因屬馬格裏為一書謝之。阿薩爾住端克爾得山莊,相距六十里(聞其地種松尤盛)。始詩人卜侖斯來觀卜鹿阿瀑布,留詩一篇,以山左右宜多種樹為言。時阿薩爾之祖故以植樹為務,乃因其言,沿嘎裏拜山口直上至瀑布,兩山皆種樹極繁密。至今鄉人猶傳誦其事。

廿四日由阿薩爾阿曼斯附火輪車赴拉斯噶,至百爾斯換車。一路並行山谷中,樹木叢密,溪流出山石間。阿薩爾公所居端克爾得,正當百爾斯中路,風景殊佳。抵百爾斯,地勢乃覺平衍。仍轉至斯得林,過茀斯江西行,至拉斯噶,寓居馬克立滃客棧。往拜拉斯噶伯洛茀斯得(猶倫敦之梅爾),名科侖斯,相待頗殷勤。並拜舊任貝爾。因相與至花園一遊,觀園亭激水之景。適遇小雨,還寓。(園名威斯恩得巴爾克,譯言西頭花園也。)

廿五日禮拜。市人皆上耶蘇堂,路無行人。午後始有人跡,並由耶蘇堂出,男婦步行,竟日不見馬車,知此間奉教之尤謹也。是日凡可遊之處閉門休息,乃偕丹崖及馬格裏至市心名覺爾治斯魁爾觀所刻石像。(斯魁爾,猶言街心四方處也。)中立石柱一,上為色爾窪爾斯噶得像。左右騎馬者各一,右為君主,左為柏林斯阿刺伯爾得,君主之夫也。立者六人,一曰占摩斯瓦得;二曰亨得裏貝爾;三曰倭蘇窪爾得,為議政院紳;四曰羅爾得克來得,平定印度統領(因其功最大,因取江名為之封號);五曰色爾摩爾,與拿破侖交戰時統領;六曰羅伯得畢爾。

貝爾、瓦得二人,皆拉斯噶製造機輪原始者,名最著。聞其墓並在尼各洛布利斯,因往一遊。其地為商會捐以為山中,得茶樹數本於荊棘中,乃墾地種茶。今印度茶產之盛,皆由此也。嘗見英人著《鳳尾草》一書,凡五巨冊,排列鳳尾草數百種。原此種草野生,遍山皆有之,而其種又絕異,其高亦逾於眾草。因而推求何種地產所生鳳尾草應作何種式,又以考知地勢之寒暖,或有變異,草種亦隨而變。是以西洋言地塥者,別有考求鳳尾草一種學問。蓋亦無奇不探,無微不顯矣。」

三十日回至馬爾伯斯,附輪車至紐開斯,換車至滿吉斯得。凡歷得侖阿、達爾登林、羅斯阿勒爾登、色斯喀、立本斯、嗄洛格得、立斯、赫得斯菲爾得諸處。越一山洞,長至十餘英裏,乃達滿吉斯得。先由嗄洛格得發電報,其地為四達交通之處,車廠頗大。立斯車廠更大。赫德爾非爾得與滿吉斯得相距一大山,赫德爾非爾得為織呢機器總彙,滿吉斯得為織洋布機器總彙,市肆之繁盛亦足相勒〔埒〕。

是日由東而西,經過三省,東曰羅森伯侖得舍爾,中曰約克舍爾,西曰朗克舍爾。舍爾猶言都會也。立斯亦大鎮,南通舍非爾得,為鐵礦交通之處。

近年電氣燈興而造煤氣廠者為之心懼;煉鋼簡易之法興而鐵廠皆為之心懼。正慮一二十年後,群用電氣為燈而煤氣將廢,群用鋼為製器之用而熟鐵亦將廢不用矣。是以近年尤各考求法斯茀斯得之法。法斯茀斯得中國謂之磷火,亦六十二種本質之一,人身及鳥獸皆有之(人身為最多。磷火及鐵及石灰〔炭〕,人身所受以此三者為多。云每一人身磷火可製自來火二百枚,合五人身之血可煉鐵製小手槍一杆),能化鐵為鋼。凡熟鐵入櫃中,堆置碎骨,用火煉之,則熟鐵中軟而外化鋼堅硬。煉鋼本留為炭氣,炭氣化鋼而鐵中磷氣未除,則堅而質脆。是以煉鋼者忌之,為鐵中之磷化分尤不易也。

煤氣入空氣,得火則爆裂。近年用煤氣者,其放氣用數孔,再空半寸,上安數孔鐵管,與下孔相對。引火出上孔,則火力加大。蓋空氣入而遂致爆裂,正惟其能助火力也。是以西人復思得一法,先引空氣入煤氣中,每煤氣百分加入空氣一十七分,火力可使逾倍。空氣即天氣也,合養氣、淡氣、炭氣而浮遊大化之中者也。

 卷廿三 ↑返回頂部 卷廿五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