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朝綱目備要 (四庫全書本)/卷1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五 兩朝綱目備要 卷十六

  欽定四庫全書
  兩朝綱目備要卷十六
  寧宗
  嘉定十二年己邜春正月戊辰朔召董居誼
  自四川制置召赴行在奏事
  聶子述為四川制置使
  以新利州路安撫使除代董居誼也
  庚辰金人攻湫池堡
  守將石宣拒退之
  甲申攻白環堡
  守將董炤拒退之
  戊子攻成州
  沔州都統張威自西和州退守仙人原 辛邜焚成州
  庚寅破隨州棗陽軍
  又破信陽軍之二寨京西諸将引兵拒之
  辛邜逼西和州
  守臣趙彦呐設伏待之敵人殱而還
  攻安豐軍
  建康都統許俊遣將拒之 癸巳金兵圍之
  攻河池
  守将張斌遁去
  癸巳攻光化軍
  破鄖山縣進逼均州
  甲午陷鳯州
  守臣雷雲棄城去金人屠其城
  乙未吳政戰死於黄牛堡
  金乘勝攻武休闗二月癸卯破之興元都統李貴遁還利路提刑權興元府事趙希昔棄城去案本紀作趙希皆
  二月戊戍朔金兵破光山縣
  太白晝見
  壬寅圍棗陽軍
  京湖制置使趙方遣統制扈再興救之不能進而還戊申攻其城甲子始去
  丁未陷興元府
  己酉遣殿前司軍防捍江西
  凡八千人
  庚戍曾從龍兼江淮宣撫使
  除同知樞宻院事
  任希夷簽書樞宻院事
  辛亥金兵陷大安軍
  守臣李文子棄城去
  分畧洋州
  守臣蔡晉卿遣兵拒之不克洋州陷 丙辰金兵始去三月癸酉復入焚其城而去
  壬子董居誼遁
  自利州遁去
  石宣破金兵於大安軍
  沔州都統張威遣統制石宣邀擊金兵大破之金將巴圖魯安棄軍走為我師所獲敵聞之遂去
  丁巳我師攻唐鄧州
  京湖制置使趙方遣統制扈再興等引兵三萬餘人分三道出攻唐鄧州隨州忠義軍劉世興等引兵攻唐州 三月乙亥鄂州都統劉世榮㑹兵攻唐州
  甲子罷董居誼召命
  以其遁去故也四月癸巳落職奪三官七月丙申復奪二官永州居住
  乙丑夏人來議夾攻
  利路安撫丁焴許之
  三月己巳鄭昭先知樞宻院事曾從龍參知政事乙亥興元軍士權興等作亂犯巴州
  守臣秦季槱棄城去
  丁亥太白晝見
  權興等降
  甲午金兵退
  自旴眙退師
  閏三月己未竄雷雲
  以其棄鳯州也追三官送梅州安置
  辛酉贈吳政官
  旌其死節也贈右武大夫忠州刺史
  壬戍詔撫諭四川官軍忠義人
  癸亥興元軍士張福莫簡等作亂
  以紅巾為號
  是春金兵圍安豐軍及滁濠光州
  江淮制置使李珏命池州都統制武師道忠義軍都統制陳孝忠救之皆不能進
  金分兵畧邉
  自光州趨黄州之麻城自濠州趨和州之玉磧案本紀作石磧自盱眙至滁州之全椒來安揚州之天長真州之六合淮南流民渡江避亂諸城皆閉敵逰騎數百至東采石楊林渡建康大震京東緫管李全自楚州忠義緫轄李先案李先當作季先自漣水軍各引兵來援敵乃解去全追擊敗之于曹家莊獲其貴將或以為金主子婿云
  夏四月庚午張福入利州
  四川制置使聶子述遁去緫領財賦楊九鼎為所殺
  丁丑掠閬州
  丁亥掠果州
  癸巳曾從龍罷鄭昭先兼參知政事
  安丙為四川宣撫使
  五月乙未朔召聶子述
  赴行在
  張福迫遂寧府
  潼川路轉運判官權府事程遇孫棄城去己亥入之焚其城
  丁酉降德音
  降兩淮荆襄湖北利州路㳂邉諸州雜犯罪囚釋流以下仍蠲今年租税
  己亥太學生伏闕上書
  何處恬等論工部尚書胡榘欲和金人請誅之以謝天下
  戊午張福入普州
  守臣張已之棄城去 六月戊辰屯於普州之石山
  癸亥詔舉文武才
  侍從兩省䑓諫各舉文武可用之才二三人
  六月丙子太白晝見
  辛巳又見
  辛巳西川地震
  乙酉張福就擒
  先是五月甲寅四川宣撫司命沔州都統張威引兵捕張福庚午威引兵至茗山癸未福請降威執之以歸于宣撫司
  丁亥金人招諭李全等
  全不聼
  辛巳太白經天
  癸巳丁焴以書約夏夾攻
  秋七月丙申張福伏誅
  庚子張威生擒賊衆一千三百餘人誅之以莫簡自殺言于宣撫司紅巾賊悉平
  癸亥李全至齊州
  金知州王贇以城降
  八月戊辰復合利州東西為一路
  九月丙午罷江淮制置司置㳂江淮東西制置司寳文閣待制李大東為㳂江制置使淮南轉運判官趙善湘為主管淮西制置司公事淮東提刑賈渉為主管淮東制置司公事兼節制京東河北路軍馬
  十二月克復州縣
  壬申京東路帥司言克復京東河北二府九州四十縣
  乙亥築興元府城
  丁丑雅州蠻入盧山縣
  辛巳焚碉門寨邉丁大敗
  己卯議取洮州不克
  四川宣撫司遣兵取洮州詔諸將議出師招諭中原豪傑官民勸以歸附乙酉㑹金人攻鳯州之長橋丁亥宣撫司命罷洮州之師
  己丑京湖制置司出師
  遣統制扈再興等引兵六萬人分三道出境案本紀作二道
  庚寅賞茗山捕賊功
  嘉定十三年庚辰春正月我師攻鄧州唐州案是日為丁酉扈再興引兵攻鄧州鄂州都統許因攻唐州不克而還金追之遂冦樊城趙方督諸將拒之
  己亥雅州蠻復掠盧山縣
  遣兵討捕之至五月庚寅蠻乃降
  戊午夏國復以書來四川議夾攻
  三月辛邜雨土
  丁巳黎州土丁叛
  遣兵討捕之至七月丙辰四川宣撫司招降之
  夏四月庚申朔招諭豪傑
  淮東制置賈渉招諭山東兩河豪傑勸以來歸
  戊戌玉牒成
  史彌逺等上三祖下第七世宗藩慶系録皇帝玉牒刋正憲聖慈烈皇后聖德事迹光宗皇帝玉牒
  六月癸酉親試舉人
  賜禮部奏名進士劉渭以下四百七十有五人及第出身
  安丙為少保
  丙子加李全等官
  全為左武衛大將軍
  殺季先
  除果州團練使漣水軍忠義副都統命赴樞宻院奏事未至殺之
  秋七月戊戌以守臣空名告付邉郡
  以京東河北諸州守臣空名告身付京東河北節制司以待豪傑之來歸者
  丙午任希夷兼參知政事
  癸亥皇太子薨
  謚曰景憲
  八月壬申安丙遺夏人書定議夾攻
  癸未宣撫司命利州統制王仕信引所部兵赴熈鞏州會夏人遂傳檄招諭陜西五路官吏軍民勸以歸附 九月辛邜夏人引兵圍鞏且來趣師王仕信引兵發宕昌乙未四川宣撫司統制質俊李實引兵發下城戊戌四川宣撫司命諸將分道進兵沔州都統張威出天水利州副都統程信出長道興元副都統陳力案宋史作陳立出大散闗興元統制田胃為宣撫司帳前都統出子午谷金州副都統陳昱出上津己亥張威下令所部諸將毋得擅進兵庚子質俊等克來逺鎮辛丑王仕信克鹽川鎮壬寅質俊自來逺鎮進攻定邉城金人來救俊等擊破之乙巳程信王仕信引兵與夏人㑹于鞏州城下丁巳攻城不克案本紀作丁未
  甲申復海州
  以將作監丞徐希稷知州事
  盱眙將石珪叛入漣水軍
  詔即以石珪為漣水軍忠義統轄
  九月甲午太白晝見
  庚戌金人掠皂郊堡我師失利
  沔州統制董炤等與戰官軍大敗
  壬子我師攻鞏州秦州不克遂退師
  程信及夏人攻鞏州不能下信引兵趨秦州丙辰夏人自安逺寨退師十月丁巳朔程信邀夏人共攻秦州夏人不從信遂自伏𦍑城引軍還諸將皆罷兵
  冬十月戊寅誅王仕信
  程信以宣撫司之命斬仕信于西和州
  罷張威軍職
  宣撫司怒其不進兵故
  十一月甲午詔刋正皇帝日歴
  從紹熈五年後刋正以削韓侂胄之矯誣也
  庚戍大風
  十二月戊午亦如之
  壬子臨安火
  十二月壬申石珪叛
  以漣水忠義統轄叛歸于塔坦
  癸未得寳璽
  鎮江副都統翟興宗案宋史作翟朝宗以皇帝恭膺天命之寳來獻
  嘉定十四年辛巳春正月丙戍朔雪
  釋杖以下囚
  乙未雷地震
  犒李全
  以全自山東還出緡錢六萬為犒賜費
  庚子立四川運米賞格
  二月戊辰金兵圍光州
  己巳克五關壬申治舟於團風弗克濟
  圍黄州
  分兵破諸縣
  攻漢陽軍
  自黃州分遣别將來 丁丑李全棄泗州遁還甲申詔淮東京湖諸路應援淮西㳂江制置司防守江面權殿前司職事馮榯將兵救蘄黃榯不果行
  三月丙戍朔我師再攻唐州
  鄂州副都統扈再興引兵攻唐州不克再興尋引所部移蘄州
  丁亥金人䧟黃州
  淮西提刑知州事何大節棄城遁而死案宋元通鑑何大節誓以死守及城䧟衆擁之登車自沉于江以死時議以大節等于棄城不加褒贈此直以棄城遁走之罪歸之似未的實庚寅李全自楚州引兵救淮西癸巳扈再興趨蘄州乙未詔荆湖制置司趣援蘄黃州
  庚寅長星見
  甲午太白晝見
  己亥金人䧟蘄州
  知州事李誠之及其家人官屬皆死之
  癸丑金師退我師追而敗之
  扈再興邀擊敗之于天長鎮甲寅晦又敗之四月戊辰金渡淮而北李全遣兵擊敗之扈再興亦以㨗聞
  夏四月乙邜復置諸王宫大小學教授
  乙丑命任子簾試
  於御史臺 十五年二月庚子罷之
  五月甲申朔日有食之
  壬辰上孝宗寳訓
  史彌逺等上孝宗皇帝寳訓皇帝㑹要 乙巳上慶元寛恤詔令詔頒之
  丙申西川地震
  六月甲寅朔沿江制置置副使
  於鄂州
  丙寅立貴和為皇子
  貴和即濟王也詔曰朕以𦕈躬嗣臨大統夙夜祇懼不敢荒寜荷天之休海内用乂而國嗣未建非所以嚴社稷奉宗廟朕深念焉皇姪福州觀察使貴和沂靖惠王之子猶朕之子也重厚英敏天禀夙成屬近且賢聞于中外蔽自朕志爰舉恩徽以昭立愛之義夫計安天下強本為先親親賢賢厥有古始非朕所得私也其立以為皇子改賜名竑是日以竑為寜武軍節度使進封祁國公 丁邜以立皇子告于天地宗廟社稷 丙子降京畿囚罪一等釋杖以下
  乙亥與莒補秉義郎
  即理宗皇帝也
  辛巳大風
  秋七月丁亥討論受寳禮
  京東河北節制司言䝉國大將獻本朝皇帝恭膺天命之寳詔禮官討論受寳禮儀以聞
  辛丑趙方為京湖制置大使賈渉為淮東制置使兼京東河北路節制使
  丁未修光宗寳訓
  八月癸丑趙方卒
  乙邜賜史彌逺家廟
  乙丑追封史浩為越王丙寅改謚忠定配享孝宗廟庭
  任希夷罷
  壬戌宣繒同知樞宻院事
  甲子秉義郎與莒賜名
  為右監門衛大將軍賜名貴誠 戊寅除果州團練使九月癸未立為沂靖惠王後明年五月己未遷邵州防禦使
  九月辛邜合祭天地于明堂赦天下
  冬十月癸丑復滄州
  京東河北節制司言収復詔以趙澤為河北東路鈐轄知州事 甲寅復以齊州為濟南府兖州為襲慶府
  丙寅夏人復趣㑹兵
  以書來四川
  庚午雷
  十一月癸未詔左翼軍受泉州節制
  左翼軍元𨽻殿司故 先是知泉州真德秀以劄子請于廟堂曰竊見左翼一軍屯駐泉南垂七十載官兵月糧衣賜大禮賞給及將校折酒等錢間遇出戍借請悉倚辦於本州招刺効用軍兵亦例從本州審騐若無一事不與州縣相闗其實未嘗略有統攝故於軍政全不與聞兵籍之虛實舟楫之有無器械之利鈍教閲之勤惰陞差之當否本州悉不之知夫以一軍數千人付之一統制官殿司既在行都本路帥司相去亦數百里軍政修廢無由考察故自十數年來為統制者得以肆意掊克歛怨行伍教閲盡廢紀律蕩然州郡雖知其詳然不敢問蓋縁彼此素無統攝平居無事未覩其害一旦有急如丁丑春尼院之灾守臣親出救撲將士偃然不肯用命必邀重賞而後肯前今夏海㓂陸梁本州措置収捕幸統戎得人軍律粗整且與州郡同心叶力故能俘獲羣醜向使如前任賀清臣之愚愎其取敗也乆矣竊見比年以來海盗不時出没米商舶賈間遭劫掠今夏一警尤為猖獗憑藉朝廷威德幸遂肅清近淮帥憲司牒明台海界復有強冦正是整飭軍政之時某見具措置事宜申取朝廷指揮若本州與左翼軍不相統攝終恐别生矛盾無由集事伏望鈞慈俯賜詳酌照殿歩司出戍淮上體例令左翼軍聼本州守臣節制庶幾彼此一家平日有所施行可相評議緩急或有調發不至乖違實悠乆之計尋降指揮如遇海道盗賊竊發許從本州調遣追捕續又申樞宻院云昨嘗具申乞降指揮令左翼軍聼本州節制尋准省劄如遇海道盗賊竊發許本州守臣調遣収捕某敬已遵禀但有更合申明事節本軍兼控水陸若海道有警方許調遣萬一陸道或有緩急本州既難坐視若欲調兵追捕又恐本軍以所降指揮止及海道為詞其合申明一也又軍政修飭全在乎今若遇警急始許調發而平居不考察有所未便某前所申利害竊已詳盡國家施行若使軍無掊克朘削之害雖不俟州郡節制固無不可其如亷介公勤之將未易多得殿司邈在行都帥憲亦相去數百里近而可以攷察者莫如州郡又以元無統屬不敢過而問焉則軍政之廢壊將有不可勝言者是以數十年來士卒不復如向時之精鋭舟船器械不復如向時之整備正以主將多非其人而又無從旁督察之者遂得以肆其貪饕掊克之私士卒平時未嘗有一日温飽之適怨氣滿腹無所告訴設有緩急欲其捐軀効命難矣故為一戍將之私計則以受節制於本州為非便為一軍數千人之公計則以聼節制於本州為至便朝廷之上將為一戍將之私計乎為一軍數千人之公計乎况戍将之公亷無私者亦自以本州節制為便如今統制楊武翼俊是也某昨申請之時俊嘗與聞頗以為喜盖其置軍于此事力寡弱凡百非州郡之扶助有所不可若或受本州之節制則用度之窘缺可以借兌出師之糧餉教閲之犒賞可以仰給其有勞効可藉本州之保明其有利病可望本州之申述盖州郡與本軍合為一體凡事相為援助則在本軍為力也易州郡本軍各為一家凡事不相左右則在本軍為力也難且如去嵗海冦之警用力追捕雖將士之力然非本州一一應副則本軍雖欲進前討捕有不可得方其出軍之時本州給以糧餉犒以酒肉日接于道而又合民船以助其勢雇水手以助其用調度百出郡之老吏竊遂私議以為捕冦之事本州從來只是移文督責何湏枉費官錢盖其習熟見聞如此今若仍前不相繫屬自今或有緩急彼雖聼州郡調遣然初無節制之柄必不督之向前州郡既無節制亦必具文行移必不肯資以費用借使統戎得人猶恐未能獨辦其事况一有庸謬之人濫居其選既無州郡督責又無州郡應副豈復肯盡心竭力以收捕盗賊為已責乎其合申明二也聞昨來議者以殿司大軍不應聼外郡節制是致朝廷未𫎇聼許竊照殿司官兵之戍淮上者雖小小軍壘皆許節制借曰淮上係是邉面捍禦北敵不得不然本軍控扼海道捍禦海冦亦非閒慢去處又許浦係御前水軍置副都統制近因浙西提刑申請尚許提刑司節制况左翼止差統制官其海道利害又與浙西無異某自准回降即欲再陳慮渉招權之嫌是以不敢今受代在數日間竊念朝廷置此一軍闗係甚重若欲軍政常常修舉非付州郡以節制之權終有所不可且將去而言尤無所嫌用敢再申前請伏望朝廷檢照某去年八月内劄子所申事理早賜施行實悠乆之利伏候指揮小貼云某今來所請係欲扶助軍政非欲侵撓事權如䝉朝廷以為可行即乞明降約束不許干預軍中錢物差借人兵及率意擅自陞差將佐其統制官與州郡往來素用賔主之禮亦合並仍其舊不得輙有改更庶㡬彼此相安可以協濟國事併候指揮公既離任乃得㫖左翼軍聼泉州守臣節制
  己亥安丙薨
  己酉詔以來年元日受寳
  詔曰朕以付託之重頋瞻中土怛然于懐惟知修德勝威夙夜黽勉廼者山東河北連城慕義殊方効順肅奉玉寳來獻于京質理溫純篆刻精古文曰皇帝恭膺天命之寳稽之圖册登載燦然實惟我祖宗之舊繼獲玉檢其文亦同今殘敵浸㣲羣心丕應先朝之寳復還非皇穹之眷方隆列聖之靈有屬豈伊涼德乃克臻此書不云乎以昭受上帝天其申命用休朕曷敢不承其以來年元日受寳于大慶殿閏月丙午奉安寳璽于天章閣命近臣告于天地宗廟社稷
  是月京東安撫張林叛
  以京東諸郡降于塔坦
  塔坦使来
  遣格根齊遜等來計事
  十二月庚申鄭昭先罷
  閏十二月辛巳朔宣繒兼參知政事俞應符兼權參知政事
  戊申殺華岳
  岳為殿前司同正將以謀為變殺之
  是嵗賑諸州水旱
  浙東江西福建諸州旱沔成階利水詔賑之
  嘉定十五年壬午春正月庚戍朔御大慶殿受寳
  十月命有司裒集受寳本末為書藏于秘閣
  癸丑立李誠之廟
  於蘄州旌死節也 甲寅褒贈蘄州死事官吏官其子孫有差 四月丙午詔蘄州毋納今年租賦
  丁巳詔撫諭山東河北
  軍民將帥官吏
  赦天下
  以受寳故也監司郡守上表稱賀文武官各進秩一等大犒諸軍
  甲戌陞鄂州武昌縣為軍
  名夀昌軍
  三月丁巳賑江西旱傷
  詔本路提舉司賑恤旱傷州縣
  夏五月庚戌太白晝見
  甲寅禁州縣匿囚
  先是監司至所部慮囚州縣多以罪囚移徙他所至是有詔令劾之
  丁巳加封皇子
  祁國公竑進封濟國公 己未皇姪貴誠遷邵州防禦使
  壬戍叛將張林遁
  知濟南府种贇等攻林於青州林遁去
  己巳修孝宗經武要略
  六月辛夘俞應符薨
  秋七月甲子詔條畫營田
  江淮荆襄四川制置監司條畫來上
  八月己夘議義役
  命户部詳議
  辛夘詔文武官毋得歸宗
  著為令
  甲午彗出氐
  九月辛亥宣繒參知政事程卓同知樞宻院事薛極賜出身簽書樞宻院事
  癸丑雷大雨雹
  壬戍彗見
  辛未太白晝見
  冬十月丙子犒忠義人
  以收復京東州軍犒賞有差
  十一月戊午降德音
  于京東河北路罪無輕重皆除之
  十二月乙亥朔賑臨安民
  出米五萬石賑濟臨安府貧民 丙子以雪寒釋京畿及兩浙諸州杖以下囚
  丁亥李全建節為京東鎮撫副使
  除保寧軍節度使右金吾衛上將軍 是嵗諸路户一千二百六十六萬九千三百一十口二千八百三十二萬五千七十
  嘉定十六年癸未春正月戊申嚴贓吏法
  詔命官犯贓毋免約法
  己酉皇子坻生
  二月戊戍薨追封邳王謚曰冲美
  丁巳雷
  辛酉賑山東流民
  命淮東制置司賑濟
  二月戊子雨土
  三月戊申張林所部邢德來歸
  京東河北路鎮撫節制大使司以為言詔邢德進二官復以為京東東路副總管
  丁夘賑道州饑
  詔以五萬二千五百石賑之
  夏五月戊申親試舉人
  賜禮部奏名進士蔣重珍等五百四十有九人及第出身有差
  六月壬午賈渉卒
  丁酉程卓薨
  秋八月辛巳詔州縣經界毋增紹興税額
  癸未申嚴舶船銅錢禁
  九月庚子朔日有食之
  乙巳賑江淮水災
  詔江淮諸司賑恤被水貧民
  乙夘雷
  冬十一月辛亥賑太平州水災
  州言大水詔賑恤之
  十二月辛巳募民入米補官
  命淮東西總領及沼江被水州募江西湖南民入米補官
  壬辰雷
  嘉定十七年甲申春正月戊戌朔錄程頥後
  癸亥命提督營屯田
  命淮東西湖北路轉運司提督
  二月癸巳蠲台州逋賦
  十萬緡有竒
  甲午賑貧民
  命臨安府賑糶
  三月癸丑雪
  是月金来侵
  廹西和州㝷引兵還
  夏四月辛夘賑廬州饑
  詔本州賑糶
  乙未犒李全等軍
  賜李全彭義斌錢三十萬緡為犒賞戰士費
  五月戊戌覈兵籍
  詔覈實兩淮京湖四川江上諸軍之數
  六月丁夘朔太白晝見經天
  辛未皇孫銓生
  八月癸未為左千牛衛大將軍㝷薨
  癸酉貶尚震午
  震午知西和州坐冦至謀遁奪三官送岳州居住案宋史五行志是年四月丁夘西和州火焚軍壘及民居二千餘家守臣尚震午誤以為金人至而遁則前所謂金人廹西和州者盖即震午掩飾之詞史官承而書之未經刋削耳
  壬辰蘇椿等來歸
  京東河北鎮撫節制大使司言大名府蘇椿等舉城來歸詔悉補官即以其州授之
  丁酉賑福建水災案丁酉為七月朔
  命本路監司賑恤被水貧民
  八月乙亥罷通州天賜鹽場
  丙戍上不豫
  閏八月乙未朔嚴輸苗過取禁
  申嚴兩浙諸州
  丙申詔立皇姪貴誠為皇子更今名
  濟國公竑立為皇子既四年儲位尚虛皇姪邵州防禦使貴誠德譽日聞上屬意乆之壬辰召宰執入禁中趣定大議至是降詔曰朕以凉菲獲承休緒念國嗣之未建嘗以皇弟沂靖恵王之子為子矣審觀熟慮猶以本支未强為憂皇姪邵州防禦使貴誠亦沂靖恵王之子亦朕之猶子也聰明天賦學問日新既親且賢朕意所屬俾併立焉深長之思盖欲為異日無窮之計也其以貴誠改賜名昀又詔皇子檢校少保武寧軍節度使濟國公竑開府儀同三司判寧國府進封濟陽郡王皇子邵州防禦使昀為武㤗軍節度使封成國公
  赦天下
  以帝服藥故
  丁酉帝崩
  于福寧殿年五十七明年改元寳慶正月己丑謚曰仁文哲武恭孝皇帝廟號寧宗三月癸酉權攢于會稽之永茂陵三年九月加今謚按宋史寳慶二年追上寧宗徽號曰法天備道純德茂功仁文哲武聖睿恭孝皇帝此作三年誤又此書卷首疑本冠以全謚故此文畧而不書今本無之已為後人剛節耳帝慈仁恭儉出於自然蚤親師儒留意問學黃裳在王府五年輔導尤為有力自天文地理人事之紀以及三代漢唐治亂得失之數本朝制度典章人才議論之要莫不為帝言隨事獻規率多補益帝嘗曰黃翊善之言亦難堪惟我則能受之彭龜年性鯁直有聞必告帝亦未嘗不從也即位之日首召朱熹于長沙以備勸講因議置講讀官十員各専一書不以雙隻日必二講又復坐講之制皆前所未有也趙汝愚當國方欲引裳共政未兩月而裳卒帝始無所親倚韓侂胄以導逹中外之言浸用事熹龜年既以論侂胄而退貴戚呉琚謂人曰上初無堅留侂胄之意有一人繼言之去之易爾而一時臺諫皆其支黨執政大臣又有與之表裏者卒稔其惡以底大僇開禧用兵帝心弗善也侂胄死諭大臣曰恢復豈非美事但不量力聖意可知矣在位三十年池臺苑囿無所增置府庫之財未嘗妄費袴屣雖弊或加補濯愛民之心始終弗替一遇水旱憂見顔色御衆臨下率從寛簡故呉曦以世將據蜀不勞斧鉞而授首江淮湖嶺之區冦盗或作旋即底定皆履信思順之所致也升遐之日逺邇哀慕昔先民邵雍言本朝之盛前代不及者有五而百年四葉居其一焉中興四葉享國九十有八年上視先朝同一軌轍深仁厚澤浹于海隅垂裕後昆有衍無極嗚呼美矣
  皇子成國公昀以遺詔即皇帝位尊皇后為皇太后垂簾聼政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