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漢筆記/卷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高祖[编辑]

秦二世二年。初,楚懷王與諸將約,先入關中者王之。當是時,秦兵彊,諸將莫利先入關,獨項羽怨秦之殺項梁,奮願與沛公西入關。懷王與諸老將皆曰:『項羽爲人慓悍猾賊,嘗攻襄城無遺,類皆坑之,諸所過無不殘滅。且楚數進取,前陳王項梁皆敗,不如更遣。』長者扶義而西,告諭秦父兄:『秦父兄苦其主久矣,今誠得長者往無,侵暴宜可下,項羽不可遣。獨沛公素寬大,長者可遣。』懷王乃不許項羽而遣沛公。

湯伐夏曰:『與爾有衆請命』武王伐商曰:『元后作民父母』此萬世君人之大法,弔民伐罪之深旨。秦爲無首,羣雄並逐,徯后來蘇,此其時也。如避水火,益深益熱,烏在其爲民父母哉!愚觀項羽,盜賊之雄耳,凡其失人心處全在殘忍。沛公脫秦民於水火者也,凡其得民人心處全在寬大。獨遣長者扶義而西而不許項羽,非懷王之賢不至是,然亦當時親被苦禍,與秦民同在水火之中,故其推擇權量,的當如是。向使從羽之請,與沛公俱遣,慓悍猾賊,如虎狼之求,逞必悶悶不快於長者之事,而卿子冠軍之劍,且轉而之沛公矣,其禍可勝言乎?沛公入關,秦民大喜,而漢氏四百年之祚卒定於此日有以也夫。


元年,冬十月,沛公西入咸陽,諸將皆爭走金帛財物之府分之,蕭何獨先入收秦丞相府圖籍藏之,以此沛公得具知天下阨塞,戶口多少,彊弱之處

始皇三十四年,丞相李斯請史官,非秦記皆燒之,非博士官所職,天下有藏詩書、百家語者,詣守衛雜燒之。是所燒者,天下之書,而博士官所職固無恙也。蕭何知所先務悉取而藏之,他是律令於焉,憲章則先,王之大經大法具在一洗秦人之陋及三代盛王之規模,其機正在今日。高祖雖不脩文學,然觀其既定天下,聞陸賈《新語》而稱善,用叔孫通綿蕝之儀而知貴,此如田野鄙夫素不知之可樂,一旦致家富饒則亦從事於禮文,教子孫以讀書矣。誰謂溺冠跨項,終不可與言也。且秦所謂丞相者,何人哉?所藏圖藉,不過商鞅、李斯之徒破壞先王成憲,爲此殘酷滛虐之具耳。何也不急 兩漢筆記卷一~卷三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