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夢得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 劉夢得文集 卷第七
唐 劉禹錫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武進董氏景宋刊本
卷第八

劉夢得文集卷第七

  送僧詩

   別君素上人  送深法師

   荅宣廣上人   送僧仲剬

   送僧元暠   送如智法師

   贈讚頭陁    送慧則法師

   過鴻舉法師  重送鴻舉

   送僧方及    贈日夲僧

   贈眼醫僧    別浩初師

   觀碁歌送儇師 贈別約師

   送鴻舉師   送宵韻上人

   送義舟師   送景𤣥師

   送元曉上人  送惟良上人

   送元𥳑上人  送宗密上人

  贈別君素上人并引

曩予習禮之中庸至不勉而中不思而得𢥠然

知聖人之德學以至于無學然而斯言也猶示

行者以室廬之奥爾求其徑術而布武未易得

也晚讀佛書見大雄念物之普級寶山而梯之

髙揭慧火巧鎔惡見廣踈便門旁束邪徑其所

證入如舟㳂川未始念於前而日逺矣夫何勉

而思之邪是余知穾奥於中庸啓鍵𨵿於内

典㑹而歸之猶初心也不知余者誚予因而後

援佛謂道有二焉夫悟不因人在心而巳其證

也猶喑人之享大牢信知其味而不能形於言

以聞于耳也口耳之閒兼寸耳尚不可使聞

他人之不吾知宜矣開士君素偶得予於所親

一麻拪草千里來訪素以道眼視予予以所視

視之不由陛級攜手智地居數日告有得而行

乃爲詩以見志云

窮巷唯秋草髙僧獨扣門相歡如舊識問法到

無言水爲風生浪珠非塵可昬去來皆是道此

別不銷魂

  送深法師遊南嶽上人夲住資聖寺

師在白雲郷名登善法堂十方傳句偈八部㑹

壇場飛錫無定所寶書留舊房唯應銜草鴈相

送至衡陽

  廣宣上人𭔃在蜀與韋令公唱和詩卷因

  以令公手札荅詩相示

碧雲佳句乆傳芳曾向成都住草堂振錫常過

長者宅披文猶帶令公香一時風景添詩思八

部人天入道場(⿱艹石)許相期同結社吾家夲自有

柴桑

  送僧仲剬東遊兼𭔃呈靈澈上人

釋子道成神氣間住持曾上清涼山晴空禮拜

見眞像金毛五髻卿雲閒西遊長安𨽻僧籍夲

寺門前曲江碧松閒白月照寶書竹下香泉洒

瑶席前時學得經論成奔馳象馬開禪扄髙筵

談柄一麾拂講下聴徒如醉醒舊聞南方多長

老次第來入荆門道荆州夲自重彌天南朝塔

廟猶依然宴坐東陽枯樹下經行居此故臺邊

忽憶遺民社中客爲我衡陽駐飛錫講罷同尋

相鶴經間來共蠟登山屐一旦揚眉望沃洲自

言王謝與同遊憑將雜擬三十首𭔃與江南湯

慧休

  送僧元暠南遊并引

予策名二十年百慮而無一得然後知世所謂

道無非畏途唯出世閒法可盡心爾繇是在硯

席者多旁行山岡四句之書備將迎者皆赤髭

白足之侣深入智地靜通還源客塵觀盡妙氣

來宅内視胷中猶煎鍊然開士元暠姓陶氏夲

丹陽居家世有人爵不藉其資於毗尼禪郍極

細牢之義於中後日習揔持之門妙音奮迅願

力昭荅雅聞予事佛而佞亟來相從或問師隳

形之自對曰少失怙恃推𣗥心以求上乗積四

十年餘羸老將至而不懈始悲浚泉之有洌今

痛防墓之未遷塗芻莫備薪火恐滅諸相皆離

此心長懸雖萬姓歸佛盡爲釋種如河入海無

復水名然具一切智者豈遺百行求無量義者

寧容斷思今聞南諸侯雅多大士思扣以苦調

而希其末光無容至前有足悲者予聞是說巳

力不足而悲有餘因爲詩以送之庶乎踐霜露

者聆之有惻云

寶書翻譯學初成振錫如飛白足輕彭澤因家

凡幾世靈山預㑹是前生傳燈巳悟無爲理濡

露猶懷罔極情從此多逢大居士何人不願解

珠瓔

  送如智法師遊辰州兼𭔃許評事

前日過蕭寺看師上講筵都人禮白足施者散

金錢方便無非教經行不廢禪還知習居士發

論待彌天

  贈長沙讚頭陁

外道邪山千萬重眞言一發盡摧峯有時明月

無人夜獨向昭潭制惡龍

  送慧則法師歸上都因呈廣宣上人并引師精

  淨名

佛示滅後大弟子演聖言而成經傳心印曰法

承法而能專曰宗由宗而分教曰支坐而攝化

者勝義皆空之宗也行而宣教者摧破邪山之

友也釋子慧則生於像季思濟刼濁乃學于一

支開彼羣迷以爲盡妙理者莫如法門變凡夫

者莫如佛土悟無染者莫如散花故業于淨名

深逹實相自京師渉漢沔歷鄢郢登熊湘聽徒

百千耳感心化法無住道行而歸顧予有社内

之因故言別之日愛縁瞥起時也秋盡詠江淹

雜擬以送之前見宣上人爲我多謝

昨日東林看講時都人象馬踏瑠璃雪山童子

應前世金粟如來是夲師一錫言歸九城路三

衣曾拂萬年枝休公乆別如相問楚客逢秋心

更悲

  秋日過鴻舉法師院便送歸江陵并引

梵言沙門猶華言去欲也能離欲則方寸地虚

虚而萬景入入必有所泄乃形乎詞詞妙而深

者必依於聲律故自近古而降釋子以詩聞于

世者相踵焉因定而得境故脩然以清由慧而

遣詞故粹然以麗信禪林之蘤萼而誡河之珠

璣爾初鴻舉學詩於荆郢閒私試切切詠發餘

習蓋榛楛之翠羽弋者未之盼焉今年至武陵

二千石始竒之有起予之歎以方袍親絳紗者

十有餘旬繇是名稍聞而藝愈變閠八月余歩

出城東門謁仁祠而鴻舉在焉與之言移時因

告以將去且曰貧道雅聞東諸侯之工爲詩者

(⿱艹石)武陵今幸承其話言如得法印寶山之下

宜有所持豈徒衣裓之中衆花而巳余聞是說

乃叩商而吟成一章章八句郡守以坐嘯餘詠

激清徴而應之師其行乎足以資一時之學矣

看畫長廊遍尋僧一逕幽小池兼鶴淨古木帶

蟬秋客至茶煙起禽歸講席收浮盃明日去相

望水悠悠

  重送鴻舉赴江陵謁馬逢侍御

西北秋風凋蕙蘭洞庭波上碧雲寒茂陵才子

江陵住乞取新詩合掌看

  送僧方及南謁柳貟外并引

九江僧方及旣出家依匡山一時中頗屬詩以

攄思古詩人曁今號爲能賦有輒求其詞吟呻

之拳拳然多多益嗜願不出山者十年甞登最

髙峯四望天海沖然有逺遊之志頓錫而言曰

神馳而形閡者方内之徒及吾無方閡於何者

繇是耳得必目探之意行必身隨之雲遊鳥屳

靈筵無迹而逺予爲連州居無何而方及至岀

裓中詩一篇以貺予視其詞甚富留一歳觀其

行㓗矩如教益多之一旦以行日來告且曰雅

聞鳥咮之下有賢諸侯願躋其門如蹈十地敢

乞詞以抵之予唯然而賦顧其有重請之色起

於顔閒爾

昔事廬山逺精舎虎溪東朝陽照瀑水樓閣虹

霓中騁望羡遊雲振衣(⿱艹石)秋蓬舊房閉松月逺

思吟江風古寺歷頭陁竒峯攀祝融南登小桂

嶺却望歸塞鴻衣裓貯文章自言學雕蟲槍榆

念凌厲覆籄圖穹崇逺郡多暇日有時訪禪宫

石門聳峭絶竹院含空濛幽響滴巖溜晴芳飃

野叢海雲懸𩗗母山果屬狙公忽憶呉興郡白

蘋正葱蘢願言挹風彩邈(⿱艹石)窺華嵩桂水夏瀾

急火山宵熖紅三衣濡菵露一錫飛煙空勿謂

翻譯徒不爲文雅雄古來賞音者樵爨得孤

按狙公宜斥賦茅者而越絶書有猿公張衡賦呉都有猿父哀吟之句古文士又云權父由是而言謂猿爲父舊矣

  贈日夲僧智藏

深盃萬里過滄溟遍禮名山適性靈深夜降龍

潭水黒新秋放鶴野田青身無彼我那懷土心

㑹眞如不讀經爲問中華學道者幾人雄猛得

寜馨

  贈眼醫婆羅門僧

三秋傷望逺終日泣途窮兩目今先暗中年巳

老翁看朱漸成碧羞日不禁風師有金箆術如

何爲發矇

  海陽湖別浩初師并引

瀟湘閒無土山無濁水民乗是氣往往清慧而

文長沙人浩初生旣因地而清矣故去葷洗慮

剔顚毛而壞其衣居一都之殷易與士㑹得執

外教盡捐 --捐苛禮自公侯守相必賜其清問耳目

灌注習浮於性而里中兒賢適與浩初比者嬰

冠帶豢妻子吏得以乗凌之汩没天慧不得自

𡚒莫可望浩初之清光於侯門上坐第自吟羡

而巳浩初益自多其術尤勇於近逹者而歸之

往年之臨賀唁侍郎楊公留歳餘公遺以七言

詩手筆于素前年省柳儀曹于龍城又爲賦三

篇皆章書今復來連山以前所得𩀱南金出於

裓亟請余賡之按師爲詩頗清而弈棊至第三

品二道皆足以取幸於士大夫宜薫餘習以深

入也㑹吳郡以山水冠世海陽又以竒甲一州

師慕道於泉石宜爲篤故攜之以嬉及言旋復

引與共載於湖上弈於樹石閒以植沃州之因

縁且賦詩具道其事

近郭有殊境獨遊常鮮歡逢君駐緇錫觀貌稱

林巒湖滿景方霽野香春未闌愛泉移席近聞

石輟碁看風止松猶韻花繁露未乾橋形出樹

曲巖影落池寒湖東架險凡四橋山下出泉逗嵒爲池泓澄可愛者不可遍舉故狀其境以貽好事

別路千嶂裏詩情暮雲端他年買山處似此則

隳官

  觀碁歌送儇師西遊

長沙男子東林師間讀藝經工弈棊有時凝思

如入定暗覆一𡱈誰能知今年訪余來小桂方

袍袖中貯新𫝑山城無事秋日長白晝懵懵眠

匡牀因君臨𡱈看𨷖智不覺遲景沈西牆自從

山人遇樵子直到開元王長史前身後身付餘

習百變千化無窮巳初疑磊落曙天星次見搏

擊三秋兵鴈行布陣衆未暁虎穴得子人皆驚

行盡三湘不逢敵終日饒人損機格自言臺閣

有知音悠然逺起西遊心商山夏木隂寂寂好

處徘徊駐飛錫忽思爭道畫平沙獨𥬇無言心

有適藹藹京城在九天貴遊豪士足華筵此時

一行出人意賭取聲名不要錢

  贈別約師并引

荆州人文約市井生而雲鶴性故去葷爲浮圖

生悟而證入南抵六祖始生之墟得遺教甚悉

今年訪余于連州且曰貧道昔浮湘川㑹柳儀

曹謫零陵宅于佛寺幸聮棟而居者有年繇是

時人大士得落耳界夫聞爲見因今日之來曩

時之因爾今儀曹牧柳州與八句贈別

師逢吳興守相伴住禪扄春雨同栽樹秋燈對

講經廬山曾結社桂水逺揚舲話舊還惆悵天

南望柳星

  送鴻舉師遊江西并引

始余謫朗州爾時是師振麻衣裴然而前持文

篇以爲僧贄唧唧而清如蟲吟秋自然之響無

有假合有足佳者故爲賦三章以聲之距今年

遇于建平赤髭益蕃文思益深而内外學益富

旣訊巳探裓中出前所與詩閱之𥿄勞墨瘁與

我同容因思夫苒苒之光渾渾之輪時而言有

初中後之分日而言有今昨明之稱身而言有

幼壯艾之期至乃一謦欬一彈指中際皆具何

必求三生以異身邪然而視予之文昔與今有

筵楹之別視予之書昔與今有鈞石之相懸視

予之仕昔與今唯阿之差爾豈有工拙之數存

乎其閒哉蓋可勉而進者與日月而至矣彼儻

來外物雖日月無能至焉是歳師告予遊江西

復爲賦七言以爲遊地爾

禪客學禪兼學文岀山初似無心雲從風卷舒

來處處繚繞巴山不得去山州古寺好間居讀

盡龍王宫裏書使君灘頭揀石硯白帝城邊㝷

野𬞞忽然登髙心瞥起又欲浮盃信流水煙波

浩淼魚鳥情東去三千二百里荆門峽斷無盤

渦湘平漢闊清光多廬山霧開見瀑布江西月

淨聞漁歌鍾陵八郡多名守半是西方社中友

與師相見便談空想得髙齋師子吼

  送宵韻上人遊天台

曲江僧向松江見又道天台看石橋鶴戀故巢

雲戀岫比君猶自不逍遥

  送義舟師却還黔南并引

黔之郷在秦楚爲爭地近世人多過言其幽荒

以談𥬇閒者又從而張皇之猶夫束藴逐原燎

或近乎語祅適有沙門義舟道黔江而來能畫

地爲山川及條其風俗纎悉可信且曰貧道以

一錫遊他方衆矣至黔而不知其逺始遇前節

使而聞今節度益賢而文故其佐多才士摩圍

之下曵𥚑秉筆彬然與兔園同風貧僧以外學

SKchar篇章時或攝衣爲末坐客其來也約主人乗

秋風而還今乞詞以颺之如捧意珠行住坐卧

知相好爾予曰唯命筆以爲七言以應之

黔江秋水浸雲霓獨泛慈航路不迷猿狖窺齋

林葉動蛟龍聞呪浪花低如蓮半偈心常悟聞

菊新詩手自攜常說摩圍似靈鷲却將山屐上

丹梯

  送景𤣥師東歸并引

廬山僧景𤣥袖詩一軸來謁往往有句輕而遒

如鶴雛襹褷未有六翮而歩舒視逺戞然一唳

乃非泥滓閒物獻詩已歛裓而辤且曰其來也

與故山秋爲期夫所者僧事也今無他請唯文

是求故賦一篇以代瓔珞爾

東林寺裏一沙彌心愛當時才予詩山下偶随

流水出秋來却赴白雲期灘頭躡屐挑沙菜路

上停舟讀古碑想到舊房抛錫杖小松應有過

簷枝

  送元曉上人歸稽亭

重疊稽亭路山僧歸獨行逺峯斜日影夲寺舊

鍾聲徒侣問新事煙雲含別情應誇乞食處踏

遍鳯凰城

  送惟良上人并引

以貌窺天者曰乾然而健于然而髙以數逆天

者曰其用四十有九天果以有形而不能脫乎

數立象以推筴旣成而遺之古所謂神交造物

者非空言爾軒皇受天命其佐皆聖人故得之

惟唐繼天德如黃帝有外臣一行亦聖之徒與

刋曆考元書成化去今丹徒人惟良生而能知

非自外來以乾坤之筴當十朞之數凝神運指

上感𨇠次視𤣥黃溟涬無倪有常絶機泯知獨

以神㑹數起於復之初九音生乎黃鍾之宫積

微夲隱與言化合夫天人之數極而含變變而

靡不通神趨鬼懾不足駭也惟良得一行之道

故亦慕其爲外臣謬謂余爲世閒聦明孑孑來

訪初以說合至于不言言息而理冥復申之以

嗟嘆曰師其庶幾乎信神與之而不能測神之

所以付信術通之而不能知術之所以至淺哉

余聞乎曾井蛙䤈雞之不(⿱艹石)長慶四年冬十

一月甲子語至夜艾遂爲詩以志焉

髙齋灑寒水是夕山僧至𤣥牝無𨵿鏁瓊書捨

文字燈明香滿室月午霜凝地語到不言時世

閒人盡睡

  送元簡上人適越

孤雲出岫夲無依勝景名山即是歸乆向吳門

遊好寺還思越水洗塵機浙江濤驚師子吼稽

嶺峯疑靈鷲飛更入天台石橋路垂珠璀璨拂

三衣

  送宗密上人歸南山草堂寺因詣河南尹

  白侍郎

宿習修來得慧根多聞第一却忘言自從七祖

傳心印不要三乗入便門東泛滄江㝷古跡西

歸紫閣出塵喧河南白尹大檀越好把眞經相

對翻

劉夢得文集卷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