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史/卷07

提供: Wikisource
ナビゲーションに移動 検索に移動
 卷六 南史
卷七

梁本紀中第七

卷八 

武帝下[編集]

普通元年春正月乙亥朔,大赦,改元。丙子,日有蝕之。己卯,以司徒臨川王宏為太尉、揚州刺史,以金紫光祿大夫王份為尚書左僕射。庚子,扶南、高麗等國並遣使朝貢。

二月癸丑,以高麗王嗣子安為甯東將軍、高麗王。

三月,滑國遣使朝貢。

夏四月,河南國遣使朝貢。

秋七月己卯,江、淮、海並溢。

九月乙亥,有星晨見東方,光爛如火。

是歲,魏正光元年

二年春正月辛巳,祀南郊,詔置孤獨園以恤孤幼。戊子,大赦。二月辛丑,祀明堂。

三月庚寅,大雪,平地三尺。

夏四月乙卯,改作南北郊。丙辰,詔曰:「平秩東作,義不在南,前代因襲,有乖禮制。可于震方,具茲千畝。」於是徙藉田於東郊外十五里。

五月己卯,琬琰殿火,延燒後宮屋三千間。

閏月丁巳,詔自今可停賀瑞。

六月丁卯,義州刺史文僧明以州歸魏。

秋七月丁酉,假大匠卿斐邃節,督眾軍侵魏。甲寅,魏荊州刺史桓叔興帥眾降。

八月丁亥,始平郡石鼓村地自開成井,方六尺六寸,深三十二丈。

冬十一月,百濟、新羅國各遣使朝貢。

十二月戊辰,以鎮東大將軍百濟王餘隆為甯東大將軍。

三年春正月庚子,以吳郡太守王暕為尚書左僕射。庚戌,都下地震。

三月乙卯,巴陵王蕭屏薨。

夏四月丁卯,汝陰王劉端薨。

五月壬辰朔,日有蝕之,既。癸巳,大赦。詔公卿百僚各上封事,連率郡國舉賢良、方正、直言之士。

秋八月甲子,婆利、白題國各遣使朝貢。

冬十一月甲午,開府儀同三司始興王憺薨。

四年春正月辛卯,祀南郊,大赦。辛亥,祀明堂。

二月乙亥,耕藉田,孝弟力田賜爵一級,豫耕之司,克日勞酒。冬十月庚午,以中衛將軍袁昂為尚書令,即本號開府儀同三司。十一月癸未朔,日有蝕之。甲辰,尚書左僕射王暕卒。十二月戊午,用給事中王子雲議,始鑄鐵錢。狼牙修國遣使朝貢。

五年夏六月乙酉,龍鬥于曲阿王陂,因西行至建陵城,所經樹木倒折,開地數十丈。庚子,以員外散騎常侍元樹為平北將軍、北青兗二州刺史,率眾侵魏。

六年春正月辛亥,祀南郊,大赦。庚申,魏徐州刺史元法僧以彭城來降。自去歲以來,北侵諸軍,所在克獲。甲戌,以元法僧為司空,封始安郡王。

二月辛巳,改封法僧為宋王。

三月丙午,賜新附人長復除,詿誤罪失,一無所問。

夏五月己酉,修宿預堰,又修曹公堰于濟陰。壬子,遣中護軍夏侯亶督壽陽諸軍侵魏。

六月庚辰,豫章王綜奔魏,魏復據彭城。

秋七月壬戌,大赦。

冬十二月壬辰,都下地震。

是歲,魏孝昌元年

七年春正月辛丑朔,赦死罪以下。

夏四月乙酉,太尉臨川王宏薨。南州津改置校尉,增加奉秩。詔在位群臣,各舉所知,凡是清吏,咸使薦聞。

秋九月己酉,荊州刺史鄱陽王恢薨。

冬十一月庚辰,丁貴嬪薨,大赦。

是歲,河南、高麗、林邑、滑國並遣使朝貢。

大通元年春正月乙丑,以尚書右僕射徐勉為尚書僕射。詔百官奉祿,自今可長給見錢。辛未,祀南郊。詔流亡者聽復宅業,蠲役五年,尤貧家勿收今年三調,孝弟力田賜爵一級。是月,司州刺史夏侯夔進軍三關,所至皆克。初,帝創同泰寺,至是開大通門以對寺之南門,取反語以協同泰。自是晨夕講義,多由此門。

三月辛未,幸寺捨身。甲戌還宮,大赦,改元大通,以符寺及門名。

夏五月丙寅,成景雋克魏臨潼、竹邑。

冬十月庚戌,魏東豫州刺史元慶和以渦陽內屬。甲寅,曲赦東豫州。

十一月丁卯,以中護軍蕭藻為都督侵魏,鎮于渦陽。

是歲,林邑、師子、高麗等國各遣使朝貢。

二年春正月乙酉,蠕蠕國遣使朝貢。

二月,築寒山堰。癸丑,魏孝明皇帝崩。

夏四月戊戌,魏尒朱榮推奉孝莊帝。庚子,榮殺幼主及太后胡氏。辛丑,魏郢州刺史元願達以義陽降,封願達為樂平王。是時魏大亂,其北海王顥、臨淮王彧、汝南王悅並來奔。北青州刺史元雋、南荊州刺史李志皆以地降。

冬十月丁亥,以魏北海王顥主魏,遣東宮直閣將軍陳慶之衛送還北。魏豫州刺史鄧獻以地降。

是歲,魏武泰元年,尋改為建義,又改曰永安。中大通元年春正月辛酉,祀南郊,大赦,賜孝悌力田爵一級。辛巳,祀明堂。

夏四月癸巳,陳慶之攻拔魏梁城,進屠考城,禽魏濟陰王暉業。五月癸酉,進克虎牢,魏孝莊帝出居河北。乙亥,元顥入京師,僭號建武。

六月壬午,以永興公主疾篤故,大赦,公主志也。是月,都下疫甚,帝於重雲殿為百姓設救苦齋,以身為禱。

閏月,護軍將軍南康王績薨。己卯,魏將尒朱榮攻殺元顥,京師反正。

秋九月辛巳,朱雀航華表災。癸巳,幸同泰寺,設四部無遮大會。上釋御服,披法衣,行清淨大舍,以便省為房,素床瓦器,乘小車,私人執役。甲午,升講堂法坐,為四部大眾開涅盤經題。癸卯,群臣以錢一億萬奉贖皇帝菩薩大舍,僧眾默許。乙巳,百辟詣寺東門奉表,請還臨宸極,三請乃許。帝三答書,前後並稱頓首。

冬十月己酉,又設四部無遮大會,道俗五萬餘人。會畢,帝御金輅還宮,禦太極殿,大赦,改元。

十一月戊子,魏巴州刺史嚴始欣以城降。

是歲,盤盤、蠕蠕國並遣使朝貢。

二年夏四月癸丑,幸同泰寺,設平等會。庚申,大雨雹。

六月丁巳,遣魏汝南王悅還北主魏。庚申,以魏尚書左僕射范遵為司州牧,隨悅北侵。是月,林邑、扶南國遣使朝貢。

秋八月庚戌,幸德陽堂,祖魏主元悅。山賊寇會稽郡縣。

九月壬午,假超武將軍湛海珍節以討之。

是歲,魏莊帝殺其權臣尒朱榮,其党奉魏長廣王曄為主而殺孝莊帝,年號建明。

三年春正月辛巳,祀南郊,大赦。丙申,以魏尚書僕射鄭先護為征北大將軍。

二月辛丑,祀明堂。

夏四月乙巳,皇太子統薨。

六月癸丑,立昭明太子子華容公歡為豫章郡王,枝江公譽為河東郡王,曲江公察為岳陽郡王。是月,丹丹國遣使朝貢。

秋七月乙亥,立晉安王綱為皇太子,大赦。賜為父後者,及出處忠孝、文武清勤,並爵一級。庚寅,詔宗戚有服屬者,並賜湯沐食,鄉亭侯各隨遠近以為差次。壬辰,以吏部尚書何敬容為尚書右僕射。

九月,狼牙修國遣使朝貢。是秋,吳興生野稻,饑者賴焉。

冬十月己酉,上幸同泰寺,升法坐,為四部眾說涅盤經,迄於乙卯。前樂山縣侯蕭正則有罪流徙,至是招誘亡命,欲寇廣州,在所討平之。

十一月乙未,上幸同泰寺,升法座,為四部眾說般若經,迄于十二月辛丑。

是歲,魏尒朱兆又廢其主曄而奉節閔皇帝,改建明二年為普泰元年。又魏勃海王高歡舉兵信都,別奉勃海太守朗為主,改普泰元年為中興。

四年春正月丙寅,以開府儀同三司南平王偉為大司馬,以司空宋王元法僧為太尉,以尚書令、開府儀同三司袁昂為司空。立臨川靖惠王宏子正德為臨賀郡王。庚午,立嫡皇孫大器為宣城郡王,位列諸王上。癸未,魏南兗州刺史劉世明以城降。

二月壬寅,以太尉元法僧還北主魏,以侍中元景隆為徐州刺史,封彭城郡王,通直常侍元景宗為青州刺史,封平昌郡王,隨法僧北侵。庚戌,新除揚州刺史邵陵王綸有罪,免為庶人。三月庚午,侍中、領國子博士蕭子顯表置制旨孝經助教一人,生十人,專通帝所釋《孝經》義。

夏四月,盤盤國遣使朝貢。

秋七月甲辰,星隕如雨。

九月乙巳,加司空袁昂尚書令。

冬十一月,高麗國遣使朝貢。

十二月丙子,魏彭城王尒朱仲遠來奔,以為定洛將軍,封河南王,北侵。隨所克土,使自封建。庚辰,以太尉元法僧為郢州刺史、驃騎大將軍、開府同三司之儀。

是歲,魏相勃海王高歡平尒朱氏,廢節閔皇帝及自所奉勃海故王朗,而奉平陽王修,是為孝武皇帝。改中興二年為太昌,尋又改為永熙元年。

五年春正月辛卯,祀南郊,大赦。賜孝悌力田爵一級。先是一日丙夜,南郊令解滌之等到郊所履行,忽聞異香三隨風至。及將行事,奏樂迎神畢,有神光圓滿壇上,朱紫黃白雜色,食頃乃滅。戊申,都下地震。己酉,長星見。辛亥,祀明堂。

二月癸未,幸同泰寺,設四部大會,升法坐,發金字般若經題,訖於己丑。

三月丙辰,大司馬南平王偉薨。

夏五月戊子,都下大水,御道通船。

六月己卯,魏建義城主蘭保殺東徐州刺史崔庠,以下邳降。

冬十月庚申,以尚書右僕射何敬容為左僕射,以吏部尚書謝舉為右僕射。

是歲,河南、波斯、盤盤等國並遣使朝貢。

六年春二月癸亥,耕藉田,大赦。賜孝悌力田爵一級。

三月己亥,以行河南王可遝振為西秦、河二州刺史,正封河南王。甲辰,百濟國遣使朝貢。

夏四月丁卯,熒惑在南斗。

秋七月甲辰,林邑國遣使朝貢。冬十月丁卯,以信武將軍元慶和為鎮北將軍,封魏王,率眾北侵。

閏十二月丙午,西南有雷聲二。

是歲,魏孝武帝迫于其相高歡,出居關中。歡又別奉清河王世子善見為主,是為孝靜帝。改永熙三年為天平元年。魏於是始分為兩。孝武既至關中,又與丞相宇文泰不平,未幾,遇鴆而崩。

大同元年春正月戊申朔,大赦,改元。

二月辛巳,祀明堂。丁亥,耕藉田。辛丑,高麗、丹丹國並遣使朝貢。

三月丙寅,幸同泰寺,設無遮大會。辛未,滑國遣使朝貢。

夏四月庚子,波斯國遣使朝貢。壬戌,幸同泰寺,鑄十方銀像,並設無礙會。

秋七月辛卯,扶南國遣使朝貢。

冬十月,雨黃塵如雪。

十一月壬戌,北梁州刺史蘭欽攻漢中,魏梁州刺史元羅降。癸亥,復梁州。

是歲,西魏文皇帝大統元年

二年春二月乙亥,耕藉田。

三月庚申,詔求讜言,及令文武在位舉士。戊寅,帝幸同泰寺,設平等法會。

夏四月乙未,以開府同三司之儀元法僧為太尉。

五月癸卯,以魏梁州刺史元羅為青、冀二州刺史,封東郡王。

六月丁亥,詔郊明堂陵廟等令,改視散騎侍郎。

秋九月辛亥,幸同泰寺,設四部無礙法會。

冬十月乙亥,詔大舉北侵。壬午,幸同泰寺,設無礙大會。

十一月,雨黃塵如雪,攬之盈掬。己亥,詔北侵眾軍班師。

辛亥,都下地震,生白毛,長二尺。

十二月壬申,與東魏通和。

三年春正月辛丑,祀南郊,大赦。賜孝悌力田爵一級。是夜,朱雀門災。壬寅,雨灰,黃色。

二月丁亥。耕藉田。癸巳,以護軍將軍蕭藻為尚書左僕射。

三月戊戌,立昭明太子子謷為武昌郡王,臨為義陽郡王。

夏五月癸未,幸同泰寺,鑄十方金銅像,設無礙法會。

六月,青州朐山隕霜。

秋七月,青州雪,害苗稼。癸卯,東魏人來聘。己酉,義陽王臨薨。

八月辛卯,幸阿育王寺,設無礙法喜食,大赦。

九月,使兼散騎常侍張皋聘於東魏。

閏九月甲子,侍中、太尉元法僧薨。

冬十月丙辰,都下地震。是歲饑。

四年春二月己亥,耕藉田。

三月,河南、蠕蠕國並遣使朝貢。

夏五月甲戌,東魏人來聘。

六月辛丑,日有蝕之。

秋七月癸亥,詔以東冶徒李胤之降象牙如來真形,大赦。

戊辰,使兼散騎常侍劉孝儀聘於東魏。

八月甲辰,詔南兗等十二州,既經饑饉,曲赦逋租宿責,勿收今年三調。

九月,閱武于樂游苑。

五年春正月乙卯,以護軍將軍廬陵王續為驃騎將軍,安右將軍、尚書左僕射蕭藻為中衛將軍,並開府儀同三司。中權將軍、丹陽尹何敬容以本號為尚書令,吏部尚書張續為尚書僕射。丁巳,御史中丞、參禮儀事賀琛奏:「今南北二郊及藉田往還,並宜禦輦,不復乘路。二郊請用素輦,藉田往還乘常輦,皆以侍中倍乘。停大將軍及太僕。」詔付尚書博議施行。改素輦名大同輦。郊祀宗廟乘玉輦。辛未,祀南郊,詔孝悌力田及州閭鄉党稱為善人者,各賜爵一級。

秋八月乙酉,扶南國獻生犀。

冬十一月乙亥,東魏人來聘。

十二月,使兼散騎常侍柳豹聘於東魏。

是歲,都下訛言天子取人肝以飴天狗,大小相警,日晚便閉門持仗,數月乃止。

六年春正月庚戌朔,曲赦司、豫、徐、兗四州。

二月己亥,耕藉田。

夏四月癸未,詔晉、宋、齊三代諸陵有職司者,勤加守護。

五月己卯,河南王遣使朝,獻馬及方物,求釋迦像並經論十四條。敕付像並制旨涅盤、般若、金光明講疏一百三卷。

秋七月丁亥,東魏人來聘。遣散騎常侍陸晏子報聘。

八月戊午,大赦。辛未,盤盤國遣使朝貢。

九月戊戌,司空袁昂薨。

冬十一月己卯,曲赦都下。

十二月壬子,江州刺史豫章王歡薨。

七年春正月辛巳,祀南郊,大赦。辛丑,祀明堂。

二月乙巳,以行宕昌王梁彌泰為平西將軍、河涼二州刺史,正封宕昌王。辛亥,耕藉田。乙卯,都下地震。

夏四月戊申,東魏人來聘,遣兼散騎常侍明少遐報聘。

冬十一月丙子,詔停所在使役女丁。

十二月壬寅,東魏人來聘,遣兼散騎常侍袁狎報聘。丙辰,于宮城西立士林館,延集學者。

是歲,宕昌、蠕蠕、高麗、百濟、滑國各遣使朝貢。百濟求涅盤等經疏及醫工、畫師、毛詩博士,並許之。交州人李賁攻刺史蕭諮。

八年春正月,安成郡人劉敬躬挾左道以反。

二月戊戌,江州刺史湘東王繹遣中兵曹子郢討禽之,送於都,斬之建康市。

三月,于江州新蔡高塘立頌平屯,墾作蠻田。

九年春閏正月丙申,地震,生毛。

三月,以太子詹事謝舉為尚書僕射。

夏四月,林邑王破德州,攻李賁,賁將范修又破林邑王於九德,敗走之。

冬十一月,益州刺史武陵王紀進號征西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十年春正月,李賁竊號於交址,年號天德。

三月甲午,幸蘭陵。庚子,謁建陵,有紫雲蔭陵上,食頃乃散。帝望陵流涕,所沾草皆變色,陵傍有枯泉,至是而流水香潔。辛丑,哭于修陵。壬寅,於皇基寺設法會,詔賜蘭陵老少位一階,並加頒賚。所經縣邑,無出今年租賦。因賦還舊鄉詩。癸卯,詔園陵職司,恭事勤勞,並錫位一階,並加賜賚。己酉,幸京口城北固樓,因改名北顧。庚戌,幸回賓亭,宴帝鄉故老及所經近縣奉迎候者少長數千人,各賚錢二千。

夏四月乙卯,至自蘭陵。詔鰥寡孤獨尤貧者,贍恤各有差。五月,廣州人盧子略反,刺史新渝侯映討平之。詔曲赦廣州。

秋九月己丑,赦。

冬十一月,大雪,平地三尺。

十一年春正月,震華林園光嚴殿、重雲閣。帝自貶拜謝上天,累刻乃止。

夏四月,東魏人來聘。

冬十月己未,詔復開贖罪典。

中大同元年春正月丁未,曲阿縣建陵隧口石辟邪起舞,有大蛇鬥隧中,其一被傷奔走。青蟲食陵樹葉略盡。癸丑,交州刺史楊膘克交址嘉甯城,李賁竄入屈獠洞。交州平。

三月乙巳,大赦。庚戌,幸同泰寺講金字三慧經,仍施身。夏四月丙戌,皇太子以下奉贖,仍於同泰寺解講,設法會,大赦,改元。是夜,同泰寺災。六月辛巳,竟天有聲,如風水相薄。秋七月甲子,詔自今有犯罪者,非大逆,父母祖父母勿坐。丙寅,詔曰:「朝四暮三,眾狙皆喜,名實未虧,而喜怒為用。頃聞外間多用九佰錢,佰減則物貴,佰足則物賤,非物有貴賤,是心有顛倒。至於遠方,日更滋甚。自今可通用足佰錢。」八月丁丑,東揚州刺史武昌王謷薨。甲午,渴盤陀國遣使獻方物。

冬十月癸酉,汝陰王劉哲薨。

太清元年春正月己亥朔,日有蝕之。壬寅,荊州刺史廬陵王續薨。辛酉,祀南郊,大赦。甲子,祀明堂。是月,東魏相勃海王高歡薨。

二月己卯,白虹貫日。庚辰,東魏司徒侯景求以河南十三州內屬。壬午,以景為大將軍,封河南王,大行台,承制如鄧禹故事。丁亥,耕藉田。

三月庚子,幸同泰寺,設無遮大會。上釋御服,服法衣,行清淨大舍,名曰:「羯磨」。以五明殿為房,設素木床、葛帳、土瓦器,乘小輿,私人執役。乘輿法服,一皆屏除。甲辰,遣司州刺史羊鴉仁率土州刺史桓和、仁州刺史湛海珍等應接侯景。兵未至,而東魏遣兵攻景,景又割地求救于西魏,方解圍。乙巳,帝升光嚴殿講堂,坐師子座,講金字三慧經,捨身。

夏四月庚午,群臣以錢一億萬奉贖皇帝菩薩,僧眾默許。戊寅,百辟詣鳳莊門奉表,三請三答,頓首,並如中大通元年故事。丁亥,服袞冕。禦輦還宮。幸太極殿,如即位禮,大赦,改元。是月,神馬出,皇太子獻寶馬頌。

六月戊辰,以前雍州刺史鄱陽王範為征北將軍,總督漢北征討諸軍事。

秋七月庚申,羊鴉仁入縣瓠城。

八月乙丑,諸軍北征,以南豫州刺史蕭明為大都督。赦緣邊初附諸州。戊子,以大將軍侯景錄行台尚書事。

九月癸卯,王游苑成,輿駕幸苑。

冬十一月,東魏將慕容紹宗大敗蕭明於寒山,明被俘執。紹宗進圍潼州。

十二月戊辰,命太子舍人元貞還北為東魏主。

二年春正月癸巳朔,兩月相承如鉤,見於西方。戊戌,詔在位各舉所知。己亥,東魏克渦陽。辛丑,以尚書僕射謝舉為尚書令,以守吏部尚書王克為尚書僕射。甲辰,東魏克殷、豫二州。三月甲辰,撫東將軍高麗王高延卒,以其子成為甯東將軍、高麗王、樂浪公。己未,屈獠洞斬李賁,傳首建鄴。夏四月丙子,詔在朝及州郡各舉士。

五月辛丑,以新除中書令邵陵王綸為安前將軍、開府儀同三司。辛亥,曲赦交、愛、德三州。

六月,天裂於西北,長十丈,闊二丈,光出如電,其聲若雷。

秋七月,使兼散騎常侍謝班聘於東魏結和。

八月戊戌,侯景舉兵反。甲辰,使開府儀同三司邵陵王綸都督眾軍討景,曲赦南豫州。

九月戊辰,地震,江左尤甚,壞屋殺人。地生白毛,長二尺。益州市有飛蜂萬群,螫人死。

冬十月,侯景襲譙州,進攻陷曆陽。戊申,以臨賀王正德為平北將軍,都督諸軍屯丹陽郡。己酉,景自橫江濟採石。辛亥,至建鄴,臨賀王正德率眾附賊。

十一月戊午朔,設壇,刑白馬,祀蚩尤於太極殿前。己未,景立蕭正德為天子于南闕前。辛酉,賊攻陷東府城。庚辰,邵陵王綸帥武州刺史蕭弄璋、前譙州刺史趙伯超等入援。乙酉,進軍湖頭,與賊戰,敗績。丙戌,安北將軍鄱陽王範遣世子嗣、雄信將軍裴之高等率眾入援,次張公洲。

十二月戊申,天西北裂,有光如火。尚書令謝舉卒。丙辰,司州刺史柳仲禮、前衡州刺史韋粲、高州刺史李遷仕、前司州刺史羊鴉仁等率軍入援。

三年春正月丁巳,大都督柳仲禮率眾軍分據南岸,賊濟軍於青塘,襲殺韋粲。庚申,白虹貫日三重。邵陵王綸、臨城公大連等率兵集南岸。戊辰,有流星長三十丈,墮武庫。李遷仕及天門太守樊文皎進軍青溪東,為賊所破,文皎死之。壬午,熒惑守心。

二月,侯景遣使求和,皇太子固請,帝乃許之。盟于西華門下。景既運東城米歸於石頭,亦不解圍,啟求遣諸軍退。丁未,皇太子又命南兗州刺史南康王會理、前青冀二州刺史湘潭侯退率江北之眾,頓于蘭亭苑。甲子,以開府儀同三司、丹陽尹邵陵王綸為司空,以合州刺史鄱陽王範為征北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以司州刺史柳仲禮為侍中、尚書僕射。時景奸計既成,乃表陳帝失,復舉兵向闕。

三月,城內以景違盟,設壇告天地神祗。戊午,前司州刺史羊鴉仁等進軍東府北,與賊戰,大敗。時四方征鎮入援者三十餘萬,莫有鬥志,自相抄奪而已。丁卯,賊攻陷宮城,縱兵大掠。己巳,賊矯詔遣石城公大款解外援軍。庚午,侯景自為都督中外諸軍事、大丞相、錄尚書事。辛未,援軍各退散。丙子,熒惑守心。

夏四月己丑,都下地震。丙申,又震。己酉,帝以所求不供,憂憤寢疾。是月,青冀二州刺史明少遐、東徐州刺史湛海珍、北青州刺史王奉伯各舉州附東魏。

五月丙辰,帝崩于淨居殿,時年八十六。辛巳,遷梓宮於太極前殿。十一月乙卯,葬于修陵,追尊為武皇帝,廟號高祖。帝性淳孝,六歲,獻皇太后崩,水漿不入口三日,哭泣有過成人。及丁文帝憂,時為齊隨王諮議,隨府在荊鎮,以病聞,便投劾星馳,不復寢食,倍道就路。憤風驚浪,不暫停止。帝形容本壯,及至都,銷毀骨立,親表士友,皆不復識。望宅奉諱,氣絕久之。每哭,輒歐血數升。服內,日惟食麥二溢。拜掃山陵,涕淚所灑,松草變色。及居帝位,即於鍾山造大愛敬寺,青溪邊造智度寺,於台內立至敬等殿,又立七廟堂。月中再設淨饌,每至展拜,涕泗滂沱,哀動左右。


少而篤學,能事畢究,雖萬機多務,猶卷不輟手,然燭側光,常至戊夜。撰通史六百卷,金海三十卷,制旨孝經義、周易講疏及六十四卦、二系、文言、序卦等義,樂社義、毛詩、春秋答問、尚書大義、中庸講疏、孔子正言、孝經講疏,凡二百餘卷。王侯朝臣皆奉表質疑,帝皆為解釋。修飾國學,增廣生員,立五館,置五經博士。天監初,何佟之、賀瑒、嚴植之、明山賓等覆述制旨,並撰吉凶賓軍嘉五禮,一千餘卷,帝稱制斷疑焉。大同中,於台西立士林館,領軍朱異、太府卿賀琛、舍人孔子驅等遞互講述。皇太子、宣城王亦于東宮宣猷堂及揚州廨開講。於是四方郡國,莫不向風。爰自在田,及登寶位,躬制贊、序、詔誥、銘、誄、說、箴、頌、箋、奏諸文,又百二十卷。六藝備閑,棋登逸品,陰陽、緯候、卜筮、占決、草隸、尺牘、騎射,莫不稱妙。

晚乃溺信佛道,日止一食,膳無鮮腴,惟豆羹糲飯而已。或遇事擁,日儻移中,便嗽口以過。制涅盤、大品、淨名、三慧諸經義記數百卷。聽覽餘閒,即於重雲殿及同泰寺講說,名僧碩學,四部聽眾,常萬餘人。

身衣布衣,木綿皁帳,一冠三載,一被二年。自五十外便斷房室,後宮職司貴妃以下,六宮褘褕三翟之外,皆衣不曳地,傍無錦綺。不飲酒,不聽音聲,非宗廟祭祀、大會饗宴及諸法事,未嘗作樂。

勤於政務,孜孜無怠。每冬月四更竟,即敕把燭看事,執筆觸寒,手為皴裂。然仁愛不斷,親親及所愛愆犯多有縱舍,故政刑弛紊。每決死罪,常有哀矜涕泣,然後可奏。

性方正,雖居小殿暗室,恒理衣冠小坐,暑月未嘗褰袒。雖見內豎小臣,亦如遇大賓也。

初,齊高帝夢屐而登殿,顧見武、明二帝后一人手張天地圖而不識,問之,答曰:「順子後。」及崔慧景之逼,長沙宣武王入援,至越城,夢乘馬飛半天而墜,帝所馭化為赤龍,騰虛獨上。時台內有宿衛士為覡,常見太極殿有六龍各守一柱,末忽失其二,後見在宣武王宅。時宣武為益州,覡乃往蜀伏事。及宣武在郢,此覡還都,乃見六龍俱在帝所寢齋,遂去郢之雍。中途遇疾且死,謂同侶曰:「蕭雍州必作天子。」具以前事語之。推此而言,蓋天命也。

雖在蒙塵,齋戒不廢,及疾不能進膳,盥漱如初。皇太子日中再朝,每問安否,涕泗交面。賊臣侍者,莫不掩泣。疾久口苦,索蜜不得,再曰:「荷,荷!」遂崩。賊秘之,太子問起居不得見,慟於合下。

始天監中,沙門釋寶志為詩曰:「昔年三十八,今年八十三,四中復有四,城北火酣酣。」帝使周舍封記之。及中大同元年,同泰寺災,帝啟封見舍手跡,為之流涕。帝生於甲辰,三十八,克建鄴之年也。遇災歲實丙寅,八十三矣。四月十四日而火,火起之始,自浮屠第三層。三者,帝之昆季次也。帝惡之,召太史令虞履筮之,遇?。履曰:「無害。其繇云:'西南得朋,東北喪朋,安貞吉。'文言云:'東北喪朋,乃終有慶。'」帝曰:「斯魔鬼也。酉應見卯,金來克木,卯為陰賊。鬼而帶賊,非魔何也。孰為致之?酉為口舌,當乎說位。說言乎兌,故知善言之口,宜前為法事。」於是人人贊善,莫不從風。或刺血灑地,或刺血書經,穿心然燈,坐禪不食。及太清元年,帝捨身光嚴、重雲殿,遊仙化生皆震動,三日乃止。當時謂之祥瑞。識者以非動而動,在鴻範為祅。以比石季龍之敗,殿壁畫人頸皆縮入頭之類。

時海中浮鵠山,去余姚岸可千餘里,上有女人年三百歲,有女官道士四五百人,年並出百,但在山學道。遣使獻紅席。帝方捨身時,其使適至,雲此草常有紅鳥居下,故以為名。觀其圖狀,則鸞鳥也。時有男子不知何許人,於大眾中自割身以飴饑鳥,血流遍體,而顏色不變。又沙門智泉鐵鉤掛體,以然千燈,一日一夜,端坐不動。開講日,有三足鳥集殿之東戶,自戶適於西南縣楣,三飛三集。白雀一,見於重雲閣前連理樹。又有五色雲浮于華林園昆明池上。帝既流遁益甚,境內化之,遂至喪亡云。

【論】[編集]

論曰:梁武帝時逢昏虐,家遭冤禍,既地居勢勝,乘機而作,以斯文德,有此武功。始用湯、武之師,終濟唐、虞之業,豈曰人謀,亦惟天命。及據圖籙,多曆歲年,製造禮樂,敦崇儒雅,自江左以來,年踰二百,文物之盛,獨美於茲。然先王文武遞用,德刑備舉,方之水火,取法陰陽,為國之道,不可獨任;而帝留心俎豆,忘情干戚,溺於釋教,弛于刑典。既而帝紀不立,悖逆萌生,反噬彎弧,皆自子弟,履霜弗戒,卒至亂亡。自古撥亂之君,固已多矣,其或樹置失所,而以後嗣失之,未有自己而得,自己而喪。追蹤徐偃之仁,以致窮門之酷,可為深痛,可為至戒者乎!

 卷六 ↑返回頂部 卷八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