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紀要 (四庫全書本)/卷0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 古今紀要 卷四 卷五

  欽定四庫全書
  古今紀要卷四
  宋 黄震 撰
  三國
  唐虞禪夏后殷周繼漢則因天下已亂而定之世變雖有不齊君徳雖或不類要皆明白洞達無媿辭者也王莽欺偽始以賊奪而盜名唐虞之禪識者已為之痛哭矣曹操本有過人之材適當艱難之會不能扶顛持危反挾天子以令諸侯隂行簒弑之逆而陽亦託名曰禪焉賊莽之欺於是遂成故實莽固不足責操則深可責者也然曹氏方用此於漢而司馬氏即用此於曹螳螂捕蟬不知黄雀之在後三國六朝之禍於此乎始而亂臣賊子接踵於後世矣是皆操有以啓之也豈不悲夫方獻帝之阨於操也以衣帶宻詔授昭烈誅之大權既移謀不果行昭烈始不得已起兵於外大義未伸曹已簒漢昭烈始又不得已即位於蜀昭烈漢氏子孫信義聞於天下諸葛武侯又以伊吕之佐而歸漢漢業雖未盡復漢氏之社稷則藉是未泯昭然甚明志士仁人所當惻然興念幸漢氏四百年之餘澤尚有存焉者可也陳夀何人敢謂賊為帝而謂漢為賊且忍於一旦滅漢之號而私以蜀為稱習熟既久甚至通鑑亦仍其舊且不能不以族屬疎逺為疑嗚呼晉元帝以司馬氏支裔纍纍渡江僅僅自保尚得續晉之稱曾謂昭烈風雲慶會三代之後邈焉寡儔銳志興復而反不許其稱漢耶使昭烈果非漢子孫曹操葢世奸豪豈不能聲其罪而誅其偽當時荆楚之士從者數萬人無一疑其為偽今反去之千百載下而創疑其譜牒耶世次之不詳此正陳夀之罪而不當以疑昭烈也故作史者以編年之法論則獻帝之漢既滅當以昭烈之漢繼之昭烈之漢既滅始當不得已而屬之呉魏以南北分繫特其間尚有當斟酌者昭烈雖有志興復而未遂呉魏乃一時角立非素相統攝如戰國於東周之世襲子孫耳此集姑欲紀事以便檢閱且退惟庸晩何敢輒預諸儒之議故仍分國以記庶一覽各得其始末惟改昔之誤以為蜀者為漢而呉魏則附其後云漢
  昭烈皇帝備字元徳景帝子中山靖王之後信義聞天下 討黄巾有功公孫瓚表為平原相獻帝初平二年徐州牧陶謙疾命麋竺迎領徐州興平元年 與袁術相持經月吕布乗虛襲下邳妻子見虜 降布布以為豫州刺史建安元年 又為布所攻歸操操益其兵使東歸圖布元年 又為布所敗復歸操三年 操令邀袁術因據徐州郡縣多叛操為之遣使與袁紹連兵四年 操攻之禽闗羽乃歸袁紹五年操既破紹乃歸劉表遂有髀肉復生之嘆六年右皆未
  遇孔明以前困辱事 在荆州三顧草廬諸葛亮陳取荆益與呉為援之策十二年 操伐劉表子琮降昭烈時屯樊棄妻子南走十二年 遣諸葛亮結孫權遂與周瑜破操赤壁取荆州表劉琦為刺史表之子十三年 劉琦卒孫權以昭烈領荆州牧周瑜分南岸地以給之十四年詣權求都督荆州權因瑜言不從後魯肅代瑜始勸以荆州借之十五年 劉璋因張松言結之法正乃勸取益州十六年 襲取益州擢用人才盡其器能益民大和十九年 因法正言進兵漢中張魯所據時已降操 取之稱漢中王二十四年 明年魏簒漢又明年傳聞漢帝遇害遂即帝位改元章武當魏黄初二年 右遇孔明後規恢事 已得益州孫權來求荆州不許遂相攻既聞操攻漢中乃請和分荆州建安二十四年 吕䝉襲斬闗羽全有荆州遂大舉伐呉自五峽至夷陵兵立數十屯為陸遜火攻所敗乃遯入白帝城右呉交惡事
  後主即位年十七政事咸決於亮 亮約官職修法制常躬自校簿書 亮討雍闓得孟獲七縱七禽自是南人終亮之世不復反建興元年 亮率諸軍北駐漢中上出師表 亮攻祁山天水南安安定皆應亮關中響震馬謖為前鋒違亮節度為張郃敗於街亭於是引咎責躬厲兵講武為後圖民忘其敗矣 亮上言以討賊自任引兵出散闗圍陳倉以糧盡歸 亮以蔣琬為長史琬常足食兵以相給 亮作木牛流馬運米入斜谷口治斜谷邸閣息民三年而後用 亮約呉大舉軍渭口屯田久駐與司馬懿相守百餘日懿不敢出 亮卒於軍中建興十二年當魏青龍二年 右委任孔明規恢事延熈元年蔣琬屯漢中九年卒 十一年費褘出
  屯漢中為益州刺史董允守尚書令為之副 明年允卒褘以陳祗代祗與黄皓表裏專政 後主數㳺觀廣聲樂譙周諫不聴 姜維數出軍為鄧艾所破司馬昭使鍾㑹鄧艾來伐姜維請分䕶陽安闗口
  及隂平以防之黄皓信巫鬼啓寢其事 初昭烈鎮漢中皆實兵諸圍以禦外敵姜維乃以為不若使敵至諸圍皆歛兵聚穀退處漢樂二城伺其疲乏以縛之及鍾會來伐諸圍退保㑹遂直入漢中 姜維守劔閣拒㑹鄧艾乃自隂平鑿山而進由江油抵成都後主降右孔明死後至亡國事
  諸葛武侯躬耕隆中 自比管樂 司馬徳操謂伏龍 徐庶謂卧龍 昭烈三顧 論孫權可與為援跨有荆益漢室可興 說孫權共破曹操於赤壁 昭烈遂收江南使督零陵桂陽長沙賦稅以充軍 成都平常鎮守足食足兵 昭烈病屬以後事曰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定大事嗣子可輔輔之不可君自取之勅後主曰事之如父聘呉結好 南征孟獲國以富饒 講武俟大舉建興五年出師表言宫府一體郭攸之費褘董允宫中咨之向寵營中咨之親賢逺小人先漢所
  以興隆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願托臣以討賊興復之效六年 揚聲由斜谷道取郿使趙雲鄧芝為疑軍身攻祁山戎陣整齊闗中響震馬謖違節制敗 冬圍陳倉斬王雙 七年平武都隂平二郡 九年復出祁山以木牛運糧 射殺張郃十二年悉大衆由斜谷出以流馬運據武功五丈原分屯久駐雜耕渭濱百姓安堵 司馬懿不敢出 百餘日卒於軍 懿按行其處曰天下竒才也 八陣圖 專權而不失禮 行君事而國不疑行法嚴而人恱服 用民盡其力而下不怨撫百姓示儀軌約官職從權制開誠心布公道出處與伊尹同 有王佐之心 有儒者氣象 庶幾禮樂 子贍斬鄧艾使力戰死
  闗羽與昭烈恩若兄弟 嘗禽於操為操斬顔良而歸漢 初在許嘗勸昭烈殺操 督荆州攻曹仁於樊 降于禁 斬龎徳 威震華夏曹操議徙都以避 司馬懿蔣濟勸操約孫權襲據江陵斬羽及子平於臨沮
  張飛兄事羽 昭烈之奔江南使飛拒後據水斷橋嗔目横禦敵無敢近者遂得免 釋嚴顔破張郃 巴土獲安 魏謀臣皆稱羽飛萬人敵 羽善待卒伍而驕士大夫 飛愛敬君子而不恤小人 後當伐吳為其下張達范疆所殺而奔吴
  馬超與韓遂起事 操用賈詡謀離間之軍大敗走保諸戎擊隴上郡縣殺韋康據兾城 康故吏楊阜等合擊之奔張魯 魯不足與計歸昭烈為左将軍
  黄忠自葭萌受任還攻劉璋 先登陷陣 勇冠三軍 一戰斬夏侯淵
  趙雲當陽長坂雲身抱後主保䕶甘夫人 辭趙範嫂樊氏婚 以鄉人活夏侯蘭 數十騎值操揚兵大出 一身都是膽與鄧芝拒曹真兵弱失利
  龎統司馬徽謂南州冠冕 崇邁世教 守萊陽令魯肅謂非百里才 勸昭烈取益州 伐人之國以為歡非仁者之兵進圍雒縣中流矢卒
  法正為劉璋使昭烈勸昭烈取益 請加敬許靖外統都畿内為謀主 勸取漢中 智術許靖踰城出降不果 為太𫝊 誘納後進 清談不倦 武侯為之拜
  麋竺世貨殖 陶謙遺令迎昭烈 吕布虜先主妻子竺進妹 助軍資 未嘗統御簡雍談客 説劉璋諷禁釀具
  伊籍使吳機㨗 與諸葛法正劉巴李嚴造蜀料
  秦宓對張温論天 辨五帝同族不然 論養龍
  霍峻昭烈入蜀守葭萌有功
  董和劉璋時令成都變其侈俗 守益州南士愛信昭烈定蜀與諸葛並署二十年家無擔石劉巴武侯薦之曰運籌吾不如子初 鑄直百錢平物價 代法正尚書令 清儉 初飛嘗就巴宿巴不與語武侯戒之先主亦怒
  馬良白眉 招五溪蠻皆受印㑹昭烈敗夷陵良遇害 弟先主謂言過其實 武侯不用魏延故有街亭之敗
  董允武侯北征任以宫省 専獻納 不容増後宫責黄皓 觧驂禮董恢 後陳祗代之二國吕乂守巴西漢中廣漢蜀郡 善募兵 武侯卒後勸導出者萬餘 代董允尚書令號清能彭羕武侯以其心大出之後誅
  廖立懐怏怏武侯廢之為民徙汝山郡武侯卒泣曰吾終為左祍矣
  李嚴糧不進呼武侯退軍軍退更言糧足武侯廢為民徙梓橦郡 武侯卒發病死
  魏延昭烈遷成都擢鎮漢川 破郭淮 每郤請兵萬餘會潼闗武侯不許 與楊儀水火 武侯臨死遺令延斷後武侯死延率所部徑先南歸楊追殺之
  楊儀軍戎節度武侯取辯 與魏延水火武侯不忍偏廢 既以不得為尚書令怨望廢自殺王連初令梓潼不降昭烈 校塩利簡用吕義等 諫武侯南征
  向朗年踰八十手自校書
  張裔守益州雍闓縳致之吳 後武侯以為𠫵軍領留府長史 立楊恭諸孤門戸行義甚至楊洪謂漢中蜀咽喉急發兵 忠清 至孝 洪始為李嚴功曹而起為蜀郡 洪書佐何祗又超守廣漢矣費詩闗羽恥與黄忠同列詩以韓信後至居上喻之乃拜諌稱尊號 更始猶存而光武舉號比諌未然杜微稱聾 武侯曰曹丕簒位猶土龍芻狗之有名也君當以徳輔時
  孟光責費禕行赦
  尹黙益部不崇章句 逺游荆楚従司馬徳操受古學
  李譔該賢著書
  譙周精六經 諸子文章非心所存不徧覧 諫聲樂 勸降魏
  郤正與黄皓比屋不為喜憎 侍後主降
  黄權初諫劉璋迎昭烈 據漢中權本謀也 諫伐吴 降魏
  李恢平南土功居多
  吕凱
  王伉執忠絶域十年不與雍闓通
  馬忠䍧牱威恵 祁山經營戎事 平南土蠻夷立廟 初名狐馬養外家
  王平諫馬謖 所領千人獨自持 一戰敗魏延鄧艾在東馬忠在南平在北漢中咸著名 識不過十字
  張嶷斬山賊張慕 南平四郡蠻夷 越嶲殺太守龔祿焦璜嶷往復之留十五年夷為立廟蔣琬廣都不治武侯薦社稷之器 常足兵食 以後事付欲由漢沔襲魏 其代武侯相漢楊戲不應答楊戲非毁皆能容之
  費褘武侯命同載 使呉不能屈 諫喻魏延楊儀代蔣琬尚書令其速數倍功名略與琬比延熈中禦魏㓂對來敏閑暇圍棊 身雖在外路㫁乃行 家不積財兒子布素 為魏降人郭修所刺
  本傳評曰蔣琬方整有威重費褘寛濟博愛承諸葛之成規是以邦家和一
  姜維武侯稱姜伯約心存漢室而才兼於人 延熹十年與費褘共錄尚書事討定汝山夷 又與魏大將郭淮夏侯霸戰洮西西明舉部降欲誘羗胡斷有隴西每欲大舉費褘 裁制所與不過萬人禕卒將數萬進圍襄武㧞河間狄道臨洮三縣又破魏王經於洮西後為鄧艾所破衆庻怨讟而隴西亦不寧 疑黄皓欲授兵閻宇不敢還 景耀元年表遣張翼廖化分護陽安闗口隂平橋頭以防鍾會為皓所寢繼被後主勅詣曹降將士㧞刀斫石鍾厚待維以叛魏將士憤發并殺之膽大如斗清約
  鄧芝說呉絶魏 督江州討定涪陵 位大將軍二十年 賞罰明 卹士 無私産 器異姜維張翼不以退黜廢公務 諫姜維以國小民勞不宜黷武 蜀破亂兵殺之
  宗預對孫權以東益巴丘之戍西增西帝之守皆不足問
  廖化以果烈稱官位與張翼齊
  楊戲典獄號平 守建寧梓橦皆清約 不應蔣琬笑傲姜維免為庻人 未嘗甘言加人書不盈帋篤親
  衛繼繼張君復姓衛忠篤信厚
  楊顒為武侯主簿 諫武侯躬較簿書
  
  孫堅孫武後 初斬會稽妖人稱帝者許生 大破黄巾 勸張温斬董卓温不忍發後卓殺温 守長沙破賊區星越零桂討周朝郭石三郡肅然 起兵討卓斬南陽太守張咨入雒修諸陵卓所廢為袁術擊劉表戰死 策堅長子與周瑜友見術求領父兵 渡江轉鬬無敢當 士民樂致死 威震江東 袁術僭號以書絶之 曹操袁紹相拒官渡策欲襲許迎漢帝 為故呉郡太守許貢客所殺 謂弟權曰決幾兩陣之間與天下争衡卿不如我舉賢任能以保江東我不如卿以印綬與之卒年二十六權立後諡太帝
  大帝待張昭以師傅而周瑜程普吕範為將率魯肅諸葛瑾為賔客時曹操表守會稽 梟黄祖其軍士射殺堅 用周瑜議與漢昭烈合兵大破曹操於赤壁取荆州建安十二年 徙治秣陵改曰建業防操作濡須塢十六年 周瑜既死從魯肅議以荆州借漢昭烈十五年 操攻濡須權禦之謂曰春水方生公宜速去操乃還十八年初操令民内徙民相驚自廬江九江蘄春廣陵户十餘萬皆東渡江西遂虛有皖城十九年權征皖城克之右始結蜀漢拒魏事 二十年權以漢昭烈已得益州使諸葛瑾從求荆州昭烈許以涼州定乃還權乃遣吕䝉魯肅拒闗羽於益陽操入漢中昭烈乃求和分荆州二十一年操攻濡須 二十二年權令徐詳詣操
  求降 二十四年權乞討漢闗羽自效時羽圍曹仁於樊遣吕䝉襲公安據江陵釋于禁擒闗羽遂定荆州操表領荆州牧昭烈來伐權遂稱臣於魏陸遜大敗漢於夷陵魏徴侍子不受右背漢從魏事 魏伐之權卑辭上書魏文詔止 權即王位即元黄武臨江拒守復與漢通魏無功而還 魏大舉伐之臨江嘆而還曰雖有武騎千群無所用之五年初三年時魏文帝出廣陵望大江曰彼有人焉未可圖也乃還 魏主以舟師自譙循渦入淮臨江又嘆曰固天所以限南北也遂歸 權稱尊號改元黄武魏明太和三年盟曰漢呉既盟同討魏賊云云漢約同時大舉呉主聞大軍遂遁太元二年薨年七十一謚大帝 亮立 諸葛恪為輔孫峻因民之多怨與王謀誅之亮既親政以孫綝專恣欲誅之見廢為會稽王年十六休立自殺 休立 誅綝銳意典籍任張布不敢以韋曜盛冲侍講卒諡景帝 皓立權孫和子誅濮陽興張布酷淫晉遣王濬王渾伐之降於濬太史慈為郡毁州章 為孔北海突圍吉劉元徳為孫策收劉繇餘衆 尉建昌却劉磐士燮守交阯四十餘歳 弟壹守合浦 寛厚下士 不廢職貢 震服百蠻尉陀之類孫皎為吕䝉後繼定荆州降髙城 本姓俞 為邊將 軍整 留數十年 青徐屯要人馬將帥盡識之與陸遜追昭烈右孫氏屬籍
  張昭子布 孫策文武事一以委之 以權托昭曰不任事君自取之 攻黄巾 匡琦 周鳯自此希出常為謀臣 斥魏使邢正下車諫醉飲以性剛不用為相 勸迎曹操 在里著書諫遣長彌許晏 使遼東公孫淵 稱疾不朝權土塞其門昭内以土封之 兩使見殺 權慰謝昭不出燒門恐之昭更閉户諸子扶起權載以還宫一邦憚之
  顧雍不飲酒寡言 相十九年 選用随能 辭色雖順而所執者正 子卲二十七起家守豫章諸葛瑾其先瑯琊諸縣人 後徙陽都 先有葛氏時人因别號諸葛 使漢與弟亮無私面善諫瑜 死生不易 𢎞雅 瑾為大將軍孔明漢丞相族弟誕顯名於魏 一門三方冠葢 子恪名盛當世瑾常嫌之 恪受詔輔孫亮數侵魏人怨之為孫峻所誅
  步騭與衛旌種𤓰謁焦征羗以貧賤遇之 斬蒼梧守呉匡南士之賔自此始 薦逹救解 代陸遜為丞相猶誨門生手不釋書 在西陵二十年鄰敵敬其威信寛厚得衆外内肅然
  張綋諫孫策輕敵 止權輕騎 諫復出 鎮守挹捐 勸都秣陵 楚武王置金陵始皇掘㫁連岡改今名
  嚴畯質直純厚 辭督兵 使漢武侯善之 有賜散之親舊
  程秉通五經傳太子
  闞澤著乾象厯數 儒學勤勞 封都鄉侯大議輒咨訪 欲增科謂宜依禮律
  薛綜嘲蜀
  周瑜推道南大宅以舍策 迎策東渡其起兵所向皆㧞年二十四 權立與張昭共掌衆事詣權母議莫遣質於操 請精兵三萬破曹操百萬於赤壁 請築宫置昭烈徙闗張各置一方挾與攻戰大事可定 請取劉璋并張魯北方可定 權許之還江陵卒年三十六 事權先執臣節 恢廓 程普數侮瑜瑜不較普自敬服 操遣蔣幹遊說幹不敢發言還歎其雅量髙致 權與昭烈留語嘆其文武籌畧萬人之英顧其器大不乆為人臣爾 操與權書曰赤壁有疾燒營自還使周瑜虛獲此名瑜威聲逺著故曹操毁譖之 及卒權流涕曰公瑾有王佐之才今忽短命孤何頼後權稱尊號曰孤非公瑾不帝矣 雄畧膽畧藐焉寡儔
  魯肅子敬 賑窮 指囷與周瑜 不就袁術 就瑜東渡 瑜薦於權 勸鼎足首勸禦操廹瑜共成赤壁之功 勸借昭烈荆州 操聞之落茟周瑜薦自代 從破皖城 節儉 手不釋巻
  吕䝉子明 十六隨姊丈鄧當討山越 張昭薦䝉代當 禽黄祖 破曹仁 權勸就學魯肅嘆其學識英博 從拒濡須數進竒計 破朱光於皖 討廬陵賊 西取長沙零桂三郡破曹仁於濡須 守漢昌與闗羽分土接境 謂征虜守南郡潘璋住白帝蔣欽循江上下何憂操何頼羽詐疾還建康羽既徹備乗虛南郡獲羽父子遂定荆州 容舊怨薦蔡遺 籌畧竒至可次公瑾但言議英發不及之收三郡時用鄧𤣥之說下郝普
  程普從孫堅討黄巾董卓 從策破廬江秣陵張英突祖郎出策 討劉勲黄祖 輔權代太史慈備海昏為周瑜左右督破曹公走曹操守江夏
  黄葢隨孫氏三世攻討 守九縣所在平定 尉丹陽山越懷附 赤壁火攻 平武陵蠻韓當從三世攻討 與周瑜破曹公 吕䝉襲南郡宜都 復與陸遜朱然共破蜀漢 破丹蔣欽從策平定三郡 守三縣 壁吕合秦狼合肥力戰 徐盛有讐而舉之
  周泰宣城提身衛權被十二創從討黄祖 從赤壁戰
  陳武征討有功所向無前 合肥戰死 子耒感悟二母 得施明之情 尉新安降萬餘人家尉盡於卷土
  董襲從策討劉勲於尋陽 代黄祖於江夏謂太妃江東無憂 㫁紲威黄祖
  甘寧周瑜吕䝉共薦 勸先取黄祖 足敵張遼開爽有計畧 輕財敬士従攻夷陵濡須合肥凌統年十五攝父兵 殺督陳勤 身破山賊 從擊黄祖曹公 合肥䧟陣出孫權 親賢愛士
  輕財重義有國士風

  徐盛戰功 邢正之來泣涕横流 魏文之來盛植木衣葦為疑城假樓魏望見即遁潘璋合肥之役璋獨馳進 擒闗羽斬馮習 麤猛 好功
  丁奉潰魏兵 謀斬孫綝共立孫皓 漸驕自周瑜至此 評曰凡皆江表之虎臣
  朱治從孫堅攻討 扶策依袁術 勸策還平江東守九江 憂勤王事 養姊子為朱然本姓施朱然餘姚長 守臨川平盗 吕䝉薦然自代鎮江陵 與陸遜并力破漢 魏曹真攻之六月不克 修潔 終日欽欽如常在戰塲
  吕範劉氏云吕子衡寧乆貧與張昭留守 宻請留昭烈牧揚州民陸遜等皆修敬 主計不從權私求功曹周谷傳著簿書使無譴問權後任範而不用谷
  朱桓督濡須 以五千破魏數萬 李膺不敢出捋虎鬚 一面數十年不忘 部曲户口妻子盡識之
  虞翻年十二客不過之曰琥珀不取腐芥磁石不受曲鍼 不就操辟 示孔融易注 犯顔孫權
  坐徙涇縣狂直嗜酒

  陸績六歳懷橘 斥張昭論用武 以直見憚 出守鬱林 註易釋𤣥 作渾天圖 知亡日六十年同文軌
  張温以使漢而美之 少以俊才有盛名顧雍以為當今無輩
  駱統八歳時飢荒為之食少曰士大夫糟糠不足我何心獨飽姊以私粟與之分施 勸尊賢重民多上書云
  陸瑁陳融濮陽逸等 就之游處 瑁割少分甘與之豐約 徐原不識遺書託孤為之起墳收養
  戒暨艷揚人失 諌伐公孫淵論皆寛厚

  朱據諫暨艶以功覆過艶不從故敗 權以為才兼文武可繼吕䝉張温 輕財好士 以争太子賜死
  陸遜破賊潘臨尤突費棧所過肅清 吕䝉薦遜意思深長才堪負重 代䝉首尼西方斬獲招納凡數萬 乞招延茂異 督朱然潘璋破漢昭烈不啓諸將之違節度忍辱濟事 權以印付遜與蜀漢書自行之 假黄鉞破曹休去建昌侯慮闕鳴攔 髠射聲 校尉 諫峻法 諫取夷州朱崖 諫討公孫淵 攻襄陽䕶所得生口 議勿募鄱陽民 議勿興利改作 代顧雍為丞相以論太子見責卒家無餘財
  陸抗遜子 與諸葛恪換屯柴桑更繕葺 孫皓即位上時宜十七條 與晉羊祜對壘 西陵督步闡叛歸晉抗躡之羊祜還 抗遺祜酒祜饋抗藥 諫黷武 牧荆州上疏言西陵國之西門云云晉伐呉終如抗慮 機雲皆其子
  賀齊賀本姓慶 齊之伯父純避安帝父諱故改 威震山越 討賊所至盪平
  全琮振贍空船而還 圖闗羽 分三郡險地為東安郡以琮領郡招山賊 破魏舟師 諫圍朱崖
  吕岱平諸冦 用賊錢愽在交州厯家不餉家年八十親王事哭徐原益友云復於何聞過周魴平冦 誘曹體斬獲萬計守鄱陽十三年恩威並行
  鍾離牧以稻與認者 永興縣長謂其慕承宫欲罪認者牧請之不得出裝長止之顯名 平五谿如救炎居永興宫種䝉隂山
  潘濬事昭烈 闗羽敗事呉 討五溪蠻吕壹弄威福 濬陳其姦隂後遂誅
  陸凱遜之族子 諫孫皓淫樂 勸還建業 勸取士 責何定佞臨終薦賢斥不肖 弟𦙍字敬宗平交趾任州十年身潔事濟
  是儀本姓氏 孔融嘲以民無上遂改今姓 典機宻 蔬飯 進逹 未嘗言人之短 數十年無過
  徐詳 胡綜皆典機宻
  劉惇字子仁 知水旱盜賊 明太乙
  趙逵九宫射覆
  呉範占候占劉表死黄祖擒 昭烈得益闗羽走而不免 魏雖和當備 漢雖戰必和滕承嗣名𦙍 郡治 諸葛恪同受遺詔 諫恪用兵 恪二十萬圍新城無成 孫峻誣害之孫峻誣害諸葛恪 驕慕 夢恪擊之死 後事付同祖弟夷滕𦙍 斬朱異 無禮孫休夷之
  濮陽興議作丹陽湖田 百姓怨 與張布廢休適子迎立皓 皓立萬彧譖之夷三族王蕃事孫休 時論清之 不能承順皓因其醉斬之
  樓𤣥字承先 切直皓貶交阯殺之
  賀卲言王蕃見誅 何定小人見寵遂誅
  韋曜論博奕之非 不為孫皓父和作紀被誅
  華覈諫孫皓營新宫 言農桑書百餘上見免卒
  曹參後曹騰為桓帝中常侍有養子嵩實夏侯惇之叔父也生操至子丕即位為魏
  曹操為洛陽比部尉東歸起兵謀誅卓袁紹為盟主鮑信迎領兖州刺史破黄巾得戎兵三十萬漢献初平三年迎天子荀彧計 都計董昭計 操為司空用棗祗韓浩議興屯田建安元年 於是州郡例置田官操征行無運糧之勞起於棗祗而成於任峻 誅吕布 降張繡邀袁術術南走而死 敗袁紹於官渡糧盡欲還
  用荀彧計遂攻潰紹軍並四年 紹死子譚尚相攻操擊之遂并河東十年 伐劉表表死子琮降十三年 破馬超於潼闗十六年 十八年策曰袁術殞潰橋蕤授首吕布就戮張楊殂斃烏丸三種一征而滅鮮卑丁零重譯而至封魏公征張魯二十年 二十一年封王設天子旌旗右操用兵規取天下事 操既克江陵順流東下呉周瑜敗之赤壁再失荆州十三年 再進軍濡須口攻呉權上牋有春水方生君宜速去之語遂還十八年取呉宜緩而急 破張魯取南郡司馬懿勸乗勢取蜀不從十八年 劉備進兵漢中操自擊之斜谷口不克再失漢中二十四年取蜀宜急而緩 右三分處 過吕伯奢聞食器聲手殺八人曰寧我負人 諸將計畫勝己者隨法誅之如楊修亦見誅 枕幸姬卧覺而殺之 小斛足廩穀斬主者以厭之酷虐詐偽皆此類
  荀彧去紹從操操謂吾子房 說定河濟以髙祖闗中光武河内為比 勸迎漢帝都許以髙帝為義帝縞素為比 論紹操勝敗以劉項為比 平生教操為漢賊皆以争天下言之至九錫以諫死彧意豈以天下未一操未免受之遽歟 薦郭嘉荀攸鍾繇 計攻袁紹 計取劉表
  荀攸彧從子 說緩攻張繡 說竟攻吕布 破袁紹多其謀 先攻紹二子後取劉表 凡畫策十二 從征孫權道卒
  賈詡說李催等為董卓報仇西攻長安 張繡追操詡知其先敗後勝 說繡降操 說操緩下江東因楚之饒以饗吏士撫百姓江東不勞而定以計破韓遂馬超 言劉景升父子定太子 魏文問呉蜀何先詡言劉備雄才諸葛亮善治國孫權識虛實陸遜見兵勢皆難卒謀不從江陵失利
  郭嘉謂袁紹未知用人去之 謂操真吾主 此袁本初十勝十敗 與荀攸說攻吕布 料孫策必死匹夫之手 料袁紹性遲必不救備料袁紹二子必争 料三郡烏丸必不設備
  鮑信袁紹等初起兵謂操曰能撥亂反正者君也 迎領兖州
  夏侯惇曹操本其兄弟 有辱其師者殺之 都督十六軍 在軍常迎師受業 清儉夏侯淵督軍糧 擊黄巾收其糧 擊雷緒 太原賊 南山賊 韓遂 涼州宋建 氐𦍑死於蜀矢
  曹仁破袁術 陶謙 吕布 黄巾 都許 皆有功 破張繡 定河北 拒潼闗 屯樊潰圍曹洪以馬授操 聚糧繼軍 征劉表
  曹休破呉蘭而張飛走 文帝以為征東將軍擊呉
  曹真㧞靈丘 文帝時破張進 征呉 受詔輔明帝 破馬謖平三郡 備陳倉袁渙初拒吕布不罵蜀先主 請訓民以義 屯田順民意 崇教訓 請明先聖之教 清張範恬静 答袁術在徳不在强 曹操常令範與邴原居守 謂文帝必資此二人涼茂守泰山賊襁負而至
  公孫度欲取鄴拒止之
  國淵典屯田 首級實數 散祿賜
  田疇哭劉虞 北邊服其威信 從曹公 辭爵
  王修輟社 赴孔融難 收𦵏袁譚 諫操肉刑 嚴才反赴曹操之難於銅雀䑓
  邴原與管寧俱以操尚稱 門徒數百 歸曹操 非公事不出
  管寧華歆薦其獨行 屢聘不至 見金不顧張⿰ 胡昭皆屢辟不出崔琰諫曹操計甲兵諫世子獵
  毛玠勸操宜奉天子 布衣蔬食 琰為丞相西掾玠為東掾並典選舉所舉皆清正之士 天下莫不以亷節自勵
  徐奕馬超既破留守西京 魏諷謀反以為中尉 太嚴 選舉
  何䕫不就袁術 誓死不辱 守長廣平賊 諌新科 守樂安諸城平
  邢顒徳行堂堂 行唐令風化行植有寵顒言以庻代宗之戒
  鍾繇說李傕天子得出長安 督闗中諸軍操無西顧之憂 欲復肉刑
  華歆歆為龍頭邴原為腹管寧為尾共一龍 守豫章清操 孫策待以上賔 歸操 清貧 厯文帝明帝位三公
  程昱張邈叛與荀彧留守郢城東河三城以待操說勿與紹和 請殺蜀先主 料孫權必不殺先主 自兖歸闔門不出
  董昭說都許 降張楊餘黨 料先主 創魏 文帝時論征呉危
  劉煜勸操以劉備得蜀日淺急攻之不從小定曰今未可擊 文帝時料蜀必為闗羽報呉 呉稱臣獨勸襲之不聼 呉禮敬廢諫勿伐不聴 明帝時請誅遼東公孫淵 伐蜀宻其謀 善伺意迎合 卒以此見疏發狂死 所謂巧詐不如拙誠
  蔣濟說間呉以圖闗羽 曹仁曹休伐呉皆預計其敗 明帝時戒權臣太重
  劉馥操表為揚州刺史 恩化 立學屯田 守備 子靖陳儒訓之本
  司馬朗十二試經 欲復五等之制郡國蒐狩習攻戰欲承士業無主宜復井田
  任峻為典農中郎將
  棗祇建屯田 數年所在積粟軍國饒起於祗而成於峻
  杜畿以荀彧薦守河東十六年比闗中蕭何河内冦恂 冨而教之 西征軍食一仰河東張遼本聶壹後 屬吕布降操數有戰功 屯長社軍亂不動 合肥之戰呉人奪氣樂進短小 膽烈 擊吕布 張超 橋蕤 張繡眭固 劉備 袁紹 闗羽 張飛等多升登于禁與張遼樂進張郃徐晃俱名將有功伐闗羽降呉 後還見龎徳畫像卒
  張郃應募討黄巾 屬韓馥之敗歸紹 紹敗歸操漢中夏侯淵死以郃代 破馬謖 諸葛殺之徐晃降易陽以示諸城 平鄜及陽賊山羗 破闗道 全樊襄陽
  朱靈名亞晃
  李典官渡供軍 合肥不以私害公與張遼破呉 好學 敬賢
  李通必曹公定天下 官渡之戰斬紹使 勇冠三軍
  吕䖍守泰山平盜 討東萊郡賊李條等 泰山十數年威惠 遷徐州刺史一委别駕王祥許褚一手逆曵牛 操謂樊噲 宿衛 覺徐他殺之 破韓遂 虎痴 武衛之始典韋勇力 䧟陣破吕布 持大斧張繡不敢仰視 張繡之戰死焉
  龎徳馬超敗而降操 闗羽破樊不降見殺
  閻温偽許馬超告下邽以大軍至見殺
  王粲蔡邕倒屣 短小貌寢 勸劉琮歸操 博物 典造制度 誦道邊碑
  徐幹字偉長 王昶戒子曰偉長淡然自守願師之文帝云偉長恬淡寡欲彬彬君子 著中論二十篇
  陳琳諫何進召外兵
  阮瑀學蔡邕 操之國書檄皆琳瑀作
  應瑒字徳璉 常斐然有述作意
  劉楨字公幹 逸氣 治聞 不耽世榮 與曹植友善 自邯鄲淳繁欽路粹丁𢋸楊修荀偉等亦有文采不在七人之列七人自王粲以下
  衛覬請𣙜鹽 置律 宜量入為出 典著作 魏官儀
  劉廙諫伐蜀
  桓階說張美以郡歸操
  陳羣紀之子 知人 議復肉刑置九品 明帝時諫伐蜀 諫治宫室
  杜襲侍中 督漢中 駐闗中 諫伐許攸
  裴潛守代郡 單于稽顙 百姓歸心 料單于復反
  文帝曹丕操之子 立九品官人之法州郡置中正 日食歸過股肱非罪己之義勿復劾黄初元年 詔婦人不得預政後世有背違天下共誅之 詔郡國選士勿拘年儒通五經吏達文法並試用三年 右好處 孫權為蜀所攻遣使稱臣劉煜請襲之不從二年徴侍子呉遂臨江拒守三年伐呉賈詡諫不從師竟無攻四年呉蜀復進大舉伐呉臨江嘆息而歸五年 右伐呉事時諸侯王皆寄地空名而無實 王國老兵百人以為守衛三年失處
  鮑勛勸寛惠百姓 諫獵 斥劉曄佞帝怒出之為宫正百寮肅然 諫伐呉殺之 亷司馬芝守甘陵沛陽平河南皆有績 尹河南者莫及之 厯明帝 絶無澗神 専農桑王朗字景興 勸育民省刑 諌獵 諫伐蜀伐呉 厯明帝 諫營宫室 子肅
  張既操時為京兆尹懷流民 文帝時破盧水胡定涼州 破酒泉蘓衡 斬西平SKchar賈逵豫州刺史為天下法 賈侯渠夾石之戰微逵曹休幾殆
  蘓則與臨淄侯植聞魏代漢發服悲哭 推董昭云非佞人枕 諫以獵殺人見憚
  鄭渾事操 重去子之法 多以鄭為字 尹京止盜 文帝時守陽平沛等郡 鄭陂 妻子饑寒
  辛毗引裾諫徙兾州十萬户 射雉甚苦 諫伐呉 明帝時諫營造 持節制渭南六軍髙柔除妖謗賞告法 言三公不知政明帝時請重博士 諫宫室 獵法
  賈詡論呉蜀陳羣大可並見前
  司馬懿帝伐呉鎮許昌 受遺詔輔政 餘見晉卷首
  滿寵操時敗袁紹賔客 助曹仁屯樊力戰有功文帝時破吳於江陵 預知呉來燒軍 明帝時知孫權偽退表不罷兵 料孫權上岸 耀兵伏擊之 明年火燒退之 家無餘財
  田豫持節北邊胡人破膽 明帝時討遼東公孫淵 拒呉軍夜驚不動 領并州老而退
  明帝 置律博士衛覬之謀詔陳羣劉邵刪漢法合百八十篇太和三年詔退浮華於是免諸葛誕鄧颺等官從董昭請四年劉劭都官考課法七十二條竟不行景初元年 作許昌宫洛陽宫昭陽太極殿緫章觀青龍三年 婦官秩擬百官之數女子知書者六人為尚書典省外奏事是時王朗陳羣髙柔辛毗楊阜蔣濟王基孫禮等諫上不能用而優容之三年 性嚴急其督修宫室稽限者帝召問言猶在口身首已分王肅諫三年 以馬易珠翠玳瑁於呉徙長安鍾簴槖駞銅人承露盤於洛陽又鑄龍鳳起土山公卿皆負土景初元年 自黄初來諸侯王法不相通問太和五年 帝疾劉放孫資以久典機宻恐為夏侯献曹肇所害因薦曹爽可大任宜召司馬懿相參帝從之右皆失處諸葛武侯攻祁山天水南安安定皆應之馬謖違武侯節度為張郃所敗太和元年 武侯再從斜谷入約呉三道進兵帝勅司馬懿勿戰遂自東征呉遁而武侯卒姜維等亦引去
  陳羣 髙柔 衛覬 辛毗並見前
  楊阜論袁曹勝敗 討馬超平隴右 辭封 為政舉大綱 下不忍欺劉曄等薦於文帝云有公輔器 明帝不法服不見 諫宫室美女 陳九族義 遇雨諌伐蜀 諌侈宫室 以天下為任乞遜位未許卒
  劉劭守陳留崇教化 作許都洛都賦以諷 考課法 說畧
  王肅陳政本云官寡而祿厚 乞除宫室烏獸論遷史 註易春秋詩禮國語爾雅鍾毓繇之子 諫親征祁山 諫宫室勞役 正始中諫齊王曹爽伐蜀
  蒼慈守燉煌 民夷稱徳立祠
  陳矯車駕卒至尚書門欲省文書曰此臣職分非陛下所宜臨
  徐宣僕射 陳威刑太過 諫作宫室
  衛臻僕射 切諫宫室戒越職 戒馳騁
  盧毓作考課法選舉先樸行
  和洽勸省費務農 初毛玠典舉治諫儉素過中
  常林帯經耕 守郡有綪司馬懿見必拜
  崔林言考課在任人而已以忠直為司空
  孫禮諫修宮室七郡五州皆有威信 以為曹爽長史 爽不便出之揚州
  髙堂隆諫取長安鍾 火災星變 諫土木諫用法深 將死上疏防鷹揚之臣
  郭淮諸葛攻西圍知其必攻楊遂
  王基諫修宫室 料孫權必不出
  徐邈守凉州風化行 辭三公云無其人則缺豈可以老病忝之 當操時通 明帝時介
  卲陵厲公本志稱齊王 鄧艾請屯兩淮司馬懿善之始開廣漕渠自是東南有事大興軍旅資食有儲而無水害元始元年 曹冏論魏輕宗室非强本弱枝之道曹爽不能用四年 初曹爽輔政引用何晏鄧颺丁謐等晏等欲爽專權乃以司馬懿為太傅至是專權屢改制度懿遂與爽有隙稱疾不與政八年 懿誅爽等嘉平元年懿卒子師秉政三年 師遣王昶毌丘儉諸葛誕三
  道擊呉兵敗師引過歸已五年 師殺李豐帝不平師遂廢帝立髙貴鄉公 髙貴鄉公毌丘儉以師廢立專權起兵討師不克被誅正元二年 師卒弟昭秉政二年諸葛誕在夀春為自固計昭討克之帝見威權日
  去不勝其忿率宿衛官僮出討之賈充逆戰成濟遂刺弑帝
  元皇帝一稱陳留王 昭進爵晉公 昭命鍾會鄧艾大舉伐蜀艾自隂平鑿山通道克之鍾會譖收艾艾遂謀反為將士所殺艾為衛瓘所斬 昭進爵為王昭卒子炎嗣遂簒魏
  劉放
  孫資掌機宻 見寵任 放善書檄 資決策 帝寢疾贊進曹爽司馬懿
  杜恕畿之子 議牧守勿領兵專務本業 考課在任人法非所急 亢直 厯事明帝齊王傅嘏介之後 難劉劭考課法 告曹義以何晏必惑子兄弟 諫遣王昶等伐呉 事明帝齊王陳泰羣之子 代郭淮征西將軍 督雍凉諸軍却姜維 為鎮軍却呉孫峻與司馬氏親友王昶著治論兵書 議考課 懿薦之師令其伐呉 毌丘儉諸葛誕及王昶皆有功王凌勝呉全琮 與甥令狐遇並興兵欲廢齊王 司馬懿討之飲藥死
  諸葛誕以夏侯𤣥等四人為四聰 誕備八人為八達 劉放子熈孫資子宻衛臻子烈為三豫明帝惡之皆廢錮 齊王立復用 見王陵毌丘儉等以討司馬師夷滅遂保淮南昭討殺之麾
  下不降見斬者數百人至於盡
  鄧艾屯田水利 淮北二萬人 淮南三萬人 六七年可積三千萬斛 十萬衆五年食 鑿山攻蜀 欲竟攻呉 鍾㑹白其悖逆檻車徴其父子 衛瓘斬之綿竹西
  鍾會繇少子 破諸葛誕謀居多 伐蜀有功譖鄧艾既禽遂自反 至長安亂兵榖之王弼逸辯 注易老子為尚書郎二十餘年
  夏侯尚事文帝 破上庸平三郡 破呉諸葛瑾 自上庸西行七百里蠻夷服從夏侯𤣥尚之子 尚淵之從子 都督雍凉 與曹爽共興駱谷之役
  李豐結后父張緝欲以夏侯輔政而誅司馬師師聞之豐𤣥緝皆族
  曹爽明帝使與司馬懿受遺詔復進何晏鄧颺李勝丁謐畢敇 颺勸伐蜀從駱谷入楊偉陳其不可而還爽驕奢作窟室與晏等縱酒其中 司馬懿俟其車隨駕朝髙平陵勒兵先據武庫收爽晏颺等皆族
  何晏尚主 粉白不去手 行步顧影 好老莊言與夏侯𤣥荀粲王弼為清談 謂六經糟粕












  古今紀要卷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