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術策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君術策五
作者:蘇轍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潁濱文鈔/13

事有若緩而其變甚急者,天下之勢是也。天下之人,幼而習之,長而成之,相咻而成風,相比而成俗,縱橫顛倒,紛紛而不知以自定。當此之時,其上之人刑之則懼,驅之則聽,其勢若無能為者。然及其為變,常至於破壞而不可禦。故夫天子者,觀天下之勢而制其所向,以定其所歸者也。

夫天下之人,弛而縱之,拱手而視其所為,則其勢無所不至。其狀如長江大河,日夜渾渾,趨於下而不能止,抵曲則激,激而無所泄,則咆勃潰亂,蕩然而四出,壞堤防、包陵谷,汗漫而無所制。故善治水者,因其所入而導之,則其勢不至於激怒坌湧而不可收。既激矣,又能徐徐而泄之,則其勢不至於破決蕩溢而不可止。然天下之人常狎其安流無事之不足畏也,而不為去其所激;觀其激作相蹙,潰亂未發之際,而以為不至於大懼,不能徐泄其怒,是以遂至橫流於中原而不可卒治。

昔者天下既安,其人皆欲安坐而守之,循循以為敦厚,默默以為忠信。忠臣義士之義憤悶而不得發,豪俊之士不忍其鬱鬱之心,起而振之。而世之士大夫好勇而輕進、喜氣而不懾者,皆樂從而群和之,直言忤世而不顧,直行犯君而不忌。今之君子累累而從事於此矣。然天下猶有所不從,其餘風故俗猶眾而未去,相與抗拒,而勝負之數未有所定,邪正相搏,曲直相犯,二者潰潰而不知其所終極,蓋天下之勢已少激矣。而上之人不從而遂決其壅,臣恐天下之賢人,不勝其忿而自決之也。夫惟天子之尊,有所欲為,而天下從之。今不為決之於上,而聽其自決,則天下之不同者,將悻然而不服。而天下之豪俊,亦將奮踴不顧而力決之,發而不中,故大者傷,小者死,橫潰而不可救。譬如東漢之士,李膺、杜密、范滂、張儉之黨,慷慨議論,本以矯拂世俗之弊,而當時之君,不為分別天下之邪正以快其氣,而使天下之士發憤以自決之,而天下遂以大亂。由此觀之,則夫英雄之士,不可以不少遂其意也。

是以治水者,惟能使之日夜流注而不息,則雖有蛟龍鯨鯢之患,亦將順流奔走,奮迅豫悅,而不暇及於為變。苟其瀦畜渾亂,壅閉而不決,則水之百怪皆將勃然放肆,求以自快其意而不可禦。故夫天下亦不可不為少決,以順適其意也。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