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開元占經 (四庫全書本)/卷02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 唐開元占經 卷二十一 卷二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二十一
  唐 瞿曇悉達 撰
  五星占四
  熒惑與填星相犯一
  巫咸曰熒惑犯填星兵大起按宋書天文志曰晉穆帝升平二年八月戊午熒惑犯填星三年十月諸葛攸舟軍入河敗績 荆州占曰熒惑與填星合而犯大將軍為亂若守之女主凶期三年 司馬彪天文志曰熒惑犯填星大人忌 春秋緯曰熒惑干填星大旱荆州占曰熒惑入填星中將軍為亂 文耀鈎曰主
  喜不失政則熒惑與填星相扶 荆州占曰熒惑去填星而復歸環繞之不出六年中國亡主又曰為獄事石氏曰熒惑與填星㑹主走出 巫咸曰熒惑與土合是謂内亂 班固天文志曰土與水合為壅沮晉灼曰水性壅而弱土故曰壅沮一曰壅填也不可舉事用兵又曰國亡地 郗萌曰熒惑與填星合其國争者坐之又曰熒惑與填星環繞之不出三年天子失位又曰熒惑與填星合女子坐之文耀鈎曰填星與火合則大旱陽行害又曰火與土
  合憂主孽祥 石氏曰填星與火合大人惡之 海中占曰填星與熒惑合女子為天下害 郗萌曰填星與熒惑合為禍喪其國不可舉事用兵必受其殃按司馬彪天文志曰孝順帝漢安二年六月乙丑熒惑光芒犯填星明年八月孝順帝崩孝冲即位明年正月乂崩 荆州占曰填星與熒惑合土在火上他兵加之必有尅土在火下各不動者名曰子母同光其國得地猛强若同上下民有逆心其分兵起更王 石氏曰地侯與熒惑所合宿戰不勝國飢按宋書天文志曰宋武大明五年正月火土同在須女占曰女主惡之三月孝穆皇后崩此其應也 石氏曰熒惑從填星聚于一舍名曰大陽其下國且有重徳致天下期在十年 文耀鈎曰熒惑與土鬬則子弟亂 巫咸曰填星與熒惑鬬不出其年有亡國 郗萌曰熒惑與土合鬬兵起近期十五日中期三十日逺期六十日 荆州占曰填星與熒惑合鬬必有叛臣為亂有兵起期不出二年又曰熒惑與填星鬬不出三年有亡國 又曰熒惑與填星鬬王者亡地將軍死之 又曰填星與熒惑合相守主以孽為憂其下國失地若有圍邑 又曰熒惑與填星相守為憂喪 石氏曰熒惑守填星旱一曰兵大起
  熒惑與太白相犯二
  荆州占曰熒惑與太白相犯大戰太白在熒惑南南國敗在熒惑北北國敗 文耀鈎曰熒惑從太白軍憂離之軍却出太白之隂有分軍出其陽有偏將之戰當其行太白逮之破軍殺將 荆州占曰熒惑太白相犯為兵喪為逆謀 甘氏曰熒惑干太白草木傷華妨政 石氏曰熒惑與太白㑹為鑠 荆州占曰太白熒惑合去之一尺曰鑠其下之國不可舉事用兵必受其殃 荆州占曰熒惑入太白將軍戮 海中占曰與熒惑合金從火有兵罷火從金兵大起按張璠漢紀曰初王師敗於河陽欲浮河東下太史令王立曰春太白犯填星于斗過天津熒惑又逆行守北河不犯也由是遂渡北河將自軹闗東出立又謂宋開鄧艾曰太白守天闗與熒惑㑹金火交金革之象也漢祚終矣晉魏必有興者後立數言于帝曰天命有去就五行不常旺代火者土也承漢者魏也能安天下者曹姓惟委任曹氏而已公聞之語立曰知公忠于朝廷然天道深逺幸勿多言 荆州占曰太白與熒惑遇是謂金入火有兵兵罷國安無禍 海中占曰熒惑太白合野有破軍將死按班固天文志曰孝景後元年五月壬午火金㑹合于輿鬼之東北不至柳出輿鬼北可五寸丙戌地大動鈴鈴然民大疫死棺貴至秋止 司馬彪天文志曰孝殤延平元年正月丁酉金火在婁金火合大人憂是歳八月辛亥孝殤帝崩 荆州占曰熒惑與太白合主人兵不勝又曰所合國野有殃二旬四五日兵過其野三旬四五日兵宿其野三月不去其國亡 又曰熒惑與太白合同舍其分有兵戰相離則軍離按檀道鸞晉陽秋曰孝武寕康二年十一月癸酉太白掩熒惑在營室時桓石䖍破氐賊姚萇於盭江 又曰熒惑秋與太白合其國不可以舉兵反受其殃 黄帝占曰熒惑太白俱入斗不出其年國亂有憂又曰熒惑入東井太白隨之兵喪並起 郗萌曰熒惑入東井太白隨之將若相死一曰君死又曰糴貴 荆州占曰熒惑入東井太白隨之道上多死人 陳卓曰熒惑入東井太白隨之百川皆溢 韓楊曰熒惑太白接皆赤而芒三十日舍天津闗河不渡諸侯不通其君死之 石氏曰熒惑與太白相隨西行熒惑舍天門西太白舍天門中一曰舍天津人主無出國門 荆州占曰太白從熒惑聚于一舍熒惑在上名曰乗太白其嵗多兵不用其國將以武致天下逆行兵起 石氏曰熒惑太白所守之宿在東方女勝男 海中占曰熒惑太白中上出破軍殺將客勝 荆州占曰熒惑入太白中五十日將死 又曰熒惑與太白相入入而不出其國亂有憂 又曰熒惑出太白之左左軍戰左將勝出其右右軍戰右將勝又曰出太白之左小戰出太白右去之三尺軍小敗 黄帝兵法曰熒惑出太白之隂若不有分軍必有他急分大軍也 荆州占曰熒惑所在太白從之伐不利無功太白所在熒惑從之伐者利有功 石氏曰熒惑往從太白聚於一舍太白為失明熒惑赤色而光環繞太白所守之國大兵起 荆州占曰太白與熒惑遇是謂金入火有兵罷無徭役又曰太白在熒惑之上所聚之國且以義致天下若在左右名曰秋兵其國必大敗 又曰熒惑在太白前後左右成戰客勝 又曰太白出熒惑之東不出三月兵起又曰太白居熒惑之後而相及破軍殺將 又曰太白上居熒惑上復下居熒惑下有反者 宋武兵法曰太白熒惑一南一北為死喪 郗萌曰太白乗熒惑軍敗隨熒惑軍憂 又曰熒惑太白合而太白起角芒而光居熒惑之上其國且有用兵三十日不去天下三年兵起六十日不去下有空國死主荆州占曰太白與熒惑相留十日如去有兵大戰其不滿十日有兵而不戰期不出一年中 又曰熒惑環太白大將死 文耀鈎曰熒惑方行太白環之破軍殺將石氏曰熒惑薄太白亡偏將 荆州占曰熒惑從太
  白下上抵太白不入軍急不戰又曰熒惑正抵太白不去客將死 又曰熒惑摩太白下破軍主將死 又曰熒惑摩太白有數萬人戰軍敗人主死 又曰太白貫熒惑亡偏將 春秋緯曰熒惑與太白相逢而鬬勝太白破軍殺將熒惑破人主弱名聞海内 文耀鈎曰熒惑與金鬬隂不制又曰有戰兵兵不在外為在内按宋書天文志曰晉惠帝永寧二年十月熒惑太白鬬于虚危十二月熒惑就太白于營室初齊王冏定京都因留輔政遂専傲無君是月成都河間長沙王討之冏乂交戰攻焚宫闕冏兵敗夷滅乂殺其兄上將軍實以下二十餘人也 巫咸曰太白與熒惑鬬不出其年兵起 又曰太白與熒惑春鬬嵗旱夏鬬不出其年易相秋鬬不出其年兵起冬鬬不出二年有喪 荆州占曰熒惑與太白相過而鬬不勝有憂 又曰太白與熒惑鬬大將戰死又曰熒惑與太白鬬諸侯王有喪若離國若多口舌
  有内疾人民尚伐好戰殺大將歳大飢 又曰熒惑與太白鬬不出三年易相 又曰春太白與熒惑鬬亡君之戒也夏鬬不出三年名山破冬鬭不出其年有大喪一曰女喪 郗萌曰熒惑守太白北太子終若皇子終守其南嬖人死若季子死居東西亦然若相死皆期三月 荆州占曰太白與熒惑相守其間容斧血滿其野其間容矛有血流乆相守血盈滿
  熒惑與辰星相犯三
  劉向洪範傳曰火水合於斗不可舉事用兵必受其殃按洪範天文星辰變占曰漢景帝初元年十一月熒惑與辰星合于斗後三年吴王濞變七國同舉兵反漢大尉周亞夫敗之 荆州占曰熒惑與辰星秋合有兵冬合有喪又曰熒惑與兔星合東方免星白而火兵在外削地
  為和又曰熒惑與辰星合大水交行其國不可以先起兵合於東方臣謀其主合於西方不出九十日其國宫中有事 又曰熒惑與辰星合於尾箕其國大臣凶春夏為兵秋冬為喪凶 郗萌曰熒惑與辰星在尾箕相近天下將大赦 又曰熒惑與辰星處虚北冬雷雨水流忌甲子 石氏曰熒惑與辰星合為水必飢舉事用兵有内亂 又曰熒惑與辰星相去三尺大人當之一曰天下大赦 又曰免星與熒惑㑹冬為刑他時為淬晉灼曰火入水故曰淬也其下之國不可舉事用兵必受其殃天官書曰為喪 甘氏曰免星干火星雨雹上即妨太子嬖人下即妨太尉司馬 荆州占曰辰星與熒惑合而相守水火亂行國有兵喪若不有兵疾疫流行按班固天文志曰孝景五年四月乙巳水火合於參其年四月梁孝王死 荆州占曰免星與熒惑合其國大旱赤地千里又為飢將行舉事大敗有覆軍殺將 陳卓曰免星與熒惑合其國主出走 又曰熒惑所在辰星從之伐者利有功辰星所在熒惑從之伐者不利又曰熒惑與辰星相過是謂不祥不可用兵命曰自伐一曰野有兵不戰兵在外亦罷 文耀鈎曰辰星抵觸熒惑展轉復離而合河漂山天雨蛤國主哭於宫 荆州占曰熒惑薄辰星抵之貫之殺偏將 文耀鈎曰熒惑與水鬬則以暴敗 班固天文志曰火與水合為北軍角 荆州占曰火與水合鬬女子為天下害 又曰熒惑與辰星鬬相毁敗也則有外兵不即内亂其國鬬東方臣伐主鬭西方期九十日强國宫中有亂 又曰熒惑與辰星鬬辰星滅將死又曰熒惑與辰星合鬭其國内亂有兵起其分凶
  唐開元占經卷二十一
<子部,術數類,占候之屬,唐開元占經>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