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開元占經 (四庫全書本)/卷04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四 唐開元占經 卷四十五 卷四十六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五
  唐 瞿曇悉達 撰
  太白占一
  太白名主一
  石氏曰太白者大而能白故曰太白一曰殷星一曰大正一曰營星一曰明星一曰觀星一曰大衣一曰大威一曰太皡一曰終星一曰大相一曰大囂一曰爽星一曰太皓一曰序星上公之神出東方為明星 荆州占曰出東方為啟明 郭璞曰太白晨見東方為啟明爾雅曰明星謂之啟明 詩曰東有啟明西有長庚鄭𤣥曰日既入謂明星為長庚 荆州占曰太白出東北為觀星出東方若東南為明星出西方為太白也吳龔天官星占曰太一位在西方白帝之子大將之象一名天相一名大臣一名太皓 石氏曰太白主秋主西維主金主兵於日主庚辛主殺殺失者罰出太白太白之失行是失秋政者也以其舎命國 甘氏曰太白主大將主秦鄭 巫咸曰太白主兵革誅伐正刑法五行傳曰太白者西方金精也於五常為義舉動得宜於五事為言號令民從義虧言失逆秋令則太白為變動為兵為殺 班固天文志曰逆秋令傷金氣罰見太白 石氏曰太白司兵䘮奸凶不時禁不祥或出東方或出西方 荆州占曰太白出東方色黄而明旱黄而不明此常色也 太白出西方其髙而色正白旱若色青白此其正色也即變其常以五色占
  太白行度二
  洪範傳曰太白以上元甲子歲十一月甲子朔旦冬至夜半甲子時與日月五星俱起於牛前五度順行二十八宿右遊一歲而周天案厯法太白一終凡五百八十三日一千三百四十分日之一千二百二十九竒九星行過一周天二百一十八度一千二百一十九竒是二百六十七年而百六十七終也星平行日行一度一周天也 石氏曰太白出東方髙三舎命曰明星柔上又髙三舎命曰大囂剛其出東方也行星九舎為百二十三日而反反又百二十日行星九舎入又伏行百二十三日行星十二舎昏出西方也髙三舎命曰太白柔上又三舎命曰大囂剛其出西方也行星九舎為百二十三日而反反又百二十日行星九舎而入入又伏行星二舎為日十五日晨東方出營室入角出角入畢出畢入箕出箕入柳出柳入營室其出西方也出營室入角盡如出東方之數 甘氏曰太白以攝提格之歲正月與營室晨出於東方亢氐出東方為日八歲二百二十二日而復與營室晨出於東方太白之居左也其恒二百三十日其遲也二百四十日其居右也順行二百四十日其速二百三十日從左過右也其又百三十日其速九十日而見從右過左也其又三十日其速十日而見從右適左其又三十日其速十日而見荆州占曰太白凡見東方二百三十日而伏不見四十六日名少罰太白與歲星為雄雌出於東方西方髙三舎為太白柔又髙三舎為太白剛用兵象也剛則入地深吉淺凶柔則入地淺吉深凶 石氏曰太白出百二十日乃極乃極退也未滿此日便至極疾也東方以辰巳為極西方以申未為極 太白出以辰戌入以丑未出入必以風太白當期而出其國昌 荆州占曰太白出入如度天下昌 石氏曰太白出則出兵入則入兵戰則有勝用兵象太白吉反之凶 荆州占曰太白已入而未出先起兵者國破亡禍及一世 石氏曰太白兵象也行疾用兵疾吉遲凶行遲用兵遲吉疾凶 太白行疾前用兵者善行遲後用兵者善太白所居久其鄉利所居易其鄉凶 太白出髙用兵深吉淺凶出卑淺吉深凶 荆州占曰太白之出西方也在酉南則為楚在酉北則為秦齊燕 石氏曰太白出西方出酉秦勝楚出申楚勝秦 荆州占曰太白出入西方其國伐宋勝韓韓勝趙趙勝魏 石氏曰太白伏外有軍則罷將起兵則止國勿攻戰 太白進退主𠉀兵 荆州占曰太白所抵之國凶 石氏曰太白不見不宜出軍若有客來挑軍可應先動破軍殺將必有積尸 太白出所直之辰從其色而角勝其色害者敗 太白所直之辰其直之者國為得位得位者戰勝 太白出東方也為德舉事左之近之吉右之背之凶 太白出西方也為刑舉事右之背之吉左之近之凶 太白入東方未出西方其六十五日為陽其六十五日為陰以此時出兵雖勝有殃得地必復歸之陽為中國陰為負海國巫咸曰太白受制則脩城郭繕藩垣審羣禁節兵甲敬百官誅不法 太白入西方未出東方其十五日為陽其十五日為陰名曰行天命以此時出兵其國亡 荆州占曰太白出西方常出申酉之間失行而北走是謂反坐有破軍有屠城在北方 天官書曰太白出卯南南方勝北方出卯北北方勝南方正在卯東國勝出酉北北方勝南方出酉南南方勝北方正在酉西國勝荆州占曰太白逺日為兵深其將強近日為兵淺其將弱 太白伏也出兵有殃 魏武帝兵法曰太白已出髙賊深入人境可擊必勝去勿追雖見其利必有後害荆州占曰太白以仲冬出東方若西方以伐利 太
  白始出東南維在日月之陽陽國之將傷在其陰利始出東北維在日月之陰陰國凶在陽吉 出西南維在日月之陽陽國凶在其陰吉 出西北維在日月之陰陰國之將傷在其陽利 又曰出日北維匈奴有兵相攻 荆州占曰太白出西方上行不至未而反陰國強陽國敗戰不勝 太白出見西方上至未將横行大強偹四方 又曰出西方上至未有覇一曰陰國霸 太白出西方上不得過申至之地大臣有憂一曰將奪君位南至未丁之地大將有憂羣臣獄人主治獄 太白
  始出東方西方之國不可以舉兵 始出西方東方之國不可以舉兵破軍殺將其國大破敗 辰星不出太白獨出東方有德令獨出西方正在酉西方兵起不戰獨出戍敵兵起不戰 太白入東方未出西方西方北方以舉兵身死國亡 太白入西方未出東方東方南方以舉兵雖勝得地復歸之主不血食殃及三世將死凡出軍在外必視太白太白西與之西東與之東短
  與之短長與之長陰與之陰陽與之陽翕與之翕張與之張善馴其道以戰大勝當前戰者軍破將死 太白在陽陽國利其以陽時出於陽重利在行不失中國勝太白在陰陰國利其以陰時出於陰重利
  太白王相休囚死三
  荆州占曰太白之相也從季夏至夏盡及四季王時其色黄白精明無芒 太白之王也從立秋至秋之盡其色比狼星而光明仲秋之時有芒角 太白之休也從立冬以至冬之盡其色不精明而無光 太白之囚也從立春以至春之盡其色青黄而無光明 太白之死也從立夏以至夏之盡其色赤黑細小而不明 甘氏曰當其相也而有王色主弱將強有休色將不兵有囚色將誅不成有死色將誅傷所留之舎其國兵其進舎也是趣兵其退舎也兵出不成 當其王也而有相色主弱將權勢縱横天下有謀專行君事有囚色所囚者有罷徒之令有死色大將死不葬所留之舎其國兵起其進舎也其下之國兵歸之其退舎也兵弱不用 當其休也而有王色野多賊兵有相色野多兵入人民亂未央有囚色攻牢墓囚人勢横有死色從軍死不葬其所守之舎有逐將死王其進舎也武吏縱横文吏為虎狼天下大赦 當其囚也而有王色大將反成有相色下犯其上有休色野多暴兵盗賊並起有死色妖言多不祥所留之舎不可舉事用兵其進舎也歲多雹霜萬物不成其退舎也秋冬無霜雪 當其死也而有王色流水湯湯有相色野火煌煌有休色金幣不行有囚色國多虎狼其留守也野獸食人其進舎也白刃鏘鏘其退舎也兵不成行
  太白光色芒角四
  荆州占曰秋三月太白出西方色當白而不白逆行必有金石之妖且見隕星墜為石石之所下冦至其野凶山崩地裂出水無火而金自燔天雨血髙臺自壓見此二者國有大䘮及為祠蓐收西海之神命及為役命兵令勤事試車馬警邊境脩邊地  甘氏曰𠉀太白以秋庚辛此王氣色當如其常色變則失所也 石氏曰太白赤比心黄比參右肩蒼比參左肩黑比天豕之右目荆州占曰太白赤比心白比狼星織女星黄比左角班固天文志曰黄比參左肩青比參右肩黒比右角天官書曰黑奎大星也此太白之常色也一書云青
  比左角也 石氏曰太白色猛赤次白而蒼若悴而不光是謂失色雖得地位擊之必克其大而圎黄而澤可以為好事其圎大怒而赤天下兵降而不戰 太白色白圎明潤吉黄圎和黑圎憂青圎小憂 荆州占曰太白青圎為水 巫咸曰太白赤東西南北行非常色此有謀國兵起 太白失色國失兵將亡 太白光明見影歲熟戰勝 海中占曰太白光明見影戰當太白者將軍增爵主増壽 郗萌曰太白當效而出色黄為土中央利有土功事有軍一曰有德令其國利 太白光如張盖所在之國有立王揚光見影歲大熟 太白色圎而悴期不出六十日有大䘮 太白色黄黑軍在外者罷有謀者以雨厭之 荆州占曰太白始出色黄其國吉赤有兵而不傷其國色白歲熟色黑有水 太白始生未可擊色隆未可擊色衰未可擊色死急擊勿置不急擊客將為主人 太白其状炎然而上則有兵大起下則有天狗所下其野流血出無時則易其政 太白色正蒼有兵青有憂 太白色蒼黑期六十日有水若䘮黒多為水蒼黒等水兵並起 太白蒼白而静天下厭兵 太白色蒼白期不出六十日中有䘮若憂太白始出色白其國歲熟又曰秦利 太白色黑芒澤有子孫喜立王 太白色赤白而潤有喜 太白始出色黄其國吉黄白和同色赤來年有兵戰勝又曰楚利又曰始出色赤而淳得地 巫咸曰太白色黑秋水尚可春破師 海中占曰太白色赤淳得食白淳有喜蒼憂蒼黑為死 荆州占曰太白色白而無角將不勝巫咸曰太白色黄有角其國疫又色白旱 荆州占曰太白色黑燕利 甘氏占曰太白色白五芒出早為月食晚為彗星及天矢將發於無道之國 郗萌曰太白常形行則垂芒上銳下大色如常止 荆州曰太白蒼芒有䘮憂 甘氏曰太白獨行赤則武也可以戰白而芒則文也不可以戰若行疾者武也不行者文也 海中占曰太白十二芒鈎不可以戰 京氏曰尚書㣲則太白垂芒 荆州曰太白見一芒兵起不用見二芒戰攻見三芒天下皆兵起見四芒諸侯死境見五芒天下更制王國一曰立邦 太白十芒皆鈎不戰而受地太白所在之鄉視芒而日増長如行過維此大人之氣也不可不備 石氏曰太白青角有木事黑角有水事白角有䘮赤角有戰 石氏曰太白赤角用兵敢戰吉不敢戰凶順角所指擊之吉逆之凶 荆州占曰太白大王光有角將暴虐為民賊所徃者民苦之所去者民不治 巫咸曰太白赤而有角將勝赤而無角將不勝荆州占曰太白四角者赦 海中占曰太白有五角
  立將帥六角有取國地七角伐王 荆州曰太白過宿有角長取地長角短取地短 太白過宿有角外指其國得地内指其國失地期一年 太白居實有德居虚無德行勝色晉灼曰太白行得度勝有色也色勝位有位勝無位有色勝無色行得盡勝之晉灼曰行應天度雖有色得位行盡勝之行重而色位輕星經得字作德出於辰之南鄭得位行不失勝行失敗色黄而赤大而角勝蒼小敗出於辰卯間宋得位行不失勝行失敗色黄而赤大而角勝黑小敗出於寅卯間衛得位行不失勝行失敗色黄大而角勝蒼小敗出於寅之北趙得位行不失勝行失敗色黄而華大而角勝蒼小敗出于午未間吳越得位行不失勝行失敗色蒼亷赤大而角勝黄小不勝亷亦敗出於申之南楚得位行不失勝行失敗色赤大而角勝赤小敗出於申酉間漢得位行不失勝行失敗色大而角勝赤小敗出於酉戌間齊得位行不失勝行失敗色蒼大而角勝白小敗出於戍之北燕得位行不失勝行失敗色黑大而角勝黄小敗 班固天文志曰太白所直之辰其國為得位得位者戰勝所有之辰順其色白角者勝其色害者敗晉灼曰鄭色黄而赤蒼小敗宋色黄而赤黒小敗楚色赤黒小敗燕色黒黄小敗皆大角勝 荆州占曰太白之色赤也將者勝其白無角不勝其剛也破軍殺將其柔也勝不殺將太白赤而角者武也戰不戰凶 太白之色赤澤而有角命曰大旗旗長取地長旗短取地短文曜鈎曰太白青角棺槨貴 荆州占曰太白黄而角有土功色白而角文不可以戰一曰哭泣之聲色黑而角大水有兵在外戰吉不戰凶 元命包曰太白髙下進退應兵名舒疾左右角曜兵官驚慎武將斥武臣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