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開元占經 (四庫全書本)/卷11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十四 唐開元占經 卷一百十五 卷一百十六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一百十五
  唐 瞿曇悉達 撰
  鳥休徴
  鳯凰鸞
  尚書考靈曜曰通天文者明審地理者昌鳯凰下之地鏡曰鳯凰赤精頊顓徳尚書中候曰堯即政鳯凰巢阿閤 禮斗威儀曰君乗土徳而王其政太平鳯凰集於苑林 京房曰鳯凰來儀翽翽其羽兹謂休徳 抱朴子曰古者太平之世鳯凰常居其國而生光 淮南子曰鳯凰之翔至徳也 禮稽命徴曰父子君臣夫婦尊卑有别鳯凰至飛翔盛於明堂 京房易候曰鸞見於國天下大安 中候曰周公歸政於成王鸞凰見
  白烏 白燕
  地鏡曰衆庶感則白烏來 瑞應圗曰白烏者宗廟肅則至 京房易妖占曰山見白燕其君且得貴女 地鏡曰妾媵有制白燕來巢
  朱雀黄雀
  地鏡曰赤雀銜書文王徳瑞應圗曰赤雀者王者動應於天時則銜書來 禮稽命徴曰祭五岳四瀆得其宜則黄雀集白鳩玉鷄 比翼鳥 三足烏 鷃巢園樹
  瑞應圖曰白鳩王者養耆老尊道徳不以新失舊則至又云玉鷄者王者徳令神明則出 地鏡曰王者徳
  綦髙逺則比翼鳥來至 又曰王者徳不任卜筮則三足鳥來 京房曰鷃巢園樹嵗安熟
  鳥咎徵
  鸞三指 鵲巢宫闕及巢軍 鶴巢樹
  地鏡曰鸞三指其下不以徳所下之國有易王 又曰鵲巢門殿上賢據代之世主衰失之象 京氏曰鵲巢軍旗鼓上將軍死 又曰鶴巢樹此謂失教邑亡嵗苦人多死
  燕羣及市朝樹 燕銜土 燕雀鬬
  京房曰燕羣鬬外内饑於冦國兵起 地鏡曰𤣥鳥羣見水大興女主持政兵革且起不出四年王道絶 京房曰燕自經市朝之樹為政者凶 京房曰燕銜土出之國益土 又曰燕銜土出置之邑中虛 地鏡曰雀與燕共鬬内冦亂此國兵起 京房曰燕與雀鬬賤人為冦
  鷄非時鳴
  易通卦騐曰萬民聞鷄鳴皆翹首結𢃄正衣裳 京房曰鷄無故夜鳴必有急令 又曰鷄據棲而鳴邑令不遷乃免也 地鏡曰鷄昏鳴者世主任女人為政方亂又曰鷄夜鳴天子適有急令戎馬興 京房曰鷄夜
  半中鳴有軍軍罷若有驚亡將軍妻死 又曰鷄晨昏鳴人民有事人定鳴且戰夜半鳴流血滂沱 又曰鷄不以時鳴國當之 地鏡曰鷄飛及走且鳴天子退聲 又曰雌雞作雄雞鳴女主亂政家則妻妾姦謀女人憂 京房曰雌雞非時而雄鳴者家大傷
  鷄不上棲及不下棲 雌鷄冠距生
  地鏡曰鷄不肯上棲上樹者凶 又曰鷄日中不下棲女主亂政家則妻妾奸謀女人憂 京房易𠉀曰鷄逐日不下樹其邑必有水憂 地鏡曰雌鷄摶腹生冠距女主亂政家則妻妾奸謀女人憂 河圖曰鷄有六指殺人
  鷄與野鳥鬬戯
  京房曰鷄與野鳥飛走入人堂而鬬若戯其君不復居人主亡 又曰鷄與野鳥鬬其邑亂臣弑君大臣相戮流血滂沱 又曰鷄鳥相鬬其國殺大臣有喪邑流血地鏡曰鷄與野鳥鬬君殺國亂
  鷄不鼓翼及窺井 鷄自飛翔及五色
  京房易𠉀曰鷄不鼓翼國受大咎 地鏡曰鷄窺井牢獄事 地鏡曰鷄無故自飛翔去家有蠱 河圖曰鷄有五色殺人又曰𤣥鷄頭食病人
  鷄自來及自死 鷄與烏鳥媱
  地鏡曰他鷄無故飛來不去家者暴死 又曰鷄無故自死家虚耗 又曰鷄與烏鳥淫世主内亂外臣有謀横兵方起
  鷄生子異形
  京房曰鷄生子不完其邑憂 又曰鷄不卵生子無羽而獸形邑虚 又曰鷄不卵而生子非鷄形者邑有大水 又曰鷄不卵而生子為六畜邑有兵作 又曰鷄不卵而生子為䑕者邑有大害 又曰鷄不卵而生子為野獸形者邑有大憂 又曰鷄不卵而生子有六畜邑有憂 又曰鷄卵中盡為蟲虵蜂蠅國邑虚 地鏡曰鷄生子雜異形皆為兵水憂




  唐開元占經卷一百十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