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九 國朝文類 卷第二十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二十一

國朝文𩔖卷第二十

 碑文

  帝禹廟碑         鄧文原

至大辛亥紹興路重修帝禹廟成江浙行中書省

平章政事臣某等遣使驛聞請紀其事鑱諸樂石

而以命臣文原制曰可顧臣膚陋甞待罪詞林今

又職司儒校敢不對掦丕顯式昭毖祀垂憲來今

謹按史載帝即位㑹諸侯江南計功而崩因葬焉

其事與記禮言虞帝南廵葬蒼梧者皆語相傳以

乆至於封泰山禪㑹稽則尤爲後丗侈功好大者

之論而非聖人崇德務本意也甞以五服計其道

里遐邇則㑹稽寔在要荒之外先王省方肆覲政

教是敷非(⿱艹石)御八駿樂觀㳺除道周衛而勤民于

逺然帝自肇功䟽鑿告成錫圭躬膺歴數年逾百

𡻕矣猶不肯一日自暇𨓜以居於萬民之上則夫

子所謂有天下而不與者豈非萬丗之大訓哉厥

𥘉巨浸稽天民用昬墊孰任巳溺懋于奮庸天啓

聖仁聲律身度勩躬胝胈以宣地利以奠民極功

施無窮考禮報本匪越人所私爰自少康之庶子

無餘始封而命祀盖少康距帝僅五丗嬰時投艱

復脩墜緒一成一旅祀夏配天不失舊物繄帝之

德足以繫属天下而庶子無餘亦克胙于東土世

席休光以及周之末季凡越之人羣居畊鑿服習

聲教遡原而上SKchar可食息忘也矧覩其因山之制

而遺衣服藏焉歴丗推崇或著禎祥神兹顧享

皇元受命義周仁洽綏定幅貟稽諸版圖貢輸則在

昔九州區域止及海内職方之大軼古無倫追惟

有夏治格幽明山川鬼神壹是寧謐列聖⿰糹⿱𢆶匹承用

弘兹道誕降璽書凡在祀典者命有司肅脩時𥙊

棟宇傾圯官爲繕完(⿱艹石)江淛所理聖王之祀宜莫

先㑹稽焉戊申𡻕土荐饑疾癘仍臻民多流殍臣

某以季冬來領郡事慨然曰古者二千石期以共

理當爲民省憂吾其敢怠忽明年春白于宰臣凡

荒政(⿱艹石)干事旣得請還謁祠下周視梁橑風雨欹

壓黻冕弗治丹雘漫漶先是宋政和間即廟爲觀

邇年更爲寺𡻕侵視䕃百廢莫興乃首議復廟田

之私質于民者以贍衆鳩工庀具傭役惟時鉏荒

斧堅民士競勸礱石以楹陶甓以甃庭觀嚴敞殿

廡翼衛(⿱艹石)帝臨止川谷賁輝以帥府命給中統楮

幣二百七十一定有竒是𭛠之興庶㡬乎知成民

而後致力於神者矣竊惟帝之平水土也九賦既

均又曰六府三事以示天下萬丗治道之本獨洪

範九疇未甞爲虞帝敷陳其說後千有餘年箕子

始以爲武王告使箕子蒙難而不獲信其志又無

武王者興則九疇將遂堙而無傳乎自夏歴商孰

傳之而至箕子其事逺莫可考丗知帝功與天地

並而洪範九疇鮮有能研精理奥究諸力行者使

其書徒以言語傳漢儒旁摭庶徴推致五行其言

非不較著明甚而先王綜理天人之要亦巳微矣

八卦九疇道相經緯天所以𢌿聖人者豈偶然哉

聖上纉承大寳丕建皇極中外大臣務肩忠藎謨

恊賛襄盖將絜斯丗而躋之三五之盛神人具孚

𡻕則順成慶浹華裔惟帝妥靈兹土嘉飫德馨亦

永永億萬年無斁臣謹稽首再拜而詩之其詩曰

淛河之東有山欝蒼鎮于南土夷視崇岡昔帝㑹

同圭璧斯皇翩其飈馭(⿱艹石)帝陟方(⿱艹石)彼橋山弓劒

是蔵維是横流潰潰懷襄燥川静谷成賦定壃帝

躬菲惡㑭民樂康鑄鼎象列謨訓範防功加九有

道尊百王丗嚴秩祀登薦肅將牧臣有惕顧視榛

荒乃堂乃構𮟏宇周墻吉蠲來享雲斾龍章繄帝

賛育時厥雨晹物消疵癘𡻕詠茨梁永佑皇圖儲

慶發祥即山勒銘德逺彌光

  漢番君廟碑       元明善

舊有番君廟范文正公爲守時改作於州治西

北距今盖三百年廟日以壊延祐四年三山王君

都中爲守乃重作之廟旁又作芝山道院舘道士

以爲廟守番君廟者祀漢長沙吴文王芮也方秦

毒虐天下秦吏亦乗而毒虐其民存者SKchar然咸思

覆秦殺吏獨番陽令得江湖間民心號曰番君及

諸侯兵起遣梅將軍鋗助漢入𨵿得王長沙功著

漢令然番人奚有王之功髙哉徒知令之德我而

巳後雖去而他都丗丗不忘廟而祠之尸而祝之

此民之心也此文正公之所爲改作也王君忠信

說禮連治大郡皆著能聲今守饒又能跡前賢

所爲以爲治安知今日所思者他日不以思王君

哉廟成圖之以𭔃郡人玄教嗣師呉眞人曰此眞

人昔甞勸我者今成矣廟當有記眞人属筆於明

善遂作漢番君廟碑其頌曰

翼翼新廟有寢有堂薦我溪毛奠我酒漿靈舞靈

歌冀其來享誰縶君駒芝山之嵎誰維君舟番水

之洲君不來逰増我百憂靈風清淒隂雲𡨋迷彷

彿君旗導以兩螭君其假思使我心夷君既醉止

錫我繁祉𢈔有稲梁倉有絲枲飽暖而嬉疫癘不

起太守作廟從民攸好春而有祈秋而有報猗千

萬年君子是傚

  侯府君夫人李氏祠堂碑  郭松年

夫人姓李氏北燕縉山人生有淑質既長婉娩聴

從不學而能父母鍾愛之擇其嫓以歸邑人侯氏

之子士温侯氏大姓世雄郷里而士温亦賢子弟

號衣SKchar族遼金以來蟬聮名宦不絶著稱雲朔間

夫人始入門其家人上下目其容止閑雅皆恱以

相賀自是閨門肅穆雍如也生二子曰進曰慶夫

人年二十有四而士温卒居憂哀毀踰禮既免䘮

事長撫㓜愈益恭勤不少怠親黨憐其年少煢獨

勸改適則曰人之所以爲人以其有禮義也吾一

婦人而事二夫豈禮義乎哉因以死自誓不失節

志竟莫奪聞者歎美之貞祐𥘉金政寖衰 皇元

太祖肇基王業義旗南指屢敗金兵金主畏偪徙

都汴以避其鋒驅士民搶攘南渡夫人携㓜孤

粮從之草行露宿未甞汚强暴虧婦節旣渡河寓

居宿州雖流離頓挫顛沛造次擇師友教飬二子

不輟二子亦頴悟絶人能動心忍性卓卓自樹立

旣而進以吏事明敏大爲宗室完顔公所知公事

行樞密院事於宿審其可付重事表授下邳元帥

府經歷官佩銀符凡府之謀畫教條與夫升黜守

戰賞罰之用皆先事應機而辦以功累遷保静軍

節度副使癸巳之變緫戎淮海没王事一子曰㺹

慶驍勇善𮪍射由武選仕宰相以其才堪將帥起

行間擢萬夫長金季朝廷以北兵方張慮宋人乗釁

襲我腹背受敵命慶以本軍戍蜀漢遇敵戰死一

子曰瑛甲午𡻕金亡宿境大飢人相食夫人與孤

孫㺹瑛處瀕死者數四嘆曰始吾南渡與二子俱

今皆死國難惴惴殘喘亦何所惜但念侯氏一門

不絶知綫重遭荼毒吾何敢不力適𡻕饑乏食宋

船米數萬石濟宿民且誘之完顔公以國破君

亡外無蚍蜉螘子之援遂𣢾附人頼以生范陽人

張子良素居公麾下爲禆將公死子良雅不属宋

且念桑梓頗形於言色宋江淮大都督余玠覺其

意陳兵脅宿民悉内徙泗州子良愈不自安

皇元革命遂舉城來歸朝廷以爲京東行省仍領歸

德府緫管府事侯氏從而家焉某年月日夫人齋

沐易服召㺹瑛立床下戒之曰吾自歸汝家七十

年矣遭世多虞備甞艱苦汝所知也子死國難孫

克樹立今年近期頥死無所恨脩身齊家汝宜勉

之語絶枕肱而卧遂卒享年九十以某年月日葬

于睢陽大陳村之别墅夫人慈祥樂易接下以仁

事上以禮再遭變故臨難不苟雖白刃在前未甞

怖悼失度少變其節及二子貴顯分旄節握兵符

光昭門楣無一毫驕泰色是皆烈丈夫之所難能

而夫人處之𥙿如加以安樂夀考及見其孫㺹瑛

力學爲儒佐大府縻好爵聲光洋溢享甘㫖之養

不以疾終天之報施善人爲何如也今上初即位

方以孝治天下將一變衰俗以復乎古而貴近舉

是以聞上嘉其貞節許其家立祠奉祀祠宜有碑

勅臣松年爲之銘銘曰

天地定位綱常以分女不再醮禮具成文猗嗟夫

人有猷有守爰從弱齡䘮其嘉耦煢然弔影將彼

二雛啼寒號飢其志弗渝鷄鳴膠膠不替風雨栢

舟揺揺載罹寒暑金徳既衰大駕南廵伯仲聮翩

以登要津伯也剖符仲也秉龯偕殁王事偕有休

烈夫人之徳夫人之教粤侯一門兩全忠孝神元

撫運景命惟新亦有孝孫侍于夫人嗷嗷林烏受

哺于子售其㓛德孝孫之似天錫眉壽降福孔多

原始要終其樂如何堂古之制享時之祭勒此銘

章以訊來裔

  光州固始縣南嶽廟碑   馬祖常

五嶽奠五方之地而各神於其人風雨日月之交

有年糓之順成民物之疵癘焉南嶽祝融之墟距

固始記里二千然皆古楚封域是其神必靈於一

方無疑也神而靈能變化佐天地主SKchar象形流行

蕩摩又豈閡於一隅哉𫝊有曰山澤通氣氣坱圠

旁礴扶輿充兩間者大而不可以擬言衆人狹中

而咸私其郷神則罔不通也神而通則雖廟祀於

邦亦宜哉予甞𬒳命代祠衡嶽且辱宗伯之職

矣知典禮咸秩無文嶽瀆上之所蠲吉有事者也

僣有厲禁非民之所得禮也國家以仁治天下示

民大同斥雕譁而不用凡山林丘陵墳衍之神能

福於人郷人得祠之俾或禱而得年糓焉得無疵

癘焉兹亦上之所願推施於下者不禁也地又匪

天子𡻕時遣使之位禱又不大爽於禮禁廟無煩

官司而民樂相之居民上者又忍不因其俗而順

恱之乎是三者皆應記也廟事有成悉汝南民李

聚之力鳩材庀徒百工並興冨者入貲窶者奏技

盖聚當病(⿱艹石)有物慿之者自言爾作廟則愈今聚

年七十矣衣結躡屨北走亰師繪廟之圖介昭功

萬戶㧾使府副使劉文秉御史臺管勾王珪拜馬

祖常丐文歸而刻諸廟中載考廟屋爲閣者五間

爲廡者二十間爲後殿者三間爲門者爲别室者

大小凡(⿱艹石)干間皆象神儀於其中外鑿二池瀦水

植蓮客來㳺者憇息有亭東爲石矼周爲繚垣對

樹嘉木合隂成列巳蔚然而稱神棲矣固始吾州

之屬邑也父老子弟吾之所敬愛者也旣來請文

夫何讓焉廼爲詩以侑邑人迎送神之詞云信民

生大平之樂愷也詩曰

南山隮𠔃興雲雨我田𠔃頼我神君神君降𠔃水

渚幢駢羅𠔃夾以斧威不祥𠔃無疵癘順年糓𠔃

吾食汝吾食汝𠔃何報鼓以牲𠔃蘋芼來連舞𠔃

樂予廟翼翼𠔃子趨載擊鼓𠔃問年秔盈疇𠔃秫

盈田冨夀愷𠔃衆咸熈自今兹𠔃樂民時維兹邑

𠔃孔休神福汝𠔃多來牟汜布𮑮𠔃霈四海充無

垠𠔃神咸在

  漢濟南伏生祠堂碑    張起巖

暴秦焚滅經籍欲愚黔首黔首固未可愚祗自愚

以速滅亡而經籍之在人心者如日月之掲乎天

固不可得而滅也噫秦灰巳冷漢䇿聿新孰謂禍

難散亡之餘而有伏生巋然乆存獨能壽遺經於

胷臆以傳來學而新生民耳目哉是盖天相斯人

𢌿之以九十之年而其所以託之者有在也濟南

鄒平縣治東北十餘里號伏生郷伏生之墓在焉

即墓所有祠𡻕乆弊漏縣尹大寧曹明叔視事之

𡻕躬拜祠下顧瞻徘SKchar睠先賢之所蔵仰遺像之

有託慨然興懷營脩完飾輪奐一新率邑人士與

凡在官者具牲醴以祀復專其子憲來請曰願有

述起巖緬惟先生之有功於斯文天下所共知後

世論次其功贈乗氏伯號曰大儒從享孔廟天下

通祀唯鄒平以其郷獲私展其敬旣别祠縣學又

即墓建祠其趍向可知也今曹尹復能崇墓葺祠

俾邑人益知有以景行前哲而進于學于以化民

成俗是真能舉其職矣起巖齊産也聞其請故不

敢辭旣書其事因附所見俾來者有攷仍繫以銘

按漢儒林傳伏生名滕爲秦博士壁蔵書以避禁

兵後亡數十篇獨以二十九篇教子齊魯文帝欲

召時巳年九十餘老不能行詔掌故晁錯徃受之

衛宏云伏生老不能正言言不可暁使其女傳言

教錯孔安國書序但云失其本經口以傳授藝文

志尚書二十九卷乃其所授者漢儒謂之今文隋

經籍志乃云伏生口傳二十八篇作書傳四十一

篇以授同郡張生張授千乗歐陽生生授児寛寛

授歐陽之子世傳至曾孫髙謂之歐陽學又張生

傳夏侯都尉有大小夏侯學宋葉夢得以書出伏

生者二十三篇傳歐陽歙崇文㧾目尚書大傳三

卷爲伏勝撰晁氏以爲勝終之後歐陽生張生各

誦所聞特撰大義名之曰傳其說互有不同要之

今文尚書出於伏生者則一也先生爲秦博士秦

坑儒無所施其學其學至漢始傳然則先生之學

旣施於漢而名以顯於後世故余不繫之秦而繋

之漢題曰漢濟南伏先生祠碑云銘曰

於惟先生始焉其屯終焉則亨獨抱遺經以淑後

人以慰幽貞行法俟命天錫耄年庸待治平竟以

所授列于學官其道大明書以人傳人以書顯垂

萬世名稽古之力斯文與俱兹  榮從祀孔廟

徧于寰區罔不敬承矧兹梁鄒郷墓攸在礪世作

程沉沉玄扄體𩲸所安祠以妥靈茂SKchar尚賢有壞

必葺遹觀厥成于郷于學祀享相望閱千百齡穹

碑有銘𬒳之弦歌用侑爾牲




國朝文𩔖卷第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