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九 國朝文類 卷第四十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四十一

國朝文𩔖卷第四十

 雜著

  經丗大典序録

欽惟

欽天統聖至德誠功大文孝皇帝以上聖之資纂

承大統聡眀睿知度越古今至讓之誠格于上下

重登大寳天命以凝於是闢延閣以端居守中心

之至正慨念 祖宗之基業旁觀載籍之傳聞思

輯典章之大成以示治平之永則廼天暦二年冬

有㫖命奎章閣學士院與翰林國史院參酌唐宋

㑹要之體㑹稡國朝故實之文作爲成書賜名

皇朝經丗大典眀年二月以國史自有著述命閣

學士專率其属而爲之太師丞相答刺罕太平王

臣燕帖木兒捴監其事翰林學士承㫖大司徒臣

阿隣帖木兒奎章閣大學士臣忽都魯䔍爾彌實

奎章閣大學士中書右丞臣撒迪奎章閣大學士

太禧宗禋使臣阿榮奎章閣承制學士僉樞宻院

事臣朶來並以耆舊近臣習於國典任提調焉中

書左丞臣張友諒御史中丞臣趙丗安等以省臺

之重表率百司簡牘具來供給無匱至於執筆纂

脩則命奎章閣大學士中書平章政事臣趙丗延

而貳以臣虞集與學士院藝文監官属分局脩撰

又命禮部尚書臣巙巙擇文學儒士三十人給以

筆札而繕冩之出内府之鈔以充用是年四月十

六日開局倣六典之制分天地春夏秋冬之别用

國史之例别置蒙古局於其上尊國事也其書悉

取諸有司之掌故而脩飾潤色之通國語於爾雅

去吏牘之䌓辭上送者無不備書遺亡者不敢擅

補於是定其篇目凡十篇曰君事四臣事六君臨

天下名號㝡重作帝號第一 祖宗勲業具在史

䇿心之精微用言以宣詢諸故老求諸紀載得其

一二於千萬作帝訓第二風動天下莫大於制誥

作帝制第三大宗其本也藩服其支也作帝系第

四皆君事也蒙古局治之設官用人共理天下治

其事者冝録其成故作治典第五疆理廣袤古昔

未有人民貢賦國用繫焉作賦典第六安上治民

莫重於禮朝廷郊廟損益可知作禮典第七肇基

建業至于混一告成有績垂逺有規作政典第八

政刑之設以輔禮樂仁厚爲本眀愼爲要作憲典

第九六官之軄工居一焉國財民力不可不愼作

工典第十皆臣事也以至順二年五月一日草具

成書繕冩呈上臣集等皆以空踈之學謬叨委属

之𨺚才識旣凡見聞非廣㦯踈逺不知於避忌㦯

草茅不識於憂虞諒其具藁之誠實𣣔更求是正

踈略之罪所不敢逃竊觀唐㑹要創於蘇冕續於

崔鉉至宋王溥而後成書宋㑹要始於王洙續於

王珪至汪大猷虞𠃔文二百年間三脩三進竊惟

祖宗之事業豈唐宋所可比方而國家萬萬年之

基方源源而未巳今之所述粗立其綱廼(⿱艹石)國初

之舊文以至四方之續報更加搜訪以待增修重

惟纂述之初猷實出聖眀之獨斷假之以𡻕月豐

之以廪餉給之以官府之書勞之以諸司之宴禮

意優渥聖謨孔彰而纂脩臣僚貪冐恩私不稱㫖

意不勝兢懼之至惟 陛下矜而恕之謹序

 帝𭈹

臣聞我國家之有天下也上配𮟏古之聖神繼天

立極非(⿱艹石)後丗之興者也堯以唐侯興虞夏禪殷

周繇契稷起蓋有所因而進者也三代而下莫盛

於漢唐宋漢起亭長則巳微矣唐啓晋陽之謀宋

因陳橋之變得國之故其亦未盡善者乎其餘紛

然竊㩀一隅妄立名字以相侵奪歴年不多者何

足算哉惟我 聖朝則不然

聖祖之生受命自天肇基朔土龍奮虎躍豪傑雲

附歴艱難而志愈厲處髙逺而氣彌昌神眀恊符

以聖繼聖至我

太祖皇帝而大命彰大號著大位正矣於是東征

西伐莫敢不庭大王小侯稽首奉命而聖子神孫

德日以𨺚業日以盛靈旗所向如草偃風至於

丗祖皇帝天經地緯聖武神文無敵於天下矣試

甞論之金在中原加之以天討一鼓而取之得九

州之腹心宋寓江南責之以失信數道而舉之致

四海之混一若夫北庭囬紇之部白霫髙麗之族

吐蕃河西之疆天竺大理之境蠭屯蟻聚俯伏内

嚮何可勝數自古有國家者未(⿱艹石)我朝之盛大者

矣蓋聞

丗祖皇帝初易大蒙古之號而爲大元也以爲昔

之有國者㦯以所起之地㦯因所受之封爲不足

法也故謂之元焉元也者大也大不足以盡之而

謂之元者大之至也嗚呼制作(⿱艹石)此所以啓萬萬

年之基詎不信歟

成宗皇帝繼統於大成 武宗皇帝恢宏於盛業

仁宗皇帝慈祥之政 英宗皇帝神眀之姿海内

晏然衆庶寜一晉邸信用姦謀違於祖訓天怒人

怨遂終厥身我 今上皇帝應天順人義師克捷

朞月之間正位凝命而又克讓 眀宗皇帝出於

至誠凡属有生莫不感恱重居大寳誕受尊號於

是任賢輔治崇德報功體大臣而禮羣臣親九族

而恊黎庶人文備舉天道益彰頌聲作於朝廷泰

和浹於荒裔治平之迹蓋有不勝其紀者嗚呼今

天下垂黄戴白之民年七八十至於百歳者皆生

於聖元有天下之日矣含哺鼓腹長子老孫至於

丗丗長戴聖元日月之照臨長樂聖元雨露之涵

育何其盛哉編年之書具載國史夫大天下之統

壹天下之心莫重於號著帝號篇

 帝訓

臣聞

聖祖神宗之盛德大業著在簡冊昭如日星矣惟

聖心精微因言以宣者有不得而具聞焉采諸大

臣故家有因事而親蒙教誠SKchar傳誦而得諸見聞

及以文書來上者悉輯而錄之以發其端後有可

攷者得以次第而補之矣

帝制

臣聞古者典謨訓誥誓命之文㦯岀於一時帝王

之言㦯出於史臣之所脩潤其來尚矣 國朝以

國語訓勑者曰聖㫖史臣代言者曰詔書謹列著

于篇

帝系

臣聞自三皇五帝以來莫不衆建同姓以作藩輔

詩曰本支百丗蓋重之也國家宗系外廷無得而

聞焉者諸簡牘而可見者謹著之篇

 帝系附録

自古國家别本支樹藩屏以爲國家長乆之計然

維持之道蓋必有禮法存乎其間 聖朝宗藩之蕃

且大自古莫及而累朝爲之法制以保之者有分

地人民賜予之厚有車服官府符信封諡之貴有

使命徃來之禮有奉命征討之事有訓敕防閑之

禁事在簡牘可録而傳者次第歳月而著之篇

 治典緫叙

書曰冢宰掌邦治天子擇宰相宰相擇百執事此

爲治之本也故作治典其目則有官制沿革以見

其名位品秩禄食之差有補吏入官之法以見用

人之序附之以臣事者則居其官行其事其人其

蹟之可述者也

 官制

國家肇基朔方輔相之臣與凡百執事惟上所命

其名官皆因其事而命之方事征討重在軍旅之

事故有萬户千户之目而治政刑則有斷事之官

可謂簡要者矣旣取中原定四方豪傑之來歸者

或因其舊而命官(⿱艹石)行省領省大元帥副元帥之

属者也或以上㫖命之或諸王大臣捴兵政者承

制以命之若郡縣兵民賦稅之事外諸侯亦得自

辟用盖隨事創立未有定制

丗祖皇帝建元中統以來始采取故老諸儒之言

考求前代之典立朝廷而建官府輔相者曰中書

省本兵者曰樞宻院主彈紏者曰御史臺以次建

置内外百司庶府各因其事而舉矣其在内者廢

置陞降之因革政治之所繫也故不得不備考而

紀之(⿱艹石)夫宗戚之重莫重於宗正府今宗正所𨽻

特重於姦盜詐僞之刑稼穡之本莫重於司農今

勸樹藝者𡻕受其成目宣政捴佛事而西域邊事

之重係焉至於内廷東宫之官属(⿱艹石)國史翰林集

賢之治文書宣徽之治玉食將作之治營繕如此

之𩔖皆以重臣領之盖國家盛大庶事浩繁其軄

掌之事視古昔㡬至倍蓰故其官府之陞至於重

大而其属亦已繁多日益月增其𫝑然也其後頗

以官冗吏繁爲言數有詔裁減而卒未遑及亦有

不得巳者夫外之郡縣其朝廷逺者則鎭之以行

中書省郡縣又逺於省若有𫟪SKchar之事者則置宣

慰司以逹之鹽鐡之𩔖又别置官有軍旅之事分

布於外者則置萬户府有大征討則置行樞宻院

無則廢舉刺之事則有行御史臺領監察御史肅

政廉訪司以治之此其大凡也其詳各著于篇

 三公

古者三公官不必備惟其人其軄則寅亮天地燮

理隂陽以論道經邦者也我國家以太師太傅太

保爲三公自木華黎國王始爲太師凡爲三公者

皆國之重臣而漢人惟劉秉忠爲太保其後鮮有

聞惟贈官SKchar有之又有所謂大司徒司徒太尉司

空之属SKcharSKchar否其置者SKchar開府SKchar不開府而東

宫甞置三師三少不恒有也又有所謂開府儀同

三司儀同三司者因金舊制謂之散官實無開府

之儀云凡開府者則有參軍長史之属附見于篇

宰臣年表

宰相者上承天子下統百司以治民庶治體之得

失國𫝑之安否繫焉國初將相大臣年月䟽闊簡

牘未詳者則闕之中統建元以來執政之官其拜

罷歳月之可考列表而書之政事因可得而見矣

 各行省

國初分任軍民之事SKchar稱行省無定制旣立都省

車駕行𦍒都省官從而留都者亦謂之行省有征

伐之事則SKchar置行省與行樞宻院迭爲廢置中統

至元間始分立行中書省有尚書省則爲行尚書

省尚書廢則行省仍稱中書初以行省爲稱者雖

有便冝承制之權而無軄名留都所謂行中書省

者不别設官因都省之留者而已其各處立行中

書省因事設官官不必備皆以省官出領其事SKchar

才置參政僉省同僉之𩔖其後至於設丞相其官

皆以宰執行某處省事繫銜旣而嫌於外重改爲

某處行中書省平章(⿱艹石)右丞左丞參政而其軆始

不與都省侔矣參政之下又甞再置僉省後亦廢

今天下行省凡十而有廢置遷革者著于篇

 入官

天子擇宰相宰相擇百官治天下之要用人而巳

建官之法有天下者之所愼也我國家之初任人

惟其材能卒𫉬豪傑之用及得中原損益古今之

制度而行之而用人之途不一親近莫(⿱艹石)禁衛之

臣所謂怯薛者然而任使有親踈軄事有繁易歴

時有乆近門第有貴賤才器有大小故其得官也

㦯大而宰輔㦯小而冗散不可齊也國人之備𪧐

衛者浸長其属則以自貴不以外官爲逹方天下

未定軍旅方興介胄之士莫先焉故攻取有功之

士皆丗有其軍而官之事在樞府不統於吏部惟

簿書期㑹金糓營造之事供給應對惟習於刀筆

者爲適用於當時故自宰相百執事皆由此起而

一時號稱人才者亦出於其間而政治繫之矣擇

吏之初頗由於儒而所謂儒者姑貴其名而存之

爾其自學校爲教官顯逹者盖鮮獨國學初以貴

近就學而用之無常制其後歳有貢法而𡫏失初

意矣其以文學見用於朝廷則時有尊異者不皆

然也至元以來數𣣔以科舉取進士議輙中止延

祐始力置進士科三年 取不及百人爾

丗祖皇帝置國字以通語言其用人略如儒學之

制而加逹矣至於奉上官之任使奔走服役嵗月

旣乆亦皆得官雖細大有殊要皆爲正流矣乃宗

王之有分地官府而保任之者與夫治酒漿飲食

者執樂伎者爲弓矢衣甲車廬者治暦數隂陽醫

藥者岀納財賦者逺夷掌其部落者㦯身終其官

SKchar丗守其業不得遷他官而有恩幸遭遇驟至貴

近者有之非有司所得制而陳言獻䇿納粟捕盜

與勲舊之後裔權要之引進皆有其人焉而不常

也凡入官之途大槩如此云

 補吏

國朝入官之制自吏業進者爲多卿相守令於此

焉岀故補吏之法尤爲詳宻今别而録之雖有舊

例也衝改者簡牘尚存則亦存之以備沿革之考

譯史宣使通事知印奏差附見

 儒學教官

丗祖皇帝旣立國子學以教國人及公卿大夫之

子取其賢能俊秀而用之又推其法於天下而郡

縣皆立學其司儒之命於朝廷者曰儒學教授路

府上州則置焉蒙古字行則置蒙古字教授考满

皆入流而隂陽醫學亦倣置教授不與流選之考

 軍官

武臣之入官也其始以功其子孫以丗繼兹著其

大槩詳在軍旅之典矣

 錢糓

國家旣有中原國用所繫賦稅爲重而内附諸侯

之取諸民者寛急豐約各唯其意莫能一也

丗祖皇帝始制宣課官多擇眀敏忠厚之士用之

民用稍舒方是時郡縣之間唯利權爲要官及好

聚歛者見用紛然建置官府民用弗堪今數十年

之間稍有定制故凡錢糓之任有可考者則備書

之以見其沿革云

 投下

古者諸侯分國而治天子命卿之外大夫士以下

其君皆得而命之今制郡縣之官皆受命於朝廷

惟諸王邑司與其所受賜湯沐之地得自舉人然

必以名聞諸朝廷而後授軄不得通於他官盖愼

之也

封贈

至元中追贈之制唯一二勲舊之家以特㤙見褒

雖略有成例未行也至大初始行定制課忠責孝

之意備矣其沿革著于篇

 承廕

聖王之制賞延于丗是以國家有承廕之法辨嫡

庶謹嗣續推㤙致儆之法意備焉

 臣事

維我 祖宗聖德神功至盛極大如天地之不可計

度如日月之不可繪畫 聖上詔脩此書實以顯謨

承烈爲重然求事蹟於吏牘則文繁者不足以得

其㫖意事簡者又不足以見其始末於是神聖思

慮之精微誥訓之詳委攻取之機略法令之制作

㡬不得其什一焉以爲宗藩大臣中外文武百僚

有近侍帷幄逺將使㫖内議典則外授征討SKchar

有所授而傳焉因得以考其續餘之所在故從而

求之朞月之間其以書來告者旣取其大係諸聖

典而其事有不可棄遺者著臣事之篇

 賦典揔序

傳曰有德此有人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財有財

此有用兹古令不易之論也粤(⿱艹石)皇元肇基朔方

神功大業混一華夏好生之仁如天地無不覆載

此聖德之昭著也今賦典之目有曰版籍户口八

紘萬國文軌攸同緫緫林林重譯歸化此有人也

曰都邑曰經理始自建邦設都分疆畫界置郡邑

以聚烝民經田野以均稅役次而大封同姓以厚

親親之義此有土也曰農桑曰賦稅曰鈔法曰海

運曰金銀珠玉曰銅鐵鉛錫曰鹽法曰茶法曰酒

課曰商稅曰市舶均其貢賦遷其有無糓貨流通

富民利國此有財也曰宗親歳賜曰百官俸秩曰

公用錢曰常平義倉曰惠民藥局曰市糴粮草曰

賑糶賑貸曰恤惠鰥寡歳有經費制之以節出納

稽㑹有司具焉此有用也於乎我祖宗創業守成

艱難勤儉亦豈易言哉大率以脩德爲立國之基

以養民爲生財之本布諸方䇿昭示後裔以垂憲

萬丗者寜有旣乎

 都邑

惟我

太祖皇帝開創中土而大業旣定

丗祖皇帝削平江南而大統始一輿地之廣古所

未有遂分天下爲十一省以山東西河北之地爲

腹裏𨽻都省餘則行中書省治之下則以宣慰司

轄路路轄府州(⿱艹石)縣星羅棊布粲然有條至元間

甞命祕書少監虞應龍等修大一統志書在官府

可考焉(⿱艹石)夫地名沿革之有異城邑建置之不常

歸附之期設官之所皆必有徵所以紀疆理之大

彰王化之逺也猗歟大哉

 附録安南

我國家始定雲南即岀師取安南事見征伐篇及

其來朝事見朝貢遣使等篇今黎崱所撰安南志

畧沿革地理山川物産風俗略備取以著此篇其

封爵有王侯官稱有御史輿服法令之𩔖僣擬於

天朝朝廷寛仁待以逺人而闊略之而不可載於

此故不書

 版籍

洪惟我

太祖皇帝龍飛朔方開天建極以生民爲心繼惟

太宗皇帝纂承天緒迨歳甲午滅金於蔡眀年乙

未始下詔籍民數時方兵革之餘自燕亰順天等

三十餘路得户八十餘萬屢敕撫民之官勞來安

集増羨者賞逃亡者罰歳壬子欲驗户口登耗復

下詔籍之視乙未之數増二十餘萬户欽惟

丗祖皇帝其仁如天丗治時雍𥠖民丕變至元七

年有司請大比民數復増三十餘萬户十一年

上命丞相伯顔伐宋諭之曰昔曹彬不嗜殺人一舉

而江南定汝其體朕心法彬事毋使吾赤子横罹

鋒刃聖人如天之仁於玆見矣迨南北混一越十

有五年再新亡宋版籍又得一千一百八十四萬

八百餘户南北之户緫書于𠕋者計一千三百一

十九萬六千二百有六口五千八百八十三萬四

千七百一十有一而其山澤溪洞之氓又不與焉

上視漢唐極盛之數無以加此夫天地之道生生

不息推之以祖宗厚澤深仁洪昌繁衍聿有以隆

我皇元萬丗無疆之丕基

 經理

履畒而稅者亦田制之一法也故有國家者必善

治之則人不擾而賦有恒否則未見其利也夫民

間强者田多而稅少弱者産去而稅存固在所當

治也延祐初章閭倡經理之議期限猝迫貪刻並

用官府震動人不聊生富民𭶑吏並縁爲姦盜賊

並起田菜荒蕪其弊有甚於在前者至降眀詔以

撫慰之而後定故才臣計吏之有欲爲者可不熟

慮而愼行之哉

農桑

農桑者王政之本也可不重哉我

丗祖皇帝從左丞張文謙之請立司農官頒農政

化天下以敦本就實之道老者得其所養少者有

以自力教之蓄積之方申之學校之義牧民之官

法其勤墯風紀之司嚴其體察歳終以爲殿最其

法可謂至矣迨夫列聖相承綸音誕布必諄諄以

勸農爲言皆所以爲生民之命而開太平之基者

也今悉著于篇

 賦稅稅粮

太宗皇帝詔有曰依倣唐租康調之法其地稅量

土地之冝大朝開創之始務從寛大此丙申嵗詔

㫖之節文也

丗祖皇帝至元十七年申眀舊制而加宻焉則送

納之期收受之式封完之禁㑹計之法於是乎大

備矣

 賦稅夏稅

成宗皇帝時丞相完澤等以江南科稅之未有定

例也於是參稽亡宋之制定夏秋二稅則輸以木

綿布絹絲綿等物秋止徴其粮稅視其粮以爲差

㦯一石輸稅三貫二貫一貫㦯一貫五伯文一貫

七伯文因其地利之冝人民之衆酌其中數而取

之盖經乆之道也然稅隨地出有産去而稅存者

貧弱㦯不給焉守土之吏可不體其立法之意也哉

賦稅科差

國家之得中原也納差之名有二曰𢇁科曰包銀

各驗其户而上下科取之中統建元以來始有定

制𡻕終中書則㑹計其出入揔數而奏焉年糓

登則有減免之恩所以息民方也及得江南其制

益廣國家殷冨人物阜康則王者輕徭薄賦之效焉

 海運

惟我

丗祖皇帝至元十二年旣平宋始運江南粮以河

運弗便至元十九年用丞相伯顔言初通海道漕

運抵直沽以逹亰城立運粮萬户府三以南人朱

清張瑄羅壁爲之初𡻕運四萬餘石後累増及二

百萬石今増至三百餘萬石春夏分二運至舟行

風信有時自浙西不旬日而逹於亰師内外官府

大小吏士至于細民無不仰給於此於戯

丗祖之德淮安王之功逮今五十餘年𥙿民之澤

SKchar窮極焉

鈔法

丗祖皇帝中統元年七月創造通行交鈔以絲爲

本以革諸路行用鈔法之弊也行用鈔之法文牘

莫稽交鈔則以銀五十兩易絲鈔一千兩是年十

月又印造諸路通行中統元寳每一貫同交鈔一

兩兩貫同白銀一兩又以文綾織爲中統銀貨毎

一兩同白銀一兩而銀貨未及行焉印造支發𡻕

有經數用乆而弊者則赴官換易除以工墨稱物

貨之平通貿易之便爲利愽矣其法之弊也鈔輕

而物重子母不能相權故至元尚書省折以中統

之五倍至大尚書省又折以至元之五倍每加愈

重而中統至元之相兼迄於今而見用其可稽者

皆録焉

 附録錢法

周禮九府圜法其來尚矣 聖朝造交鈔寳鈔以

權錢鈔有錢文銅有禁法是

丗祖皇帝有意於圜法乆矣特未遑鼓鑄流通耳

至大三年詔有司行用銅錢四年詔罷之錢雖不

行而議者甚衆間有論辯確至隨章具録以備舉

行雖然資丗之寳廢興亦有數存乎其間云

 金銀珠玉銅鐡鉛錫礬鹻竹木等課

山林川澤之産皆天地自然之利也可以冨國而

SKchar以病民我國家皆因土人呈獻願輸之課其多

者不盡收其少者不强取故享其利於莫窮焉凡

州郡所入之數登於王府爲國經賦者則載之而

好功興利之徒時立說以自售其事之虚實言之

用否則在朝廷也

 鹽法

國初以酒醋鹽稅河泊金銀鐡冶取課於民歳定

白銀萬定六色均辦之

太宗皇帝歳庚寅始行鹽法立河間山東平陽四

川課稅所四每鹽一引須重四百斤其價銀一十兩

丗祖皇帝中統二年減銀爲七兩至元十三年

取宋立兩淮兩浙福建運司三每引改中統鈔九

貫二十六年増爲五十貫凡天下緫設運司七分

辦歳課然難易各不同有因自凝結而取者觧池

之顆鹽也有煑海而後成者河間山東兩淮兩浙

福建之末鹽也惟四川之鹽出於井深者數百尺

汲水煑之井亦多不同徃徃在萬山之中觧鹽之

外工力勞費竈户凋弊課額漸増本末均困此其

難者也元貞丙申每引増課鈔爲六十五貫至大

己酉至延祐乙卯七年之間累増爲一百五十貫

泰定乙丑減去二十五貫天暦巳巳復増爲一百

五十貫凡今天下歳辦正餘鹽以引計者二百五

十六萬四千有竒以課鈔計者嵗入之數七百六

十六萬一千餘定噫視中統至元之數已増㡬二

十倍矣然而國用益不給何哉司財用者不可不

察也

 茶法

皇朝至元六年始以興元交鈔同知運使白賡言

初榷成都茶課十三年江南平左丞吕文煥首以

主茶稅爲言以宋㑹五十貫準中統鈔一貫次年

定長引短引是歳征一千二百餘定十七年置榷

茶都轉運使司于江州路緫江淮荆湖福廣之稅

而遂除長引專用短引二十一年免食茶稅以益

正稅二十三年以李起南言増引稅爲五貫二十

六年丞相桑哥増爲一十貫延祐五年用江西茶

運副法忽魯丁言減引𣸸錢每引再增爲一十二

兩五錢次年課額遂增爲二十八萬九千二百餘

文逮天暦己巳罷榷司而歸諸州縣按茶之榷始

于唐德宗宋遂爲國賦額今國家茶課由約而博

原委有自云

 酒醋

國初有徴收課稅所而州縣酒醋悉𨽻後大都則

立酒課提舉司外而路府州縣皆著課額爲國賦

之一其利亦云厚矣

 商稅

國家始得中原賦諸民者未有定制歳甲午始立

徴收課稅所以徴商賈之稅初無定額至元七年

立法始以三十分取一每歳隨路通收稅課以銀

四萬五千定爲額禁毋多取以紓民力逮二十六

年桑哥爲丞相遂重增其稅自是以來漸以增益

視其初倍蓰十百不侔矣

 市舶

皇朝平定江南幅貟旣廣貢賦益夥於是泉州上

海澉浦温州慶元廣東杭州隣海諸郡與逺夷蕃

國徃復互易舶貨因宋制細物十分而取一麤物

十五分而取一以市舶官主之其發舶其回㠶必

著其所至之地驗其所博之物給以公文爲之期

日而所入之貨甞以萬計其法至詳宻矣㦯者以

損中國無用之貲易逺方難致之物爲說而不思

夫國家聲教綏懐無逺不及之效孰謂知所當寳

者哉

 宗親歳賜

國朝諸宗戚勲臣食采分地凡路府州縣得薦其

私人以爲監秩禄受命如王官而不得以歳月通

選調其賦則每五户出絲一斤不得私徴之皆輸

諸有司之府視所當得之數而給予之其歳賜則

銀幣各有差始定於

太宗之時而増於 憲宗之日其文牘可稽也至

丗祖平定江南各益以民户時科差未定皆折支

以鈔而 成廟復加賜焉於戯入統有宗而事權

不紊分支有則而恩澤不遺規摹宏逺哉

 俸秩

國初在官未置禄秩至

丗祖皇帝中統建元始著給禄之令内而朝臣百

司外而路府州縣微而府史胥徒莫不有禄大德

中以外有司之有職田也故益之以米焉 朝廷

之𡻕費重矣而官吏之奉職者可不思所以報稱

之哉

 公用錢

在官者月給廪禄亦旣周矣而隨朝諸大夫多貴

官時有賀上燕集交好之禮取俸給以備用則吏

属多不給廼賜之錢使得貸諸人入其子息以給

其用自至大二年始賜左右司六部後諸司援例

以請者皆頒賜焉多寡無定制云

 常平義倉

國朝自至元六年詔立義倉于鄉社又置常平倉

于路府使饑不損民豐不傷農粟直不低昻而民

無菜色誠救荒之良法也今名雖存而實廢焉申

眀舉行則在乎人耳

 惠民藥局

聖朝自

太宗皇帝九年丁酉始立惠民藥局自燕亰至南

亰凡一十路逮大德三年詔各路分置之官給鈔

本各有差月營子錢脩備藥物仍擇良醫主典救

療貧民俾無疾痛之患大哉 列聖大德好生之

心無所不用其極

市糴粮草

天食者民之所急故八政以食爲先況邊庭所需

軍儲尤不可一日闕者自中統二年省臣奉㫖命

户部發鈔SKchar鹽引令有司増其市直於上都北亰

西亰等處募客旅和糴粮以供軍需以待歉年歳

以爲常又在亰飼馬之芻惟用河間鹽令有司以

五月預給亰畿郡縣之民至秋成各驗鹽數以輸

之名曰鹽折草每鹽二斤折草一束須重一十斤

計歳用草八百萬束折鹽四萬引此國家市糴之

大略也

 蠲免恩免差稅

古者府藏有積乃與民休息SKchar復其租我朝治厎

𨺚平時因慶遇SKchar行幸所過恒賜差稅由是宻邇

如大興開平興和畿内諸縣賦稅屢免垂白之老

不識公吏熈熈陶陶咸樂太平之丗吁亦盛矣

 蠲免災傷免差稅

民者國之本賦者民之力我國家常以薄稅歛寛

督責思與民同樂乎雍熈故於耕也勸其惰勞其

勤惟恐民之不足㦯有災沴詔書迭下除其賦稅

以優民力俾無流移之患曰徯有年皆吾

皇之賜也

 賑貸亰師賑糶粮紅帖粮

亰師乃天下之都㑹人物繁輳逐末者多仰給海

運粮至元二十二年兩城設鋪分遣官吏下其市

直賑糶歳以爲常間爲豪强嗜利之徒巧取弗能

周及貧民大德五年省臣奏㫖令有司取㑹兩城

貧乏户口之數置立半印號簿文帖各書其姓名

口數逐月對帖以給之其視賑糶之價三分常減

去其一名曰紅帖粮遂與賑糶並行焉

 賑貸各處災傷賑濟

周禮救荒之政十有二凶荒凶札皆有蓄積以備

不虞漢髙就食之令文帝發倉之政亦其次也我

國家每下詔必以鰥寡孤獨不能自存為念特加

優䘏官爲廪(“㐭”換為“面”)SKchar不幸而遇水旱蟲螟之災即遣

使存問安撫戒飭官吏廪(“㐭”換為“面”)粟庫幣不吝其岀凡在

民者閉糴者罪出粟者官視之如赤子惟恐有凍

餒焉斯民何其幸也


國朝文𩔖卷第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