堯峰文鈔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2 堯峰文鈔 卷第十一
清 汪琬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林佶寫刊本
卷第十二

堯峯文鈔卷十一           門人𠊱官林佶編

 誌銘一共五首

  誥贈文華殿大學士兼吏部尚書宋公墓誌銘

前明崇禎十一年冬 大清兵破居庸闗南下山東大震於是廵

撫顔⿰糹⿱𢆶匹祖方以所屬兵移鎭德州總監太監高起潛以兵駐臨清

濟寧間為聲援濟南告急廵按御史宋公學朱⿺辶商出廵章丘急策

騎馳至閱城中兵惟得土兵五百人及調萊兵七百人歎曰此省

㑹重地且有藩王在守衛單弱乃爾吾無死所决矣凡後先七上

䟽求援及條上方畧皆寢不報即率兵登陴未㡬北兵扺城下圍

一宿去公益嚴守禦具既而北兵大集環營三面築長圍困之城

中餉絶乞德王出帑金犒軍又命將士輿佛郎機火器以撃北兵

圍稍郤相距九晝夜守城者面目皆生瘡援兵竟不至其明年正

月二日天黎明公方率廵道官周之訓及典史田多善等守東南

門衆譁曰城陷矣北兵肉薄以登公猶躍馬率親卒數十人循城

而西持白棓格鬭力屈死之其地在城西南門譙樓下云之訓亦

死多善竄免是時公三子皆㓜其長子德寛聞之即偕其叔父匍

匐扺濟南號哭徧求公屍不𫉬與多善及公故所從胥吏得脫者

復徃城西南求之多善指示公死處其樓已為北兵所燬左右尸

骸相枕藉悉腐胔不可辨又不𫉬僅𫉬公所遺令箭鍭一繼又𫉬

所佩廵按御史印一而巳德寛號哭㫄皇者數日不得已即其地

奉公故所御衣冠招䰟以殮廵撫累䟽陳公死事顚末有旨覆勘

先是起潛既不援濟南又以失藩王故恐受誅謀欲卸罪於公而

中朝黨人忌公者遂誣公不死德寛扶喪歸而公次子德宜即文

恪公也復偕其叔父伏闕上書畧謂臣父銜命廵方本無兵柄然

猶慷慨身任卒以死殉泣念臣父孑身䝉難非若守土諸官攜有

親屬收視致使形銷骨化無櫬可還惟兾上邀君恩稍光泉壤而

詳覈再三尚缺題卹臣若隱忍何以為人復何以為子其言絶痛

復有旨察議議久不决給事中光君時亨遂草䟽力白公被誣狀

江南北士大夫在中朝者自刑部尚書徐公石麒以下凡三十有

四人復公言於朝而吏部左侍郎沈公維炳亦請予卹廕援故廵

闗御史王肇坤例議猶不决而北京遂亡弘光主南渡始贈公太

常卿廕一子入監嗟夫公一羸然儒生耳使得立螭頭之側正笏

昌言為當世良臣可矣不幸趨冐矢石内無金粟之儲外無蚍蜉

蟻子之援驅老弱千數空弮枵腹使當猝至之鋒事一不捷以死

⿰糹⿱𢆶匹之視晉之卞侍中唐之張睢陽亦何以異而議者顧媒孽阻撓

其間賞罰無章莫此為甚此明所以亡也當明之季全軀保妻子

之臣望風鼠竄麋奔者相隨屬仗節死義如公者能㡬人哉而猶

不免見誣如此昔蘇文忠有言人定勝天天定亦勝人琬竊以為

不然人之君子小人徃徃迭為勝負訖未有定也而天固未嘗不

定彼誣公者人也非天也卒之塞阨於一時而湔雪於後日此則

天爲之非人力所能强也及今數十年間竟食文恪公之報光大

顯融垂耀史𠕋隆名碩實行與天地日月相終始文恪公父子昆

弟俱可以不憾亦未可遂爲公之不幸也巳公諱某字用晦世居

蘇之長洲曾祖某歷官南京刑部郎中祖某國子生父某縣學生

有長者稱公為諸生以習小戴禮知名舉崇禎四年進士授南京

工部主事管寳源局歲餘得息若干俱以歸公帑不私一錢著書

名司鑄政畧丁外艱服除𥙷禮部主事改雲南道監察御史劾楊

嗣昌田維嘉唐世濟史𡎊𡊮鯨五人侃侃不阿由是為黨人所忌

與其父竝以文恪公貴 誥贈文華殿大學士兼吏部尚書配王

夫人自公殁後教督三子俱知名長德寛更名宓康熈丁巳科舉

人次德宜㓜奉公命為伯父後順治乙未科進士累階至光祿大

夫爵至太子太傅官至文華殿大學士兼吏部尚書謚文恪其事

蹟具載國史次德宏順治辛卯科舉人女適某某孫男女若干人

曾孫男女若干人王夫人後公若干年卒公之葬也文恪公昆弟

俱前殁矣孤孫某等卜於康熈二十七年某月日奉公柩與夫人

合其地在陳公郷金涇堰之原來謁誌銘琬與文恪公同年進士

又嘗辱薦舉在史舘許排纘公事行為傳而不果故文恪公雖殁

琬不敢忘夙諾既誌其大畧復擬大招之詞以招公其詞曰

公兮歸來無叫天閽些白雲迷漫絶扳援些公兮歸來無滯殊方

些歷山濟川苦修長些彼梟與狐恣揺吻些伊優啁噍曾莫之能

損些虹旌霓車返佳城些湖流鬱盤木千章些豐碑巨趺屹岧嶤

些有獸有人巧琢雕些公兮歸來樂哉丘些既固既安盍媐游些

歸來歸來示𦙝蠁些宜爾孫曾俾熾昌些摛詞刻石永且堅些石

也可泐詞不可刓些

  中大夫湖廣湖南糧儲道布政使司參政秦公墓誌銘

先是順治十有二年 國家 臨軒䇿士之典凡五舉矣公以㑹

試第一人聲譽大噪都下諸士子傳相購寫其文於是 世祖章

皇帝方留心文學急命取公卷進御稱善者數四既而發䇿試於

廷置公第三語内院讀卷官曰卿知此卷爲誰叩首謝不知 世

祖曰此必秦某也朕於其書法知之及拆卷果然 世祖大悅

召見南海子 賜袍服比第一人葢異數也授内翰林國史院編

修越四年 天子差擇詞臣中才學著聞者俾練習民事於外以

需大用凡得數人公與其列遂轉廣東參議分守雷州道遷浙江

杭嚴道兵僃副使又遷陜西榆林道參政擢江西按察使越二年

以失出降調丁外艱服闋起𥙷長蘆鹽運使遷湖南糧儲道參政

裁缺𠊱補遂不復出實康熈二十有一年也公時年六十有二矣

始偕公外轉者其後或復被召用相次至大官而公獨浮沉外僚

以坎坷終無論識與不識莫不爲公惋惜公顧弗校也歸六年而

卒諸孤卜葬歸山之阡以公族孫對巖先生所撰行狀來請銘按

狀秦氏本宋龍圖閣直學士諱觀之後其子始遷常州十世孫又

遷常之無錫故公為無錫人明正德嘉靖間有諱金者累官太子

太保南京兵部尚書殁贈少保謚端敏生姚安知府汴汴生縣學

生楷楷生湯溪知縣延黙黙生長洲縣學生重采兩世皆以公貴

 誥贈中大夫長蘆運使即公之祖若父也公諱某字某生而氣

宇凝重甫就外傅屹然如成人凡巨公長者見之即推為國器順

治五年舉於郷越七年而及進士第為人寡言笑與人酬對終日

其語一一可數或當訟訴紛挐輙不動聲色一言折之而定性和

厚無町畦雖小胥賤隷不輕鐫呵至事屬名教及大利害者必侃

侃持論不得當不已故雖用詞臣起家而尤諳吏治所至不務赫

赫名常歎曰好名之害甚於好利盖其為政有法大槩然也雷州

值兵燹凋敝靖南王每歲發千金市豆輸納費緐雷民病之公力

啓於王而免瀕海賊王占三據海東王之翰據海西名相聲援而

實相忌公探得其情手書反覆諭占三占三感寤乃授計使圖之

翰賊遂驚遁商舶誤入海港水師官將誣以為賊數邀公徃視公

廉知之卒不徃商以是得全浙中有無為邪教連及愚民百數

問告者何所為邪教也曰不食肉飲酒乃命人給杯酒臠肉飲食

盡立𢿱遣之大帥率師過杭索女妓千人有司白公公曰杭城安

得妓千人即有亦不可與率僚屬徃見曉以大義乃止榆林道駐

神木縣所轄黄甫川一路有茶煙二稅民不能供力請於上官乞

䟽免其額不可更請與鎭將議借羢市以贏餘補稅缺民困始蘇

城外為䝉古部落駐牧地與民通市稍不平即相鬭公悉心平其

曲直部人皆感悅嘗出觀市争以潼酪獻公飲之盡器至去官多

泣送者江右進賢縣購叛人江德八不得其族有國八者名相近

縣令執之以緝𫉬聞國八不勝考掠自誣服公察其𡨚言於上官

奏釋之後竟捕得德八奸魁蕭贊元以偽劄誘人事敗逸去連染

數百人公諭之令擒贊元自贖由是悉得免為按察二年所全活

甚夥㑹有奸民詐稱旗兵以舟過村聚取人財新例詐財與盗同

罪舟人徐旵實不得財公據律免死竟坐失出遂左降以去公資

性敏决長於摘發迎見立解諸㝛猾老蠧莫敢上下其間兩浙案

牘塡委公手定招稾所援法比一一精密又悉用楷書無行草者

對巖先生徃見公輙相慰藉公笑曰吾恐心力不盡不覺勞也故

江右咸稱其平允長蘆鹽政大壞私販日滋而諸商習爲豪奢浸

以貧乏運使藉商人為囊槖其體亦益卑公奉職據法一無所撓

於是始凛然聽命户部議增引目公致書當事以竭澤焚林為喻

覽者歎服既不及大用其所施為未䆒凡見諸吏治者厪厪如此

事父運使公嚴謹既貴猶侍立終日不少休迎養江右署中父遘

疾衣不解帶者數十日體素豐碩居父喪至於骨立撫諸弟與其

從子尤友愛無間假貸親黨視遇諸故人恩意甚僃同縣侍讀諸

公以事在理公方為編修力資其二女歸里衛經歷陳君卒於官

親經紀其喪以還有少子未婚復助之俾受室居官廉謹自好苞

苴拒不入門其遷榆林也貧不能治𧚌乃孑身行在長蘆有東光

令為蜚語所中㡬不免公立捄解之令執贄求見公峻郤曰吾保

全賢令耳非私吾子也知者咸爲之歎息居平不畜媵侍無聲色

之好晩節築室數間雜植花竹於庭徃徃獨處其中書卷縱横凝

塵滿席暮則一燈熒熒如老書生然歲時伏臘數偕親故㑹飲相

與披豁情愫欣欣如也讀書過目不忘為古文詞典雅詩尤婉麗

數經 御試必居高第而謙約不以文章自名故既卒而其稿𢿱

逸者多矣對巖稱公與名流賦詩長篇險韻不假經營而自然清

華舉坐皆廢惜乎不及見也卒於康熈二十有六年某月某日以

明年某月日葬享年六十有七配吳淑人子男子三長汝泌歲貢

生銅陵縣學教諭次汝沆國子生次學源長洲縣學增廣生子女

子三適諸生殷沆無為州學訓導顧嗣和諸生劉學洙又撫姪女

一適國子生吳漢宗孫男六孫女十二曾孫男女六詳具對巖先

生所撰狀中對巖與公同舉進士又同官翰林其文章聲望高出

琬上所叙公事行俱精核可信琬故仍其語稍刪次之為誌且作

銘曰

秦之初興淵源淮海居晁張間才學沛沛秦之⿰糹⿱𢆶匹興端敏實賢望

重兩朝史𠕋爛然公偕族孫克光前烈囘翔内翰聲譽相埒 天

子眷公俾佐外臺匪推逺之將老公材一出不復命也誰咎宣力

吏民有為有守暫詘𫉬信丞輔是期拂衣歸卧豈惟知㡬公雖云

亡令聞則久君子之澤奕世不朽惟此歸山宰木千章宜爾子孫

爾熾爾昌

  特進光祿大夫提督陜西統轄漢兵兼管烏金超哈昻邦

   京世襲一等阿思哈哈番又一拖沙喇哈番李公墓誌銘

維李氏之世起家於遼其曰寧逺伯成梁者當前明神宗時治兵

北邊嘗拓地數百里有子如松復⿰糹⿱𢆶匹起爲大帥西平哱拜東援朝

鮮前後事蹟僃載舊史兩人者既皆名將而諸子弟徃來行間亦

各以武勇自奮故近代推世將家必曰遼東李氏公即寧逺伯之

四從孫也生而狀貌竒俊落落有才幹年二十四徃游撫順外家

㑹我 太祖兵破撫順公被執至費阿喇地遂𨽻正黄旗久之又

破鐡嶺衛鐡嶺四埜皆甌脫公招集遼之遺民使各復故業 太

祖竒公才授公拜他喇布勒哈番又以禽間諜功進三等阿逹哈

哈番 我師之入大安口也公從下遵化 太宗即命公據守之

無何永平灤州遷安皆歸於我四城互犄角爲聲援與明相持者

數天聰三年春明人將謀恢復以全軍壓灤州而别遣將謝尚

政等攻公以牽制 我師日夜攢砲箭薄城公開城門力戰三郤

之最後永平灤州遷安諸將士皆拔師東歸而公城中火藥亦卒

被焚衆匈匈思潰公急號於衆曰若輩移足一歩即殱於此無匹

馬觭輪返者矣盍從我計衆皆愯然受命公徐結敶引明官之降

者四人以行而身自爲殿既出闗無一失亡者又别戰於次榆沱

馘十一人𫉬舟五艘砲傷公頷不爲動以功進一等阿逹哈哈番

㝷 命公任禮部左侍郎事當是時每旗以烏金超哈二人理諸

堡砦猶未設有牛祿甲喇章京也公所轄曰沙河堡曰燕郎砦遇

歲饑公設法賑之所增壯丁數倍滿七載考 太宗㴱嘉歎焉

賜公狐裘一進三等阿思哈哈番㝷 命鎭葢州 世祖入北

京公從 豫王下潼闗復從攻揚州破之招撫江北凡得十州縣

及還特 命公提督陜西通省漢兵兼管四旗烏金超哈昻邦

京自順治七年以來 天子屢有事於諸大禮既郊祀 太祖再

上 昭聖皇太后尊號推恩舊臣進公二等阿思哈哈番⿰糹⿱𢆶匹又進

一等阿思哈哈番⿰糹⿱𢆶匹又加一拖沙喇哈番皆予世襲公任陜西八

年而乞告以歸歸四年而薨春秋六十有三陜西自李自成之亂

創痍未復諸劫帥方羣聚蠭起公一推心置人腹中秦人皆悅服

公又以麾下無戰士數出金錢募之不三月得士四千人歲時椎

牛市酒犒賚不絶然一有犯輙引軍法按治以故將吏爭效命諸

劫帥中推北山郭君振耀州黄騎虎府谷王永强最劇公用便宜

勦之遂次第就禽而急解𢿱其餘黨三秦始大定至今士民謳歌

之相率樹碑以表去思云嗚呼我 國家肇基東海奄有四方所

謂熊羆之士不二心之臣麕集森列而公獨起家布衣致身佐命

卒與寧逺伯之威名風采異世相望三十餘年之間凡七改官階

三膺世爵紀功檔子本朝用薄版五六寸作滿字其上以代簿藉每數片輙用牛皮貫之謂之檔子播之

制誥與古人所賜丹書金劵何異中朝士大夫雅知公者爭用唐

代英衛兩公相比擬以予綜核始末殆有過之無不及也康熈二

年宫保公卜於六月某日葬公完縣檀山之原手其行狀來乞銘

予按狀公諱思忠字葵陽其先朝鮮人明永樂中遷於遼東遂為

鐡嶺衛人曾祖潤祖成功贈某官考如梴贈某官夫人佟氏子男

六長榮祖任參領工部郎中娶宗室伯言兔貝勒女次即宫保公

䕃祖任湖廣總督太子太保兵部尚書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加

一級娶少保兼太子太保户部尚書鑲紅旗都統祝公世胤女⿰糹⿱𢆶匹

娶宗室内大臣色勒孫女次顯祖任隨征江南左路總兵官都督

同知世襲一等阿思哈哈番又一拖沙喇哈番娶内大臣伯穆黑

倫女⿰糹⿱𢆶匹娶白彦喇參領吳爾恰海女次耀祖任佐領刑部員外郎

娶大學士鮑公承先女皆佟夫人出次似祖續祖尚㓜側室趙氏

出女三人長適參領佟國璽次適伯都統石公廷柱男某佟夫人

出次適浙江都司金公國𪔂男某趙氏出孫男女十一人銘曰

隴西世族著望於秦蝯臂善射在漢不振桓桓英衛攀附龍鱗隂

山燿武平壤勒功亦有寧逺繄公先烈名盛三韓左律右龯公也

⿰糹⿱𢆶匹之遭時奮蹟介甲汗馬馳驟疆場 文皇 章皇予嘉乃績圖

像臺閣書伐簡𠕋西土餘黎望公如歲公節徃臨惠威並濟險阻

榛蕪且闢且刈公曰旋歸奏凱飲至赫赫我公永作前光生為干

城殁侑明堂世勳舊德是實難忘後嗣載之久而益昌

  資政大夫世襲一等阿逹哈哈番又一拖沙喇哈番駐防京

   口協領加二級祖公墓誌銘

祖氏自我 太宗時知天意方眷 本朝率先歸附及 世祖定

鼎諸旗所稱開 國佐 命之臣無慮數什伯輩而祖氏為最其

子姓纓芾蟬聮累世相望凡奉朝請守官次者甚夥或以文學著

或以武功顯其人率多雄駿磊落不羣之才非僅以世族巨室雄

視海内者也而吾府君又為最府君官京口三十年從容坐鎭徃

徃風流雅素有漢祭遵晉杜預之遺風亟為士大夫所推重然其

志鋭欲以功名報 國嘗見仲弟藴玉公調援荆湘慨然語客曰

吾祖孫父子兄弟世荷殊寵雖捐軀糜踵亦分所應爾顧獨不得

身與行間効汗馬搴旗之力以報其如 累朝厚恩何每中夜㫄

皇太息左右聞之亦無不感動者然而訖不得竟其志官止於協

領年止於下夀抑何數奇不偶也悲夫府君諱光璽字白玉先世

有豫州刺史逖爲東晉中興名臣其別世居寧逺曾王父某某官

王父某始𨽻正白旗累功至世襲一等阿逹哈哈番又一拖沙喇

哈番父某亦世襲拜塔喇布勒哈番又一拖沙喇哈番贈至資政

大夫府君其長子也自㓜頴敏甫就外𫝊即端坐覽書能默識以

誦由官學生選授阜平知縣年未弱冠政蹟流傳逺近㑹王父告

老以嫡孫去官襲世爵非其好也順治十一年遂以一等阿逹哈

哈番又一拖沙喇哈番補授佐領從征湖廣數出機宜以禆戎政

軍中咸器重之越五年補參領佐大將軍率禁旅駐防京口越十

有一年陞協領⿰糹⿱𢆶匹又以 覃恩階資政大夫康熈二十七年某月

日遘疾卒於任距其生為天聰三年某月日享年六十配陳夫人

禮部侍郎阿思尼哈番某公之孫阿逹哈哈番某公之女子男維

耀𠊱選知縣孫男三秉衡秉圭士元皆㓜孫女二一在室一適𠊱

選知縣羅萬𧰼府君材高識朗尤長於理劇阜平地SKchar民貧且當

南北孔道四方多故奉命徃來者日夜㫄午府君入視文書出治

厨傳處之SKchar2如一切老猾夙蠧束手不敢為姦椎埋惡少年亦歛

跡遁去於是姜瓖之亂甫定餘孽猶竄伏畿輔乗間竊發邑人數

被其害府君聞警立率土兵奮身迎撃嘗有家丁陣殁諸從者洶

洶思退府君徑叱騎前摶賊不為動賊由是畏府君威名相戒勿

犯阜平合邑乃得以安吳三桂之為逆也府君以協領統江南所

造戰艦徃應荆湘軍興是時江湖間多盜率皆千百嘯聚與三桂

相應和府君道次湖口盗方肆焚劫𫝑張甚官兵莫敢誰何或勸

府君少留府君奮曰吾雖無征勦責然莫非王事向者以不得在

行間為憾今見賊不撃可謂忠乎急麾所部卒張帆而進砲聲大

⿰糹⿱𢆶匹以鼓噪湖水俱沸賊遂駭走衆服府君膽畧當駐防之暇留

意文墨每論古人成敗事得失如身履其時喜結納知名之士間

遇風日遒美必偕賔從徃遨江山間撃鮮釃酒笑談不倦儼然一

儒生也至聞逆藩之變數張目掀SKchar2義形色詞以為常御兵嚴而

有恩誡諭悍驕拊循老弱三十年之中士民㡬不知有兵盖京口

介江海素稱東南重地自駐防以來蔽遮三吳俾海中逋逃不敢

蹂躪内地此固大將軍之功而府君亦與有勞焉居平尤以孝友

著聞有同産㓜弟為父所鍾愛最後弟病將革府君懼傷父心晨

夕𥸤天願以已子代弟既夭則慟哭於私室揺手戒家人愼勿令

吾父知也藴玉公與府君竝時防禦京口昆弟同官一方恩意彌

切方藴玉公調徃荆湘者八年府君為經理鞍騎甲仗糗粻日用

之需饋運絶無虚月平居視從子如子視家人上下疏戚凡數

指如骨肉雅不問生産而喜周人之急凡來告者未嘗藉有無為

負之亦未嘗責報以故交㳺宗黨悉以府君為歸雖傾槖倒篋

弗恤嗚呼信可謂賢也已府君之葬有日其孤介其友宋子聲求

來乞銘予與祖氏有通門之誼而府君又大有勳績於吳遂不敢

用衰老辭墓在某縣某郷某山之原云銘曰

列聖之興肇基遼海汔於 章皇電掃氛靄挺生元勳在祖有人

糾糾桓桓為 國虎臣公則似之克紹前烈允文且武卓㢤人傑

維乃祖乃父鑒於 皇衷俾爾嗣爵以朂爾躬曰篤不忘翳忠若

孝牧民治軍於前有耀來鎭南徐屹然長城輕裘緩帶以儒將名

匪直才優其德實邁善積於家綿慶可待命也如何阸位與年不

有銘詩孰悉公賢

  布政使司參政丘公墓誌銘

山陽之丘有布政使司參政晉封中大夫德峻府君者故以𦒿德

㝛望見稱於時生子九人其仲寺副先生偕其弟檢討君尤知名

嘗版行其詩歌古文流傳近逺夙為四方士大夫所推服寺副與

予同舉進士最後檢討亦與予同以薦舉入史館後先從其昆弟

游者數年詩酒徃來相得歡甚顧不及拜府君於牀下展子姓之

誼以此為憾康熈二十四年予既里居府君適年八十寺副先生

以書屬予叙其夀予病不果為明年秋府君遽捐館舍寺副衰絰

蹐門又以誌銘見屬予遂不敢復辭又明年來速銘曰葬有期矣

乃為次其世系官爵事行及其生卒子女之始末誌而銘之按狀

府君諱俊孫字𥸤之德峻其號也曾祖璪祖嵩世有𨼆德父廪

府君貴累贈朝議大夫府君舉崇禎癸未科進士明年授户部主

事兼兵部職方司主事督四鎭餉 王師下江南六合知縣曾某

以違法誅疑其民且有變將遣兵屠之㑹有薦公才者俾率遊撃

王某以徃府君度六合民必無他駐兵十里外單騎至城下撫諭

之父老感感泣出迓不戮一人而返㝷𣙜滸墅𨵿明年司後湖圖

籍閱二年至京師改刑部歷官郎中覃恩加一級廕一子入監讀

書出知漢陽府以積穀有方實加一級特擢山西布政使司右參

政分守冀寧道非故例也由是爲忌者所中摭事誣劾府君聞之

即日棄官歸里里居凡三十餘年疾將革屛去醫藥不御諸子長

跪以請府君笑曰吾命懸於天藥何能爲精爽至臨終不亂生於

前明萬曆丙午年八月初二日卒於康熈丙寅年十月初六日壽

八十有一歷官十五年所至皆著惠愛尤長於聽訟或案牘未决

堅坐堂皇上必事竟然後起凡屬邑以獄上者立㫁遣之旅舍閴

無留人鞫語悉口占手判不假羣吏吏雖老姦夙蠧但瑟縮奉行

文書無敢骫法舞文以獄爲市者其在六合也前知縣有婦繋獄

婦姙將産府君惻然啓大將軍極言其無罪甫出獄而婦産一男

聞者無不誦說太息在漢陽也既下車即誓城隍神曰守於事不

明神相之不公神殛之楚俗好鬼而信禨祥府君下教徧毁諸淫

祠獨修葺大禹后稷廟以示民凡訊兩造輙爲開陳義理徃徃悔

悟泣下叩首解𢿱是後有忿爭欲訟者父老止之曰柰何以細事

重凟我使君一疑獄十年不决府君質諸城隍神夜勘之各曲中

其隱而府君以其事𨵿閨闥也勘訖急引燭焚其卷於神前識者

知有隂德云爲人亢爽不畏强禦西南方用兵徃來更戍者驛騷

道上民疲於奔命府君調發應付雖束芻㪷豆皆有程則絶不可

干以私以故兵民慴服諸上官額外誅索一切不納或遣吏索藤

牀府君引吏入卧内示之所卧榻僅覆以版吏大驚馳去具以告

上官始慙服民有𡨚抑疾苦必力請於上官不從不止或以是規

府君府君歎曰民不堪命矣吾安能狥人喜怒乎故府君之歸也

漢陽民泣送逾百里乃止晩而杜門讀書不復有進取意長吏俱

不識其面間出游阡陌間青鞵布襪府君不自知其貴人亦不復

知府君為薦紳先生也雅喜周人之急諸故人子弟問遺殆無虚

日其友愛殆出天性創建宗祠歲首聚拜春秋聚祀其中有蕩名

檢者則威以夏楚有貧不能昏嫁者歲時伏臘不能自給者則予

以錢粟有差其素行如此信可謂𦒿德宿望者矣配張氏累封淑

人先府君十六年卒葬三里塘之新阡長子𧰼觀次𧰼恒俱諸生

早卒𧰼升順治乙未進士大理寺寺副前翰林院侍講𧰼隨拔貢

生 御試博學宏詞翰林院檢討𧰼益諸生俱張淑人出象艮歲

貢生𠊱補訓導長庚殤同升如升俱國學生𠊱補序班俱側室管

氏出長女適貢生王家植次適貢生劉芳譽翰林院侍讀喬萊𠊱

補理問尚玉弼廕生王SKchar2德俱張淑人出次適國學生杜𧰼昭諸

生喬藎潘閥盛國學生陳模沈洢㓜許諸生楊斐蒨俱管氏出孫

男八孫女十曾孫一諸孤卜以康熈二十六年某月日葬府君啓

張淑人竁而合焉禮也嗟乎以府君之爲人其𫉬享夀考宜矣顧

涖官 興朝囘翔中外者積有歲月而訖不𫉬大究其設施所謂

積德於身責報於天如符契之合者果安在㢤克昌厥後吾不能

不深望於寺副檢討與其諸子弟也銘曰

淮亦楚望與江漢同卓㢤府君淮人所宗學績而碩才敏而雄致

身 本朝言建事功追風籋雲譬若騏騄視天尺五詎難一蹴入

居郎舍出授民收雖曰盤錯未展駿足中道忽蹶何命之迍善刀

而藏逹㢤府君有詩有書以朂後昆石渠東觀相⿰糹⿱𢆶匹騰騫夀考今

終永垂休問巷爲停相士俱執紖人定勝天斯言則信光厥遺緒

後起振振


  康熈辛未七月既望靜寄軒冩

堯峯文鈔卷十一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