堯峰文鈔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一 堯峰文鈔 卷第十二
清 汪琬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林佶寫刊本
卷第十三

堯峯文鈔卷十二           門人𠊱官林佶編

 誌銘二共五首

  前明吏部騐封司郎中曹公墓誌銘

順治初 王師渡江破金陵故明賢士大夫相率南奔徃徃﨑嶇

閩粤間思以功名自葢然而門户之禍益熾上不知兵下不用命

文恬武嬉卒至土崩瓦解然後巳其在行間者或死於兵或死於

盗賊水火慬而得免或竄入方𫀆黄冠之中其尤幸者則又感憤

無聊或廬一廛田一區甘齒編氓以終君子論其世悲其志而竊

歎其所遭之不辰不忍援亡國大夫之說苛繩其後也如侍郎公

與公是已公諱元方姓曹氏字介皇別自號耘菴世居海鹽之淳

風里父侍郎公諱履泰舉天啓中進士踰十八年為崇禎十六年

公亦舉進士父子皆侃侃抗直不撓以才學竝著聲譽中朝爭推

為東林黨人當金陵之破也自京口至浙西無不望風内附侍郎

公方以謫戍家居公亦棄常熟縣印歸省於家㑹淳風為亂兵所

掠公父子蒼皇中各棄家𢿱走公由間道變姓名入閩得謁隆武

主於福州授吏部文選司主事累進騐封司郎中⿰糹⿱𢆶匹而侍郎公亦

由海道至授太常少卿累升兵部右侍郎父子俱在列是時閩中

恃大帥鄭芝龍爲重而芝龍桀驁至與閣臣抗禮出入呵殿聲擬

於警蹕視隆武主蔑如也由是隆武君臣積與相猜恨竟殺其所

善都督陳謙公逆䇿國事將敗乞視師江上乃加御史銜賚白金

五十兩而遣之公僅抵浦城而江上潰兵突至遂縋城竄走山谷

匿僧舍中侍郎公從隆武主趨贛州中道傳王師至土豪將縛

侍郎公以降急投身崖石下斃而復蘇亦輿卧僧舍中其地距浦

城踰數百里公聞之懼侍郎公不免急號呼訪求凡間闗亂兵間

者若干日父子始復相見迎至浦城侍郎公以病先返故里而公

獨滯留僧舍明年夏甫歸渡錢唐而丁侍郎公艱矣於是淳風故

廬已毁里中交親無藉及市井惡少年爭洶洶攘臂視公為竒貨

所以挾持虚喝者萬端公屹不動然其家遂破挈母夫人及妻子

𭔃食旅舍中久之事定始卜硤石村葺東山草堂以居杜門讀書

賦詩暇則挾杖媐遨山水如是者三十年最後縣官慕公歎曰此

先朝遺老也延為郷飲大賔公力辭不可得識者咸以為允享年

八十有二卒於草堂之正寢公少有至性尤重名節敦尚氣誼侍

郎公在崇禎朝以給事中言事忤大閹王永祚羅織下刑部獄公

為諸生蒲伏數千里入視醫藥於獄中為摩創吮血日夜目不交

睫出則囚服叩首控訴諸公卿之門流涕被面見者悉矜其𡨚侍

郎公慮公為邏者所𫉬公曰兒萬死不憾侍郎公竟以譴戍得脫

拊公語所知曰此吾克家子也微此子吾不望生還矣及金陵建

都公居選人中先是閣臣馬士英後先與侍郎公俱繋獄相親厚

視公如子姓至是擅政有薦公署職方事者旨巳下矣士英覬公

徃謁且欲借以德公公訖不徃上䟽言願得循分守外吏語侵士

英士英怒遂授常熟知縣以去其居平氣節如此公為宋忠靖公

勛之後勛扈高宗南渡其裔孫始徙著海鹽曾祖某祖某萬曆中

舉人羅山知縣以侍郎公貴歷贈太常少卿侍郎公之葬也故史

官吳先生太冲為之誌其文典質可誦今諸孤卜於某年月日葬

公大河堰之原以誌銘屬琬謹按公自撰年譜及侍郎公誌采掇

其出處大節與侍郎公牽連書之以信後世至於行狀所述猥𤨏

不當書者俱不及載云娶陳宜人子男二人三德康熈丁已舉人

三才廪貢生皆側出女二人適諸生沈聖祥陳宜人出適監生王

子頲亦側出孫男四人孫女二人銘曰

維明之季𫝑傾莫支噫小朝廷僅延歲時雖有君子亦奚能為猗

與曹公才大未施脫身兵燹晚卜幽栖峽石之麓可讀可犂可觴

可詠可詒後嗣碩果不食天若祐之夀考令終如公則希河堰之

濵神爽來依偕侍郎公九原相隨𤥨詞於石不磨是期

  誥封奉直大夫翰林院修撰加二級郷飲大賔繆公墓誌銘

自我 世祖定鼎以來 國家舉行 臨軒䇿士之典凡十有三

而以第一人及第者吾郡獨居其五海内傳為盛事中間有太公

與太夫人皆無恙能享其子之禄而屢受 天子貤封之錫者惟

學士徐公肅侍講繆歌起兩先生之家爲然侍講尊甫蘚書公尤

老夀侍講既第公數遨媐自得居則有亭池華木之勝游則有山

川泉石之娛日夜偕故人賔從與夫郷里之老談笑偃仰於尊罍

壺矢之間肥脆之味不絶於口絲竹謳歌之音不絶於耳加以

命詞𠖥章後先叠至門庭之盛鮮與為儷如是凡十年而公始殁

古之洪範傳凡謂五福者庶㡬其悉有之吳中之人皆知侍講之

孝養其親顧不知公之勸𩛙指誨所以勉侍講於成者惓惓僃至

葢訖暮年而後能盡食其報也公諱慧隆字子京蘚書其別號也

先世自常熟遷於府城故今為吳縣人曾祖憲祖天秩並贈布政

使司右參政考國維萬曆辛丑進士歷任貴州右參政而殁嘗平

蠻㓂安邦彦之亂功載前史妣蘇氏徐氏皆恭人生母齊氏公為

諸生不尚虚名亦不屑屑章句行文不屬稾頃刻數千言可就諸

老儒皆遜避之當勝國之末公愀然意有所不愜輙棄去舉子業

惟以課督侍講爲務於是延予友宋子既庭舘於家是時既庭方

與公之弟子長先生以文章雄吳下名聲相埒予既善既庭而予

季南賮復受業其門數人者晨夕侍講讀書之舍數用文學相淬

礪公每肅予輩入必具酒炙示殷勤未嘗以丈人行自抗也嗣後

侍講學益進聞望亦益重四方鉅公貴人及知名之士舟車造門

者相望公必率侍講迓勞其間身自備賔主之禮其遇單寒者則

折節慰藉尤有加焉雖甚煩費亦不怠以中止故侍講訖成通儒

而最後遂受 天子非常之知特簡之以魁多士皆公善教其子

致之也侍講既第親故動色相賀公不色喜詒書戒之曰若何以

不愧科名惟安分不躁進勤學不曠職則忠孝俱在是矣侍講内

艱服闋公趨之入朝侍講念公老矣故為事遷延其期公大愠曰

忠即孝也方 國家多事豈若從容内顧時乎立遣治𧚌以行久

之侍講又將請告祝公七十夀公復詒書報之曰吾疆徤善飯母

庸若歸養為也葢其始終勉勵侍講者若此然則公之優游暮年

以忘其老以遂其志食侍講孝養之報而享有此五福者夫豈偶

然㢤公性坦直不設城府數好周人之急雖名為貴公子而弱冠

孤露即能以一身榰柱其間屢思慕參政公悉叙次歷官政績走

數千里外請祀於閩於浙於黔吳人至今稱公孝云公享年七十

積封至奉直大夫翰林院修撰加二級配王宜人文恪公鏊五世

孫也先公七年卒前禮部尚書宛平王敬㢤先生銘其墓子男一

人彤即侍講也女子子一人適諸生顧瑞書孫男一人祖齡尚㓜

孫女七人皆配名族宜人之葬也墓在吳縣鄧尉山之麓至是奉

公柩徃合焉實康熈十六年十二月某日也予自病假歸里杜門

無賔客公獨再詣予苕蕐書屋握手勞問如平生歡且辱有奬借

之語故侍講屬予銘予不敢辭銘曰

溯繆之興由東漢晉代有顯聞爰及參政參政剙蹟實於吳門服

勤王事以啓後人公載其美播之堂之如彼鵷鸞宜奮而飛不在

於躬在其哲嗣章服煌煌安受 帝祉維績之豐維報之隆藏是

室夀考令終

  廣西布政使司左參政分守桂平道徐先生墓誌銘

康熈十有六年三月貴陽徐寧菴先生卒於江寧之寓舍訃至吳

門門人沈某汪某既各為位以哭其年九月將卜葬蔡家山之先

塋諸門人前期㑹葬江寧孤時成拜且泣曰襄事有日矣維是墓

隧之石既具而其辭未立其何以不朽先君而釋諸孤之罪戻於

無窮乎既又告琬曰吾子尤以文學為先君所知是吾子之責也

琬固讓不𫉬始敢序先生族里官次治行之實為誌而⿰糹⿱𢆶匹之以銘

先生諱某字致公寧菴其別號也先世居彭城明初有從征貴州

者以軍功世授千夫長遂家焉曾祖廸吉祖講平原學教諭考卿

伯累官四川布政使司右參議先生少聰頴參議公用御史廵按

山西歸陳其車服器玩於庭直可千金召先生視之曰此稽古之

效也孺子欲之乎先生稍一寓目若不屑意也參議公益竒愛先

生稍長閉户力學博知古今不專尚經生業參議公為御史時始

挈家僑於南京即今之江寧府也公間一歸視其家先生必侍側

凡議論聞見得諸家庭尤多江寧宿儒前進皆折輩行與交前明

崇禎中舉貴州郷試踰十五年舉順治已丑進士選内翰林庶吉

士授祕書院簡討充乙未㑹試同考官出為河南按察司副使管

理河道遷廣西左參政分守桂平道未之任而河南廵按御史以

私憾銜先生遂爲所中至落職而總河與廵撫者爭上䟽直其𡨚

甫得白㑹江南奏銷案起以非辜被株累者凡數萬人先生與焉

於是不復言出矣先生在翰林數論事且請譯大學衍義進講

天子器而重之欲試以吏事適有内外參用之 旨遂擢先生治

河是時文學侍從之臣出爲外僚如先生比者未久輙復召用至

卿貳貴顯而先生竟不復召是後 世祖晏駕遂坎𡒄以終此可

爲先生惜者也當先生之治河也河決方急悉屛去騶從或乗小

舸或䇿單騎日夜奔走數十百里徃來䕶視雖大風疾雨不少止

有勞先生者先生慨然曰職分宜然吾敢愛一軀使吾民飄流蕩

析乎爲人敏决所持䇿多出他人上每秋冬之間下令開濬某所

修築某所衆初不喻也既而卒賴以無敗事於是始大服守職公

廉不𡧓以一錢入私橐先是河工歲費至白金累數十萬民間供

役率騷然煩怨先生嚴於估計調發一切諸宿弊悉格不行雖豪

猾吏亦相顧縮手不敢爲欺所上奏銷𠕋歲不過數千金間興大

工亦減舊費什之八九而功力雄固倍於徃時吏民赴役無敢後

期者上官始猶以儒者昜先生既㫄睨其所為遂相𠋣如左右手

葢無不歎先生之才之足恃而知其學之通於世用也故既中廵

按御史讒卒相與力爭而白之先生性醇謹與人交無疾言遽色

晩歲益務為沉㴱人莫能闚其際家居十餘年未嘗以事干謁有

司官於江寧者㡬莫識先生面素食補衣怡然自適也享年六十

有七配劉孺人子男三人長時成江寧附學生次時亮時敏孫女

二人皆㓜先生始宦京師與同年曹厚菴先生友善所以切劘底

厲甚至其學研極性命而尤詳求經世有用之術琬初第時謁先

生於邸舍請問爲學之要先生曰昔孔子於昜乾卦即發明誠之

一言以是傳諸曾子則曰誠意曾子傳諸子思以訖孟子則又皆

曰誠身誠其可終身行者乎又問求誠從何始先生曰先儒有言

自不妄語始琬至今誦之不敢忘然則充先生之學使得與曹先

生皆大顯於 朝左推右挽其勳業規模當何如也顧曹先生既

蚤殁而先生亦位與學不副不能大䆒其所施設其見諸官政者

厪厪緒餘而已如琬所叙是也此非先生之不幸而實可為 國

家惜者也琬厠門牆之末二十餘年矣氣昏質駑既不足以盡逹

先生之藴雖數用文字見役於人然筆力衰薾又不足以發幽闡

微而𭧂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先生所學於當世宜其執筆逡廵而有愧心也夫乃作

銘曰

誠以持已誠以事君先生之學先儒是遵宜公與卿而卒不振德

則多有惟命之屯大江之滸牛首之側土厚水㴱龜卜墨食永藏

於兹不崩不蝕俾而子孫世逢其吉

  朝議大夫江南布政使司參議分守蘇松常道加三級方公

   墓誌銘

康𤋮十六年冬分守蘇松常道參議方公以疾殁於位𨵵治聞者

自士大夫以下至於委巷老稚無不慟𡘜失聲及明年春䘮行遮

道號呼拜送者數十里不絶公子共樞既免喪以事至吳舟過閶

胥兩門父老爭招攜徃觀或太息泣下相告曰見公子猶見我公

也其明年公子復至聚觀如初其泣下者亦如初嗟乎公何以得

此於民㢤葢吳人入 本朝以來甫脫兵火即旱潦疾癘之災無

歲不有十室九空蕭然愁歎而為有司者不思覆露拊循之術方

剏興大役以朘其生而摧其力獨公用清静無事為治順民之欲

與之休息故輿頌悉歸於公予嘗論之吳人所患如病羸者然神

耗氣衰雖峻補猶虞其不任况可益以苦寒刻削之劑乎是宜節

其起居調其衣服飲食然後可以稍延公能得此意以治民民既

翕然悅服而又惜其設施未竟也儻天假之齡俾得建牙開府於

江淮之間以宣布 朝廷德化不當大有造於吾吳與然則公之

殁也豈惟公之不幸直吳人之不幸已公諱國棟字干霄別自號

艾賢先世居浙之德清後徙順天明太師文端公從哲從子也六

世祖允及髙祖華曾祖天叙皆贈少師吏部尚書中極殿大學士

祖希哲縣學生私謚恬節先生考士淳以文端公廕歷官至饒州

太守公讀書明敏過人十歲善屬文順治初與伯兄皆以諸生舉

於郷伯兄既掇進士而公連不得志於禮闈遂授蠡縣教諭遷國

子監助教進博士丁饒州公艱服闋𥙷故官遷刑部江南司主事

歷雲南司員外郎福建司郎中出為廣東按察司僉事分廵海北

道巨宼鄧耀盤踞海島中時時出没剽掠為雷廉患公請諸制府

集兵三千分五路以行而躬總其節制⿰糹⿱𢆶匹又慮賊之他跳也急檄

鄰道及安南國王各出兵分搤要害耀遂受擒招徠餘黨所全活

數千人廉人爭感公德刻主於名宦祠生尸祝焉遷整飭寧武兵

僃參議久之以裁缺改分守蘇松常道公屢官監司率在兵戈俶

擾中更事多矣及涖蘇蘇居江浙舟車之衝視他道尤劇而又值

 王師有事於閩粤羽書㫄午芻茭糗糧之需猝不及辦有司皆

惴恐公素具成筭從容指揮咸中肎窾軍興頼以無乏而民間晏

然若不知有兵者未㡬而採木之役起疾驅入宜興㴱山中晝夜

督視以勞遘疾而歸踰三月殁是歲十一月某日也享年五十有

七公頎然長身問學淹雅工詩喜書而於奕尤入能品與人交不

翕翕𤍠亦不落落凉雖接布衣下士未嘗有疾言傲色歷官三十

餘年補衣糲飯絶無聲色蒱飲之好約束胥吏徃徃皆重足立而

撫視士民則藹然具有恩意尤耿介自守不為禍福利害所揺終

其身如一也雷廉諸富人被賊誣後先株連下獄公察其𡨚力爭

於制府前悉脫其械而出之諸富人念無以報裒白金數千兩夀

公公大駭曰吾憫若無辜耳若柰何以此汚我卒郤不受中朝貴

人遣幸伶入吳伶故吳中無頼子里人屛不齒者也至是怙𫝑恣

爲姦利有司以貴人故爭折節下之至與揖讓行鈞禮公獨不少

屈伶又以非法干請亦不聽或勸公盇稍委曲為一官計乎卒峻

拒不可伶大怒去然亦不能毫毛有加於公也由此聲望益大重

喪歸之次年卜葬於大興縣方家莊祖塋之次元配賈恭人前卒

遂祔葬焉子男一人辰即共樞例監生娶徐氏側室葉孺人出也

女一人殤賈恭人出也共樞好學而有文所娶為太僕卿武進徐

君某女故數徃還吳中其始至也實來徴銘且曰知公者莫子若

也予惟前此請告十年適當公治吳時公嘗以微言動予曰何以

教之予正色曰昔漢杜宻家居每多所陳託而劉季林以閉門埽

𮜿稱清高士頗為宻所譏評然黨事之興季林竟免使君將使某

為宻乎抑寧為季林也公笑而頷之故其相知最深不可以不銘

銘曰

鼎鼎鉅族文端基之碩儒循吏惟公⿰糹⿱𢆶匹之公未來吳吳人惶惶及

公至止歌舞康莊仁以矜物廉以律躬活千人者後必有封吳人

思公瞻望公子餘慶綿綿是續是似

  湖廣湖南布政使于公墓誌銘

公姓于氏朋舉其諱襄于其字而念劬其自號也于之族稱金壇

巨室先世有累官都御史諱湛者公之七世祖也恩貢生諱玉鳴

者大王父也費縣教諭贈布政使諱之鏞者王父也累贈至布政

使諱㫤者父也荆夫人其元配也子五女六星煥星燦星炳皆太

學生與星燿星炯則公之子也𠊱選州同姜伊鄊進士張恕可太

學生徐時成李肇軫吳逺立與王緝馨則公之女夫也公舉順治

六年進士選翰林院庶吉士授簡討越五年奉 旨外陞遂除分

廵睢陳道按察司副使遷福寧道布政使司參政四川按察使山

東右布政使外艱服闋補湖廣湖南布政使此公所歷之官也自

文林郎至通政大夫此公所積之階也其在睢陳嘗自署其𠫊事

曰無求於吏吏自察不擾於民民自安其為政大指如此㑹公婦

翁荆公其惇知郾城縣縣故公之屬也一昔盗踰城劫庫帑殺縣

官去𨵵城士民洶洶謂城將受屠公聞變即間道馳至諭以無恐

且勅縣吏閉城門已而營將果統兵抵城下公拒不聽入營將怒

訴諸總督總督召公詰責公曰縣官於某為舅甥某顧不欲甘心

是盗乎然柰何株牽平民俾以非辜被禍總督大悟未㡬而𫉬盗

他所最後補湖南由京師取道郾城郾人喜相告曰是前活我于

使君耶空一縣遮道迎送凡數十里不絶其在福寧甫抵任而興

化兵譁事起興化瀕海協鎭官部卒皆羣盗受撫者也適有材官

辱張給事僕為給事所訟鎭將撻材官數十衆卒大憤相率入給

事家毁其門户什器將殺給事急走竄以免衆遂欲脅鎭將爲亂

㑹其將已濳行入㑹城既不得逞乃縊死被撻者復噪入給事家

誣其僕殺人公先廉得首惡數輩因集文武諸官㑹鞫即擒首惡

者縳階下於是健兒帶劍方林立咸瞋目悻悻有不平意公從容

呼首惡語之曰軍法士在伍惟將之聽今若曹乃敢挺而譁以至

殺人罪不赦顧吾新下車且奉上官指念若曹約束無素止用殺

人律從事則罪有專坐於若曹何如衆始泥首言殺人者張氏僕

也公叱之曰若曹氣燄何等視張僕直俎上肉耳彼顧能於千百

健兒中奪一人縊之耶更召被縊者妻及其家厮養童訊之俱吐

實遂按首從三人寘諸法而釋其餘於是軍民以安是日微公㡬

至大變泉州提督官劋海盜盜或逸入興化界鎭將擒數百人將

悉俘之公視其嘗薙髪者則曰此良民被陷也法當宥有年少者

則曰童稚何知又當宥所全活甚夥漳州與海中厦門相望號要

地 國家既遣固山額眞統兵營㑹城僃應援而額眞別遣梅勒

分番駐漳以守歲凡四易兵馬徃返七百餘里輙檄民夫供役多

至三四千人其人荷重踰險或受鞭箠或苦饑羸墜崕以死者相

⿰糹⿱𢆶匹公憫之言於總督請駐防者母踐更總督曰不可公曰然則展

其𤓰期可乎乃議展歲四昜者為再昜葢自此始其在湖南湖南

人甫脫兵火率不聊生公一切休息之每見司中胥吏猥濫踰數

百人歎曰湖南百姓皆鶉衣鵠面而此曹子鮮衣張葢縱横市井

問何所取之悉下令汰去止留謹厚者數十人俾SKchar文書而已數

為上官力言士民利病暨有司賢不肖狀上官絶不省且疑其立

異有所誅責公又槩置不應積與廵撫者忤竟以事中傷公得

旨鐫二級調用公未歸而廵撫亦遂以貪殘𫉬罪士民咸快廵撫

而惜公無不相顧歎息者公故以廉愼知名其去睢陳也將渡洪

澤湖㮄人慮舟輕不敢前因舁岸㫄臣石以實舟公笑曰惜此石

差頑耳不然即陸鬰林故事矣福建總督李公某亦嘗曰在地方

不愛錢者惟我與于參政耳此公涖官之大凡也公少喪妣馮贈

翁引至殯所誡曰汝母僅生女儻不讀書自力母在棺中目不瞑

也公既受命則又曰俟女有立而後葬女母及公以檢討謁告始

葬馮太夫人於西墳如贈翁言晚歲公屬諸子曰異時必葬我太

夫人側其事⿰糹⿱𢆶匹母張尤謹病將革慮遺張太夫人憂數力疾徃問

起居事諸父及拊㓜弟皆孝友無間言此公居家之大凡也公享

年五十有六以某月日卜葬縣之某郷某原距馮太夫人墓若干

歩從公志也將葬公之冡君星煥已早世其來請銘者次君星燦

而介之以請者徐君時成也銘曰

學優入官惟古之制後世不然學與政貳表表于公國之偉器𧺫

家文儒乃諳吏治 帝曰徃哉女學既𮟏女佐女長試女政事遂

歷五藩不敢告瘁所去見思咸懐其惠修途方𮜿胡然中躓所學

什百施未一二壯年歸休韜此鏠鋭積此趾美用詒來嗣惟爾嗣

人既有既似活千人者厥封可俟巍巍新阡宰木森然詩以章之

億萬斯年












  康熈辛未七月十九日静𭔃軒錄

堯峯文鈔卷十二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