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修詩話總龜 (四部叢刊本)/前卷三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前卷三十一 增修詩話總龜 前卷三十二
宋 阮閱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前卷三十三

增修詩話總龜卷之三十二

   詩䜟門

孟津詩人李讀字長源一日自孟津訪魏仲先曰數𪧐前

 有人在床下誦曰行到水窮處未知天盡時予斥其悞

 曰豈非坐看雲起時𫆀答曰此雲安能起也茲必死期

 故來相别痛飲數日而卒古今詩話

丁晋公摠章聖陵事翰林學士李維援其親識爲挽𭅺懇

 請扵晋公曰更在陶鉒丁應聲曰隔鉒復陶鑄齋𭅺又

 挽𭅺自然堪下淚何必到斜陽未㡬丁敗

張唐卿進士第一人登科期集於興國寺題詩句扵壁曰

 一舉首登龍虎榜十年身到鳯凰池有人續云君看姚

 曄并梁固不得朝官未可知後果終於京官

趙嘏嘗有詩云早晚粗酬身事了水邉歸去一閒人止扵

 渭南尉以其精扵詩時謂之趙渭南如韋蘇州云

孫秀旣恨石崇不與緑珠又憾潘岳昔遇不以禮復遭遇

 晋武帝遂同日𭣣䂖崇歐陽堅潘岳送市石謂潘曰安

 仁復爾𫆀潘曰可謂白首同歸也潘金谷集云投分𭔃

 石友白首同所歸亦其䜟也

𢈔亮出石頭城百姓歌於岸上曰𢈔公上武昌翩翩如飛

鳥𢈔公還揚州白馬牽旒旐果㝷卒

來鵬詩思清䴡韋岫尚書常愛其才逰蜀夏課卷中有云

 一夜緑荷風剪破賺他秋雨不成珠識者以為不祥是

年果失志

丁晋公自崖召還有𭔃友人詩曰九萬里鵬重出海一千

年鶴再歸巢句徤意清然議者曰謂鵬䖏於海為得地

出海則失水鶴返其巢則不能翺翔矣卒如其說又扈

從東封嘗聞柰何黒水人間隂獄也感其事而為詩曰

黒水溪旁𦕅駐馬柰何岸上試回頭高崕昏處是隂獄

須信人生到此休非佳兆也

丁晋公為侍中時嘗作詩曰千金家累非良寳一品官高

是強名未㡬奪爵籍没初釋褐為饒倅同年白稹為判

官稹一日以片𥿄假緡伍鐶扵公公𥬇曰牓下新婚京

國冨室豈無半千質物𫆀懼我撓之故矯耳扵間尾書

 一絶戯之曰欺天行止吾何有立地機關子太乖五百

 青蚨两家闕赤洪崖打白洪崕朱崕之行兆扵此

蘇子羙失意秋日登蘇之閶門云年光冉冉催人老雲物

 涓涓又變秋家在鳯凰城𨶕下江山何事苦相留又書

 其旁云江山留人也人留江山也卒不用亦詩之䜟

鄭毅夫罷禁林行次南都遇雨為二篇曰雨聲飄㫁忽南

 去雲𫝑旋生從北流應料凉風消息近蕭蕭巳在𣗳梢

 頭又曰榴火燒空未擬休忽驚快雨破清秋晚雲淡淡

 趂落日只到楚江南岸頭僧文瑩見之訝其氣不振解

錢塘赴青社卒楚州

崔玄諫議有子名勉與趙叔平同年登第轉大理評事過

 天津橋墜馬時集賢韓公與趙同為開封府推官韓崔

 壻也聞其墜馬⿺辶䖏徃眡之但嘔血不止數日館扵韓舎

 因作詩曰身随花露重命逐藕絲輕明朝風雨霽歸路

 在三清明日果卒時有㣲風細雨

盧多遜方丱角其父携就雲陽觀小學與群児見廢壇上

 有古簽一筒競徃抽之為戯多遜尚未識字抽一簽歸

 示其父詞曰身出中書堂須因天水白登仙五十二終

 為蓬島客父見之頗意以為吉兆迨作相與秦王事故

 敗始因遣堂吏趙白遂竄南荒卒于朱崕年五十二無

 一字之差並同前

嚴惲字子重善為詩嘗有詩云春光冉冉歸何處更向花

前把酒盃盡日問花花不語為誰零落為誰開累舉不

第卒扵呉中南部新書

汝州劉廷芝字希夷苦篇詠善為閨帷之作詞哀多似古

 調體𫝑與時不合遂不為人所重希夷羙姿貌善彈琵

 琶好酒色落魄不拘常俗為白頭吟忽作一聮語曰今

年花落顔色改明年花開誰復在旣而復嘆曰我此語

 似䜟石崇曰白首同所歸復何所異乃除之復作二句

 曰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復歎曰死生有

命豈復由此乃并留前句作詩後歲餘爲奸人所害

隋長夀年中有鄭州鄭蜀賔風流名士頗善五言蹉跎郷

閭不求聞逹垂掛冠選授江左一尉臨去賔友祖餞至

 上東門留别曰畏途方萬里生涯近百年不知將白首

 何處入黄泉酒酣自詠聲調哀蹙合坐嗚咽卒扵官時

 人比之劉廷芝同前

㓂萊公初爲宻學方年少得意偶撰江南曲其句有江南

 春盡離腸㫁蘋滿汀洲人未歸日暮江頭一望時愁情

 不㫁如春水之𩔖音皆悽愴末年果南遷拾遺

孫咸不知何許人而長於預知災異又善為詩開寳初客

 于九江因逰廬山有詩留題九天使者廟云獨入玄宫

禮至真焚香不為賤貧身秦淮两㟁沙埋骨湓浦千家

 血染塵廬阜烟霞誰是主虎溪風月屬何人九江太守

勤王事好放天兵渡要津不踰數年金陵板蕩九江重

 闈人受𡍼炭並應此詩咸後卒於南昌衆人棄尸扵江

 中泝流而上咸異之

蘇易簡罷翰林學士以禮部侍𭅺知南陽日年未四十屢

 有閒冷之嘆有老僧獨處外城古寺通儒術能詩故公

 與詩曰憔悴今年三十六與師氣味不争多未㡬而卒

二宋以文章齊名天下子京守蜀日作詩三百名曰猥藁

 有碧雲謾有三年信明月空爲两地愁後卒不入两地

 人以爲詩䜟

王元澤少時作白苧行有云君心莫厭頻歡樂請看雲間

 日西入議者謂羙則羙矣然日西光景無多近乎䜟果

 不永夀

王𪔂湖湘人字則之季父多㳺江左有洪州西山詩云林

 泉空有東西路風月難㝷十二家議者謂必無名第後

 果然嘗作鸂鶒詩云棲息應難近小池性靈閒雅衆禽

 希蒲洲日暖依花立漁浦烟深貼浪飛遺羽參差沾水沬

餘蹤稠叠印苔衣晚來林徑㣲風起何處相呼着對歸

狄渙孤鴈云更無聲接續空有影相隨聞此句者皆云必

 無後果如其言並同前

陳無巳賦高軒過詩云晚知書𦘕真有益却恠歲月來無

 多不數月遂卒直方詩話

秦少㳺紹聖初請外以校勘為杭倅方至楚泗間有詩云

 平生逋欠僧房睡准擬如今處處還詩成之明日以言

 者落職監處州酒人以為詩䜟

東坡有送戴𫎇赴成都玉局𮗚詩云莫欺老病未歸身玉

 局他年第㡬人又有過嶺一篇云劍南西望七千里乗

 興真為玉局逰後卒於是觀

方元脩字時敏一日與楊信祖饒次守過余坐中分題人

 以姓為韻而楊有共約城南方之句後數日録此唱和

 扵前忽有一同人讀云共釣城南方盖釣字以約字草

 不相辨而讀者悮之時敏大以爲惡不三日其父省中

 歸𭧂卒後數月其母亦亡並同前

范攄處士有子七歲作𨼆者詩云掃葉隨風便澆花趂日

 隂方干聞之曰此可入室又作夏景詩云閒雲生不雨

 病葉落非秋干曰必不夀果卒後有歐陽彬之子稚齒

 作田父詩云桑柘殘陽裏児孫落葉中廖凝見之曰可

 惜天才同范氏之子㝷亦卒郡閣雅談

(⿱艹石)拙善詩從誨辟於幕下嘗作中秋不見月云人間雖

 不見天外自分明從誨覧之謂賔佐曰此詩雖好不利

 扵巳將來但恐䘮明後果如其言大定録

王元之甞作病鶴云埋瘞肯同鸚鵡塚飛鳴不到鳯凰池

 其文學才藻登金門玉堂不爲難也竟不至其地見扵

 是矣青𤨏集

張■字退翁都下人有言懐詩云命交隨分樂天賜一生

 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有聲而不第亦詩之䜟

王寂都下人重信義少然諾嘗撫劍鋏為之歌曰人間冉

冉混塵埃身後身前事莫猜早悟浮生都是夣當時悔

 向夣中來又曰當年吁氣謾如虹回首都歸冷𥬇中翠

 玉峰前好歸去可憐三十二秋風時寂年三十二明年

 寂知事莫非前定𥬇出都門而去至太行馹舎𭧂卒在

 仕者遂葬於西崦下並同前

徐振甫興化軍人居朝京門外未第時䜟曰折着屋爛着

椽朝京門外出狀元振甫將第而門果壊黄裳道夫南

劍州人家居龍溝未第間有䜟曰掘龍溝出龍頭道夫

將第而溝果脩浚興化軍有壺公山䜟云壺公山(⿱艹石)

莆田朱紫半水遶壺公山此時方好看蔡君謨興水利

 SKchar民田引水遶壺公山登第者比前在朝廷者半朱紫

 矣搜神秘覧

韓魏公起堂扵北池上效樂天因名曰醉白堂五月堂成

 公賦詩二篇其一卒章云霓裳時事非吾事且學熏酣

 石上眠自尔寢疾以六月二十五日薨此詩遂爲絶筆

 旣而神廟遣使特爲石藏以葬始悟石上眠之句(⿱艹石)

 云公薨士大夫恨勲徳之難名知與不知皆爲泫然而

 嘆曰天何不爲我留歐陽公爲魏公作誌文而後死也

 韓魏公别録

鄭毅夫守杭題僧文瑩所居壁云西湖頻送客緑波舟楫

 輕春入蘿逕静浪花翻逺晴又云東風江雲北飛燕同

 𭔃青春不相見又題杭郡閣云雨影横殘紅秋容隂映

 日寒江帶暮流曉角穿雲出峰藏翠如織𪧐鳥去無迹

 封書冩所懐𦕅托金門翼時頗訝其氣𧰼不逺後觧杭

 麾將赴青社以病泊舟楚州而卒其語巳兆於先矣玉

 壺清話






増修詩話總龜卷之三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