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卷0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夜航船券之一

天文部

象緯[编辑]

九天[编辑]

東方蒼天,南方炎天,西方浩天,北方玄天,東北旻天,西北幽天,西南朱天,東南陽天,中央鈞天。

日、月、星謂之三光。日、月合金、木、水、火、土五星謂之七政,又謂之七曜。日月所止舍,一日更七次,謂之七襄。

二十八宿[编辑]

東方七宿:角,木蛟;亢,金龍;氐,土貉;房,日兔;心,月狐;尾,火虎;箕,水豹。

北方七宿;斗,木獬;牛,金牛;女,土蝠;虛,日鼠;危,月燕;室,火豬;壁,水貐。

西方七宿:奎,木狼;婁,金狗;胃,土雉;昴,日雞;畢,月烏;觜,火猴;參,水猿。

南方七宿: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馬;張,月鹿;翼,火蛇;軫,水蚓。

分野[编辑]

角亢氐:鄭,兗州。房心:宋,豫州。尾箕:燕,幽州。鬥牛女:吳,揚州。虛危:齊,青州。室壁:衛,并州。奎婁胃:魯,徐州。昴畢;趙,冀州。觜參:晉,益州。井鬼:秦,雍州。柳星張:周,三河。翼軫:楚,荊州。

納音五行[编辑]

甲子乙丑海中金,丙寅丁卯爐中火,戊辰己巳大林木,庚午辛未路旁土,壬申癸酉劍鋒金,甲戌乙亥山頭火,丙子丁丑澗下水,戊寅己卯城頭土,庚辰辛巳金蠟金,壬午癸未楊柳木,甲申乙酉泉中水,丙戌丁亥屋上土,戊子己丑霹靂火,庚寅辛卯松柏木,壬辰癸巳長流水,甲午乙未沙中金,丙申丁酉山下火,戊戌己亥平地水,庚子辛丑壁上土,壬寅卯金箔金,甲辰乙巳覆燈火,丙午丁未天河水,戊申己酉大驛土,庚戌辛亥釵釧金,壬子癸丑桑柘木,甲寅乙卯大溪水,丙辰丁巳沙中土,戊午己未天上火,庚申辛酉石榴木,壬戌癸亥大海水。天裂陽不足,地動陰有余。

梁太清二年六月,天裂於西北,長十尺,闊二丈,光出如電,聲若雷。

唐中和三年,浙西天鳴,聲如轉磨,無雲而雨。無形有聲,謂之妖鼓;無雲而雨,謂之天泣。

憂天墜[编辑]

《列子》:杞國有人常憂天墜,身無所寄,至廢寢食。比人心多過慮,猶如杞人憂天。

三才[编辑]

天、地、人謂之三才。混沌之氣,輕清為天,重濁為地。天為陽,地為陰。人稟陰陽之氣,生生不息,與天地參,故曰三才。

回天[编辑]

天者,君象;回者,言挽回君心也。唐太宗欲修洛陽宮,張玄素諫,止之。魏徵曰:「張公有回天之力。」

戴天[编辑]

《禮記》:君父之仇,不共戴天。兄弟之仇,不反兵革。交遊之仇,不與同國。

補天[编辑]

女媧氏煉石補天。

如天[编辑]

《通鑒》:帝堯其仁如天,其智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雲。

補天浴日之功[编辑]

宋趙鼎疏曰:頃者陛下遣張浚出使川陜,國勢百倍於今,浚有補天浴日之功,陛下有礪河之誓,終致物議以被竄逐。臣無浚之功,而當此重任,去朝廷遠,恐好惡是非,行復紛紛於聰明之下矣。

二天[编辑]

後漢蘇章為冀州刺史,行部。有故人清河守,贓奸,章至,設酒敘歡。守曰:「人皆有一天,我獨有二天。」章曰:「今日與故人飲,私恩也;明日冀州按事,公法也。」遂正其罪。

焚香祝天[编辑]

後唐明宗登極之年,每於宮中焚香祝天曰:「某,胡人,因亂為眾所推,願天早生聖人,為生民主。」

威侮五行[编辑]

《通鑒》:帝啟立,有扈氏無道,威侮五行,怠棄三正,啟征之,大戰於甘,滅之。

五星會天[编辑]

《通鑒》:顓頊作歷,以孟春之月為元。是歲正月朔旦立春,五星會於天,歷營室。

五星聚奎[编辑]

宋太祖乾德五年,五星聚於奎。初,竇儼與盧多遜、楊徽之,周顯德中同為諫官。儼善推步星歷,嘗曰:「丁卯歲五星聚奎,自此天下始太平。二拾遺見之,儼不與也。」

五星𩰚[1][编辑]

神宗萬歷四十七年,五星𩰚於東方,杜松、劉綎全軍戰沒於渾河及馬家寨等處。

日月[编辑]

東隅,日出之地;桑榆,日入之地。日拂扶桑,謂之及時。日經細柳,謂之過時。

龍𧱓[2][编辑]

《天文誌》:日月會於龍𧱓尾。𧱓音𩰚[3]

《廣雅》:日初出為旭,日昕曰晞,日溫曰煦;日在午曰亭午,在未曰昳日,日晚曰旰,日將落曰晡。

《天官書》曰:日月薄蝕,日月之交。月行黃道,而日為掩,則日食,是曰陰勝陽,其變重。月行在望,與日沖,月入於暗之內,則月食,是曰陽勝陰,其變輕。聖人扶陽而尊君曰:「日,君道也。」於其食,謹書而備戒之,日食為失德,月食為失刑。

日落九烏[编辑]

烏最難射。一日而落九烏,言羿之善射也。後以為羿射落九日,非是。

向日取火[编辑]

陽燧以銅為之,形如鏡,向日則火生,以艾承之則得火。

夸父追日[编辑]

《列子》:夸父不量力,欲追日影,逐之於暘谷之陽際,渴欲得飲。赴河飲,不足,將北走大澤中,道渴而死。

魯戈返日[编辑]

魯陽公與韓構戰,戰酣日暮,援戈揮之,日返三舍。又,虞公與夏戰,日欲落,以劍指日,日返不落。

白虹貫日[编辑]

荊軻入秦刺秦王,燕太子丹送之易水上,精誠格天,白虹貫日。

田夫獻曝[编辑]

《列子》:宋國有田夫曝日而背暖,顧謂其妻曰:「負日之暄,人莫知其美者,以獻吾君,必有重賞。」人皆笑之。

白駒過隙[编辑]

《魏豹傳》:人生易老,如白駒過隙。白駒,日影也。

冬月之日,有「黃綿襖」之稱。

薄蝕朒朓[编辑]

薄,無光也。蝕,虧缺也。朔見東方曰,晦見西方曰朓。朒音肉。朓音挑。

朏未成明,魄始成魄。月初三哉生明也,月十六哉生魄也。

翟天師[编辑]

乾祐間嘗於江岸玩月,或問:「此中何所有?」翟笑曰:「可隨吾指觀之。」俄見月規半天,瓊樓玉宇爛然,數息間,不復見矣。

尹思遣兒視月中有物,知兵亂。

《淮南子》:日出於暘谷,浴於咸池,拂於扶桑,是謂晨明。登於扶桑,爰始將行,是謂朏明。至於曲阿,是謂朝明。臨於曾泉,是謂早食。次於桑野,是謂晏食。臻於衡陽,是謂禺中。對於昆吾,是謂正中。靡於鳥次,是謂小遷。至於悲谷,是謂晡時。回至於女紀,是謂大遷。經於虞淵,是謂高舂。頓於連石,是謂下舂。至於悲泉,爰止羲和,爰息六螭,是謂懸車。薄於虞泉,是謂黃昏。淪於蒙谷,是謂定昏。日入崦嵫,經細柳入虞泉之汜,曙於蒙谷之浦,垂景在樹端,謂之桑榆。《漢書》:新垣平文帝時,上言日當再中,臣以候知之。居頃之,日果再中。

《釋名》:月,闕也。言滿則復闕也。晦,灰也。月死而灰,月光盡似之也。朔,蘇也。月死後蘇生也。弦,月半之之(sic)名也。其形一旁曲,一旁直,若張弓弦也。望,月滿之名也。日在東,月在西,遙相望也。

蟾蜍[编辑]

月中三足物也。王充《論衡》:羿請不死之藥於西王母,其妻嫦娥竊之奔月,是為蟾蜍。

月桂[编辑]

《酉陽雜組》:月桂高五百丈,有一人常伐之,樹創隨合。其人姓吳名剛,西河人,學仙有過,謫令伐桂。桂下有玉兔杵藥。

愛日[编辑]

言子愛父母,當如愛日之誠。

日光摩盪[4][编辑]

周主遣趙匡胤率兵禦遼北漢,癸卯發汴京。苗訓,善觀天文,見日下復有一日,黑光摩盪者久之,指示楚昭輔曰:「此天命也。」是夕,次陳橋,遂有黃袍加身之變。

日為太陽之精[编辑]

《廣雅》:陽精外發,故日以晝明。羲和,日御也。日中有金烏。《通鑑》:太昊有聖象,日月之明。

日出而作[编辑]

堯時有老人,含哺鼓腹,擊壤而歌,曰:「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力何有於我哉?」

日亡乃亡[编辑]

桀嘗自言:「吾有天下,如天之有日;日亡,吾乃亡耳。」

如冬夏之日[编辑]

夏日烈,冬日溫。趙盾為人,嚴而可畏,故比如夏日。趙衰為人,和而可愛,故比如冬日。

東隅桑榆[编辑]

馮異大破赤眉,光武降書勞之曰:「始雖垂翅回溪,終能奮翼澠池,可謂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蜀犬吠日[编辑]

柳文:庸、蜀之南,恒雨少日,日出則群犬吠之。

日食在晦[编辑]

漢建武七年三月晦,日食,詔上書不得言聖。鄭興上疏曰:「頃年日食,每多在晦。先時而合,皆月行疾也。日,君象,月,臣象。君亢急,則臣促迫,故月行疾。」時帝躬勤政事,頗傷嚴急,故興奏及之。

太陰[编辑]

《史記》:「太陰之精上為月。」《淮南子》:「月御曰望舒,亦曰纖阿,中有玉兔。」

瑤光貫月[编辑]

《通鑒》:昌意娶蜀山氏之女曰女樞,感瑤光貫月之祥,生顓頊高陽氏於若水。

月食五星[编辑]

崇禎十一年四月己酉夜,熒惑去月僅七八寸,至曉逆行,尾八度掩於月,丁卯退至尾,初度漸入心宿。楊嗣昌上疏言:「古今變異,月食五星,史不絕書,然亦觀其時。昔漢元帝建武二十三年,月食火星,明年呼韓單於款五原塞。明帝永平二年,月食火星,皇後馬氏德冠後宮,明年圖畫功臣於雲臺。唐憲宗元和七年,月食熒惑。明年興師,連年兵敗。今者月食火星,猶幸在尾,內則陰宮,外則陰國。皇上修德召和,必有災而不害者。」然實考嗣昌所引年月俱謬。

論月[编辑]

徐□,年九歲,嘗月下戲,人語之曰:「若令月中無物,當極明耶?」曰:「不然。譬如人眼中有瞳子,無此必不明。」

如月之初[编辑]

後漢黃琬,祖父瓊,為太尉,以日食狀聞。太後詔問所食多少,瓊對未知所況。琬年七歲,時在旁,曰:「何不言日食之余,如月之初。」瓊大驚,即以其言對。

賦初一夜月[编辑]

蘇福八歲時,賦《初一夜月》詩,雲:「氣朔盈虛又一初,嫦娥底事半分無。卻於無處分明有,恰似先天太極圖。」

吳牛喘月[编辑]

《風俗通》:吳牛苦於日,故見月而喘。

命詠新月[编辑]

明太祖見太孫頂顱側,乃曰:「半邊月兒。」一夕,太子、太孫侍,太祖命詠新月。懿文雲:「昨夜嚴灘失釣鉤,何人移上碧雲頭?雖然未得團圓相,也有清光遍九州。」太孫雲:「誰將玉指甲,掐破碧天痕;影落江湖裏,蛟龍未敢吞。」太祖謂「未得團圓」、「影落江湖」,皆非吉兆。

[编辑]

北斗七星[编辑]

第一天樞,第二璇,第三璣,第四權,第五玉衡,第六開陽,第七瑤光。第一至第四為魁,第五至第七為杓,合之為斗。按《道藏經》:七星,一貪狼,二巨門,三祿存,四文曲,五廉貞,六武曲,七破軍,堪輿家用此。斗柄東,則天下皆春;斗柄南,則天下皆夏;斗柄西,則天下皆秋;斗柄北,則天下皆冬。《史記》:中宮、文昌下六星,兩兩相比,名曰三能。臺,三臺。色齊,君臣和;不齊,為乖戾。

泰階六符[编辑]

泰階,三臺也。每臺二星,凡六星。符,六星之符驗也。三臺,乃天之三階。經曰:泰階者,天之三階也。上階為天子,中階為諸侯、公卿,下階為士、庶人。

景星[编辑]

形如半月,王者政教無私,則景星見。

始影朗[编辑]

女星旁一小星,名始影,婦女於夏至夜候而祭之,得好顏色。始影南,並肩一星,名朗,男子於冬至夜候而祭之,得好智慧。

參商[编辑]

高辛氏二子,長闕伯,次沈實,自相爭鬥。帝乃遷長於商丘,主商,昏見;遷次於大夏,主參,曉見。二星永不相見。

長庚[编辑]

即太白金星,朝見東方,曰啟明;夕見西方,曰長庚。太白經天,太白陰星見,晝當伏,晝見即為經天;若經天,則天下草昧,人更主,是謂亂紀,人民流亡。應劭曰:「上階上星為男主,下星為女主;中階上星為三公,下星為卿大夫;下階上星為上士,下星為庶人。三階平則天下太平,三階不平則百姓不寧,故曰六符。」《晉誌》:角二星,為天闕,閏其間天門也,其內天庭也。故黃道經其中七曜之所行。左角為理,主刑;右角為將,主兵。亢四星,天子內朝,天下之禮法也,亦為疏廟主疾疫。氐四星,為天根,王者之宿宮,又為後妃之府,將有淫欲之事,氐先動。房四星為明堂,天子布政之室也,亦四輔也。又為四表,中間為天衢,亦為天關,黃道之所經也。七曜繇乎天衢,則天下和平,亦天駟,為天馬,主車駕,亦曰天廄,又主開閉為蓄藏之所由。又北小星為鉤,鈐鍵天之管鑰,明而近房,天下同心。心三星,天王正位也。中星曰明堂,天子位為大辰,主天下之賞罰。前星為太子,後星為庶子。尾九星,後宮之長,亦為九子,色欲均明,大小相承,則後宮有敘。箕四星,為天津,後宮後妃之府,一曰天箕,主八風,凡日月宿在箕東壁翼者,風起北方,又主口舌。南鬥六星,天廟也,為丞相太宰之位,酌量政事之宜,褒賢進良,稟受爵祿,又主兵。牽牛六星,天之關梁,主犧牲。其北二星,一曰即路,一曰聚火。又曰:上一星主道路,次二星主關梁,次三星主南越。須女四星,天之少府也,婦女之位,主布帛裁置、嫁娶。虛二星,冢宰之象也,主邑居廟堂祭祀之事,又主風雲死喪。危三星,主天府,天市架屋動,則土功起。營室二星,為太廟天子之宮也,主土功事。東壁二星,主文章,天下圖書之秘府。西方奎十六星,天之武庫也,主以兵禁。暴、婁二星,亦為天獄,主苑牧犧牲供給郊祀。胃三星,天之廚藏,五谷之倉也,又名大梁,主倉廩。昴七星,天之耳目也,主西右,又為旄頭,胡星也,又主喪,主獄。昴、畢間二星,為天衢,三光之道也,主伺候關梁。畢八星,狀如掩兔之畢,主邊兵,主弋獵,又主刑罰。觜三星,在參之右角,如鼎足形,主天之關,又為三軍之候。參七星,白獸之體。中三星橫列者,三將軍也。南方東井八星,天之南門,黃道所經,為天之亭侯,主水衡事輿。鬼五星,天之目也,主視明察奸謀。中央一星,曰積屍,搖動失色則病疾。柳八星,天之廚宰,主尚食和滋味。昴七星,一曰天都,主衣裳文繡。張六星,主珍寶宗廟之用,及衣服天廚飲食賞賚之事。翼二十二星,為天子之樂府,又主夷狄遠賓負海之客,明則禮樂興,四夷來賓。軫四星,為冢宰輔臣也,主車騎足用,亦主風,有軍出入,皆占於軫。

熒惑守心[编辑]

熒惑,火星也。守心,謂行經心度,住而不過也。宋景公時,熒惑守心。公問子韋,對曰:「禍當君,可移之相。」公曰:「相,吾輔也。不可!」曰:「移之民。」曰:「民死,吾誰與為君?」曰:「移之歲。」曰:「歲饑則民死。」子韋曰:「君有至德之言三,熒惑必三徙。」果徙三舍。

歲星[编辑]

木星也。所居之國為福,所對之國為兇。福主豐稔,兇主饑荒。一曰:歲星所在之國,有稱兵伐之者必敗。

彗星[编辑]

曰長星,亦曰槍。芒角四射者曰孛,芒角長如帚曰彗,極長者曰蚩尤旗。

金星[编辑]

一月移一宮,木星一歲移一宮,水星一月移一宮,火星兩月移一宮,土星二十八月移一宮。

客星犯牛鬥[编辑]

有人居海上,每年八月,見浮槎到岸,乃賫糧,乘之。至一處,見婦人織機。其夫牽牛飲水次。問:「此是何處?」答曰:「歸問嚴君平。」君平曰:「是日客星犯牛鬥,即爾至處。」

問使者何日發[编辑]

漢和帝時,遣使者二人,微行至蜀。李為郡侯吏,出酒共飲,問曰:「君來時,知二使者以何日發行?」二人怪問其故,曰:「見有二使星入益部耳。」自此名著。

五星奎聚[编辑]

宋乾德五年三月,五星聚於奎。初,竇儼與盧多遜、楊徽之,周顯德中同為諫官,儼善推步星歷,嘗曰:「丁卯歲五星聚奎,自此天下始太平。二拾遺見之,儼不與也。」呂氏中曰:「奎星固太平之象,而實重啟斯文之兆也。文治精華,已露於斯矣。」

德星[编辑]

潁川陳、荀淑,俱率子弟宴集一堂。太史奏德星聚潁,分百裏內必有賢人會合。

客星犯禦座[编辑]

光武引嚴光入內,論道舊故,相對累日。因共偃臥,光以足加帝腹上。明日,太史奏客星犯禦座甚急。帝笑曰:「朕與故人嚴子陵共臥耳。」

晨星[编辑]

劉禹錫曰:「落落如晨星之相望。」謂故人寥落,如早晨之星,甚稀少也。

望星星降[编辑]

何諷於書中得一發卷,規四寸許,如環而無端,用力絕之,兩頭滴水。方士曰:「此名脈望,蠹魚三食神仙字,則化為此。夜持規向天中望星,星立降,可求丹服食也。」

吞墜星[编辑]

五代湯悅,自少穎悟。嘗見飛星墮水盤中,掬而吞之,文思日麗。仕南唐,拜相。凡書檄制誥,皆出其手。

上應列宿[编辑]

館陶公主為子求郎,不許,賜錢十萬緡。漢明帝謂群臣曰:「郎官上應列宿,出宰百裏,茍非其人,則民受其殃。」

文曲犯帝座[编辑]

明景清建文中為禦史大夫。文皇即位,清獨委蛇侍朝,文皇頗疑之。時星者奏文曲犯帝座甚急,色赤。是日,清衣緋入。遂收清,得所帶劍,不屈死,死後精靈猶見。

星長竟天[编辑]

唐天□二年彗星長竟天。宋徽宗五年,有星孛於西方,長竟天。明成化七年,彗星見。正德元年,彗星見,參井侵太微垣。萬歷四十六年,東方有白氣,長竟天,其占為彗象,遼陽震報相踵。天啟元年,土星逆入井宿。

星飛星隕[编辑]

宋徽宗元年正月朔,流星自西南入尾抵距星,其光燭地。是夕,有赤氣起東北,亙西方,中出白氣二,將散,復有黑氣在旁。任伯雨言:時方孟春,而赤氣起於暮夜之幽,以天道人事推之,此宮禁陰謀下幹上之證也。散而為白,而白主兵,此夷狄竊發之證也。明成化二十三年,有飛星流,光芒燭地。正德元年,隕星如雨。崇禎十七年,星入月中。占曰:「國破君亡。」

[编辑]

【風神名封十八姨,又名馮異】雲【雲神名雲將】

八風[编辑]

八節之風,立春條風(赦小過,出稽留),春分明庶風(正封疆,修田疇),立夏清明風(出幣帛,禮諸侯),夏至景風(辯大將,封有功),立秋涼風(報土功,祀四郊),秋分閭闔風(解懸垂,琴瑟不張),立冬不周風(修宮室,完邊城),冬至廣漢風(誅有罪,斷大刑)。

四時風[编辑]

郎仁寶曰:春之風,自下升上,紙鳶因之以起。夏之風,橫行空中,故樹杪多風聲。秋之風,自上而下,木葉因之以隕。冬之風,著土而行,是以吼地而生寒。

少女風[编辑]

管輅過清河,倪太守以天旱為憂。輅曰:「樹上已有少女微風,樹間已有陽鳥和鳴。其雨至矣。」果如其言。

颶風[编辑]

《嶺表錄》:颶風之作,多在初秋,作則海潮溢,俗謂之颶母風。

石尤風[编辑]

石氏女為尤郎婦。尤為商遠出,妻阻之,不從。郎出不歸,石病且死,曰:「吾恨不能阻郎行。後有商賈遠行者,吾當作大風以阻之。」自後行旅遇逆風,曰:「此石尤風也。」

羊角風[编辑]

《莊子》:「大鵬起於北溟,而徙南溟也,摶扶搖羊角而上者九萬裏。」宋熙寧間,武城有旋風如羊角,拔木,官舍卷入雲中,人民墜地死。《爾雅》:南方謂之凱風,東方謂之谷風,北方謂之涼風,西方謂之泰風。焚輪謂之頹,扶搖謂之焱。風與火為。回風為飄。日出而風謂之暴。風而雨為霾。陰日風為噎。猛風曰,涼風曰,微風曰飈,小風曰颼。

花信風[编辑]

唐徐師川詩雲:「一百五日寒食雨,二十四番花信風。」《歲時記》曰:「一月二氣六候,自小寒至谷雨。四月八氣二十四候,每候五日,以一花之風信應之。」

泰山雲[编辑]

《公羊傳》:泰山之雲,觸石而起,膚寸而合,不崇朝而雨天下。

卿雲[编辑]

若雲非雲,若煙非煙,郁郁紛紛,蕭索輪菌,謂之慶雲。王者德至於山陵,則卿雲出。《春秋繁露》:「人君修德,則□雲見。」雲五色為卿,三色為□。

沆瀣[编辑]

夜半清氣從北方起者,謂之沆瀣。

神瀵[编辑]

《列子》言:神瀵即《易》所謂山澤氣相蒸,雲興而為雨也。陳希夷詩:「倏爾火輪煎地脈,愕然神瀵湧山椒。」

白雲孤飛[编辑]

狄仁傑嘗赴并州法掾,登天行山,見白雲孤飛,泣曰:「吾親舍其下。」

五色雲[编辑]

宋韓琦,弱冠及第,方傳臚,時太史奏:「五色雲現。」出入將相,為一代名臣。

[编辑]

天地之使也,大塊之噫氣,陰陽之怒而為風也。《洛神賦》:「屏翳收風」。屏翳,風師也,又名飛廉;飛廉,神禽,即箕主也。又曰:「箕主簸揚,能致風雨。」

風霾[编辑]

明天啟間,魏閹肆毒,風霾旱魃,赤地千里,京師地震,火災焚燒,震壓死傷甚慘。崇禎十七年正月朔,大風霾。占曰:「風從乾起主暴。」兵破城。三月丙申,大風霾,占晝晦。

風木悲[编辑]

《春秋》:臯魚宦遊列國,歸而母卒,泣曰:「樹欲靜而風不息,子欲養而親不在。」遂自刎死。

歌南風之詩[编辑]

大舜彈五絃之琴,歌南風之詩,曰:「南風之熏兮,可以解吾民之慍兮;南風之時兮,可以阜吾民之財兮。」

占風知赦[编辑]

漢河內張成善風角,推占當赦,教子殺人。司隸李膺督促收捕,既而逢宥獲免,膺疾憤愈憤疾,竟按殺之。

祭風破操[编辑]

操連船艦於赤壁,周瑜用黃蓋火攻之策。時隆冬無東南風,諸葛孔明築壇而祭,應期風至,大破曹兵。

雲霞[编辑]

雲,山川之氣也。日旁彩雲名霞,東西二方赤色,亦曰霞。《易經》:「雲從龍,風從虎。」孔子曰:「於我如浮雲」。

雲出無心[编辑]

陶詞:「雲無心而出岫。」

占雲[编辑]

二至、二分,望雲色以卜歲之豐兇水旱。

行雲[编辑]

楚襄王游於高唐,夢一女曰:「妾在巫山之陽,高丘之上,朝為行雲,暮為行雨。」比旦視之,如其言。

落霞[编辑]

王勃《滕王閣賦》:「落霞與孤鶩齊飛。」後一士子夜泊江中,聞水中吟,此士曰:「何不云『落霞孤鶩齊飛,秋水長天一色』。」鬼遂絕。

颶風[编辑]

《嶺表錄》:颶風之作,多在初秋,作則海潮溢,俗謂之颶母風。明正德七年,流賊劉大等舟至通州狼山,遇颶風大作,舟覆,賊盡死。

[编辑]

【雨神名漭滉本郎,雨師名萍翳】

商羊舞[编辑]

齊有一足鳥,舞於殿前。齊侯問於孔子,孔子曰:「此鳥名商羊。兒童有謠曰:『天將大雨,商羊鼓舞。』是為大雨之兆。」後果然。

石燕飛[编辑]

《湘州記》:零陵山有石燕,遇風雨則起飛舞,雨止還為石。

洗兵雨[编辑]

武王伐紂,風霽而乘以大雨。散宜生諫曰:「非妖與?」武王曰:「非也,天洗兵也。」

雨工[编辑]

唐柳毅,過洞庭,見女子牧羊道畔,怪而問之。女曰:「非羊也。此雨工雷霆之類也。」遂為女致書龍宮,妻毅以女。今為洞庭君。

蜥蜴致雨[编辑]

關中求雨,尋蜥蜴十數,置甕中,童男女咒曰:「蜥蜴蜥蜴,興雲吐霧,致雨滂沱,放汝歸去。」宋鹹平時用此法禱雨,屢驗。於小春月內雨為液雨。時雨為澍雨。雨雪雜下為雨汁。

禦史雨[编辑]

唐平原有冤獄,天久不雨。顏真卿為禦史,按行部邑決獄而雨,號「禦史雨」。

隨車雨[编辑]

宋陳戩知處州,時大旱,公下車,雨遂沾足,人謂之隨車雨。

三年不雨[编辑]

於公,東海郡決曹,決獄平恕。海州孝婦少寡,無子,姑欲嫁之,不肯。姑自經。姑女誣告孝婦,捕治,獄成。於公以為冤,太守竟殺之,郡中三年苦旱。後守聽於公言,徒步往祭,立雨。

侍郎雨[编辑]

正統九年,浙江臺寧等府久旱,民多疾疫。上遣禮部右侍郎王英,賚香帛往祀南鎮。英至紹興,大雨,水深二尺。祭祀之夕,雨止見星。次日,又大雨,田野沾足。人皆曰:「此侍郎雨也。」

雨雹如鬥[编辑]

漢方儲,官太常。永元中郊祀,儲言且有天變,宜更擇日,上不從。已而風日晴暢。郊還,責其欺罔,因飲鴆死。須臾,而雹大如鬥,死者千計。上使召儲,無及矣。

冒雨剪韭[编辑]

郭林宗友人夜至,冒雨剪韭作炊餅。杜詩:「夜雨剪春韭」。

雨粟雨金錢[编辑]

倉頡造字成,天雨粟,鬼夜哭。大禹時,天雨金三日。翁仲儒家極貧,天雨金十餅,稱巨富。熊袞至孝,父母死,不能葬,呼天號泣,天雨錢十萬,以終其葬事。

[编辑]

《大戴經》雲:天地積陰,溫則為雨。雹,雨冰也,盛陽雨水溫暖,陰氣脅之不相入,則轉而為雹。

畢星好雨[编辑]

月行西南入於畢,則多雨。《易》曰「雲行雨施,品物流行。」俗雲:「雨三日以往為霖。」小雨曰,大雨曰霈,久雨為霪雨,亦曰天漏。

禱雨[编辑]

湯有七年之旱,太史占之曰:「當以人禱。」湯曰:「吾所為請雨者,民也。若以人禱,吾請自當。」遂齋戒,剪發斷爪,素車白馬,身嬰白茅,以為犧牲,禱於桑林之野,以六事自責曰:「政不節歟?民失職歟?宮室崇歟?女謁盛歟?苞苴行歟?讒夫昌歟?」言未已,大雨,方數千裏。

霖雨放宮人[编辑]

宋開寶五年,大雨,河決。太祖謂宰相曰:「霖雨不止,得非時政所闕。朕恐掖庭幽閉者眾。」因告諭後宮:「有願歸其家者,具以情言。」得百名,悉厚賜遣之。

上圖得雨[编辑]

宋神宗七年,大旱,歲饑,征斂苛急,流民扶攜塞道,羸疾無完衣,或茹木實草根,至身被鎖械,而負瓦揭木,賣以償官,累累不絕。監安上門鄭俠乃繪所見為圖,發馬遞上之言:「陛下親臣圖,以行臣之言,一日不雨,乞斬臣,以正欺君之罪。」帝見圖長嘆,寢不能寐。翌旦,命罷新法十八事。民聞之,歡呼相賀。是日,大雨,遠近沾洽。

商霖[编辑]

宋徽宗時,蔡京久盜國柄,中外怨疾。商英能立異同,更稱為賢,帝因人望而相之。時久旱,彗星中天,商英受命。是夕,彗不見。明日,雨。帝喜書「商霖」二字賜之。

兵道雨[编辑]

明蔡懋德,以參政備兵真定。天久旱,尺寸土皆焦。懋德禱雨輒應,屬邑民爭迎之。禱所至,即雨,民歡呼曰「兵道雨」。

大雹示警[编辑]

周孝王命秦非子主馬於、渭之間,馬大蕃息,王封為附庸之君,邑於秦,使續伯益後。其日大雨雹,牛馬死,江漢俱凍。明天啟二年,大雨雹著屋,瓦磧俱碎,禾稼多傷。

雨血[编辑]

元順帝二年正月朔,雨血於汴梁,著衣皆赤。

[编辑]

【雷神名豐隆】電【電神名缺列】虹霓【一名挈貳,一名天弓,一名□□】

雷候[编辑]

仲春之月,雷乃發聲,始電。蟄蟲鹹動,啟戶始出。仲秋之月,雷始收聲,蟄蟲壞戶。《傳》曰:雷八月入地百八十日。

聞雷造墓[编辑]

三國王裒父儀,以直言忤司馬昭,見殺。裒終身未嘗西向而坐,示不臣晉也。廬墓悲號,流涕著樹,樹為之枯。讀《詩》至「哀哀父母」則三復嗚咽,門人輒廢《蓼莪》。母存日,畏雷,歿後,每雷震,即造墓,曰:「裒在此。」

霹靂破倚柱[编辑]

《世說》:夏侯玄嘗倚柱讀書,時暴雨,霹靂破所倚柱,衣服焦然,神色無變,讀書如故。與《晉紀》諸葛誕事相同。

電光照郊[编辑]

《世紀》:神農氏之末少昊氏娶附寶,見大電光繞北鬥樞星照郊,感附寶孕,二十月生黃帝於壽丘。

雷電遽散[编辑]

《南唐書》:陸昭符,金陵人,保大中為常州刺史。一日,坐廳事,雷雨猝至,電光如金蛇繞案,吏卒皆震仆,昭符神色自若,撫案叱之,雷電遽散。得鐵索,重百斤,徐命舉索納庫中。

赤虹化玉[编辑]

孔子作《春秋》,制《孝經》,書成,告備於天,天乃決郁起白霧摩地,赤虹自上而下,化為黃玉,長者三尺,上有刻文,孔子拜而受之。

天投[编辑]

漢靈帝時,有黑氣墮溫德殿中,大如車蓋,隆起奮迅,五色,有頭,體長十余丈,形貌如龍。上問蔡邕,對曰:「所謂天投也,不見足尾,不得稱龍。」占曰:「天子內惑女色,外無忠臣,兵革將起。」

雷州雷[编辑]

雷州英靈岡,相傳雷出於此。《國史補》:雷州春夏多雷,秋日則伏地中,其狀如彘,或取而食之。又夜城西南有雷公廟,每歲鄉人造雷鼓雷車送入廟中,或以魚彘同食者,立有霆震。

感雷精[编辑]

《論衡》曰:「子路感雷精而生,故好事。」

雷神[编辑]

曹州澤中有雷神,龍身而人頰,鼓其腹則鳴。《史記》:「舜漁於雷澤。」即此。

占虹霓詩[编辑]

彭友信以貢至京師,遇上微行,占《虹霓》詩二句雲:「誰把青紅線兩條,和雲和雨系天腰。」命友信續之,應聲曰:「玉皇昨夜鑾輿出,萬裏長空駕彩橋。」上大悅,問其籍,命翌晨候於竹橋,同入朝。友信如言,候久不至,遂入朝。上召問故,以實對。上曰:「此秀才有學有行。」遂授北平布政使。

雷神名[编辑]

雷,陰陽薄動,生物者也。又黔雷,天上造化神名。電,雷光也,陰陽激耀也。霹靂,雷之急激者。閃電曰雷鞭。唐詩:「雷車電作鞭。」又電神,名列缺。《思玄賦》:「列缺燁其照夜。」

律令[编辑]

《資暇錄》:律令是雷邊捷鬼,善走,與雷相疾連,故符咒雲:「急急如律令。」

阿香[编辑]

《搜神記》:永和中,有人暮宿道旁女子家。夜半聞小兒呼:「阿香!官喚汝推雷車。」急驟雷雨。明日視宿家,乃一新冢。

謝仙[编辑]

《國史》:祥符中,嶽州玉仙觀為天火所焚,惟留一柱,有「謝仙火」三字,倒書而刻之。何仙姑雲:「謝仙,雷部,司掌火。」

雷震而生[编辑]

陳時,雷州民陳氏獲一卵,圍及尺余,攜歸。忽一日,雷震而開,生子,有文在手,曰「雷州」。及長,名文玉,後拜本州刺史,多惠政。沒而靈異,立廟以祀。

霹靂鬥[编辑]

齊神武道逢雷雨,前有浮圖一所,使薛孤延視之。未至三十步,震燒浮圖。薛大聲喝殺,繞浮圖走,火遂滅。及還,鬚髮皆焦。

雷同[编辑]

《論語讖》:雷震百里,聲相附也,謂言語之符合,如聞雷聲之相同也。

冬月必雷[编辑]

《隋史》:馬湖府西,萬歲征西南夷過此,鐫「雷番山」三字於石。山中草有毒,經過頭畜,必籠其口,行人亦必緘默,若或高聲,雖冬月必有雷震之應。

暴雷震死[编辑]

商武乙無道,為偶人,謂之天神。與博不勝,而戮之。為革囊盛血,仰射之,謂之射天。獵於河渭之間,暴雷震死。

假雷擊人[编辑]

《廣輿記》:鉛山人某,常悅東鄰婦某氏,挑之,不從。值其夫寢疾,天大雷雨,乃著花衣為兩翼,躍入鄰家,奮鐵椎殺之,仍躍而出。婦以其夫真遭雷擊也。服除,其人遣媒求娶。婦因改適,伉儷甚篤。一日,婦檢箱篋,得所謂花衣兩翼者,怪其異制。其人笑曰:「當年若非此衣,安得汝為妻!」因敘事始末。婦亦佯笑。俟其出,抱衣訴官,論絞。絞之日,雷大發,身首異處,若肢裂者。

虹霓[编辑]

虹,□也。陰氣起而陽氣不應則為虹。又音絳,亦也。《詩經》:「在東。」霓,屈虹也。《說文》:陰氣也。《天文誌》:「抱珥虹」。一雲雄曰虹,雌曰霓。沈約《郊居賦》:「雌霓連蜷」。《西京賦》:「直以高居。」又朝西暮東,東晴西雨。

虹繞虹臨[编辑]

《通鑒》:太昊之母履巨人跡,意有動,虹縣繞之,因娠而生帝於成紀。少昊,黃帝之子,母曰「螺祖」,感大星如虹,下臨華渚之祥而生。

[编辑]

【雪神名滕六】霜【霜神名青女】

滕六降雪[编辑]

唐蕭誌忠為晉州刺史,欲出獵,有樵者見群獸,哀請於九冥使者(山神)。使者曰:「若令滕六降雪,巽二起風,則使君不出矣。」天未明,風雪大作,蕭果不出。《韓詩外傳》:「凡草木花多五出,雪花獨六出」。陰極之數,立春則五出矣。雪花曰。

柳絮因風[编辑]

晉謝太傅大雪家宴,子女侍坐。公曰:「白雪紛紛何所似?」兄子朗曰:「撒鹽空中差可擬。」兄女道韞曰:「不若柳絮因風起。」公大稱賞。

雪水烹茶[编辑]

宋陶□得黨家姬,遇雪,取雪水烹茶,請姬曰:「黨家亦知此味否?」姬曰:「彼武夫安有此?但知於錦帳中飲羊羔酒耳。」公為一笑。

欲仙去[编辑]

越人王冕,當天大雪,赤腳登爐峰,四顧大呼曰:「天地皆白玉合成,使人心膽澄澈,便欲仙去!」

剡溪雪[编辑]

王子猷居山陰,於雪夜棹小舟往剡溪訪戴安道,未到門而返。仆問之,答曰:「乘興而來,興盡而返,何必見戴?」

臥雪[编辑]

袁安遇大雪,閉門僵臥。洛陽令行部,見民家皆除雪出。至安門,無行跡。疑安已死,急令人除雪入戶,見安僵臥。問安何以不出。安曰:「大雪人皆餓,不宜幹人。」令賢之,舉為孝廉。

嚼梅咽雪[编辑]

鐵腳道人,嘗愛赤腳走雪中,興發則朗誦《南華·秋水篇》,嚼梅花滿口,和雪咽之,曰:「吾欲寒香沁入心骨。」

神仙中人[编辑]

晉王恭嘗披鶴氅涉雪而行,孟旭見之,曰:「此真神仙中人也。」

大雪踐約[编辑]

環州蕃部奴訛者,素倔強,未嘗出謁郡守。聞種世衡至,出迎。世衡約明日造其帳。是夕大雪,深三尺。左右曰:「地險不可往!」世衡曰:「吾方結諸羌以信,詎可失期?」遂緣險而入。奴訛訝曰:「公乃不疑我耶!」率部落羅拜聽命。

雪夜入蔡州[编辑]

李□乘雪夜入蔡州,攪亂鵝鴨池,及軍聲達於吳元濟臥榻,倉卒驚起,圍而擒之。

踏雪尋梅[编辑]

孟浩然情懷曠達,常冒雷雪騎驢尋梅,曰:「吾詩思在灞橋風雪中,驢背上。」

[编辑]

《大戴經》云:天地積陰寒則為雪。《汜勝之書》:雪為五谷之精。又云「冬雪兆豐年」。故冬雪為瑞雪。詩有「宜瑞不宜多」之句。

齧雪咽毡[编辑]

蘇武持節使匈奴。幽武大窖中,齧雪咽毡,數日不死,匈奴神之。

映雪讀書[编辑]

孫康家貧,好學,嘗於冬夜映雪讀書。

雪夜幸普家[编辑]

宋太祖數微行過功臣家。一日大雪,伺夜,普意太祖不出。久之,聞叩門聲,普亟出,太祖立風雪中。

[编辑]

露之所結也。《大戴禮》雲:霜露陰陽之氣,陰氣盛則凝而為霜。《易》曰:「履霜堅冰至。」《詩》:「岐節貫秋霜。」

五月降霜[编辑]

《白帖》:鄒衍事燕惠王,盡忠。左右譖之,王系之獄。衍仰天而哭,五月為之降霜。

[编辑]

【露一名天乳,一名天酒】霧冰

花露[编辑]

楊太真每宿酒初消,多苦肺熱。淩晨,至後苑,傍花口吸、花露以潤肺。

仙人掌露[编辑]

漢武帝建柏梁臺,高五十丈,以銅柱置仙人掌,擎玉盤,以承雲表之露,和玉屑服之,以求仙也。

[编辑]

夜氣著物為露。《玉篇》曰:「天之津液,下所潤萬物也。」

[编辑]

地氣上,天不應也。《元命苞》曰:「陰陽亂為霧,氣蒙冒覆地之物。」

[编辑]

冬水所結天寒地凍,則水凝結而堅也。

甘露[编辑]

梁詔,貴縣人,以孝名,有甘露著松樹上。後為廣東提刑幹官。蘇軾詢知狀,為署其齋曰「甘露」,林曰「瑞松」,其讀書處曰「薰風」。

作十裏霧[编辑]

神農氏世衰,諸侯相侵伐,炎帝榆罔,弗能征。軒轅修德治兵,以征不享。與蚩尤戰於涿鹿,蚩尤作霧十裏,以迷軒轅,乃以指南車擒殺之。

伐冰之家[编辑]

卿大夫以上喪祭,用冰者也。

冰人冰泮[编辑]

晉令狐策夢立冰上,與冰下人語。索占之,曰:「為陽語陰,媒介事也。當為人作媒,冰泮成婚。」後太守田豹,為子求張嘉貞女,使策為媒,果於仲春成婚。故今稱媒人亦曰「冰人」。《詩經》曰:「迨其冰泮。」

冰生於水[编辑]

《荀子》:「冰生於水而寒於水。」比後進之過於先生也。

冰山[编辑]

唐楊國忠為右相,或勸陜郡進士張彖謁國忠,曰:「見之,富貴立可圖。」彖曰:「君輩倚楊右相若泰山,吾以為冰山耳。若皎日既出,君輩得無失所恃乎?」遂隱居嵩山。

冰柱[编辑]

明正德十年,文安縣一日河水忽僵立,風色甚寒,凍結為柱,高圍俱五丈,中空而旁穴。數日,流賊過縣,鄉民走入穴中避之,賴以保全者,何啻百萬!

時令[编辑]

律呂[编辑]

六律屬陽,十一月黃鐘,正月太簇,三月姑洗,五月蕤賓,七月夷則,九月無射;六呂屬陰,十二月大呂,二月夾鐘,四月仲呂,六月林鐘,八月南宮,十月應鐘。

十幹[编辑]

甲曰閼逢,乙曰旃蒙,丙曰柔兆,丁曰韁圉,戊曰著雍,己曰屠維,庚曰上章,辛曰重光,壬曰玄,癸曰昭陽。

十二支[编辑]

子曰困敦,醜曰赤奮,寅曰攝提,卯曰單閼,辰曰執徐,巳曰大荒落,午曰敦,未曰協洽,申曰灘,酉曰作噩,戌曰閹茂,亥曰大淵獻。

十二少[编辑]

子鼠無膽,醜牛無上齒,寅虎無頸,卯兔無唇,辰龍無耳,巳蛇無足,午馬無下齒,未羊無瞳,申猴無脾,酉雞無外腎,戌狗無胃,亥豬無筋。鼠前四爪、後五爪,虎五爪,龍五爪,馬單蹄,猴五爪,狗五爪,故屬陽。牛兩爪,兔缺唇,蛇雙舌,羊分蹄,四爪,雞四爪,豬四爪,故屬陰。三春四陬月、如月、宿月。三夏曰余月、臯月、旦月。三秋曰相月、壯月、玄月。三冬曰陽月、辜月、塗月。

節水[编辑]

正月解凍水,二月白蘋水,三月桃花水,四月瓜蔓水,五月麥黃水,六月山礬水,七月豆花水,八月荻苗水,九月霜降水,十月復槽水,十一月走淩水,十二月淩水。 伏羲始立八節;周公始定二十四節,以合二十四氣。

節氣[编辑]

立春正月節,雨水正月中;驚蟄二月節,春分二月中;清明三月節,谷雨三月中;立夏四月節,小滿四月中;芒種五月節,夏至五月中;小暑六月節,大暑六月中;立秋七月節,處暑七月中;白露八月節,秋分八月中;寒露九月節,霜降九月中;立冬十月節,小雪十月中;大雪十一月節,冬至十一月中;小寒十二月節,大寒十二月中。

改歲[编辑]

唐虞紀歲曰載,夏改載曰歲,商改歲曰祀,周改祀曰年,秦改年曰遂。

百六陽九[编辑]

《歷律誌》:凡四千六百一十七歲為一元。一元之中有中元、下元。九度,陽厄五、陰厄四。初入元,百六歲有陽厄,故曰百六陽九。

甲子[编辑]

堯元年至萬歷元年癸酉,三千九百六十二年,六十七甲子。

上元[编辑]

洪武十七年甲子為中元,正統九年甲子為下元。洪治十七年甲子為上元。嘉靖四十三年甲子為中元。天啟四年甲子為下元。

浹旬浹辰[编辑]

十日則天幹一周,故曰浹旬。十二月則地支一周,故曰浹辰。

三余[编辑]

謂冬者歲之余,夜者日之余,雨者月之余。魏董遇以三余讀書。 五夜即五更,分甲乙丙丁戊也。故三更謂之丙夜。

月忌[编辑]

俗以初五、十四、廿三為月忌,蓋三日乃河圖數之中宮五數也。五為君象,故庶民不敢用之。

閏月[编辑]

冬至後余一日,則閏正月;余二日,則閏二月;余十二日,則閏十二月;若十三日,則不閏矣。

四離四絕[编辑]

春分、秋分、冬至、夏至前一日,謂之四離。立春、立夏、立秋、立冬前一日,謂之四絕。

大往亡[编辑]

立春後六日,驚蟄後十三日,清明後二十日,立夏後七日,芒種後十五日,小暑後二十三日,立秋後八日,白露後十七日,寒露後二十三日,立冬後九日,大雪後十九日,小寒後二十六日,謂「往亡」。

百忌日[编辑]

甲不開倉,乙不栽植,丙不修竈,丁不剃頭,戊不受田,己不破券,庚不經絡,辛不合醬,壬不決水,癸不詞訟。子不問蔔,醜不冠帶,寅不祭祀,卯不穿井,辰不哭泣,巳不遠行,午不苫蓋,未不服藥,申不安床,酉不會客,戌不吃狗,亥不嫁娶。

改火[编辑]

燧人掌火。春取榆柳之火,夏取棗杏之火,秋取柞之火,冬取槐檀之火。

五行分旺[编辑]

東方乘震而司春,其帝太,其神句芒,其日甲乙。甲乙屬木,水旺於春,其色青,故春曰青帝。南方居離而司夏,其帝炎帝,其神祝融,其日丙丁。丙丁屬火,火旺於夏,其色赤,故夏曰赤帝。西方當兌而司秋,其帝少,其神蓐收,其日庚辛。庚辛屬金,金旺於秋,其色白,故秋曰白帝。北方乘坎而司冬,其帝顓頊,其神玄冥,其日壬癸。壬癸屬水,水旺於冬,其色黑,故冬曰黑帝。中央屬土,黃帝乘權,其日為戊己。戊己屬土,土旺於四時,其色黃。

天時長短[编辑]

每年小滿後,累日而進,積三十日為夏至,而一陰生,天時漸短。小寒後累日而進,積三十日為冬至,而一陽生,日晷初長。《周禮》註:冬至日在牽牛,景長一丈二尺,夏至日在東井,景長五寸。

玉燭[编辑]

《爾雅》:「四時和謂之玉燭。」謂言道光照也。

月分三浣[编辑]

上旬曰上浣,中旬曰中浣,下旬曰下浣。浣沐浴也。古制:朝臣十日一給假,一月三給,為浣沐之期。

朝三暮四[编辑]

《莊子》:狙公養狙,曰:「與若茅栗也,朝三暮四。」眾狙皆怒。又曰:「朝四暮三。」眾狙皆喜。

寒歲燠年[编辑]

東周懦弱,政失之舒,故衰周無寒歲。嬴氏兇殘,政失之急,故暴秦無燠年。

當惜分陰[编辑]

《晉書》:陶侃曰:「大禹聖人,乃惜寸陰。至於凡人,當惜分陰,無使日月其除也。」

[编辑]

鄒律回春劉向《別錄》:燕有寒谷,黍稷不生,鄒衍吹律,暖氣乃至,草木皆生。

端月[编辑]

《索隱》曰:「秦二世三年正月,以避秦始皇諱,改名端月,至漢始易。」

立春[编辑]

楚俗立春日,門貼宜春字。唐人立春日作春餅,生菜號春盤。

元日[编辑]

伏羲置元日。漢武置歲元、月元、時元。

賀正[编辑]

漢高祖十月定秦,遂為歲首。七年,長樂宮成,制群臣朝賀儀,改用夏正。建寅之月,則元日賀,始高祖。

元日至八日[编辑]

東方朔占曰:正月元日至八日,一雞,二犬,三豕,四羊,五馬,六牛,七人,八谷。其日晴明,主所生之物繁衍,陰雨則夭折。

人日[编辑]

宋富鄭公於正月七日朝見,真宗勞之曰:「今日卿至,可謂人日。」

天慶節[编辑]

宋真宗以正月三日為天慶節。

造華勝[编辑]

晉人日造華勝相遺,剪彩縷金插鬢。

懸羊磔雞[编辑]

元旦縣官懸羊頭於門,又磔雞覆之。草木萌動,羊嚙百草,雞啄五谷,殺之以助生氣也。

桃符[编辑]

黃帝於元旦立桃板,門上畫神荼、郁壘。堯時獻重明鳥如雞。國人利寶雞,戶上懸葦索,插符。三代異尚,夏插茭葦,即今插芝麻稭。殷螺首以謹閉塞也,一名椒圖。周桃梗。

屠蘇酒[编辑]

屠蘇,庵名。漢時有人居草庵造酒,除夕以藥襄浸酒中,辟除百病,故元日飲之。其飲法:先少者,後老者。以少者得歲,故先之;老者失歲,故後之。

椒觴[编辑]

元日取椒置酒中飲之,謂之椒觴。以椒為玉衡星精,服之令人卻老。

迎春[编辑]

周制迎春。唐中宗制迎春彩花。

五辛盤[编辑]

元日取五木煎湯沐浴,令人至老發黑。道家謂青木香為五香,亦雲五木。庾詩:「聊傾柏葉酒,試奠五辛盤。」

火城[编辑]

元日曉漏前,宰州三司金吾以樺燭數百炬,擁馬前後如城,謂之火城。

元夕放燈[编辑]

以正月十五天官生日放天燈,七月十五水官生日放河燈,十月十五地官生日放街燈。宋太宗淳化元年六月丙午詔,罷中元、下元兩夜燈。

買燈[编辑]

上元張燈,止三夜,其十七、十八,始於錢王,入貢疏買兩夜燈。乾德五年正月有詔:「上元張燈,舊止三夜。朝廷無事,區宇安,方當年谷之豐登,宜縱士民之行樂。其令開封府更放十七、十八兩夜燈。」

廣陵燈[编辑]

唐玄宗元夕與天師葉靜能登虹橋,往廣陵看燈。士女望見,以為神仙。帝敕伶人奏《霓裳曲》。數日後,廣陵果奏其事。

踏歌入雲[编辑]

唐睿宗於安福門外作燈樹,高二十丈,宮女千數,並長安少婦千余人,衣錦繡,於燈輪下踏歌三日,令朝士作歌,以紀其勝。歌中有「踏歌聲調入雲中」之句。

金吾不禁[编辑]

《西京雜記》:「西都京城街衢,有執金吾曉夜傳呼,以禁止夜行,惟正月十五敕金吾弛禁,前後各一日,謂之放夜。」

卯剛[编辑]

正月卯日,佩卯剛辟邪。唐制:正月下旬送窮,晦日湔裳。

蔔紫姑[编辑]

紫姑,人家侍妾,為大婦所殺,置之廁中。後人作其形於廁,元夕迎之,能占農事及桑葉貴賤。

青藜照讀[编辑]

元夕人皆遊賞,獨劉向在天祿閣校書。太乙真人以青藜杖燃火照之。

耗磨日[编辑]

正月十六日謂之耗磨日,人皆飲酒,官司不令開庫。

天穿日[编辑]

正月二十日為天穿,以紅彩系餅餌投屋上,謂之補天。

水湄度厄[编辑]

元日至晦日,士女悉湔裳,酌酒於水湄,以為度厄雨。

雨水[编辑]

前此為霜為雪,水氣凝結。立春後,天氣下降,當為雨水。

中和節[编辑]

唐李泌以二月朔為中和節,以青囊盛百谷瓜果種相問遺,釀宜春酒,祭句芒神,百官進農書。

磔雞[编辑]

魏文帝制。春分磔雞,祀厲殃。

花朝[编辑]

二月十二日謂之花朝。俗傳是日為百花生日。徐文長考是十五日,謂的確不差。東京以是日為撲蝶會。

勾龍[编辑]

《左傳》:共工氏有子曰勾龍,能平水土。故祀以為社神,於仲春祭之。清明萬物齊於巽。巽。潔也,齊也。清明取潔齊之義。

谷雨[编辑]

言滋五谷之雨也。

清明取火[编辑]

唐制,清明取火以賜近臣。韓詩:「日暮漢宮傳蠟燭,輕煙散入五侯家。」

探春[编辑]

《天寶遺事》:都人士女,至春時,郊外為探春之宴。

飛英會[编辑]

範蜀公居許,作「長嘯堂」,前有荼,花時宴客,有花落酒杯中,飲以大白,舉座無遺,謂飛英會。

鬥花[编辑]

長安春時,盛於遊賞。士女鬥花,栽插以奇,多者為勝。皆用多金市名花,以備春時之鬥。

花茵[编辑]

開元時,學士許慎,春日宴客花圃,不張幄設座,使童仆聚落花鋪坐下,曰:「吾自有花茵。」

移春檻[编辑]

開元中,富家至春時,以各花植木檻中,下設輪腳,挽以彩,所至牽引,以供觀賞,號移春檻。

護花鈴[编辑]

寧王春時紉紅絲為繩,綴金鈴,系花梢。有鳥雀翔集,則令園吏掣鈴索以驚之,號護花鈴。

治聾酒[编辑]

《石林詩話》:世言,社日飲酒治耳聾。五代李濤,有《春社從李求酒》詩:「社公今日沒心情,為乞治聾酒一瓶。」

罷社[编辑]

漢王修年七歲,母以社日亡。來歲社,修哭之哀,鄰父老皆為之罷社。

禁火[编辑]

《十六國春秋》:石勒下令寒食不許禁火。後有冰雹之異,徐元曰:「介子推帝鄉之神也,歷代所尊,未宜替也。」勒從之,令並州復寒食如故。

寒食[编辑]

冬至後一百六日謂之寒食,以介子推是日焚死,晉文公禁火而誌痛也。

雕卵[编辑]

周制,季春雕卵鬥雞子,始為寒食戲。寒食秋千舞。 後唐莊宗制,寒食出祭。

拜墓[编辑]

唐制,清明拔河戲,踏青士大夫拜墓。

上巳[编辑]

洛陽上巳日,婦女以薺花蘸油,祝而灑之水上,若成龍鳳花卉之狀則吉,曰油花蔔。

祓禊[编辑]

起於漢成帝。三月上巳日,官民皆祓禊於東流水上。禊者,潔也,於水上盥潔之也。巳者,止也,邪疾已去,祈介祉也。

踏青[编辑]

三月上巳,賜宴曲江,都人於江頭禊飲,踐踏青草,曰踏青,侍臣於是日進踏青履。王通臾詩:「結伴踏青歸去好,平頭鞋子小雙鸞。」

柳圈[编辑]

唐制,上巳祓禊,賜侍臣細柳圈,雲:「帶之免蠆毒瘟疫。」今小兒清明戴柳圈,本此。周公制,上巳女巫禊於水上。鄭制,上巳溱洧祓除,秉蘭招魂續魄。

流觴[编辑]

蘭亭流觴曲水,不始於蘭亭。周公蔔洛邑,因流水以泛酒,故詩曰:「羽觴隨波」。

觀燈賜鈔[编辑]

永樂十年元宵,賜文武群臣宴,聽臣民赴午門外觀鰲山三日,遂歲以為常。時尚書夏元吉侍母觀鰲山,上命之。命中官賚鈔二百錠,即其家賜之,曰:「以為賢母歡也。」

社無定期[编辑]

一雲春分後戊日為春社,秋分後戊日為秋社。春社燕來,秋社燕去。一雲立春立秋後第五戊為社日。

梅花點額[编辑]

劉宋壽陽公主,人日臥含章殿檐下,梅花點額上,愈媚。因仿之,而貼梅花鈿。

桑葉貴賤[编辑]

三月十六晴則貴,陰雨則賤。諺曰:「三月十六暗,桑葉載去又戴來。」

[编辑]

天祺節[编辑]

宋真宗以四月一日為天祺節。

麥秋[编辑]

《月令》:麥秋至。蔡邕章句曰:百穀各以生為春,熟為秋。故麥以夏為秋。

浴佛[编辑]

王欽若於四月八日作放生會。《荊楚歲時記》:四月八日建齋,作龍華會,浴佛。

小滿[编辑]

四月中小滿後陰,一日生一分,積三十分,而成一晝,為夏至。四月乾之終,謂之滿者,言陰氣自此而生發也。又孟夏萬物生長稍得盈滿,故云小滿。一作黴𪑳,一作霉𪑳。俗云:早間芒種晚間黴。又云:夏至落雨主重黴,小暑落雨主三黴。

□柳五月五日,士人於郊野或演武場走馬較射,謂之□柳。

制百藥[编辑]

午日午時,頭柄正掩五鬼,於此時制百藥,無不靈驗。

采艾[编辑]

師曠制,五日采艾占病。齊景公制,五日百索懸臂及釵頭符。

續命縷[编辑]

午日以五彩絲系臂上,謂之續命縷,辟兵及鬼,令人不病。

角黍[编辑]

屈原午日投汨羅,楚人以竹筒貯米,投水祭之。有歐回者見三閭大夫,曰:「君所祭物,多為蛟龍所奪,須裹以楝樹葉,五彩絲縛之,可免龍患。」故後人制為角黍。一曰唐天寶中,宮中五日造粉團角食,以小角弓射之,中者方食,故曰角黍。

競渡[编辑]

屈原以五日死,楚人以舟楫拯之,謂之競渡。又曰:五日投角黍以祭屈原,恐為蛟龍所奪,故為龍舟以逐之。

五瑞[编辑]

端陽日以石榴、蔡花、菖蒲、艾葉、黃梔花插瓶中,謂之五瑞,辟除不祥。

五毒[编辑]

蛇、虎、蜈蚣、蠍、蟾蜍,謂之五毒。官家或繪之宮扇,或織之袍緞,午日服用之,以辟瘟氣。

賜梟羹[编辑]

《郊祀誌》:漢令郡國進梟鳥,五日為羹,賜百官,以惡鳥故食之,以辟諸惡也。

浴蘭湯[编辑]

五月五日蓄蘭為湯以沐浴。《楚辭·離騷》:「浴蘭湯兮沐芳華。」

天貺節[编辑]

宋祥符四年,詔六月六日天書再降,為天貺節。

夏至數九[编辑]

一九和二九,扇子不離手;三九二十七,飲水甜如蜜;四九三十六,拭汗如出浴;五九四十五,頭帶黃葉舞;六九五十四,乘涼入佛寺;七九六十三,床頭尋被單;八九七十二,思量蓋夾被;九九八十一,家家打炭墼。

賜肉[编辑]

《漢書》:伏日詔賜諸郎肉,東方朔拔劍割肉,謂其同官曰:「伏日宜早歸,請受賜。」即懷肉而去。

三伏[编辑]

立春、立夏、立冬皆以相生而代。至於立秋,以金代火。金畏火,故至庚日必伏。蓋庚者金也。夏至後第三庚為初伏,四庚為中伏,立秋後初庚為末伏。秦穆公於是日進辟惡餅。

天中節[编辑]

《提要錄》:「端午為天中節。」又曰蒲節,以是日用菖蒲泛酒故耳。

竹醉日[编辑]

五月十日為竹醉日。是日移竹易活。又三伏內斫竹則不蛀。

[编辑]

一葉知秋[编辑]

《淮南子》:「一葉落而天下知秋。」古詩:「梧桐一葉落,天下盡知秋。」

鵲橋[编辑]

《淮南子》:七月七夕,烏鵲填河成橋,以渡織女,謂與牛郎相會也。

得金梭[编辑]

蔡州丁氏女精於女工,每七夕禱以酒果,忽見流星墜筵中。明日,瓜上得金梭。自是巧思益進。

曬衣[编辑]

七月七日,諸阮庭中曬衣,無非錦繡。阮鹹以長竿大布犢鼻於上,曰:「未能免俗,聊復爾爾。」

曬書[编辑]

郝隆七月七日,見富家皆曬曝衣錦,郝隆乃出日中仰臥。人問其故,曰:「我曬腹中書耳。」

乞巧[编辑]

唐玄宗以七夕牛女相會,命宮中作高臺,陳瓜果於上。宮人暗中以七孔針引彩線穿之,以乞天巧,穿過者以為得巧。又以蜘蛛納小金盒中,至曉,開視蛛絲之稀密,又為得巧之多寡。

化生[编辑]

七夕,以蠟作嬰兒,浮水中以為戲,為婦人生子之祥,謂之化生。

吉慶花[编辑]

薛瑤英,於七月七日剪輕彩,作連理花千余朵,以陽起石染之,當午散於庭中,隨風而上,遍空中,如五色雲霞,久之方散,謂之渡河吉慶花,藉以乞巧。

摩羅[编辑]

泥孩兒也。有極巧飾以金珠者,七夕用以饋送,以作天仙送子之祥。

盂蘭會[编辑]

目連尊者見其母落餓鬼道,以缽盛飯饗之,入口即成灰炭,目連白佛求救。佛於七月十五日設蘭盆大會,焰口咒食,其母乃得脫餓鬼之苦。

處署[编辑]

處,上聲,止也,息也。謂暑氣將於此時止息之也。白露,秋屬金;白,金色也。

天炙[编辑]

八月一日以朱墨點小兒額,謂之天炙,以厭疫。八月望日,廣陵曲江觀濤。

遊月宮[编辑]

開元二年八月十五夜,明皇與天師申元之遊月宮,及至,見大府,榜曰「廣寒清虛之府」,翠色冷光相射,極寒,不可少留。前見素娥十余人,皆皓衣,乘白鸞,笑舞於廣寒大桂樹之下,音樂清麗。明皇制《霓裳羽衣曲》以記之。一說葉靜能,一說羅公遠,事凡三見。

登峰玩月[编辑]

趙知微有道術。中秋積陰不解,眾惜良辰。知微曰:「可借酒肴,登天柱峯玩月。」既出門,天色開霽。及登峯,月色如晝,會飲至月落方歸。下山則淒風苦雨,陰晦如故。

中秋無月[编辑]

俗云:「雲掩中秋月,雨打上元燈。」二者皆煞風景之事,故對舉言之,非連屬語,以卜上元之燈也。今人多誤。

重陽[编辑]

九為陽數,其日與月並應,故曰重陽。漢宮人賈佩蘭九日食餌,飲菊花酒,長壽。

登髙[编辑]

費長房語桓景曰:「九月九日,汝家有大災,急作絳袋,盛茱萸繫臂上,登高山,飲菊花酒,此禍可消。」景如其言,舉家登山。至夕還,雞犬皆暴死。長房曰:「代之矣。」今人登高,本此。

落帽[编辑]

孟嘉為桓溫叅軍,重九日宴姑孰龍山,風吹落帽。温敕左右勿言,良久取之還,令孫盛作文嘲之。

白衣送酒[编辑]

陶潛九月九日無酒,宅邊有菊,采之盈把,坐其側。久之,而望見白衣人至,乃王弘送酒,就便酌酒,大醉而歸。

游戲馬臺[编辑]

宋武帝為宋公時,在彭城,九月九日游項羽戲馬臺。今相仍為故事。

茱萸酒[编辑]

漢武帝宮人,九月九日皆飲茱萸菊花酒,令人長壽。

觀濤[编辑]

風俗:八月望日,廣陵曲江觀濤;浙江於十八日看戲潮。

九日開杜鵑[编辑]

唐周寶鎮潤州,知鶴林寺杜鵑花奇絕,謂殷七七曰:「可使頃刻開花,副重九乎?」殷曰:「諾。」及九日,果爛熳如春,寶游賞後,花忽不見。

九日飛昇[编辑]

漢張陵在富川山修道,晉永和九年九月九日,登白霞山飛昇,惟遺丹竈藥臼於山下。

[编辑]

十月朝[编辑]

宋制,十月朔拜暮,有司進煖炭,民間作煖爐會。

亞歲[编辑]

魏晉冬至日,受萬國百僚稱賀,少殺其儀,亞於歲朝,故曰亞歲。

日長一歲[编辑]

魏晉宮中女工刺繡,以線揆日長短,冬至後比常添一線之功,故曰日長一線。

冬至數九[编辑]

一九和二九,相喚不出手。三九二十七,笆頭吹觱篥。四九三十六,夜眠如露宿。五九四十五,太陽開門戶。六九五十四,笆頭抽嫩刺。七九六十三,破絮担頭擔。八九七十二,黃狗相陽地。九九八十一,犁耙一齊出。

嘉平節[编辑]

秦人以十二月為嘉平節,民間以酒果饋遺,謂之節禮。

臘八粥[编辑]

宋制。十二月八日浴佛,送七寶五味粥,謂之臘八粥。

儺神逐疫[编辑]

顓頊氏有三子亡而為疫鬼,一居江中為瘧鬼,一居山谷為魍魎,一匿人家室隅中驚小兒。於是除夕製為儺神,赤幘玄衣朱裳,蒙以熊皮,執戈持盾以逐之,其祟乃絶。

土牛[编辑]

周公制土牛,以納音設色,出城外丑地送寒。今於立春日前迎春,設太歲土牛像,以送寒氣。

神荼鬱疊壘[编辑]

黃帝時,有兄弟二人,名神荼、鬱壘,能執鬼除疫。後世祀以為神。

爆竹[编辑]

上古西方深山中有惡鬼,長丈余,名山魈,人犯之即病寒熱,畏爆竹聲。除夕,人以竹燒火中,熚烞有聲,則驚走。今人代以火炮。

音松[编辑]

除夕,各家於街心燒火,襍以爆竹,謂之籸盆。視其火色明暗,以卜來歲祲祥。

商陸火[编辑]

裴度除夕圍爐守歲嘆老,迨曉不寐,爐中商陸火凡數添之。

祭詩文[编辑]

賈島常於歲除,取一年所作詩文,以酒脯祭之,曰:「勞吾精神,以此補之。」

火炬照田[编辑]

吳中村落,除夕燃火炬,縛長竿杪以照田,爛然盈野,以祈來歲之熟。

賣癡獃[编辑]

吳俗分歲罷,小兒遶街呼叫:「賣汝癡,賣汝獃,誰來買?」

火山[编辑]

隋煬帝於除夜設火山數十座,用沉香木根,每一山焚沉香數車,火光暗則以甲煎沃之,燄起數丈,香聞十數里,嘗一夜用沉香二百餘乘,甲煎二百餘石。

曆律[编辑]

定氣運[编辑]

黃帝受《河圖》,始設靈臺。羲和占日,常儀占月,車區占星氣,伶倫造律呂,大撓作甲子,隸首造算數。容成總六術,以定氣運。

曆紀[编辑]

少昊使玄鳥氏司分,伯趙氏司至,青鳥氏司起,丹鳥氏司閉,顓頊受之,以孟春建寅為元,始為曆宗。堯使羲仲叔主春夏,和仲叔主秋冬,以閏月正四時,始為曆紀。

曆元[编辑]

黃帝始為曆元,起辛卯,高陽氏起乙卯。舜用戊午,夏用丙寅,殷用甲寅,周用丁巳,秦用乙卯。漢作太初曆元以丁丑。夏、商、周以三統改正朔。三代而下,造曆者各有增創,如太初起之以律,而候氣於黃鐘,太衍符之以《易》,而較數於分秒,授時準之以晷,而測驗於儀象。

造曆[编辑]

黃帝迎日推筴,堯閏月成歲。舜在璇璣玉衡。三代曆無定法,周秦閏餘乖次。劉歆造《三統曆》,而是非始定。東漢李梵造《四分曆》,而儀式方備。劉洪造《乾象曆》,始悟月行遲速。魏黃初間始以日食課其疏密。楊偉造《景初曆》,始立交食起虧術。又何承天造《元嘉曆》,始悟朔望及絃皆定大小餘,及以晷影驗氣。又祖沖之造《大明曆》,始悟太陽歲次之數極,不動之處一度餘。又張子信始悟日月交道有表裏,五星有遲速留逆。又張胄玄造《大業曆》,始立五星入氣加減法,及日應食不食術。劉焯造《七曜曆》,始悟日行有盈縮,及立推黃道月道。又傅仁均造《戊寅元曆》,頗采舊曆,始用定制。又李淳風造《麟德曆》,始為總法,用進朔以避晦晨月見。又一行造《大衍曆》,始以朔有四大三小,定九服軌滿交食之異,及剏立歲星差合術。又徐昂造《宣明曆》,始以悟日食有氣刻時三差。又邊岡崇《玄曆》,始立相減相乘法,以求黃道月道。又王朴《欽天曆》,始變五星法,遲留逆行,舒亟有漸。又周琮造《明天曆》,始悟日法積年自然之數。又姚舜輔造《紀元曆》,始悟食甚泛餘差數。以上計千一百八十二年。剏法有三家,漢洛下閎洛姓,下閎名。始取法黃鍾律數創曆律容一龠,積八十一寸,則一日之分也。。唐僧一行姓張,名璲。始改從大《易》蓍策數修曆本易大衍以四十九分為算。。晉虞喜始立歲次,以五十年退一度。何承天為太過進之。劉焯取二家中數折之。至元郭守敬始測景驗氣,積六十年奇退一度,始定差法。

改曆[编辑]

按自黃帝訖秦末凡六改,漢高訖漢末凡五改,隋文訖隋末凡十三改,唐高訖周末凡十六改,宋太祖訖宋末凡十八改,金熙宗訖元末凡三改。而法,西漢莫善於《太初》;東漢莫善於《四分》;由魏至隋莫善於《皇極》;在唐則稱《大衍》,在五代則稱《欽天》;至元《授時》,郭守敬立儀測驗,較古精密。

儀象[编辑]

黃帝命成容作蓋天,舜察璣衡以璇為璣,用以轉動為璣,以玉為管。橫置其中為衡。顓頊始為渾儀,堯復之,渾儀遭秦滅。洛下閎始復經營運儀,鮮於妄人又度之。耿壽昌始鑄為象。張衡儀始為內規外規。李淳風儀表裏三重。洛下閎為員儀,梁令瓚為遊儀,郭守敬為簡儀、仰儀。後漢有銅儀,後魏有鐵儀,李淳風有木渾儀,唐明皇有水渾天。張衡始造候風地動儀形似樽,外有八龍銜丸,震則機發,吐丸下,蟾蜍承之。伏羲始作土圭測影,伊尹作水準,得日晷辨方向。黃帝始為刻漏,夏商宣其制為漏箭。宋燕肅作水秤,周公始分更點。宋太祖聞陳摶怕五更頭之言,始去前後二點。

  1. 即「鬥」。見下註。
  2. https://ctext.org/dictionary.pl?if=gb&char=%F0%A7%B1%93
  3. 「鬥」之異體。http://chardb.iis.sinica.edu.tw/variants.jsp?cid=26541
  4. https://ctext.org/dictionary.pl?if=gb&char=%E7%9B%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