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南列傳前編/卷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 大南列傳前編
卷三 諸臣列傳一
卷四 
大南前編列傳卷之三 諸臣列傳一
阮於己子廷勇、孫廷雄 宋福治
宋福洽 宋福和
莫景貺子福榮 陳德和
陶維慈 裴佐漢
張茶妻陳氏 梁文政
阮有進子有威 阮有鎰
阮有豪 阮有鏡
阮有鎛

阮於己[编辑]

阮於己,字無事,其先海陽四歧人,後從居清化。黎特進輔國上將軍署衞事阮明辨之子,肇祖靖皇后是其胞妹也。於己仕黎,官至太傅、威國公。丙戌黎統元五年,黎爲莫氏所篡,我肇祖靖皇帝入哀牢起兵以復黎。太祖皇帝年甫二歲,畱養於己家,於己盡心保護。太祖年弱冠,常以樹立功業勸之。肇祖崩,太祖仕黎,以軍功晉封太保、端國公。鄭檢忌其功,嘗欲謀害,於己知之,勸太祖佯爲得心疾,擧止失常,以釋其意。檢謀士阮興隆復勸檢除之,人密以告,太祖大驚,謀之於己。於己曰:「檢包藏禍心,當遠避之。順化險固,可以自保,今宜托於姊玉寶肇祖之女,鄭檢之正妃也,言於檢,求領其地,然後別圖大計。」太祖然之,令人告妃。妃乘閒言於檢,檢亦以順化惡瘴地,且有莫將屯札,欲假手於莫,乃請黎帝以其地封之,授以鎮節。是爲南服肇基之始。戊午冬,太祖赴鎭,於己率子弟以從之。至愛子、沙墟屬登昌縣,民有獻清水七壜者,於己進曰:「天賜也!天事必象。今主上初就國,而民以水獻,其有國之徵乎。」太祖受之,乃建營於愛子。癸巳夏,太祖如東都,畱八年,累次討賊,於己左右扈蹕。庚子夏,太祖駕海南還,舟至神符,民多從之。於己聞鄭兵追,急揮軍疾棹。棹索絕,有安謨縣名人范氏工者獻生絲一簍爲之,索舟乃遄行范氏工從入順化,及卒,贈侍從扈駕范夫人。旣至順化,居數載,歸自貴鄉,太祖厚贐之。於己悉以分給將士,後復詣順化朝侍,尋卒。於己以眷戚之親保護聖躬,首建大計;入鎭之初,根本未固,又與鎭撫宋福治、統兵莫景貺協心輔佐,多方籌畫,以奠王基。開國功臣,於己其首云。貴鄉舊廟以於己配,嘉隆二年改建原廟;廷議以於己姻戚,遂罷其祀。紹治五年,東閣大學士武春謹請追錄其功,憲祖章皇帝諭禮部稽考事狀以聞,尋追贈開國功臣、特進壯武將軍、中軍都統府掌府事、太師,諡忠貞,仍封威國公,賜從祀太廟,列在右廡第一。子廷勇一作姓枚,初莫篡黎,肇祖起兵哀牢,於己保養太祖,恐莫知之,變姓枚;廷勇遂襲爲姓。事平後復姓阮從父南入,累從征伐。有大功,歷官至太保、郡公。辛未秋,廣南土目作亂,互相殺掠,廷勇討平之,畱鎭其地,收撫餘眾,百姓安之。廷勇子廷雄爲人沈毅,有將帥才,以軍功,爵至郡公。熙宗皇帝十七年,鄭人阮籍守南布政州,廷雄領兵襲擊,斬籍于陣遂,據有其地,立爲布政營。

宋福治[编辑]

宋福治清化貴縣人仕黎爲順化鎭撫倫 郡公政治寬和百姓愛慕稱爲本處公 太祖皇帝南鎭順化治首獻境內圖籍乃與威國 公阮於己統兵莫景貺同心戮力翊贊 王室國初寔有功焉病卒於官嘉隆四年以開國 功臣事狀在二等蔭其孫一人爲次隊長 世襲使監祀事給祀田六畝墓夫三人子 福東官至掌奇福東子福康以世閥嘗將 兵征伐有功官至掌營郡公卒贈少傅福 康子二長福榮官至中軍都督府卒贈少 傅郡公次福石官至前軍都督府郡公福 榮子福智官至內右掌營福石子福耀官 至外右掌營兼艚務福耀子福穎尚公主 肅宗第三女玉珊官駙馬掌營

宋福洽[编辑]

宋福洽福治之裔也 世宗皇帝朝福洽爲龍湖畱守 睿宗皇帝六年冬暹人寇河僊鄚天赐走鎭江告 急福洽聞報率兵船赴援次朱篤暹兵退 卻誤入窮江大兵追逼之斬首三百級暹 人棄船走甲午九年西山賊起侵掠平順 嘉定調遣阮久潭委福洽與該簿阮科䀬 領五營將士及檄召諸道義兵水陸竝進 與賊戰破之克復平順延慶平康三府遂 次于雲峯原名烟崗與賊相拒其年冬鄭兵犯 都城 駕幸廣南乙未春幸嘉定 御舟至雲峯海門福洽與科䀬往迎 上卽授福洽爲節制敬郡公進克富安聞東宮爲 西賊所獲福洽乃使知縣白允朝令于賊 曰還我東宮不然大兵且至無路走矣賊 首阮文岳大懼佯遣人乞降福洽信之不 爲備遂爲阮文惠所襲退保雲峯令福和 等守烏甘賊將李才以富安降於福洽 上令納之仍從福洽節制先是富安之役賊將名 義爲前驅大挫我師福洽深以爲恨因尊 室晊誘義降遂殺之及其黨五十餘人丙 申西賊入寇嘉定福洽入援旣至謁 行在其夏卒初福洽鎭龍湖有惠政民愛之如 父母爲人慷慨有才略嘗以討賊爲己責 人倚爲重及卒聞者莫不奔走痛苦田爲 輟耕賈爲罷市凡三日 上悼惜不已贈右府國公建祠龍湖春秋致祭稔 著靈應香火不絕嘉隆九年列祀忠節功 臣廟明命初封中等神祀會同廟

宋福和[编辑]

宋福和福洽從弟也初爲該奇隸福洽軍 富安失利退保雲峯使福和按守烏甘丙 申春西賊入寇嘉定 睿宗皇帝幸鎭邊福洽使福和率所部入援屯于 諒坡與諸道兵協力攻賊賊眾奔潰遂復 柴棍陞掌水營郡公會降將李才與杜清 仁不和 上深以爲慮乃命福和與宋福添屯兵龍湖以備 之丁酉春西賊復入寇柴棍失守 上幸龍川諸將從新政王退保巴越福和管領諸 軍衞陣以禦賊會諸將多病卒福和獨與 賊拒累戰皆克賊畏之旣而賊犯巴越福 和嘆曰主憂臣死義不可避乃告其部曲 曰汝等年少力健今且四散以圖後功我 年邁無能爲縱欲圖存報効亦未可必況 身爲大將社稷不保而忍辱偷生其可乎 遂死之尋追贈掌營郡公嘉隆九年列祀 忠節功臣廟

莫景貺[编辑]

莫景貺海陽宜陽人謙王莫敬典之弟我 孝文皇后乃其姪女也戊午冬 太祖南鎭順化景貺挈家從之歷官統兵參籌帷 幄國初佐命景貺與阮於己宋福洽同功 卒於官子榮本姓莫初 賜從國姓爲阮福氏其後又改賜爲阮有氏 熙宗皇帝朝尚公主玉蓮官至副將十六年富安 畱守文封人名叛榮討平之拓地至平康立 鎭邊營界首稱鎭邊以功特賜朱印

陳德和[编辑]

陳德和平定蓬山人祖玉窄仕黎贈榮祿 大夫父玉芬亦仕黎官廣南營副將和爲 人豪邁以將家子初蔭授弘信大夫遷錦 衣衞都指揮使署衞事以軍功封歸仁勘 理貢郡公 太祖皇帝四十三年庚子夏 駕還自東都今河內德和入謁 太祖嘉其恭順優禮遣還 熙宗皇帝嗣位德和嘗與軍國謀議甚見親信 上每以義弟稱之會南北用兵境內多事德和在 歸仁日久內撫居民外給軍餉爲朝廷所 倚重其爲人有藻鑑拔陶維慈於牧竪妻 以女而進于朝卒爲功臣之冠語見維慈 傳卒後贈福神蒲提民立祠祀之 顯宗皇帝丙申二十五年免其孫姪徭役又給祀 田十畝嘉隆四年追錄開國功臣列在一 等蔭其裔一人爲隊長世襲使監祀事給 祀田九畝墓夫四人子德儀官至歸寧後改 歸仁府副提督

陶維慈[编辑]

陶維慈清化玉山人倡者陶佐漢之子生 而穎異博通經史善屬文尤精象緯術數 之學應黎鄉試考官以其出於倡斥之維 慈憤悒而返聞我 太祖皇帝愛民好士豪傑歸心乃決意南向行至 武昌居月餘人未之知聞歸仁勘理陳德 和爲 上所親信乃往焉托叢珠富家牧牛一日富翁置 酒會諸名士觴咏爲樂維慈晚牧回執鞭 立其前與之談論古今及經史百家無不 通暢一座盡驚富翁甚駭異言于德和德 和與語見其博洽多聞奇愛之遂改館于 家妻之以女維慈嘗吟臥龍崗一篇用國 音以諸葛亮自況德和見之曰維慈其今 之臥龍乎 熙宗皇帝十四年丁卯我師敗鄭兵于日麗德和 聞捷入賀從容出袖中臥龍崗吟以進曰 此臣家塾師陶維慈所作 上覽而奇之促令召見居數日維慈來謁 上白衣綠鞋出掖門以待維慈望見卻立不進 上知其意卽整衣冠然後召入維慈趨拜 上與語大悅曰卿來何晚也卽拜爲衙尉內贊爵 祿溪侯管內外軍機參理國政嘗召入內 談論維慈展盡底蘊知無不言己巳冬鄭 梉談欲南侵先使阮克明齎勅晉封 上爲太傅國公促令詣東都討賊克明旣至 上召羣臣議維慈曰此鄭氏假黎帝之命以餌我 也受而不來則彼有辭若不受彼必動兵 邊隙一開非生民之福況我城郭未固軍 士未練敵來何以禦之莫若姑受之使之 不疑我得以專意封守然後用計還之彼 將無柰我何矣 上從之厚款其使遣還維慈勸 上勿輸貢賦於鄭 上難之維慈對曰臣聞雖有智慧不如乘勢 先王英武睿謀非不能據有其地然往者三司屬 將皆自鄭差除一有擧動爲所牽制所以 隱忍至此今 主上專制方面官僚皆自𨐓署一言出口誰敢有 違臣願獻一策則無事歲賦而能保守境 土大業可成矣 上問其策對曰夫圖王霸之業要在萬全古稱不 一勞不久佚不暫費不永寧臣請發二處 軍民築長壘上自長育山下抵涸海沙渚 因地設險以固邊防敵兵雖來無能爲也 上從之庚午春大發兵民築長育壘月餘壘成維 慈請於 上作壘底銅盤藏勅其中具金幣品物以將臣吏 文匡充謝恩使維慈預擬問答十餘條授 之以往文匡至東都鄭梉召問之文匡持 辨不屈梉大驚待文匡甚厚文匡因以金 幣銅盤獻之乘閒而去及劈見內藏一勑 與一帖云矛而無腋覔非見跡愛落心膓 力來相敵梉以示其臣皆莫能辨獨少尉 馮克寬知之曰此予不受勑之隱語也梉 大怒使人追文匡則已去矣梉欲發兵會 高平海陽有警遂止文匡回 上喜曰維慈今之子房孔明也重賞之陞匡該合 是年冬勸發兵取南布政以固南圉 上乃命阮廷雄襲擊斬知州阮籍而據其地以𤅷 江爲界籍民爲兵置二十四隊船辛未秋 維慈言於 上曰臣觀自日麗海口至洞洄兜鍪山外有溪澗 深淤泥濘因爲之壕塹內築長壘其險勝 於長育十倍 上頗難之維慈乃稱疾托諸吟咏以諷辭甚激切 上乃許之命與有鎰董其役程功鳩民起築長壘 俗號柴壘卽今定北長城數月壘成高一丈五尺長三 千餘丈遂截然爲南北大扼塞處又於日麗明靈諸海口布鐵鎖橫截之維慈善幾 諫 上多曲意從之嘗勸立閱選之法以揀丁壯行考 試之法以收人才又因夢黑虎生翼得阮 有進薦之爲將語詳有進傳甲戌冬維慈 病劇 上親臨視維慈泣曰臣遭遇 聖明涓埃未報今病至此尚復何言尋卒年六十 有三 上悼惜不已贈協謀同德功臣特進柱國金紫榮 祿大夫太常寺卿祿溪侯諡忠良歸葬叢 珠命立祠祀之累世加封緯國嘉謀扶運 贊治之神以蓬山同曳坊給爲寓祿又許 同姓孫姪十人復其身使奉祀嘉隆四年 以國初功臣事狀在上等賜從祀 太廟給祀田十五畝墓夫六人蔭其孫維情爲該 合令世襲隊長監守祀事九年列祀于開 國功臣廟明命十二年追贈開國功臣特 進榮祿大夫東閣大學士太師封弘國公 十七年命所在修理墳墓維慈有文武才 略輔政八年勳業炳然爲開國功臣之冠 所著有虎帳樞機集臥龍岡吟行于世遠 孫維慜中興初官至欽差參贊

裴佐漢[编辑]

裴佐漢廣義彰義人仕黎以土官歷至北 軍都督府掌府事總鎭廣南少保鎭郡公 佐漢在職務施恩惠和輯兵民百姓愛之 號鎭北公戊午初我 太祖皇帝南鎭順化嘗有東寇佐漢率廣南兵策 應賊不敢犯又嘗提兵討廣義石壁惡蠻 沿山設六堡控禦之邊境以寧國初預有 勞焉戊辰十一年病卒贈太保其後稔著 靈應令所在立祠祀之賜以眞衣眞器奉 祀明命十三年加封匡國靜邊樹德上等 神其裔輔豐紹治初官至山西布政坐累 免起復弘安知府卒

張茶[编辑]

張茶不詳所出初從 太祖皇帝南入歷官至副將爵茶郡公會有康祿 人美良與其弟文闌義山俱以入粟得官 黎以美良爲參督文闌義山爲署衞鄭因 密使之襲武昌辛未十四年秋美良使文 闌義山將兵伏于明靈而自率兵暗由山 路赴海陵瓦橋設伏刻日夾攻 上知其謀乃命茶攻義山文闌而親往襲擊美良 于瓦橋焚其寨美良遁走追獲斬之茶至 福市與賊戰爲義山射死其妻鹽場人陳 氏聞之憤激男服督戰軍前射殺義山文 闌遁走賊黨悉平 上還師策勳封陳氏爲郡夫人嘉隆四年以國初 功臣事狀列二等蔭授其裔一人世襲次 隊長主夫人祀事又給祀田六畝墓夫三 人

梁文政[编辑]

梁文政富安綏和人其先北河人政初仕 黎官天武衞都指揮使戊午初從 太祖南鎭戊寅年閒占人來侵政進兵沱演江攻 拔胡城以軍功陞特進輔國上等將軍爵扶 義侯再遷綏遠縣安邊鎭官政招集流民 墾闢荒地虬蒙婆苔卽今春臺徙民居之又於 沱演江上下募民闢荒田分立村邑日漸 繁庶卒贈前鎭營參將扶郡公保國之神 稔著靈應鄉人立祠祀之 世宗庚申二年追贈保國護民祐順之神甲子六 年加贈保國護民祐順豐功靜節之神明 命三年勅封壯猷共武靈應上等神子孫 侯爵者二人政國初功臣拓土開邊茂著 勞績但事蹟晚出故 寔錄逸其名云

阮有進[编辑]

阮有進其先清化玉山人後徙居平定蓬 山縣狀貌魁傑虎肩脚心有七黑子早孤 家貧傭於人沈毅有大志常自言我若逢 辰當削平禍亂以顯其才人皆笑之以爲 癡 熙宗皇帝辛未十八年內贊陶維慈一日夢見黑 虎從南方入促軍圍捕虎忽生兩翼騰雲 飛舞旣覺整服以待俄而有進從外來黑 服羽扇侍立階下維慈見其采貌不凡問 之以姓名對問其年曰生年壬寅維慈心 喜暗與夢合畱與語器之妻以女因薦於 上授隊長率內水迪勤船有進常乘夜演軍有違 律者立斬旗長以徇一軍皆驚維慈聞之 駭愕入侍 上方閒坐觀書與之談論古今兵法維慈語及孫 武子吳宮教戰斬愛姬事 上盛稱吳王之斷孫武子之嚴故能成霸業維慈 因以有進斬旗長事請罪 上曰兵不齊者殺之何罪焉尋陞該隊自是士卒 莫不畏服累遷該奇歷掌奇 神宗皇帝戊子十三年春從世子卽 太宗皇帝禦鄭兵於日麗海口有進先率雄象百 餘夜襲敵營大兵繼至大破之斬其將十 餘人俘獲甚眾追至𤅷江而還有進領兵 三千屯武舍以備之號畱屯道俗號十營 太宗皇帝乙未七年春鄭將鄭檮遣守將范必仝 過河侵布政營 上議欲北征思得賢才委以邊事夢神人遺之詩 曰先結人心順後施德化昭枝葉堪摧落 根本也難搖 上以爲順義昭武之應阮有進稱順義侯阮有鎰稱昭武侯故凡兵 事悉與二人謀之乃授有進爲節制與督 戰阮有鎰率兵進討渡𤅷江先遣舊營鎭 守宋有大出屢登社名擊走鄭參督鄧明則 奪其營又遣扶陽人名出芙蒥地名攻破三號 營必仝走巄芃地名又分遣春山人名爲下道 先鋒阮久喬等屬焉遇鄭將黎有德于橫 山擊破之收獲象馬器械無算乘勝直抵 河中營鄭檮悉力拒戰有進大兵繼至斬 鄭裨將蓁沛於陣鄭兵敗走遂克河中營 扶陽追及必仝於巄芃必仝以州降鄭檮 從橫山後走初有鎰度檮敗必從白石崗 山路走先引所部于此設伏及檮至顧其 屬曰此處如有伏我輩無去路矣言未已 伏兵猝起有鎰親射檮中左臂檮遂棄象 馬器械與有德走回安場有鎰欲乘勝長 驅有進不可乃會兵河中以捷聞 上喜曰有進有鎰眞虎將也遣使至軍賞勞軍士 且令按兵招撫以俟機會於是有進立招 安牌以收眾心鄭將鄧明則等詣軍降有 進分隸諸營又籍新降將士之數以獻有 鎰以書誘降鄭檮檮不聽乃縱反閒於鄭 鄭梉疑檮執之還檮道死事聞 上大悅賞有進黃金三十兩白金一百兩有鎰黃 金三十兩白金八十兩又加賞有鎰錦衣 一寶劍一諸將賞賜各有差其夏郑梉遣 太保鄭杖爲統領陪從阮文濯給事中阮 性爲督視領十八將收復河中營武文添 領戰船五十艘次奇羅海口有進聞之與 有鎰計有鎰曰彼眾我寡難與爭鋒且暫 還𤅷江示之以弱密遣步兵伏于巄芃水 兵駐洊海口以待之杖等見我南還必謂 我怯不爲備因而攻之必取全勝此策之 得也有進然之乃遣該奇張福雄率兵伏 巄芃尊室壯率兵船出洊海口而自撤兵 還𤅷江杖等至河中疑不敢進問文濯文 濯曰有進與有鎰智勇將也北渡以來乘 勝遠鬬銳氣益壯今無故撤兵誘我也不 如左次樂川水步相接杖如其言退屯樂 川有進與有鎰聞之上言曰昔者曹兵百 萬見挫東吳郝昭三千能拒諸葛多寡非 所論也今鄭杖南來踰月未嘗一戰乃棄 奇華今奇英之地退據樂川是兵多而無鬬 志必矣臣等請發兵擊之大軍隨後策應 且列水兵于𤅷江以爲聲援 上善之其秋有進令諸將分道竝進鄭將望風遁 鄭杖退保安場我師乘勝進至彬舍社名屬天 祿縣北河爲之震動鄭梉聞之又遣鄭寧陶 光饒率兵援杖我師退屯河中鄭將遂驅 奇華民之降我者以歸有進遣兵出石河 邀擊大破之復攻接武屯鄭將申文觥敗 走乘勝進至三制江鄭兵合力拒戰有鎰 別擊鄭將文添于敏牆地名破之有進進次 明良地名鄭將光饒走保安場遂收兵屯雲 葛以捷聞 上遣使齎金帛賞勞將士有進復遣其將弘榮人名 等率水軍攻鄭將鄭椿于南界海口有鎰 督兵鏖戰獲椿及戰船三十艘鄭兵遁走 退保恬渡有進聞鄭寧援兵已至三弄社名 乃列水戰于石浮三岐諸津次遣弘信人名 領戰船伏于明良有鎰率步兵伏于南岸 社名以截寧歸路寧聞有鎰軍南岸笑曰彼 孤軍深入如網中魚可供吾與諸將一鱠 遂分兵突出南岸與我軍戰皆爲我伏兵 所殺寧引兵過平湖地名復爲弘信水兵截 擊死者甚眾寧乃退屯安場旣而鄭柞疑 寧召還以鄭根代我師亦退屯河中據守 乂安七縣之地與鄭兵阻藍江相拒有進 奉命招撫居民又選才學設官職閱民籍 徵軍餉於是士樂爲用兵有餘糧我師累 戰皆捷鄭根欲棄乂安尋以我師久頓思 歸有進又與有鎰不和因以安恬失利引 兵南歸仍鎭畱屯道壬寅春鄭兵來侵我 師擊破之有進與有鎰董築鎭寧壘數月 壘成邊備益固甲辰夏有進因病請歸召 回鎭舊營調養以有鎰代丙午秋有進病 篤召諸屬將謂曰我受國厚恩鄭氏未除 是吾遺恨也言訖而卒年六十有五 上聞而悼之贈協謀佐理功臣特進左軍都督府 掌府事節制順郡公厚賜錦帛銀錢以公 禮葬之有進爲將累立戰功北河號爲虎 威大將與阮有鎰齊名爲開國功臣云卒 後民人追思立祠于壯捷邑屬廣平祀之 顯宗皇帝甲戌三年追給祀田十九畝祀民一百 人嘉隆四年以國初功臣事狀列上等賜 從祀 太廟蔭其後一人爲隊長令世襲監守祀事給祀 田十五畝墓夫六人九年列祀開國功臣 廟明命十二年追贈開國功臣特進壯武 將軍左軍都統府掌府事太保諡襄武封 英國公從祀 廟庭如故十六年又賜從祀武廟十七年令所在 修理墳墓子有威初授該奇辛未春 顯宗嗣位陞掌奇遷平康營鎭守甲戌春順城起 變圍潘郎朱兼勝告急有威引兵赴援圍 解尋病卒子有奉官至內隊長

阮有鎰[编辑]

阮有鎰清化貴縣人參將掌奇阮朝文之 子年數歲嘗與羣兒嬉戲布陣伍設奇正 自號大將朝文心喜以爲他日必成令器 使之讀書會有異人授有鎰兵法由是學 益進 熙宗皇帝己未六年有鎰年十六以文學召補文 職尋以奏對忤旨遣歸自是深自刻勵術 業愈精丙寅復入文職參機務練達政體 上愛重之丁卯春鄭梉來侵 上命節制尊室衞領步兵禦之以有鎰監戰累破 鄭兵又縱閒諜流言鄭嘉鄭岳兄弟謀作 亂梉聞而疑之遂引去辛未秋與陶維慈 董築日麗壘癸酉冬鄭梉復率水步兵來 侵直抵日麗海口 上命有鎰將兵禦之築長沙壘以衞正壘鄭兵隔 壘相持旬餘有鎰見鄭兵稍懈突出大戰 破之死者太半梉乃以克埓守北布政州 自引兵還克埓尋遣人通款 神宗皇帝庚辰五年秋克埓復叛歸鄭擾南布政 州 上召羣臣議有鎰進曰克埓背叛小人梉雖見用 內寔相疑請爲閒書于鄭言克埓與我相 約佯爲不和我兵襲擊則佯敗走回誘梉 來而殺之以激怒梉我因遣兵濳渡𤅷江 邀克埓會復申前約乘其無備而襲擊之 克埓不爲我擒則爲鄭所殺矣 上用其計梉得書果大怒卽遣太尉鄭橋領兵五 千入北布政擒克埓至則克埓已爲我將 阮久喬張福奮等擊走橋以爲克埓佯敗 執送梉殺之我師遂取北布政之地 上大饗將士陞有鎰爲監戰戊子春鄭遣其將鄭 檮大擧南侵水兵進次武舍 上命世子節制諸營分道進討有鎰與尊室祿領 步兵爲先鋒至廣平安代社名會逆風大起 祿欲按兵固守有鎰見離方赤雲如蓋閃 爍光明坎方有白雲散落如雪喜謂祿曰 驗此天象南方大勝之兆也何以守爲祿 猶以爲疑有鎰曰彼軍雖眾沿山而行未 識地形險易我扼險衝擊敗之必矣遂整 軍急進遇鄭步兵攻破之軍勢大振 世子繼至乘夜令有進率象兵擣敵壘大破之鄭 檮在南布政屯棄軍走俘獲甚眾 太宗皇帝戊子元年春陞有鎰爲該奇領布政營 記錄庚寅春嘗令諸將士裝作北河衣服 旗幟謀亂鄭兵再作詐降書投于鄭約爲 內應未及以聞尊室壯與有鎰有隙因濳 之 上命逮繋獄有鎰乃述明初英烈誌作花雲郜氏 傳花雲罵賊而死其妻郜氏亦殉義以明其志因司獄以 進 上覽而赦之復以爲文職寵遇如初乙未春鄭將 范必仝縱兵過河侵擾 上議欲北征因以有鎰名應夢詩甚加親用尋命 有鎰行邊勘看山川形勢及還召對因獻 計曰近來連歲用兵我軍未嘗北渡今臣 請分兵三道上道先攻必仝中道繼進以 爲聲應鄭檮在河中聞之將謂我兵之來 其意惟在必仝而已必空壁赴援下道兵 濳出橫山襲破黎有德乘虛奪河中營是 謂調虎離山一擧可獲全勝矣 上喜曰觀卿妙論雖古之謀臣亦不過是有鎰又 請於廣平諸海口設火號臺以敏邊報及 修長育倉運粟貯之仍令廣平布政諸營 將士各整軍需以待徵發 上皆從之授有鎰爲督戰與節制阮有進率水步 兵渡𤅷江進討所向皆克遂據有乂安七 縣之地詳阮有進傳丙申夏 駕幸廣平駐蹕于安宅有鎰詣謁 行在 上問以兵事對甚悉因進曰二年來用兵始略定 乂安七縣得之甚難而所費甚廣今勢未 可乘請于藍江南岸築壘爲守以俟機會 且用兵在先論將今典兵者多是親舊或 有不閑紀律進退乖宜亦有縱軍擄掠以 失民望此皆非全勝之道也昔者韓彭英 布俱以智勇爲漢將立功業豈豐沛人 乎臣願精選諸將有方略者不拘疎戚皆 使典兵其親故而不知兵者厚與俸祿以 終其身毋使得司兵柄如是則用當其才 而戰無不勝矣 上善之賜黃金白金寶劍復令就軍丁酉夏我師 屯藍江南岸鄭將黎憲黃義膠鄧世功等 相約分三道渡河越清漳踰南金襲宋有 大軍鄭根率兵接應以掩我後有鎰知其 謀卽密報有大列陣以待已而鄭兵登岸 未數里遇有大兵與戰有大佯走憲等追 之伏兵猝起鄭兵奔潰追至河邊而返捷 聞 上令賞賚諸將金帛有差其年秋鄭根以勝巖缺姓 屯同昏壘其地卑濕恐秋潦爲我兵所襲 議將移屯于土山下諜者以告有鎰謂有 進曰吾已推算二十五日癸亥軫星值日 必有暴風疾雨又黑氣串於北斗之次日 雲掩於震宮北方必有水潦可乘此襲勝 巖屯破之必矣至日風雨果大作江水漲 溢有鎰引兵直擣同昏乘潦攻破之勝巖 上土山遁走收獲器械甚眾有進喜謂有 鎰曰君可謂神算矣有鎰曰賴 主上之靈羣帥之力有鎰何能焉戊戌秋有進謀 撓鄭兵乃分兵更出東城興元南塘諸地 方鄭兵亦嚴爲之備我兵復引還與之相 拒俄有范鳳詣有進軍言去年勝巖守同 昏爲督戰所敗鄭根使參督雲可缺姓領兵 代守雲可爲人貪暴可以計取之有進令 言於有鎰有鎰喜曰昨者我觀天文黑雲 掩於魁星十一日戊辰六龍日也必有雨 潦乘水漲而攻之蔑不濟矣遂約有進以 兵會至日果大雨有鎰先率舟師奄至同 昏壘急擊鄭兵驚潰雲可逃回安場有鎰 引兵還己亥秋鄭柞以師徒屢敗深憂之 謀欲誘有鎰乃遣人齎珍珠金塊竝密書 遺之有鎰得書大怒佯應曰次月請王自 提兵接我於江上鄭使旣去有鎰卽以鄭 柞來書餽物以聞且曰臣事 主上恩猶父子敢有異圖今欲將計就計以擒此 賊惟恐此意不白罪莫大焉 上報曰我素知卿忠誠鄭人所餽姑受之勿以嫌 疑介意有鎰大喜整軍以待會降者祚隆 人名自北來言我兵不進機會可惜有鎰厚 待而遣之卽詣有進議出師且述祚隆語 有進詢知有鎰自遣去祚隆不與己謀甚 不悅屬將尊室壯等窺知其意又忌有鎰 之功因進曰大兵征伐令在元帥督戰私 遣祚隆何也況前者密書虛寔未詳祚隆 之言何可輕信莫若按兵以待有進稱善 有鎰勃然起曰僕與諸將奉命出師志在 報國曩者鄭書密誘卽以事聞正欲將計 就計以成大事諸公柰何見疑有進曰我 等受 國厚恩但須同心報効有何疑焉然諸將俟機 之言亦有理督戰從之可也由是有鎰鬱 悒不樂憂憤成疾庚子秋我師久駐思歸 乂安新降卒亦多亡去有鎰則銳意進兵 諸將多與不合有進亦以有鎰數蒙獎賞 心忌之扶陽言於有進曰有鎰白面書生 以言語得用自比管樂我輩嘗恥之又聞 鄭使密與往來恐有他意有進陽斥之曰 公言過矣人臣之道忠愛爲先忠以事君 愛以結友豈可互相疑忌以負 朝廷之委寄乎旣而有進渡兵三制江戰少利 遂撤兵回有進初與諸將會兵不令有鎰 知之及有鎰聞礮聲使人馳問有進𧼈令 有鎰進攻同昏壘有鎰卽率所部擊走鄭 兵鄭兵復遶出山後突攻之會有進大兵 繼至鄭兵不敢拒戰走回安場於是有進 督兵急渡藍江屯札有鎰屯兵自同昏至 朗溪社名以爲犄角之勢又令造浮橋跨江 南岸兵威益震鄭根聞之大駭欲棄乂安 退保清華屬將阻之乃止有鎰與有進以 捷聞且請益兵以圖乂安 上以秋冬之交風雨寒濕又軍次無險可恃人情 久頓思歸今若用兵誠有未利乃命撤回 舊壘俟來春再擧於是有鎰與有進令解 浮橋回兵南岸固守已而鄭根復遣其將 陳公栢爲先鋒營攻吝山分遣黃義膠等 由興元黎憲由宜春自提兵登勇決山接 戰義膠等渡河抵安樂山公栢奪據吝山 有鎰引兵從林中突出截擊公栢戰死餘 皆望風遁根悉出戰士拒戰我師退保宜 春其年冬有進以乂安新降將士各懷異 心會諸將問計宋有大曰兵事尚嚴當究 出叛者戮其一二以警其餘尊室壯亦勸 之有鎰避席言曰二公所言乃行兵之法 也若夫用兵之要在於人和人心和則戰 無不克但當結之以恩感之以信則人自 樂用何以殺爲武廷芳亦勸有進撤兵還 有進乃密定班師之計然終以有鎰之言 爲憾俄而鄭根遣黎憲等由海岸經剛㵎 社名進黃義膠等由陸道經巄鄒幔長二社名 進我師與戰於安恬芙蒥二社名俱失利於 是有進遂決歸計乃佯與有鎰訂日攻鄭 營而私囑諸將夜回南布政州是夜有鎰 被甲坐待及知有進退師則鄭兵已近營 外矣有鎰遄命歌唱爲樂而密令諸軍徐 徐撤還鄭根聞有鎰營絲竹之聲疑不敢 迫有鎰全師而回至橫山與有進兵合復 令人於林中曵柴揚塵懸旗樹上以爲疑 兵鄭追兵見之疑有伏遂引退辛丑春陞 掌奇鎭守布政營修城堡撫軍民邊備益 固尋命移屯福祿社名築壘自安裊海至朱 市俱社名山接洞洄大壘造礮臺治道路爲 守禦計其年冬鄭根來侵有鎰爲清野計 護南布政民入大壘固守壬寅春有鎰移 屯武舍鄭數挑戰我師不動月餘鄭兵粮 匱有鎰令張文雲領兵裝作鄭兵乘夜濳 出洞洄溪掩擊鄭將陶光饒營殺鄭兵百 餘諸將各於城中鼓噪以應之光饒大驚 以爲大兵掩至棄壘走平明有鎰率水步 兵齊進鄭根亦棄營遁我師追至𤅷江盡 獲其象馬器械捷聞 上曰有鎰能破大敵眞將才也吾復何憂哉命齎 金帛賞賚將士其年秋與有進董築鎭寧 壘以禦海道與沙埠壘相對爲犄角之勢 甲辰夏有進因病請歸乃以有鎰爲掌營 節制畱屯道壬子夏鄭根領兵十萬號十 八萬來侵鄭柞挾黎帝董後道兵接應 上命皇子協爲元帥以禦之遣有鎰守沙埠壘旣 而鄭兵逼鎭寧壘將陷者數矣守將張福 崗告急協令人𧼈有鎰往援有鎰曰我職 守沙埠鎭寧非分事也我不敢往登壘望 之遙見火焰蔽天礮聲如雷知鄭兵攻鎭 寧急乃復念曰我若不行元帥必親往矣 豈可以敵遺元帥哉 卽引兵前進於途閒 榕樹斫白書曰有鎰已赴鎭寧請元帥移 兵代守沙埠及至鎭寧壘已缺陷三十餘 丈幾不能支會日暮夜氣昏黑咫尺不相 辨有鎰令結薪草爲炬燃火放光照耀如 晝鄭兵知有援不敢進有鎰乃令兵民樹 木爲柵運土補壘之缺陷者詰旦鄭兵悉銳進攻則壘已完固不可拔矣先是協聞 有鎰辭不赴援卽率軍直夜兼行見有鎰 斫樹書跡乃移兵沙埠 上駐蹕全勝聞鎭寧危急遣使馳問軍事有鎰對 言昔我兵深入乂安客地鄭兵猶不能犯 況今高壘深地以主待客又何懼焉卽上 書曰臣願出力固守破敵以報國恩倘有 疎虞請以軍法正臣罪 上得書曰有鎰自登壇以來畫計獻謀戰無不勝 今復聞此言吾無患矣是冬鄭柞以連月攻鎭 寧不拔乃撤兵回自是遂畫𤅷江爲界不 復來侵有鎰仍鎭畱屯道辛酉春病卒年 七十有八有遺表辭甚激切 上覽表嘆息贈贊治靖難功臣特進輔國上將軍 錦衣衞左軍都督府掌府事昭郡公諡勤 節有鎰爲人明達有才略初以文職監戰 名望素著及爲將屢建大謀所向克捷人 倚爲重比之孔明伯溫云卒後廣平民 追思之號爲菩薩立祠于石舍祀之 顯宗皇帝甲戌三年追給祀田三畝祀民一百人 嘉隆四年賜爲功臣上等從祀 太廟蔭其後一人爲隊長令世襲監守祀事給祀 田十五畝墓夫六人九年列祀于開國功 臣廟明命十二年追贈開國功臣特進壯 武將軍右軍都統府掌府事太傅改諡毅 武封靜國公仍從祀 廟庭十六年賜從祀武廟十七年令所在修理墳 墓子有豪有鏡

阮有豪[编辑]

阮有豪有鎰之長子也自少從父征伐習 知兵事有勇略 英宗皇帝爲舊營該奇己巳二年副將枚萬龍伐眞 臘以無功罷歸 上謀擇帥掌奇宏器人名薦有豪命爲統率與參謀 和信人名等進討眞臘有豪次碧堆分列營 壘軍令嚴肅諸將無不畏服眞臘國王匿 秋遣人求納款和信欲擊之有豪曰彼旣 歸命攻之不武旣而眞臘以金銀犀角雄 象來獻象匹皆卑小視戰曜德人名曰眞臘 所獻非眞情也不如擊之有豪曰綏懷遠 人貴禮不貴物古者包茅之貢豈以物耶 乃受所獻而還和信等具言有豪逗遛誤 軍之狀 上怒黜之 顯宗皇帝朝起復爲該奇率右銃奇尋陞掌奇甲 申十三年出爲廣平鎭守有豪旣抵鎭愛 養士卒撫循百姓吏民皆親愛之會邊境 無事遊意翰墨常著雙星不夜傳用國音 人傳誦之癸巳秋卒贈敦厚功臣諡柔慈 嘉隆四年賜爲功臣二等蔭其後一人爲 次隊長令世襲監守祀事給祀田六畝墓 夫三人子恢官至記錄

阮有鏡[编辑]

阮有鏡有鎰之次子也少從父征伐有功 授該奇 顯宗皇帝壬申元年占城國王婆爭反侵掠延寧 上以有鏡爲統兵與參謀阮廷光領兵進討擊破 占眾擒婆爭以歸改其國爲順城鎭會清 人阿班誘順城餘眾作亂有鏡又討平之 陞掌奇領平康營鎭守戊寅春 上命爲統率將兵經略眞臘取東浦之地置嘉定 府分其地以鹿野爲福隆縣建鎭邊營柴 棍爲新平縣建藩鎭營拓土千里得戶逾 四萬乃招募布政以南流民寔之設立社 村坊邑墾田土定租稅修丁籍及還領鎭 如故己卯秋眞臘國王匿秋反鎭邊守臣 以聞復命爲統率討之庚辰春至其地列 陣于魚溪築華峯壘使人覘虛寔分道進 討逼南榮碧堆壘匿秋迎戰有鏡戎服立 船頭督諸軍急戰匿秋驚走匿淹出降有 鏡入城安撫其民匿秋亦詣軍降有鏡開 誠撫慰令匿秋回羅壁招集流民還軍梢 木洲以捷聞會大風雨洲前牢堆山崩有 鏡夜夢神人告曰將軍宜早回轅久畱不 利有鏡笑曰命乃在天豈在此地耶旣覺 身體倦憊適端午節有鏡力疾與諸將佐 歡飲忽嘔血一塊因以袖掩之不令眾知 以安軍心及疾篤嘆曰吾欲繼祖父之志 竭力報國柰天數有限豈人力能爲哉引 兵回至岑溪而卒年五十有一 上聞之悼惜贈協贊功臣特進掌營諡忠勤賜金 帛厚葬之眞臘人於南榮洲頭立祠祀之 又於停兵洲處及所過東口道江人思其 德皆爲立祠因名其洲爲禮公洲其江爲 禮公江以有鏡爵禮才侯故也鎭邊大舖 洲停柩處亦立祠焉在在靈應俱著 肅宗皇帝十二年追給寓祿民五十人中興初追 給祠夫五人歲支庫錢十緡以供祀事嘉 隆四年追贈宣力功臣特進輔國上將軍 錦衣衞都指揮使司都指揮使都督府掌 府事副將掌奇列在功臣上等從祀 太廟蔭其後一人爲隊長令世襲監守祀事給祀 田十五畝墓夫六人九年列祀于開國功 臣廟明命十二年追贈開國功臣壯武將 軍神機營都統改諡壯桓封永安侯從祀 如故子有銹累官至掌奇鎭守

阮有鎛[编辑]

阮有鎛阮有鎰四世孫記錄有恢之子也 以父蔭歷授右中奇該奇 世宗皇帝戊辰十年冬以該奇兼刑部壬申十四 年春有鎛與陳廷憙均充欽差巡察畿內 三縣及武昌海陵明靈康祿布政諸州縣 凡官吏爲民所控皆得按問武該隊文記 錄以上奏聞定奪隊長該案知縣以下按 法治罪及還尋卒子欽官至該奇

大南列傳前編卷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