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南寔錄正編第七紀/卷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Crystal Clear app kedit.svg 此文档未完成,一部分的原作内容还未录入。请尽量协助改善这个页面
 卷三 大南寔錄正編第七紀
卷四
卷五 

大南寔錄正編第七紀卷之四 弘尊宣皇帝寔錄

己未啓定四年西曆一千九百十九年春正月,都察院臣阮惟勝、尊室苑、武泰等疏請仍舊舉行釋奠禮。畧云:孔聖闡明正道,垂為正教,倫理之學,寔賴以明。其道為民立極、為萬世開太平,功用大矣。歷代尊榮,禮有釋奠。奉我國朝嘉隆七年,移建文廟,奉祀先聖。明命三年,奉諭:“朕即位之初,常欲釋,詣文廟釋奠一番,少伸景慕。今春適值丁享,朕恭詣致祭,用示朕尊師重道至意。欽此。”紹治三年八月,秋祭。嗣德四年三月,春祭。均奉駕御行禮,其緬懷至道之義,誠為後世法也。今雖歐學風漸,日漸澎湃,而聖道在天地闢,嘗未一日泯。奉皇上聖學緝熙,主張斯道,奉自即位,于茲三年,廟饗致其教,郊祀盡其誠。惟釋奠之禮,未奉舉行。今年二月日,恭值春丁,輒敢聲敘,候奉。疏入,帝批示曰:現下朝廷政治交涉日繁,每下說辭,先思敦睦。凡自文政武備,以及賦財,係有友邦為之贊助。國家權法,毫無敢擬於前辰。朕躬忝德,負荷是懼,何暇及修文之舉。況風乖雨嗇,農業未興,工掘販塞,商途未發,野無安居,民有饑色,慮辰之務,莫此為急。朕每望諸卿,匡朕不逮。若夫釋奠之禮,本朝盛典,朕豈不知?第禮制所,所需甚廣,未易率爾舉行,且宜另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