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南寔錄/大南寔錄正編第六紀/卷0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Crystal Clear app kedit.svg 此文档未完成,一部分的原作内容还未录入。请尽量协助改善这个页面
 職名 大南寔錄正編第六紀
卷之一 景宗純皇帝寔錄
卷二 

景宗弘烈聰哲敏惠純皇帝,諱 ,字  ,又別字  ,是奉翼宗英皇帝別賜名也,聖誕甲子年正月十三日。帝乃堅國公後晉封純毅堅太王洪侅長子,母裴氏後晉封皇叔母,嗣德十八年欽揀育於宮中,辰方二歲,命善妃阮廷氏專育之,是為皇二子。三十二年春,出閣,營堂于侍衛處之右,名正蒙堂,置贊善、講習、正字,令侍學。三十四年,又移構其堂于育德堂之左。三十六年正月,冊封堅江郡公。咸宜元年五月,京城有事,出駕播遷,兩宮隨幸往廣治,帝亦濳出京城旁近諸民間隱避。辰阮文祥獨留與大法官商請,奉迎兩宮回鑾。乃奉懿旨,分派往迎出駕,仍請壽春王綿定權理國事,仍委尋帝請回靖嘉郡公府第暫歇。嗣迎出駕不獲,文祥已預有迎立帝意。適為大法官載回其國。嗣有阮有度原侍郎護理河寧總督,聞報回京,法官商請奉懿旨陞武顯殿大學士充機密院大臣,仍充北圻經略使。與潘廷評原巡撫領定安總督,新奉懿旨陞戶部尚書充機密院大臣。均自北圻回,乃與大法官商定,協尊府廷臣奏達太皇太后、皇太后迎立焉。

乙酉咸宜元年秋八月是月竝後九月仍著咸宜年號,十月朔以後改為同慶乙酉年壬申,羣臣奉懿旨,乃迎皇二子堅江郡公入宮,嗣皇帝位。是日至十日,凡遇諸事,均以令旨奉行。

準戶部尚書充機密院大臣潘廷評改吏部兼管欽天監事務,清化巡撫阮述改授參知領戶部尚書兼管領侍衛,起復原工部尚書回休段文會為刑部尚書兼充史館副總裁。

命製造御前之寶、文理密察二寶印竝諸衙印防鈐牌有遺失者,均製辦行用。御前之寶原用金質圓樣,帝以這寶既經尊室說擕去,若仍舊式,恐別礙,準改為八角,俾有誌別。院臣又以這寶行用屬緊,若炤舊用金質,不惟作範費工,而現下工匠散落,勢難及事,擬請權將象牙製刻,俟事簡,另將黃金炤新式製辦,許之。

機密院啓請北圻現務多係繁緊,阮有度茲奉充機密,嗣几遇關重事,應回京商確奏辦者,請以領山興宣總督阮仲合權辦經略事務,俟阮有度再往,各仍舊,許之。

帝率大臣啓金匱,恭閱聖製帝系金冊,以第六字上從日、中從厶、下從廾為名,以原御名與前所奉賜名為字。帝為皇子辰,仍用原名左從豆、右從支,未奉明諭賜別名,至是奉批示,前奉聖旨,準充皇子,育德賜名膺禛,朕賜名膺禟,後奉敕朕尚沖齡,俟長成另辦各理,閣即究明具覆遵行,方合國體,嗣閣覆遵檢未見,或者奉聖敕內批,未有交出,致閣及廷臣均不得知,但事關御諱隆重,欽奉批示各理,則經奉聖旨,明白請錄由禮部遵辦。帝復批,昨憑膺禛、洪休道來方曉,百聞不如一見,閣宜另究覆,毋使後世議論。閣覆,再三檢究不獲,遵覆如前。帝復交二大臣閱覆在是年十一月,二大臣奏言,奉炤故瑞原郡王前奉賜名,奉有諭示,至如簡宗毅皇帝未奉明諭,在廷臣工均不得知,及晉光後,遵奉批填,由禮部遵行,茲奉御名尊字,經奉批示,請即由禮部臣炤辦。乃準以此名與原名均為字。

乙亥,以晉光祇告于南郊壇、列廟殿、社稷壇,分命皇親及文武大臣奉充行禮。南郊壇命文大臣一,太廟、世廟、和謙殿命皇親各一,社稷壇命武大臣一。

武顯殿大學士充機密院大臣阮有度啓言,國朝立法刑罰,具有條例,何等周詳。奉我翼宗英皇帝嗣位三十六年,忠厚為政,友愛一心,上自王公,下至臣工士庶,無不謳思德澤。自奉上賓之後,權臣執政,蔑棄典型,其於刑罰一款,率以私意行之。有以尊親而發流囚,有以無罪而得貶革。刑罰不中,人無所措。所以乖氣致異,兵戈災旱,未有不由於此。當此一初,還復想應大沛恩施,俾天下臣民愜望。除自嗣德三十六年六月十六日以前所得罪名,各依原案辦理外,餘自十七日以後,不拘所干何款,所犯何罪除盜刦毋須彙列,在京由刑部,在外由地方官各行彙奏,候準寬赦,追復職銜,俾免冤濫,從之。

準鴻臚寺少卿協理水師高有充開復兵部侍郎,充欽差辦理刑部阮侶充參辦,各前往廣治曉戢。前月該省紳豪協貫屬該省之羽林弁兵相率入省城,逼取關防器械,經省臣張光憻等曉飭,尋聞大法兵進往,各將關防器械陸續首納,因散往轄內燒殺教民。省臣現與法官巡戢,具以事聞。帝以該省現情既此披離,專交省臣難期早帖,故有是命。仍令要將頭目拏查,餘一切脅從者宣示寬赦,及早相安。

準署河內布政使黎挺陞授侍郎,權領河寧總督;侍講充河內幫辦黃高啓陞授光祿寺少卿,領布政使,權充興安巡撫;興化按察使裴光適陞授布政使,領興化巡撫;侍讀權辦寧平省務武益謙陞授鴻臚寺卿,領布政使權寧平巡撫。均從北圻經略使阮有度請也。

設北圻經略衙屬員弁兵。正副參辦、主事、司務、八品書吏各一,九品書吏二,未入流書吏六,管奇一,率隊六,兵一百。

羣臣奉上金冊,曰:竊聞神器至重,曆數有歸。故論社稷之大功,必有濟天下之大難,而首天下之至德,方能居天下之至尊。欽惟皇第二子堅江郡公殿下,神授聰明,天性仁孝。仰蒙教育,聖功正茂於山泉;方在殷憂,睿慮不忘乎尊社。迺者,京城有事,大位久虛。兩宮之溫清無人,九廟之蒸嘗誰主?望君如望歲,人心靡所適從。以德兼以年,天意蓋將有待。遠者來,近者悅,謳歌朝覲之歸;危而安,難而全,天地神人之福。臣等謹奉冊,恭上皇帝尊號,伏願上承懿旨,下順輿情,光履瑤圖,尊臨寶位。一新耳目,重締兩國之歡;依舊山河,永奠億年之業。

丁丑,帝即皇帝位於太和殿,以明年丙戌為同慶元年,頒恩詔于天下。詔曰:朕惟天位不可以久虛,主器不可以無託。是故,天方授晉文公成返國之功,人共尊周東洛復朝侯之典。惟社稷以為重,知曆數之有歸。我國家南服肇基,春京定鼎,神傳聖繼,垂三百年,澤厚仁深,蓋非一日。煌煌帝業,歷彰萬世之球圖;翼翼神州,大輯五侯之圭璧。迺者,權姦惹釁,尊社幾傾。鼎湖之淚未乾,石馬之塵倏起。乘輿不返,三月來,今人情騷然,四海靡適。兩宮晨夕,誰其侍奉?九廟淒涼,誰其享祀?興言及此,痛心如何!朕以翼宗英皇帝第二子,值辰運之多艱,悼臣民之無主。上奉懿旨,俯酌僉言。再伸大義以結鄰邦,遂正位號以一眾志。經已請命郊廟,祇告和謙殿,奏達慈裕太皇太后、皇太后,涓吉,以本月十一日巳牌即皇帝位于太和殿,以來年丙戌為同慶元年。威儀重覩,益堅思漢之心;鐘簴不移,允協歌唐之舊。既定大統,宜沛隆施。所有推恩各條,另由廷臣擬奏,候準錄遵。於戲!視聽惟新。雖係人謀而寔天意;蕩平會極,尚遵王道以好而家。播告邇遐,咸孚聞見。

嗣廷臣將推恩十二條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