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啓贛州府志 (清順治十七年刻本)/卷0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 天啓贛州府志 (清順治十七年刻本)
卷六
卷七 


贑州府志卷之六

 營建志三

  樓閣

宣明樓 在府治前宋嘉定丁丑州寧留元剛

建 國朝洪武初知府婁仲脩扁今名東偏爲

石級以登亭覆之扁曰一覽臨街爲門扁曰拱

仰歲久傾圯正德乙亥知府邢珣重脩改拱仰

曰章貢偉觀嘉靖壬午知府羅輅又改宣明曰

宣化萬暦辛亥災知府陳宗愈楊瑩鍾相繼鼎

建仍署宣明

白鵲樓 在府八境臺北蘇軾有詩今廢

翠玉樓 在府後舊名逍遙淳熈間州守留正

重建取蘇軾山爲翠浪湧水作玉虹流詩句名

之文天祥有詩今廢

月華樓 在府左守胡榘建下有朝徹堂今廢

皂盖樓 在翠玉樓左蘇軾文天祥有詩久廢

萬暦十年知縣王藩臣重建

玉虹樓 卽𢈔江門樓州守趙時逢建今廢

望江樓 在府東北隅舊名合江章貢二水合

流處州守留元剛建文天祥有詩

東樓 在府東州守趙抃建榜曰思賢閣嘉定

間趙時逢改今名今廢

石樓 去府一里許蘇軾文天祥有詩今廢

雪外煙林樓 在府卻月觀右取蘇軾風花亂

紫翠雪外有煙林之句以名今廢

東臯樓 在府東七里正德乙亥里人郭仁建

寶盖樓 在府後

勤政樓 在雩都縣治前嘉靖丙辰知縣羊脩

移禁鍾于上萬暦癸未災知縣劉昌祚重建扁

今名邑人李淶有記

鑑書樓 在信豐縣竹村宋時建識云鑑書樓

下才子獻珍珠卽此今廢

瑞洲樓 在興國縣學古堂宋嘉定癸酉知縣

李伯堅建以縣南江中橫一洲䜟云龍洲過縣

前平川出狀元因名樓曰瑞洲

會秀樓 在會昌縣儒學東正德五年知縣汪

灝建

鎮山樓 在安遠縣治後弘治癸丑頟縣甘文

紹鑿山爲城建樓于上以鎮之

思莊樓 在寧都縣後以知縣莊濟翁去後人

思之故名今改爲亭

讀書樓 在石城縣東北栢林宋時邑人溫革

建中有講堂義舘旴江李太伯記之

御書閣 在舊府學明倫堂後下爲議道堂上

有宋高宗御製書元改文奎閣今廢

天一閣 在府治南靣江東火燄山閣下鑿井

取火制水之義正德初閣廢井塞丙子知府邢

珣重建初名玄虗又名太陰布政使蔣曙改今

雲峯拱秀閣 在府東縣岡頭乃知縣黃世忠

所建亭名也萬暦辛巳知縣王藩臣易亭爲樓

祀玄帝于其上故名玄帝閣甲寅災知縣楊汝

昇重建揭扁護國佑民遂復舊觀

文昌閣 在贑縣學左

凌雲閣 在贑縣學東俱李都御史汝革牛都

御史應元建

濓溪閣 在雩都羅田巖右宋嘉熈庚子知縣

周頌建 國朝知縣羊脩劉昌祚繼脩邑人黃

弘綱李淶有記

揖仙閣 在石城縣東北舊名雙溪

  亭臺

在觀亭 在府西西隱山知縣何文縉建何嘗

與貢士廖森呂禎同逰有聯句一律地僻輪蹄

少雲深草樹平落花千萬點啼鳥兩三聲石磴

緣春緣山樓倚暮晴林臯下寒日煙黯百層城

亭今廢

塵外亭 在府貢水東馬祖巖巔蘇軾文天祥

有詩

雲端亭 在馬祖巖文天祥有詩

駒巖亭 在馬祖巖

一憇亭 在馬祖巖四亭俱久廢萬暦乙卯戴

憲使廷詔復塵外一憇二亭改一憇曰憇石

廉泉亭 在府治南光孝觀後宋州守趙履祥

建蘇軾有詩𨺚慶戊辰知府黃扆重修太史玉

弘誨記

雷岡亭 在府貢水東元叅政全普安撤里建

成化間知縣何文縉脩正德戊寅知府邢珣重

脩萬暦唐寅王都御史敬民植松于山改名萬

松亭又扁曰水雲深䖏

太極亭 在府西濓溪祠之後萬暦甲申張都

御史岳建列陽明先生所書太極圖說大學古

本序及中庸說諸石刻于其中太史楊起元有

望需亭 在雩都縣城西隅邑令張宗諤招邑

人王鴻于需巖不能致乃作是亭以抒想望之

意今廢

瑞蔭亭 在信豐縣水南亭前有兩巨樟故名

覽秀亭 在信豐縣西南城上宋縣令羅掎建

正德庚午知縣沈浩脩邑人俞適有詩

望昕亭 在安遠縣治後宣德甲子知縣李慶

仁建弘治癸丑知縣甘文紹重建祭酒胡儼有

欝孤臺 卽賀蘭山右府宣明樓之右𨺚阜欝

然孤起平地數丈因巔爲臺故名莫詳所始舊

志唐李勉刺州時登臺北望慨然曰余雖不及

于牟心在魏闕一也欝孤豈令名乎遂易望闕

宋州守趙時逢卽臺麓之東北建一洞天中有

蓮池跨以飛橋環池萬蓧陰翳最爲清曠後改

爲院道正德丙子知府邢珣始復舊基然崇竣

之勢業巳削平嘉靖乙卯汪都御史尚寧㳺兵

憲震得稍加培築終不能如前矣太史羅洪先

有記

章貢臺 在府治後西北隅宋嘉祐中州守趙

抃建自爲記

鳳凰臺 在府龜岡與章貢欝孤同建兵燹後

爲有力者所占宋寶慶間州守聶子述復之後

又爲蕭氏侵沒𨺚慶戊辰知府黃扆清出建亭

堂于上通判廖憲增置諸生書舍都御史張雨

有記

拜將臺 在府興賢門南城下後唐節度使盧

光稠建址存

八境臺 在府東北倚城蘇軾有詩

壸天臺 在興國縣東園之東靣合江二水

熈熈臺 在寧都縣南一名印山宋縣令彭鉉

樹碑其上今廢嘉靖壬辰知縣陳大綸脩自爲

昇仙臺 在石城太極觀後舊傳徐王二道士

登仙于此

 按舊志有古蹟之目細閱之蹟旣無奇時非

 甚古徒有其名而實非也今以樓閣亭臺附

 載于建置之後廢興之故亦可概見其它一

 時創搆旋就零落無大關係而漫有標題卽

 略之豈其漏乎嗟乎金谷榛蕪銅駝荊棘古

 來遺跡湮沒于衰草寒煙者無限何但今日

 哉讀麥秀忝離之歌爲之三歎

 論曰余次營建志盖深有感于今昔之故云

 祖宗時自城垣廨署下及舟 噐具一切繕

 治咸極堅緻精良久而母壞其後所 浮舊

 額乃磽觕𡡑窳曽不能當其十一報竣

 旋卽圮敗歲歲耗費官帑無巳時豈工

 相懸哉非然也 祖宗時法令肅毖上下

 敢隕越有所興作董視唯謹財力相覆不

 夤緣奸利得滑其間非堅緻精良曷以逭責

 乎近世士大夫務爲宏度遠心厭薄米監瑣

 碎興作不甚訾省委之徒史冗員受成而巳

 物料工作百不如前而旁侵私

 卽有覺察又虞重拂人情小小

 幸無過誰爲執其咎者有虗費而無實用軄

 此故也徃見留都歲舉城工麋縣官錢若尾

 閭萬暦戊戌溫陵李相國爲南少宰攝工

 議脩外羅城一百三十里則併力而先事一

 隅湏表 堅厚乃漸及四隅今罷役且

 年   歲歲省水衡萬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