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演論/導言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人之有群,其始亦動於天機之自然乎?其亦天之所設,而非人之所為乎?群肇於家,其始不過夫婦父子之合,合久而系聯益固,生齒日蕃,則其相為生養保持之事,乃愈益備。故宗法者群之所由昉也。夫如是之群,合以與其外爭,或人或非人,將皆可以無畏,而有以自存。蓋惟泯其爭於內,而後有以為強,而勝其爭於外也,此所與飛走蠕泳之群同焉者也。然則人蟲之間,卒無以異乎?曰:有。鳥獸昆蟲之於群也,因生而受形,爪翼牙角,各守其能,可一而不可二,如彼蜜蜂然。雌者雄者,一受其成形,則器與體俱,嫥嫥然趨為一職,以畢其生,以效能於其群而已矣,又烏知其餘?假有知識,則知識此一而已矣;假有嗜欲,亦嗜欲此一而已矣。何則?形定故也。至於人則不然,其受形雖有大小強弱之不同,其賦性雖有愚智巧拙之相絕,然天固未嘗限之以定分,使劃然為其一而不得企其餘,曰此可為士,必不可以為農;曰此終為小人,必不足以為君子也。此其異於鳥獸昆蟲者一也。且與生俱生者有大同焉,曰好甘而惡苦,曰先己而後人。夫曰先天下為憂,後天下為樂者,世容有是人,而無如其非本性也。人之先遠矣,其始禽獸也。不知更幾何世,而為山都木客;又不知更幾何年,而為毛民猺獠;由毛民猺獠,經數萬年之天演,而漸有今日,此不必深諱者也。自禽獸以至為人,其間物競天擇之用,無時而或休,而所以與萬物爭存,戰勝而種盛者,中有最宜者在也。是最宜云何?曰獨善自營而已。夫自營為私,然私之一言,乃無始來斯人種子,由禽獸得此,漸以為人,直至今日而根株仍在者也。古人有言,人之性惡。又曰人為孽種,自有生來,便含罪惡。其言豈盡妄哉!是故凡屬生人,莫不有欲,莫不求遂其欲,其始能戰勝萬物,而為天之所擇以此。其後用以相賊,而為天之所誅亦以此。何則?自營大行,群道將息,而人種滅矣。此人所與鳥獸昆蟲異者又其一也。

  復案:西人有言,十八期民智大進步,以知地為行星,而非居中恆靜,與天為配之大物,如占所云云者。十九期民智大進步,以知人道,為生類中天演之一境,而非篤生特造,中天地為三才,如古所云云者。二說初立,皆為世人所大駭,竺舊者,至不惜殺人以剫其說。卒之證據厘然,彌攻彌固,乃知如如之說,其不可撼如此也。達爾文《原人篇》,希克羅德國人《人天演》,赫胥黎《化中人位論》,三書皆明人先為猿之理。而現在諸種猿中,則亞洲之吉賁音奔、倭蘭兩種,非洲之戈票拉、青明子兩種為尤近。何以明之?以官骸功用,去人之度少,而去諸獸與他猿之度多也。自茲厥後,生學分類,皆人猿為一宗,號布拉默特。布拉默特者,秦言第一類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