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六百九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六百九十八 太平御覽 卷之六百九十九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七百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九十九

 服用部一

  帳  幔  幌  幬  牀幨  青廬

     帳

釋名曰帳張也張施於牀上也小帳曰斗形如覆斗也

尔雅曰幬謂之帳

史記曰丞相公孫弘燕見上或時不冠至如汲黯不冠不

見也上嘗坐武帳中黯前奏事上不冠望見黯避帳中使

人可其奏其見敬禮如此

漢書曰東方朔曰陛下誠能用臣朔之計推甲乙之帳

帳名瓉曰造甲乙之帳終以隨珠燔之於四達之衢

東觀漢記曰馮魴永平中上行幸諸國勑魴車駕發後將

緹𮪍𪧐玄武門複道上詔南宫複道多𢙣風寒老人居之

且病靡音肥風病苦内者多取惟悵東西竟塞諸䆫望令致宻

漢官儀曰𥙊天有紺幄帳

魏略曰大𥘿國金織成五色帳又以明月夜光珠爲帳

又呉時外國傳云斯條國王作白珠交結帳

魏志曰吕布將辭𡊮紹還洛紹欲殺之明日當發紹遣甲

兵三十人辭以送布布使止於帳側僞使人於帳中鼓筝

紹兵卧布無何岀去而兵不𮗜夜半兵起亂斫布床𬒳

爲巳死明旦紹訊問知布尚在事見樂部

又曰太祖幃壞即𥙷納

又曰典韋拜都尉太祖引置左右將親兵數百人常繞帳

晝立侍終日夜𪧐帳左右

又曰曹爽從帝朝髙平陵司馬宣王語弟孚曰陛下在外

不可露𪧐促送帳幔詣行在所也

呉志曰蔣欽宇公希拜左護軍權嘗入其内母䟽帳縹𬒳

權歎其貴而守約勑御府爲母作錦𬒳叚易帷帳

晉令曰錦帳爲禁物

晉後略曰張方兵入洛御寳織成流蘇武帳皆割分爲馬

晉令曰元帝時有奏太極殿施絳帳帝詔曰漢文以上書

皂囊爲帷冬可青布夏青䟽

又曰桓玄小㑹於西堂殿施絳綾帳鏤黄金龍銜五色羽

葆流蘇群臣切相語曰此頗似轜車亦王莽仙盖之流

沈約宋書曰髙祖圍廣固夜忽有鳥大如鵝蒼黒色飛入

高祖帳中胡蕃起賀曰蒼黒胡虜之色胡虜歸我大𠮷之

祥也明旦攻城䧟之

齊書曰髙祖儉素内殿施黄紗帳

又曰吐谷渾王河南其國多善馬有屋宇雜以百子帳即

穹廬也

隋書曰煬帝北巡欲誇戎狄令宇文愷爲大帳其下坐數

千人帝大恱賜物千叚又造觀風行殿上容侍衛者數百

人離合爲之下施輪軸推移倐忽有若神功戎狄見之莫

不驚駭

唐書曰髙祖時呉王杜伏威獻竹帳上以勞人不受

又曰始畢可汗衙帳無故自破高祖曰此何祥也

内史令蕭瑀進曰昔魏文帝幸許昌城門無故自壞帝𢙣

之而返其年文帝崩始畢帳壞即其𩔖也髙祖然之

抱朴子曰蔡伯喈到江東得論衡中國諸儒覺其談論更

逺嫌得異書求其帳中隱處果得之

傳子曰太祖武皇帝魏武𢚓嫁娶之僣上公主適人不過

皂帳

郭子曰許侍中頋司空俱作王丞相從事常夜在丞相許

戲二人歡極丞相便使入巳帳中眠頋至曉猶展轉不得

熟寐許上床便大鼾丞相語諸客曰此中亦是難眠處耳

東宮舊事曰皇太子納妃有熟絳綾帳絳絹幄

又曰東齊夏施烏紗單帳四率坊洗馬坊烏練帳

三輔事曰𥘿時奢侈綈帳綺繡土木朱紫

漢武故事曰上以瑠璃珠玉明月夜光雜錯天下珎寳爲

甲帳其次爲乙帳甲以居神乙以自居

桓譚新論曰李少君置武帝李夫人神影於帳中令帝觀

見之

燕丹太子曰𥘿始皇置髙漸離於帳中擊筑

又時外國傳曰斯調王作白珠交結帳金牀上天笁佛精

舎天笁王見珠圎好意欲留焉臣下諫乃止

拾遺録曰蜀先主甘后坐於白絹帳中於外望之如月下

聚雪

益部𦒿舊傳曰翟酺上事云漢文帝連上事書囊以爲帳

惡聞紈素之聲

神仙傳曰茅君當受神靈之職衆賔皆至忽然有素縑帳

於屋下敷數重白氈金案玉柸人皆飽醉

又曰茅君仙去民爲立廟茅在帳中與人言

鄴中記曰石虎御床辟方三丈冬月施熟錦流⿱⺾⿰𩵋禾斗帳四

角安純金龍頭衘五色流蘇或用青綈光錦或用緋綈登

髙文錦或用紫綈大小錦絮以房子錦百二十斤白綈爲裏

名爲裏複帳帳四角安純金銀鑿金香爐以石墨燒集和

名香帳頂上安金蓮花花中懸金薄織成椀囊春秋但錦

帳表以五色緫爲夾帳夏用紗羅或綦文丹羅或紫縠文

爲單帳

鄧德明南康記曰陽道士葬巖室經數年尸猶儼然葛帳

覆之

幽明録曰晉朱黄祖奉親至孝母病篤天漢開明有一

老翁將小兒持箱自通即以兩丸藥賜母服之患頓消因

停𪧐夜中㕔事上有五色氣𥙊天琴歌清好祖徃視

之翁坐斗帳裹四角及頂上各有一大珠形如鵝子明彩

炫耀

馬融別傳曰融爲通儒善鼓琴好吹笛逹生任性不拘儒

者節居宇器服多在侈飾常坐髙堂施絳紗帳前授生徒

後列女樂弟子次相傳授鮮有入其室者

風俗通曰靈帝好胡服帳京師皆竟爲之後董卓擁胡兵

掠宫掖

語林曰劉植詣石崇如厠見有絳文帳大牀茵褥甚麗不

得行乃更如他厠

說曰桓𤣥在南州妾當産畏風應須帳桓曰不湏作帳

可以到夫人故帳與之

說曰郗超爲桓温叅軍時謝安王坦之嘗詣温温令超

帳中卧聽論事風動帳開見超安𥬇曰郄生可謂入幕之

賔矣

又曰卞範爲丹陽羊孚於南州蹔還徃卞許云卞疾動不

堪坐卞便開帳𥘬褥羊逕上卞大床枕入𬒳下乃迴坐傾

膝移辰逹暮羊去卞執手曰我弟一理其卿卿莫負

魏武遺令曰吾與妓女皆着銅雀臺上施六尺牀練帳月

朝十五輙向帳作樂

古詩曰紅羅複斗帳四角垂香囊

柴子大七折曰錦衾内設羅幬繢帳也

江淹别賦曰春宫悶此青苔色秋帳含兹明月光

孔稚珪北山文曰蕙帳空𠔃夜鶴怨山人去𠔃暁猨驚

離騷曰翡翠羽帳飾髙堂

劉𤣥休詩曰羅帳延秋月

     幔

說文曰幔幕也

釋名曰幔幔相連綴之言也

廣雅曰幔掩也

東觀漢記曰岑彭與呉漢圍隗SKchar壅谷水以縑幔盛土爲

堤灌城

宋書曰晉安王子勛叛逆取所乗車除脚以爲輦其夕有

鴞集其幔

梁書曰曹景宗爲揚州刺史性躁動不能沉黙岀行常欲

褰車帷幔左右輙諌以位望隆重人所具瞻不冝然景宗

謂所親曰我昔在郷里平澤中逐麞數助射之此樂使人

忘死不知老之將至今來楊州作貴人動轉不得路行開

車幔小人輙言不可開置車中如三日新婦此悒悒使人

無氣

又曰栁惔甚重婦頗成畏憚性愛音樂女妓精麗畧不

敢視僕射張稷與惔狎宻而爲惔妻賞敬稷每詣惔必先

相聞夫人惔每欲見妓但因稷請奏其妻隔幔坐妓然後

出惔因得留目

六韜曰將冬不服裘夏不操扇天雨不張帳盖名曰禮將

不躬禮無以知士卒寒暑也

軍令曰戰時皆取舡上布幔布衣漬水中積聚之賊有炬

火火箭以掩滅之

拾遺録曰周穆王時鸞章錦幔者摩連國獻焉錦文如鸞

又曰呉主趙夫人巧妙無𩀱權居昭陽宫倦暑乃褰紫絹

之帷夫人曰此不足貴也權使夫人厝其思焉荅曰妄欲

窮慮盡思能使下絹帷而清風自入視外無有蔽礙列侍

者飄然自凉若馭風而行權稱善夫人乃扸髮以神膠續

之神膠出鬰夷國接弓弩之弦百絶百續乃織爲羅縠累月

而成裁之爲幔内外視之飄飄如煙氣輕動而房内自凉

時權尚軍旅常以此幔自隨以爲征幕舒之則廣縱一丈

卷之内文漆忱中謂之絲絶

𥘿記曰符堅以太常韋逞母宋傳其父業得周官音義

乃就家立講堂書生百人隔紗幔而授業焉

陸機别傳曰機夢黒幔繞車手决不開至明見誅

丗說曰𢈔太尉亮有兒年數𡻕温太真常隱幔怛怛驚

此兒神色恬然乃徐跪曰君侯何以爲論者乃謂不减亮

王融詠幔詩曰幸得與珠綴羃歴君之楹日暎不辭卷風

來輙自輕每聚金鑪氣時駐玉琴聲但願置撙酒蘭釭當

夜明

     幌說文作櫎

說文曰櫎帷屏風之屬

晉惠帝起居注曰有雲母幌

鄴中記曰石虎太武殿西有崑華殿閣上輙開大䆫皆絳

紗幌

華延雋洛陽記曰洛陽城十八觀皆籠雲母幌

     幬

說文曰幬單帳也

謝承後漢書曰黄昌夏多蚊貧無幬傭債爲作幬

又曰羊續爲廬江太守卧一幅布幬幬穿敗糊𥿄𥙷之

淮南子曰楚將子發求𠆸道之士楚有善爲偷者願以𠆸

自効子發禮之後齊伐楚偷乃夜解齊將之幬獻之子發

複還之齊將懼而退

楚辭曰翡翠幬髙堂紗版𤣥玉梁

又曰翡翠珠𬒳𬒳齊光弱何拂壁羅幬張

馬融廣成頌曰張雲㠶施蜺幬

曹植九詠曰蕙幬𠔃荃牀

     牀幨

通俗文曰障牀曰幨昌塩

釋名曰牀前帷曰幨幨垂也

東宫舊事曰皇大子納妃有録石綺絹裏牀幨二

    青廬

丗說曰魏武帝少時常與𡊮紹好爲遊俠觀人新婚因潜

入主人園中夜叫呼云偷青廬中人皆岀觀帝乃抽刀刼

新婦與紹還岀失道𣗥林中紹不能動帝復大叫偷人今

在此紹惶迫自擲岀遂俱免

唐書曰建中中議公主岀降之儀曰近代設氊帳擇地而

置此乃北胡穹廬之制不可以爲佳冝於堂室中置帳以

紫綾縵爲之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九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