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信公岳大將軍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威信公岳大將軍傳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

公姓岳,諱鍾琪,字東美,一字容齋。先世湯陰人,為忠武王飛之後,十七世徙居蘭州。父升龍,以百夫長從征吳三桂立功,累遷至四川提督。因家焉。薨諡敏肅。公生有至性,母苗太夫人疾,刲股以療。敏肅公命之射,猶忍痛發矢。為兒時,好布石作陣,進退群兒,頗有法。敏肅公器之,奏以同知銜改武授松潘鎮遊擊,遷永寧副將。

康熙五十八年,西藏達哇、藍占巴等叛。天子命十四親王為大將軍,噶爾弼為副將軍,率公征之。公領兵四千,先至察木多,獲逃酋,探知有準噶爾使者在其地,誘各番酋守三巴橋,遏我兵。公念三巴橋者,進藏第一險也。賊若斷橋守之,我兵勢不得過。而其時兩將軍隔數千里,無由谘詢。乃選能番語者三十人,衣番服,飛馳至落籠宗,擒其使者五人,殺六人。諸番聞之,驚以為神兵自天而降,相與匍伏降,無梗道者。已而副將軍率諸將來會,將鼓行入藏。忽大將軍以調蒙古兵未至,檄諸將各就所到處屯兵待之,毋輕動。公請於副將軍曰:「我兵齎兩月糧,自察爾多來,已四十餘日。若再待大軍,糧且盡。聞西藏部落有公布者,為其右臂,最強。能檄令先驅,當無俟蒙古兵也。」副將軍許之,公即招撫公布,渡江殺逆番七千人,擒首犯達哇等。自四月十三日用兵,至八月十九日西藏平。聖祖嘉之,由副將遷四川提督,駐松潘。

雍正元年,青海羅卜藏丹津寇西寧。大將軍年羹堯召公會謀,公沿途剿撫。有潘下等番為賊阻道者,滅之;有哈齊等番為賊虜者,撫降之;有果密等番盜官馬聚大石山喊槍者,擊殺之。自松藩行至西寧,五千餘里,烽煙肅清,青海為之奪氣。既見大將軍,即奉檄征爾格弄寺喇嘛於華裏,羅氏黨也。華山甚險,其下五堡環峙,軍到寂然。公曰:「是有伏也。」遣騎搜之,堡內賊果起。公三分其軍,奪山殺賊,賊敗走。追至一山,有高樓。賊伏其中,發矢石。公命健兒二十人,密攜引火木柿從兩旁進,而躬率大隊迎戰。戰方鏖,樓上煙起,天大風,焰光灼耀,賊累累然焦爛墜矣。是役也,破賊萬餘,公兵止三千也。

還營,大將軍喜謂公曰:「上知公勇,將命公領萬七千兵直搗青海。約四月啟行,何如?」公曰:「青海賊無慮十萬,我以萬七千當之,宜乘其不備。且塞外無畜牧所,不可久屯。鍾琪願請精兵五千,馬倍之,二月即發。」大將軍以公言奏,世宗壯之,加奮威將軍,如期出塞。行至崇山,見野獸群奔。公曰:「此前途有放卡賊也。」蓐食速驅,果擒百餘。自此賊探信者斷矣。至哈達河,賊據河立營。公渡河戰,斬千餘人。賊竄而西,追之。其黨貝勒彭錯等降。告知羅卜藏丹津擁眾數萬,駐烏蘭大呼兒。公拔營夜行,遲明至其處。賊尚臥,馬未銜勒。聞官軍至,驚不知所為,則皆走。生擒賊母阿爾太哈、賊妹阿寶等。羅卜藏丹津衣番婦衣,騎白駝走噶爾順。公留兵守柴旦木要害處,而躬自追之,日行三百里。至一地,見毿毿然紅柳蔽天,目不能望遠。夷人曰:「此桑駝海也。路自此窮矣。」公乃班師。是役也,公以五千兵往返兩月,降台吉三,擒台吉十有五,斬賊八萬餘,生獲男婦、軍器、駝馬、甲帳無算。獻俘京師,世宗告廟,御太和殿受賀,以青海平大赦天下。加公公爵,賜詩褒寵,仍命率師二萬征莊浪衛諸番,皆青海餘孽也。所至懾服,乃安插洛力達等十六族耕地起科,而奏改莊浪為定番縣。

三年,遷川陝總督。五年,準噶爾叛。上命大司馬查郎阿至關中,築壇拜公為寧遠大將軍征之。公率師至巴爾庫勒,賊逃。公築東西城,將屯兵。會上召公,乃交印於提督紀成斌,身自入都。賊伺公行,入劫馬廠。紀葸縮不救,廷議者劾公失機,所薦非人。上斬成斌,下公於獄。今上登極之二年,赦歸田里。

十三年起公為四川提督,征大金川。先是經略張廣泗等皆無功。公到,命撤土兵,募新兵,揚言攻康八達,而暗襲根雜,奪四十七碉樓。復臨勒歪口偽運糧狀誘賊,伏火器待之。賊果出搶糧。槍筒齊發,爛。先是,金川聞天子用公,皆不信,曰:「嶽公死久矣。」至是大挫,方疑公來,然猶未知公果在否也。會天子命大學士傅恒視師,誅奸人阿扣、王秋等,賊懼欲降。恐降而誅,負固未出。公請於傅公曰:「鍾琪願詣賊巢驗誠否。」問:「帶若干人?」曰:「多則賊疑,非所以示信也。」乃袍而騎,從者十三人,傳呼直入。群苗千餘,皆罽布襠,衷甲持弓矢迎。公目酋長,故緩其轡,笑曰:「汝等猶認我否耶?」驚曰:「果然嶽公也!」皆伏地羅拜,爭為前馬,導入帳,手茶湯進公。公飲盡,即宣布天子威德,待以不死之意。群苗歡呼,頂佛經立誓,椎牛行炙,留公宿帳中。次日,酋長莎羅奔等從公坐皮舡出洞,詣大軍降。事聞天子,加公太子少保,兵部尚書,復還公爵,加「威信」二字以寵異之。

十五年冬,西藏朱爾墨突叛,殺都統傅清等。公會同總督策楞討平之。十六年,雜穀鬧土司蒼旺有異志,窺取舊保城。公得信,亟言於策公曰:「雜穀鬧即唐維州,最險要。聞蒼旺密調九子、龍窩等處兵據維關,此地一失,後將噬臍。宜及其未集擊之。若待奏下,則遲矣。」策公深然之。即會奏便宜行事。支武弁一年養廉,兵三年糧。率大軍,夜圍雜穀,擒蒼旺斬之。撤土司,設營置戍。群番服。十九年,再討墊江酋陳,未至,卒於軍。年六十九。天子震悼,予祭葬,賜諡襄勤。

公長七尺二寸,駢脅善射,寡言笑,目炯炯四射。食前方丈,膳飲兼人。其忠誠出於天性。征青海,至哈喇烏蘇,天寒溝涸,軍渴。公禱於天,水即湧出。督川陝時,有逆人曾靜者上書勸反,立擒以聞。放歸十餘年,廬於百花潭北,野服蕭然,忘為大將。所製鉤梯戈甲,精思詣微,他人依古法為之,俱不能及。閑居手《通鑒》一編。好吟詩,有《薑園》、《蛩吟》二集行世。相傳番僧號「活佛」者,倨受王公拜不動,見公則先膜手,曰:「此變身韋陀也。」僧言雖誕,然亦可想見公之狀貌云。

舊史氏曰:枚與公次子油同舉孝廉,於公為年家子,以不及見公為恨。第七子瀞為六安參將,恂恂儒將,有父風。與枚雅遊甚歡,持公狀索枚立傳。惜當時秉筆者敘次回冗,讀之不甚了析。為以意纂輯著於篇,恐未足以傳公也。公長子濬,甫弱冠。巡撫山東,明達寬靜,吏民懷之。為公入獄,故終歲七緵衣蔬食,不宿於內,亦偉人也。當集其遺事為別立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