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書日記 (四庫全書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尚書日記 巻一

  欽定四庫全書     經部二
  尚書日記       書類
  提要
  等謹案尚書日記十六巻明王樵撰樵字明逸金壇人嘉靖丁未進士官至南京右都御史諡恭簡是編不載經文惟按諸篇原第以次詮釋大旨仍以蔡傳為宗制度名物蔡傳有所未詳者則采舊說補之又取金氏通鑑前編一書有闗於當時事蹟者悉為采入如微子抱器箕子受封周公居東致辟諸條皆考據詳明折衷精當其書乃樵自山東乞歸時所作又有書帷日記一書互相參證晚年復手自増刪以别記附入合為一書明代以蔡傳立學官著於令甲於是解書者遂有古義時義之分自書傳㑹選以下數十家是為古義而經生科舉之文不盡用書經大全以下主蔡氏而為之説者坊肆所盛行是為時義樵是書雖為舉業而設而於經㫖實多所發明可謂斟酌於古今之間而得其通者固非剽剟疏淺諸家所能及也乾隆四十二年六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  陸 費 墀









  尚書日記原序
  傳尚書者非一家至蔡先生集傳宗本程朱義始益精而學者罕窮其歸趣何也經文蕳奥事理兼該非不該不徧之學驟能通貫孟子曰誦其詩讀其書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論其世也盖以詩書所載皆其人之實讀其書如身在其時論其世如事在於已則我之心即古人之心古人之心即我之心然後所謂知其人者可得而幾也吁豈易言哉今去聖人之世雖逺而其心固在故居千載之下可仰而求有不求未有求而無得者也予未有得而不敢不求者也敬援横渠張子劄記之法但以自驗所進日乆成帙遂編次之初不敢以傳之人人然此學人之所共有願觀者則出之儻讀而頗亦有契者乎則以是為適國之舟車送者自崕而反奚不可者萬厯乙未春三月丙子朏金壇王樵序


  凡例
  一蔡氏傳經體不得不簡是編欲以羽翼之故不厭詳體各不同也
  一義理蔡傳發明已盡今欲學者認歸切己可用故多引之使近不欲推之使逺昔漢武帝以尚書為樸學弗好司馬遷敘七國楚漢事使人如見而五帝三代本紀殊不逮諸篇盖遷有史材無經學其作此諸紀也摭經入史故辭多拙經外旁綴襍聞故事多陋故愚嘗謂能以今事通古事斯為明經能以古文敘今事斯為良史尚書經中之史也武帝不知通古事於今事故以為樸學本紀史中之經也司馬子長但以史材作之故不足以通古予何足以知前人短長但以家世業是經時為子弟説之亦欲使人如見庶有所入不為空言故本其記録之意如此云
  一書以道政事制度事蹟有不可畧者采注䟽及他家以備攷蔡傳及制度處如堯典中厯象舜典中璣衡禹貢中地理皆已詳悉此外有未詳者悉補之事蹟有金氏通鑑前編一書其説之有補於經者多采入夫讀其書如身在其時論其世如事在於已則雖制度事蹟有不可以久逺難稽而畧之者其所未逮則尚有俟於大雅之刋正云
  一舊説相沿如文王稱王武王觀兵周公居攝之類先儒俱已辨正此外如微子抱祭器歸周箕子受封朝鮮周公居東為東征我之弗辟為致辟皆關聖賢大節而傳記異辭不無害教今悉辨之
  一經中朱子已有定論而蔡氏偶未之及者從朱子一討論貴求其是采輯不厭於廣或定從一家或兼存衆説各有謂也
  一引用先儒成説皆稱某氏惟孔䟽稱正義以已有漢孔氏本朝先軰稱諡或官無官者従時所稱其雜引及之若馬融王肅旁引及之若鄭𤣥之類俱本原文初非義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