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書/旅獒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洪範 尚書
旅獒
金縢

惟克商,遂通道于九夷八蠻。西旅厎貢厥獒。太保乃作《旅獒》,用訓于王。曰:「嗚呼!明王慎德,四夷咸賓。無有遠邇,畢獻方物,惟服食器用。王乃昭德之致于異姓之邦,無替厥服。分寶玉于伯叔之國,時庸展親。人不易物,惟德其物。德盛不狎侮;狎侮君子,罔以盡人心;狎侮小人,罔以盡其力。不役耳目,百度惟貞,玩人喪德,玩物喪志。志以道寧,言以道接。不作無益害有益,功乃成;不貴異物賤用物,民乃足。犬馬非其土性不畜;珍禽奇獸,不育于國。不寶遠物,則遠人格;所寶惟賢,則邇人安。嗚呼!夙夜罔或不勤,不矜細行,終累大德;為山九仞,功虧一簣;允迪茲,生民保厥居,惟乃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