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堂肆考 (四庫全書本)/卷06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六十四 山堂肆考 卷六十五 卷六十六

  欽定四庫全書
  山堂肆考卷六十五   明 彭大翼 撰臣職
  執金吾 附諸衛將軍
  歴代沿革秦曰中尉漢武帝改曰執金吾隋煬帝曰左右翊衛唐武徳中曰左右衛府上將軍各一人大將軍各一人將軍各二人掌宫禁宿衛凡五府外府皆總裁焉龍朔二年改左右衛曰左右執金吾宋朝六軍諸衛有左右金吾衛上將軍及左右驍衛上將軍屯衛上將軍監門衛大將軍千牛衛上將軍諸衛將軍竝為環衛官無定員皆命宗室為之按金吾本鳥名主辟不祥天子出行職主先導以禦非常故執此鳥之象因以名官
  爪士
  詩小雅祈父予王之爪士胡轉予於恤靡所止居注云祈父司馬也予六軍之士爪爪牙之士軍士怨於久役故呼祈父而告之
  環尹
  左文元年楚穆王立以潘崇為太師且掌環列之尹唐李貴除金吾大將制曰千牛帯刀宿衛王室環尹之列執金為貴
  輿馬充路
  史云執金吾常執金革以禦非常緹騎二百人輿馬導從充滿於路漢世祖微時常歎曰仕宦當作執金吾
  騶導盈閭
  唐張嘉祐嘉貞弟也有幹略方嘉貞為相時嘉祐任左右金吾衛將軍昆弟毎上朝軒蓋騶導盈閭巷時號所居坊曰鳴珂里
  耿秉謀略
  東漢耿秉字伯初為人威重有謀略拜執金吾上毎行幸秉常領宿衛
  呉俶禮遜
  五代呉俶字正儀潤州人章恭皇后之弟為金吾將軍循循有禮遜無倨氣矜色見重於朝廷韓熙載潘佑稱為中林蘭蕙
  陪卿
  東漢光武親征隗囂潁川盗起帝還宫謂執金吾冦恂曰潁川廹近京師當以時定念卿獨能平之耳從九卿復出以憂國可也注云恂雖非九卿亦陪卿也故曰從九卿
  副守
  初唐太宗伐高麗置京城留守其後車駕不在京都則置留守以右金吾大將軍為副留守
  諌給私門
  漢哀帝發庫兵送董賢及上乳母王阿舎執金吾毋將隆奏言武庫兵器天下公用今便辟弄臣私恩微妾而以天下公用給其私門非所以示四方也按毋將複姓隆名隆字君房東海蘭陵人
  喜見盛事
  唐張萬福拜右金吾將軍時陽城等詣延英門論裴延齡事帝震怒左右懼不測萬福大言曰國有直臣天下無慮矣吾年八十喜見盛事徧揖城等勞之天下益重其名
  執禦非違
  隋改執金吾曰𠉀衛所領軍士名佽飛以執禦非違按漢宣帝神爵元年西羌反應募佽飛射士注云周時佽飛渡江越人在船下負船將覆之佽飛入水殺之漢因以材力名官又吕氏春秋荆有兹非得寳劔於干將渡江中流兩蛟繞舟兹非拔劒赴江刺殺之荆王聞之任以執珪後世以為勇力之官疑兹非即佽飛也顔師古注取其便利輕疾若飛故號佽飛
  摧摘姦伏
  唐宗室晦遷執金吾將軍摧摘奸伏無留隠吏民畏之
  多識舊儀
  唐宗室若水為左金吾衛大將軍兼通事舍人多識舊儀進止可觀
  好察細事
  唐徳宗時金吾衛大將軍李翰好伺察城中細事
  强力嫉惡
  唐田仁㑹麟徳中轉右金吾衛將軍强力嫉惡晝夜廵警自京城至衢路越法者無不立發京師貴賤咸憚之
  傳符警漏
  唐常相除右金吾制曉傳銀棨之符夜警金吾之漏
  箠死惡少
  唐杜中立歴左右金吾衛大將軍京師惡少優戲道中具騶唱呵衛自謂盧言京兆中立率從吏捕繋立箠死之
  劾徙妖巫
  唐田仁㑹為右金吾有巫傳鬼道惑衆自言能活死人市里尊之如神仁㑹劾之徙於邉
  上尊下安
  唐徳宗以山陵近禁屠宰郭子儀𨽻人犯禁金吾右將軍裴諝奏之或謂曰君獨不為郭公地乎諝曰郭公勲高望重上新即位以為附之者衆吾故發其小過以明郭公之不足畏上尊天子下安大臣不亦可乎
  内訓外察
  徐集熊羆宣力輦轂無塵内訓却非之士外察何留之禁
  領兵咸陽
  唐張獻甫累遷至左金吾李懷光叛吐蕃冦邉獻甫領禁兵戍咸陽累年兵農悦安
  見上靈武
  唐李嗣業為執金吾安禄山反上在靈武詔嗣業赴行在謁見上謂曰今日得卿勝數十萬衆事之濟否實在卿也
  入直殿中 已下諸衛將軍
  晉羊祜遷中領軍悉統宿衛入直殿中
  聽事堂北
  隋高熲拜右衛大將軍毎坐朝堂北槐樹下聼事其樹不依行列有司請伐之上特不令剪去以示後人其見重如此
  領八鎮
  唐百官志左右神䇿軍掌領衛兵及内外八鎮
  列八屯
  白集鄭何除衛將軍制周設七萃漢列八屯皆所以拱衛王宫肅嚴徼道
  解帯投地
  隋皇甫無逸轉右武衛將軍見王世充簒立遂棄母妻斬關自歸騎追及之無逸解金帯投於地
  佩刀備身
  唐王及善除右千牛衛將軍帝曰以爾忠謹故擢二品要職羣臣非搜辟不得至朕所爾佩大横刀在朕側亦知此官貴乎按後魏有官名千牛衛備身本掌乗輿御刀蓋取庖丁為惠文君解數十牛而刃若新發於硎之義此刀可以備身因以名官
  聲稱繼景先
  梁書臧質遷中領軍為人敏贍有風力職事甚理天監中呉平之後蕭景先甞居此職甚著聲稱至是質復繼之
  清謹比日磾
  唐阿史那忠蘇尼失子也性清謹為右驍衛大將軍宿衛四十八年無纎隙時比之金日磾
  不畏彊禦
  晉中興書陶回拜領軍將軍回性方剛不畏彊禦丹陽尹桓景頗以供事為司徒王導所悦回甞慷慨論景非正人不宜與狎㑹熒惑守南斗回謂導曰公以眀徳輔弼人主當親正逺邪而與桓景造膝熒惑何由退舍導深愧之
  久張爪牙
  白集李演除左衛上將軍制王者法鈎陳設環列非勲勤之將信近之臣則何以久張爪牙轉置肘腋又班固傳周以鈎陳之位衛以嚴更之署注云周環也鈎陳紫宫外星名宫衛之位亦象之嚴更之署行夜之司也
  習知制度
  唐龎玉久宿衛習知朝廷制度高祖顧諸將多不閑儀檢故授玉領軍武衛大將軍使衆觀以為模矱
  遣彈琵琶
  唐高祖即位拜柴紹為左翼衛大將軍累從征討轉右驍衛大將軍吐谷渾黨項冦邉毎據高射紹軍紹安坐不動遣人彈琵琶
  親厯二百戰
  唐秦叔寳拜左衛大將軍後稍移疾甞曰吾少長戎馬間親厯二百戰出血數百斛安得不病
  宿衛三十年
  唐薛平授右衛將軍宿衛三十年
  忠勇之譽
  唐高祖以李粲為右監門衛大將軍粲以年老辭上曰卿忠勇之譽聞於隋今年齒雖邁筋力未衰監門之職特借公處分豈欲煩公筋力耶於是粲自非入殿庭皆詔乗蜀馬論者榮之
  腹心之任
  唐元微之行于季友右羽林制天子六軍必有材官佽飛超乗挽强之士在焉董之以威待之以信分八舍之衆寡均二廣之逸勞皆將軍之力也是以李大亮上直禁中而文皇安寢則腹心爪牙之任斯不細矣注云羽林宿衛之官言其如羽之疾如林之多也又云天有羽林大將軍之星因以名官
  拒門不開
  唐段志𤣥為左驍衛大將軍文徳皇后葬志𤣥勒兵衛章武門太宗夜遣中官至志𤣥拒曰軍門不夜開使者示詔志𤣥曰夜不能辨真偽比旦帝嘆曰真將軍也
  脱巾固諌
  唐執失思力為左領軍太宗將逐兎後苑思力脱巾跪而固諌乃止
  犯法無縱
  唐屈突通為右武衛將軍蒞官勁正有犯法者雖親無縱其弟蓋為長安令亦以方嚴顯時語曰寧食三斗葱不逢屈突通寧食三斗艾不見屈突蓋
  臨難不屈
  唐劉𢎞基授右驍衛大將軍討薛舉戰淺水原總管軍皆没惟𢎞基一軍能戮力矢盡被擒帝以𢎞基臨難不屈優護其家
  典飛騎
  唐姜確字行本太宗選趫才衣五色袍乗六閑馬直屯宫宿仗内毎上出幸即以從拜行本左屯衛將軍分典飛騎
  訓材官
  白集行王士則制統良家之騎士訓期門之材官
  護建章宫
  白集王輔元授左羽林衛將軍制國家設十二衛猶漢之南北軍而左右羽林尤稱親重自諸衛而移鎮者謂之美遷掌勾陳而護建章借廵警而嚴武衛
  對延英殿
  唐李景略為羽林衛將軍徳宗召對延英殿論奏衎衎有大臣風采
  性資謹畏
  職林張延師為左衛大將軍性資謹畏典羽林三十年未甞有過
  敷奏詳辯
  唐姜柔逺美姿容敷奏詳辯武后時為左鷹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衛將軍
  與尚書更為
  唐韋湊為右衛大將軍𤣥宗謂曰故事諸衛大將軍與尚書更為近時職輕故用卿以重此官其毋辭尋徙河南尹
  自方鎮罷歸
  宋隆興間孝宗討論唐太宗環衛制度湯思退曰環衛官唐時有職事本朝無職事祖宗舊制自方鎮罷皆歸環衛故也
  處右處左
  白帖上將軍處右偏將軍處左
  判出判入
  孔帖左右監門衛掌諸門禁衛及門籍凡以物貨器用入宫者左監門將軍判入右監門將軍判出月一易其籍天子行幸則率屬於門監守
  厯官
  厯代沿革少昊氏以鳥名官有鳯鳥氏為厯正高陽氏命南正重司天堯有羲和之官三代各有太史周又有馮相保章氏秦有太史令胡母氏漢有司馬談父子相繼為此官秦漢以來太史之任盖兼成周太史馮相保章三職唐有太史局又改渾天局太史監司天臺宋改司天監有大監小監元改太史局有令有判掌占天文及風雲氣𠉀災祥之事日具所占以聞嵗一頒厯則造進御覽祭祀冠婚喪塟則擇所用日
  欽天
  虞書乃命羲和欽若昊天
  厎日
  左桓十七年冬十月朔日有食之不書日官失之也天子有日官諸侯有日御日者居卿以厎日禮也注云天子掌厯者位尊體重故不在六卿之數而從卿之位故曰居卿厎平也謂平厯數也
  齊七政
  虞書正月上日受終於文祖在璿璣玉衡以齊七政
  叙三辰
  晉書高陽氏命南正重叙三辰唐虞則羲和夏則昆吾殷則巫咸周則史佚魯梓慎宋子韋齊甘徳鄭禆竈魏石申唯巫咸甘石之説為後代所宗
  頒告朔
  周禮太史正嵗年以序事頒之於官府及都鄙頒告朔於邦國注云中氣匝為嵗朔氣匝為年
  作渾儀
  東漢張衡為太史官作渾天儀以漏水轉於室内與天時應若符合又宋太平興國四年司天監生張思訓本唐李淳風梁令瓉之法創式以獻製於禁中日月行度成於自然不假人運命置文眀殿東南鼔樓擢思訓為渾儀丞
  分八節
  漢律厯志炎帝分八節以治農功軒帝紀三綱而闡書契乃使羲和占日常儀占月車區占星氣伶倫造律吕大撓造甲子𨽻首作算數容成綜斯六術考定象象述而著焉謂之調厯
  探五行
  漢律厯志探五行之精占斗魁所建始作甲乙以名日謂之干作子丑以名月謂之支支干相配以成六旬
  無失經紀
  禮月令孟春命太史司天厯𠉀日月星辰宿離不忒無失經紀注云厯推測也𠉀占𠉀也宿二十八宿離猶歴也七曜為經二十八宿為紀
  惟知占𠉀
  史通自古太史之職惟以著述為宗而兼掌厯象日月隂陽氣數司馬遷既没續史記者禇先生馮商揚雄之徒並以别職知史務於是太史之署非復記言之司故張衡高堂隆等其當官見稱者惟知占𠉀而已又按唐子西辨陳夀蜀不置史官論曰春秋之時卜田宅者占雲日者皆稱太史則太史殆隂陽家者流然書趙盾書崔杼者亦稱太史則太史又似掌注記者蓋方是時學者多知天文而卜興廢者亦不純用蓍龜太史伯以祝融之功而推楚國之必興太史趙以虞舜之徳而占陳氏之未亡其議論證據有絶人者故隂陽注記得兼掌之漢司馬談父子為太史令以論著為己任而又掌天官則兼掌之效於兹可見魏晉之際始置著作郎自是太史分而為二孔明之時尚未分也然觀後主景耀元年史官奏景星見於是大赦改元而曰蜀不置史官妄矣
  和人道
  西漢律厯志治厯明時所以和人道也
  考天時
  晉律厯志後秦姚興曰治厯之法必審日月之行然後可以上考天時下察地化一失其本則四時變移
  太初厯
  漢武帝太初元年大中大夫公孫卿壺遂太史令司馬遷言厯紀壊廢宜改正朔倪寛議宜用夏正乃詔造漢太初厯以正月為嵗首
  景初厯
  晉志魏明帝景初元年楊偉作景初厯帝遂改正朔以建丑為正改其年三月為立夏孟仲季雖與夏正不同至於郊祀蒐狩班宣時令皆以建寅為正至晉武帝㤗始元年改名㤗始厯
  四分厯
  漢武帝太初元年作太初厯施行百餘年考其行度日有退無進月有進無退光武建武八年朱浮言厯不正宜更改至章帝元和元年上命官綜校四分厯施行之
  三綂厯
  漢孝成之世劉向總六厯作五紀論子歆作三綂厯及譜
  乾象厯
  晉律厯志漢靈帝時劉洪考史書自古迄今厯法始悟四分厯於天踈濶斗分太多更以五百八十九為紀法百四十五為斗分作乾象法冬至日日在斗二十五度名曰乾象厯
  皇極厯
  隋志開皇二年袁充奏日長影短高祖以厯付皇太子遣更精詳日長之𠉀太子召厯算咸集劉焯以太子新立増修其書名曰皇極厯
  麟徳厯
  唐高宗麟徳中李淳風以戊寅厯推歩浸踈乃增損劉焯皇極厯更撰麟徳厯行之
  大衍厯
  唐𤣥宗開元九年詔僧一行作新厯名開元大衍厯目太初至麟徳厯有二十三家與天雖不逺而未宻至一行宻矣其倚數立法固無易也後世雖有改作者皆依倣而已
  黃初厯
  晉志魏文帝黄初中高堂隆詳議厯數當有改革韓翊以為乾象厯减斗分太過其後陳羣以為翊所建猶恐未審乃以乾象厯互相錯校更撰厯曰黃初
  至徳厯
  唐肅宗時山人韓穎上言大衍厯或誤帝以穎直司天臺又損益其術更名至徳厯寳應元年六月日蝕三之一代宗以至徳厯不與天合詔復用麟徳厯
  宣明厯
  唐憲宗即位司天徐昻上新厯名曰觀象至穆宗改撰名曰宣明厯
  崇元厯
  唐昭宗時宣明厯數漸差詔邉岡胡秀林等改作新厯賜名崇元
  千嵗厯
  唐王勃精於推歩厯算甞作千嵗厯
  五紀厯
  唐代宗廣徳二年五月初行五紀厯
  𠉀星辰
  東漢太史下别有靈臺丞掌𠉀日月星辰魏太史有靈臺丞主𠉀望郎隋有天文博士唐初因之長安二年改為靈臺郎乾道元年改五官之名
  增甲子
  宋至道二年司天冬官正楊文謐上言請於新厯六十甲子外更增六十年事下有司判司天臺苖守信等議以為原無所依據不可行上曰支干旺相雖止於六十年倘兩周甲子共成上夀之數使期頥之人得見所生之嵗不亦善乎因詔有司新厯以一百二十甲子為限
  冠應五緯
  唐志五官正冠加一珠星以應五緯衣從其方色元日冬至朔望朝㑹及大禮各奏方事而服以朝見按五官謂春夏中秋冬官也
  職配五方
  續通典唐乾元二年知司天臺韓穎奏創置五官職配五方上稽五緯














  山堂肆考卷六十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