庾子山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四 庾子山集 卷第十五
北周 庾信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屠隆刊本
卷第十六

庾子山集卷十五


   北周新野庾信著  明東海屠隆評


  誌銘


   周大將軍襄城公鄭偉墓誌銘


公諱偉字子直滎陽開封人也周宣母弟就封於鄭


河洛之地卽有民人虢鄶之君非無郡邑其後蛇鬭


於門黿嘗於𪔂韓侵負黍𣈆㓕陽城其祀忽諸以國


爲氏祖徹撫軍贈濟州刺史父先䕶驃𮪍大將軍儀


同三司襄城郡公靑州刺史永安中洛城晝掩黃河


凌合翟泉會盟之地蒼鳥忽飛武庫兵欄之中鱗魚


逐上三帥北絏五馬南浮梁武帝大造中原樹君伊


洛公之慿軾棧車言歸舊壤起爲通直散𮪍侍郎天


厭魏德政在强臣公耻入亂階乃於陳留起義太祖


封凾谷而待諸侯坐鄷宮而朝羣后威懷是接席卷


西飛大綂三年入朝𫎇授武陽縣開國伯食邑六百


戸尋除龍驤將軍北徐州刺史開河橋之陳解玉璧


之圍張𣃼於富平被練於伊闕SKchar虎穴而揮戈上魚


門而懸胄故以策名司勲功高舎爵魏將侯景狼顧

荆河天子命我偏師赴接垂餌虎口中途背盟事𫉬


交綏公之力也除中軍將軍散𮪍常侍大都督襲襄


城郡公食邑二千戸仍除使持節車𮪍大將軍儀同


三司餘如故遷驃騎大將軍開府加侍郎常伯位重


霍去病之登朝上將官尊公孫敖之出塞以今方昔


異代同榮魏後二年授大將軍事江陵防主都督十


五州諸軍事吳兵教士艫舳習流島嶼慿陵波瀾衝


激公蹔臨江界巳悉南越之兵裁汎樓船卽善昆彌


之戰遂得安歌澧浦弭節涔陽留魯侯而宴章臺𡭊


齊人而畋雲夣周保定元年授使持節都督宜州諸


軍事宜州刺史天和六年授都督華州刺史餘如故


崤凾重嶂汧渭分流陽陵之益旣奔華陰之學還聚


而消渇連年屢有相如之患至於大漸遂如范增之


疾桐君對藥分闕神明李柱侍醫更無方便以天和


六年四月十七日薨年五十七詔贈本官加少傅都


督司豫洛相冀五州諸軍事司州刺史謚曰肅公禮


也天子輟朝彌𭰹大臣之議羣公會塟咸得同盟之


禮夫人李氏頓丘貴姓卿相之門賢才之室霜露先

侵策封郊次以其年十一月六日合塟於咸陽之長


安縣某原合塟非古旣異三王之前死則同穴還同


六載之始雖復衘珠兩鶴同歸紫蓋之松出匣雙龍


共沒延平之水嗚呼哀哉乃薦銘曰


國有巖邑朝多君子武以莊公平王卿士温麥渝盟


祊田廢祀驂乗停輿來朝識履惟祖惟考旣侯旣公


樞機周密出納淸通治繁政簡處亂心雄濟河遺惠


海岱餘封世濟其美載誕其噐忠無不爲孝則不匱


幽冀紛梗𨵿河𪔂沸自北自南聲聞梁魏揚旌汝頴


威震三川擁旄江漢席捲樓船成臯塵𧺫廣武𤇺燃


麋興鹿箭鴈落驚弦揔衛蘭錡申威河外山𩔖鼔樓


樹如車蓋都護兩道將軍獨拜梧桐茂𫟍楊柳倡家


千金回雪百日流霞凋零倐忽悽愴榮華河陽古樹


金谷殘花隴昏雲瞑山𭰹路晚風氣纔高松聲卽遠


疇昔親友懽愉交結不爲平生應爲此别


   周驃騎大將軍開府侯莫陳道生墓誌銘


君諱道生字某朔州武川人也本系陰山出自國族


降及於魏在秦作劉父少興武川鎭將山河抗拒𨵿

塞被邊早擅威聲咸多雄烈君子讀書馬上淸談劒


端獨運六竒專精三略雖復身居末將而勇冠旌門


位在支軍而謀叅幕府魏正光五年任綂軍頴天柱


爾朱榮征北海王永安三年隨太師賀㧞勝入𨵿尋


轉别將滑源卷甲𨵿城束馬竝皆尅㨗君有力焉永


熈三年補都督太祖文皇帝奄有𨵿河令行天下以


君幹畧委之爪牙名洽中涓功叅上造兵臨河曲前


登白馬之津㓂發蒲城先戰黃沙之𫟍臨晉橫船旣


禽趙將馬陵削樹復下齊兵班瑞司勲披圖䟽爵授


驃𮪍大將軍金紫光祿大夫鄠縣開國公食邑五百


趙儼之爲驃𮪍止駕單車張堪之拜光祿長乗白馬


以斯連𩔖朝野滎之大綂九年更姓侯莫陳氏隨大


將軍拓䟦遠經始陽二水長鬬三川無市擐甲搆病


死於轅門春秋五十一贈持節都督潮州刺史君在


武川文皇帝同鄕里霸功旣立王業克成不忘捨講


猶論償博今嗣德惟新功臣追遠東都馬鳴不無見


日之歎北陵車過終憶平生之言有詔更贈使持節


驃𮪍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都督宜敷絳三州諸軍

事敷州刺史謚某公禮也夫人拓䟦氏安邑郡夫人


庭有鐘鼓家承箴誡敎容敎徳言告以歸天和五年


六月薨卽以其年十月同塟於京兆某縣洪源鄕武


子成𥨊請西階而合塟平陽下嫁卽廬山而共墳銘



凝陰遠寂廣漠平寒沙窮瀚海地盡臯蘭塞鴻秋去


胡桑夏乾風土壯氣山河凛然師旅上谷威雄武川


君則繼踵代不乏賢匣有忠劔庭流孝泉魏室多故


餘風未殄天保讓德當途廢典上將指蹤中涓力展


洛城夜捷河梁朝剪鐵劒金龜榮追玉鉉身胄漢祚


門承魏緒竝擅華宗俱稱當路伉儷云匹年齡竝故


趙瑟秦聲同爲丘墓小陵石槨洪原鄕墓芻靈兩引


池柳雙前隊路仍合松城卽連霜隨柳白月逐墳圓


芝蘭幾代陵谷何年


   周車𮪍大將軍贈小司空宇文顯墓誌銘


公諱顯字某上黨武鄕人也自大霧浮河長虹映渚


承源於若水纂系於蒼林上黨居韓之西常山在趙


之北因地爲氏可略而言焉祖求南衛將軍冀州刺

史父金殿征南將軍定州刺史竝控鶴兵俱張戎樂


聲榮之盛繼踵當年公禀山嶽之靈擅風雲之氣容


止矜莊聲名籍甚彎弧挽强左右馳射故得名高上


谷威振樓煩襲爵安吉縣侯食邑五百戸永興三年


幽并叛換有無君之心帝顧謂公曰天下洶洶將若


之何公曰擇善而從之乃誦詩云彼美人兮西方之


人兮帝曰是吾心也乃定入𨵿之策以公母老家大


令預計公曰今日之事忠孝不竝君不密則失臣臣


不密則失身帝愴然改容曰卿是我王陵遷朱衣直

閣閣内大都督改封長廣縣公邑一千五百戸武帝


初至潼𨵿太祖親迎溱水太祖素知公名而未之識

也目於衆疑而不問直云令此人射水傍小烏應手


卽著太祖喜云我知卿名矣卽用爲帳内都督滄州


諸軍事滄州刺史增邑并前二千五百戸黃公衡之

决王魏后是以推心潘承明之忠壯吳王爲之降禮


異代同榮見之今日東夏邊隅地連荒服井陘塞道


飛狐路斷乃以公爲使持節衛將軍都督東夏州諸

軍事東夏州刺史白波靑犢之兵銅馬金䋲之亂莫

不交臂屈膝牽羊抱馬在州遘疾解任還朝小馬留


廐餘狀掛衽吏人攀戀刋石陘山雖非漢陽之城還


似扶風之路授使持節車𮪍大將軍儀同三司加散


𮪍常侍以魏後元年疾甚亾於同州春秋五十七天


子輟樂羣公會䘮太祖親臨弔𥙊哀慟左右于時兵


革交侵普斷贈謚卽以本官印綬權塟於同州之北


山今建德二年二月二十三日遷䘮於咸陽長安縣


之洪瀆原時逄禮樂之遷代屬謳歌之變國雖異政


人足追榮乃贈使持節驃𮪍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小司空丹延綏三州諸軍事延州刺史謚某公禮也


夫人高氏渤海人也柔叅晉政拒曹爽之異謀𧺫在


漢庭共王陵而俱對况乎箴訓有儀言容以德肅恭


中興賢才内則豈直不聽雜樂以變齊國之風不食


鮮禽以斷荆王之獵昔之命塟季武子之西𥨊今之


同穴長平侯之北陵世子神舉兄弟至性純孝善居


䘮禮有終有始於身無改是以宦成名立孝顯忠存


銘曰


北岳二名䓤河兩本其峻惟極其源惟遠俗禀山川

人資台衮義烈桓桓才雄悃悃乃祖乃父繼踵威雄


摐金北陸鳴玉南宮隱若吳漢賢哉竇融負霜依德


無雷向風挺此含章生茲秉德孝實天性忠爲人則


暢轂鏤膺燕南趙北若水將通九部可勒帷幄叅謀


宮闈典職善擇忠言能防變色繁弱巳勁淇園乃直


㦸中小支禽穿左翼建旟赤谷揮戈武州長城萬里


河水雙流頴川多恙淮水未瘳義重穿壁恩𭰹置郵


于谷之口于渭之丘陽山零落碑闕低昻草衘秋火


樹抱春霜書劒俱没人琴竝亾哀哀嗣子純心靡託


孝水未枯悲松先落室進巢鵀門通弔鶴功臣身殞


會圖麟閣


   周大將軍琅琊莊公司馬裔墓誌


公諱裔字遵㣧河内温人也南正司天北正司地是


謂西河之官卽嗣重黎之政卬之歸楚與章邯而竝


封豫之避秦共毛公而俱去祖龍仍居選部水鏡三


臺父悦再牧荆河威風千里而身遭禍機遂爲季布


所哭𫉬存遺嗣實頼程嬰之忠國家追念功臣更撫


叔敖之子言思官族還求女齊之㣧公始應辟爲河

内功曹除員外郎常侍汲郡治兵黃河浮馬摧𨦟軹

𨵿之㨗逐北長城之陳授平東將軍北徐州刺史柳

泉風塵三城席卷棠陰𨦟鏑千室入𨵿遷車𮪍大將

軍儀同三司開國龍門縣伯仍除巴州刺史雖復巴

水三廻夷歌數曲徒逄白竹之弩巳濟靑衣之功朝

廷以漢之功臣湏開上將之府晉之代胄宜紹瑯琊

之國遷驃𮪍大將軍開府改封瑯琊公食邑一千五

百戸宮闈近密寔俟忠貞詔爲大御伯仍徐大御正

職司常伯任總夔龍王道旣平絲言惟𠃔尋除始州


刺史都督始州諸軍事蠻夷恃險狼顧鴟張高山尋

雲𭰹谷無景九地縱橫三門起伏𡶶危馬束水險橋


飛遂得谷静山空氷消霧散仍爲信州刺史都督信


州諸軍事精兵守於白帝足懼巴州之城船柹下於


荆州彌動西陵之戍卽授使持節大將軍都督西寧


州諸軍事西陵州刺史將啓北戸之人向通雲南之


國聞寵若驚𡘤從𭰹夜天和六年正月十八日亾春


秋六十五詔贈本官加懷邵汾晉泗州刺史謚莊公


禮也以建德元年七月十三日塟於武功之郡三疇

原公愛敬純𭰹有隱無犯忠貞亮直知無不爲在戎


四十二年身經六十九戰至於多竈唱籌竝得成功


飛沙擁石未嘗乖律恂恂敎義吳起西河之風閑閑


鼓旗李牧長平之政身死之日家無餘財山木所資


一由詔塟有始有卒生榮死哀銘曰


祝融是命重黎克舉公族乃建天官卽序避世於秦


承家於楚金行失馭玉鏡淪輝我之烈祖識變乗機


黃旗東没靑蓋西飛落星置道長州出圍及我皇父


荆河再撫世屬䘮亂身没猾豎嗟我遺嗣﨑嶇趙武


寒覆鳥翼饑吞獸乳𫉬歸河内更襲瑯琊年方小馬


怨結長蛇藏兵九地置劒千家雪山埋馬氷河䧟車


旣乃班政超然榮守朱鷺頻飛金龜轉紐築塞長榆


營軍高柳玉案推食河橋勸酒石門氷釋金堤電散


蘆水門𨵿茅津成觀馭風逸翮脩途始半建武功臣


先悲吳漢沉寥搖落游塲浸微金城路斷郿塢人稀


風松雲蓋白水山衣賢巳星殞人没蘭衰


   周大將軍懷德公吳明徹墓誌


公諱明徹字通昭兖州秦郡人也西都列國長沙王

功被山河東京貴臣大司馬名高西漢豈直西河有


守智足抗秦建平有城威能動晉而巳也祖尚南譙


大守父標右軍將軍抗拒淮沂平夷濟㵕代爲名將


見於斯矣公志氣縱橫風情倜儻圯橋取履早見兵


書竹林逄㣪徧知劒術故得勇爵登朝材官入選起


家東宮直後除左軍葛瞻始嗣兵戈仍遭蜀㓕陸機


𦆵論功業卽値吳亾公之仕梁未爲逹也自梁受終


卿得政禮樂征伐咸歸舜後是以威加四海德敎


諸侯蕭索烟雲光華日月公以明略佐時雄圖賛務


鱗翼更張風飈遂遠冠軍侯之用兵未必師古武安


君之養士能得人心擬於其倫公之謂矣爲左衞將


軍尋遷鎭軍丹陽尹北軍中堠總政六師河南京尹


冠冕百郡文武是𭔃公無愧焉蕭湘之役慿陵島嶼

風船火艦周瑜有赤壁之兵蓋軸襜艫魏齊有橫江


之戰仍爲平南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都督湘衡桂武


四州刺史遂得左廣𢌞扄轔車反暢長沙楚鐵更入


兵欄洞浦藏犀還輸甲庫雖復戎歌屢凱軍幕猶張


淮南望廷尉之囚合淝稱將軍之㓂莫不失穴驚巢

沉水䧟火爲使持節侍中司空車𮪍大將軍都督南


北兖靑譙五州諸軍事南兖州刺史南平郡開國公


食邑八千戸鼓吹一部中台在玄武之宮上將列文


昌之𪧐高蟬臨𩯭吟鷺陪軒平陽之邑萬家臨淄之


馬千駟坐則玉案推食行則中分麾下生平若此功


業是慿旣而金精氣壯師出有名石鼓聲高兵交可


遠故得艫舳所臨蓋於淮泗旌旗所襲奄有龜𫎇魏


將巳奔猶書馬陵之樹齊師其遁空望平陰之烏俄


而南仲出車方叔蒞止暢轂文茵鈎膺鞗革遂以天


道在北南風不競昔者禆將失律衞將軍於是待罪


中軍争濟荀桓子於焉受戮心之憂矣胡以事君宣


政元年届於東都之亭有詔釋其鸞鑣蠲其臺社始


弘就館之禮卽受登壇之策拜持節大將軍懷德郡


開國公邑二千戸歸平津之館時聞櫪馬之嘶舎廣


城之傳裁見諸侯之客廉頗眷戀寧聞更用之期李


廣盤桓無復前驅之望霸陵醉尉侵辱可知東陵故


侯生平巳矣大𧰼二年七月二十八日氣疾增暴奄


然賔館春秋七十七卽以其年八月十九日𭔃瘞

京兆萬年之縣東郊詔贈某官謚某禮也江東八千


子弟從項籍而不歸海島五百軍人爲田橫而俱死


焉嗚呼哀哉毛脩之埋於塞表流落不存陸平原敗


於河橋死生慙恨反公孫之柩方且未期歸連尹之


尸竟知何日遊魂覉旅足傷温序之心玄夜思歸終


有蘇昭之夣遂使廣平之里永滯𡨚魂汝南之亭長


聞夜哭嗚呼哀哉乃爲銘曰


九河宅土三江貢職彼美中邦君之封殖負才矜智


乗危恃力浮磐戢鱗孤桐垂翼五兵早竭一鼓前衰


移營减竈空幕禽飛羊皮詎贖畫馬何追荀罃永去


隨會無歸存沒俄頃光陰愴悽岳裂中台星空上將


眷言妻子悠然亭障魂或可招䘮何可望壯志沉淪


雄圖埋没西隴足抵黃塵碎骨何處池臺誰家風月


墳𡑞覊遠營魂流寓霸岸無封平陵不樹壯士之壠


將軍之墓何代何年還成武庫


   周大將軍上開府廣饒公鄭常墓誌銘


公諱常字某滎陽人也周宣王之弟初封其國鄭穆


之孫始成其姓祖思慶建威將軍山陽太守考項儀

同三司豫州刺史南陽坐嘯値此邦君西河建隼逄


斯刺舉公侯繼踵冠冕連鑣可得而言傳於史籍公


髫齓知禮早年馳譽就經黌舎略見書堂習武兵欄


偏知劒術雖復年猶小學巳爲儒者所稱位在偏禆


卽入將軍之賞大綂三年起義華陽授本縣開國男


文皇帝霸迹初基英雄輻輳公㧞劒轅門頴川從我


洛城逆戰壯於白馬之兵河橋解圍勇於烏林之策


授平東將軍帥都督襲父封魏後二年授持節車𮪍


大將軍儀同三司車𮪍用郭淮之勲儀同取王沉之


貴公之此授僉曰得人進爵廣饒縣公邑千戸保定


三年授使持節都督遷州諸軍事遷州刺史卽總領


金州兵馬開拓北戎高山尋雲𭰹谷無景梯䋲乃上


浮竹裁通閩越影響勾吳聲勢公出戰短兵竝皆奔


北瓦解氷碎山空谷静授持節開府儀同大將軍栢


梁高宴有大將軍之詩幕府𥘉開有平陵侯之國比


之今日豈可同年而語哉自是使車被之繡服風謡


是察刑政是觀公露節東驅風奔羣盗埋輪當路威


振中原武皇帝有盟津之師以公爲中權之勁外從

决勝内侍軍謀及文𮜿旣同𣃼旌巳SKchar司勲行賞軍


吏舉功乃授使持節上開府增邑五百戸賜姓宇文


與國同乗之榮周之宗盟非復異姓之後蕃屏是𭔃


隆寵所歸公室無踈此之謂矣九州都督須得其才


千里諸侯實俟其政乃爲使持節都督東徐州諸軍


事徐州刺史尋遷南兖州諸軍事南兖州刺史公頻


摠六條再勞十部俗變風移人懷吏畏滯穗遺秉有


利疲人山桑野蠶足充貢賦化被殊俗威行隣境奏


事京師四方第一謂眞刺史其在斯乎春秋未高奄


然遘疾以大𧰼元年薨於州鎭時年六十三嗚呼哀


哉吏人扳慕飛走變色河濟輟春淮沂罷市以今年


歸塟於滎陽之山詔贈某官禮也嗟陵谷之貿遷懼


徽猷之永遠地乆天長敢鐫貞石銘曰


荆河惟豫洛食之本水遶滎波山斜陸渾德星猶照


祥風未遠代不乏賢文無闕衮公之生也實降英靈


忠爲德本孝禀天經觀書虎館學劒龍亭雕弓SKchar


行馬流星置陳𥠖陽麾兵官渡平隂聽烏馬陵書樹


氣視廻津星占飛歩火斷羗營沙崩賊路及驅犀節

乃牧雄州吏不驚犬人無喘牛西蠶得歲東作逄秋


草爛獄戸星低市樓五將星亡三台岳坼哀哉天道


遂當明哲棟梁崩壞風雲寂㓕北郭長悲東都永别


幽𭰹此地宅兆斯慿山𢌞虎圈路上魚陵悲風夜烈


苦露晨凝蘭芬菊茂終古相承


   周大將軍聞嘉公柳遐墓誌


君諱遐字子昇河東解縣人也秦始征晉之地漢開


平越之鄕律中夷則星居鶉首况復莊謀於衛旣爲


社稷之臣喜對於齊無廢諸侯之職祖叔珍宋員外


散𮪍常侍義陽内史有徐邈之應對居於散𮪍之省


有汲黯之正直理於淮陽之郡父季遠臨川王諮議


叅軍宜都大守蘭臺石室是以洽聞白馬飛SKchar逾高


詞氣西都吳融擅名江表言談相會宛如舊焉君膺


令德之靈禀冲天之氣齠齓䯻髮夙智早成愛敬自


天虔㳟得性合仁抱義履信居貞世父儀同忠惠公


特加噐異乃謂公曰吾昔逮事伯父太尉公見語云


我昨夣汝登一高樓樓盡峻麗吾以坐席乞汝汝或


富貴恨吾不及見耳吾向聊復晝𥨊又夣將昔時坐

席還復賜汝汝位官當復見及王祥佩刀世爲卿族


鮑永驄馬家傳司𨽻以此連𩔖差無慙德輕車西昌


侯作藩襄漢君時年十二以民禮脩謁進止端詳神


情雅正侯目送之不輟試遣左右踐君衣裾欲視舉


動君徐歩稍前曾無顧眄魏侯之見劉廙不覺歛容


漢主之觀田鳳遂令題柱比之今日曾何足云驃𮪍


廬江王帝子出藩懸衡高選以君華望召爲主簿張


直諫旣稱荀令之香鄒湛知言彌見羊公之德諮


議府君於都薨背君奔赴六日卽屇京師形骸毁瘁


不復可識靈柩泝江中川薄晚亂流乗選𢌞風反帆


舟中之人相視失色抱棺號慟誓不求生俄爾之間


風波卽静咸以君精誠所致成都孝子自赴江流桂


陽先賢身彰野火竝存靈柩咸可傷嗟太夫人乳間


發瘡醫云惟得人吮癑血或望可差君方寸巳亂應


聲卽吮旬日之間遂得痊復君之事親可謂至矣從


兄右衞擁旌嶺表苦相携致昔馬游志氣爲馬援所


知班嗣才學爲班彪見賞復聞於今日矣乃除永化


縣令静除歌案或吟長岑之遠乍撫鳴琴不以河陽

爲陋日南金柱合浦珠泉莫肯經懷未嘗留目解巾


平西郡陵王法曹叅軍仍轉尚書工部侍郞始入禮


闈旣登蘭閣尚書僕射陳郡謝舉人望國華引君言


論謂同位坐曰江漢英靈見於此矣西中郎岳陽王


以綠車之重臨西河之牧敕用君爲本州治中尋遷


别駕王叔理以品物流名陳仲舉以題軒馳譽君之


展驥兼而有之及乎大盗移國王室騷然月動星摇


雲平虹直岳陽王承制陜左當璧漢南天網所頓英


賢必集授君散𮪍侍郎吏部員外郎散𮪍常侍兼太


子侍讀監儲甲觀事重史丹侍講桂宮名高張禹俄


遷車𮪍大將軍侍中開府儀同三司餘如故方之驂


乗霍去病爲侍中譬彼將兵公孫敖爲驃𮪍足以照


曜六府謨明九德豈直𠃔諧上將匡賛中軍而巳哉


旣而言從梁國服政鄷都管仲有詞卽受下卿之禮


臧孫見德還奉嘉賔之宴有詔授使持節驃𮪍大將


軍開府儀同三司霍州諸軍事霍州刺史犀節去𨵿


衮衣馳傳迎郊則文學前驅賔衛則邦負直


五溪遼遠馬伏波之思歸三湘卑濕賈長沙之不願

是以宜城刺史直會鹿門白沙故地仍留龍種天厲


弗戒奄然終極大和某年歸窆於襄陽白沙之舊塋


君噐宇祥正風鑒弘敏澡身浴德游藝依仁汝南令


望扶風長者不言財利王夷甫之爲德不談人物阮


嗣宗之爲人從容亂離之機保此令名舒卷風雲之


際無妨貴仕張衡渾儀之後卽賦歸田杜預沉碑巳


來遂停鄕里王仲宣有讀書之樓諸葛亮有彈琴之


宅實欲因此謝病閑居終焉鳴琴在膝或對故人寶


劔自隨時遇稚子百年俄頃嗚呼哀哉遂使君子之


陵止埋銅劔賢臣之墓唯銘石凾銘曰


有莊有惠居魯居衛義是隨時才堪濟世北部尚書


東京司𨽻必復其始侯君相繼華蓋一岳文昌一星


靑衿辨志童子離經義朂非典書勒映螢徃年靈柩


漂泊江沲以君哀慟川后停波揚名北海馳譽西河


誰登九折不入朝歌蔚炳胥變攀陪遂遠白塵隨軒


丹暈附冕位叅上將榮兼本選蛇盤綬結龜𢌞印轉


來朝平樂歸政咸陽藩維卽啓軍幕仍張起茲禮數


峻此戎章長離宛宛刷羽陵江世急奔流年催驚隼

㓕没頓轡扶桑摇軫智士石坼賢人星殞西鄂芝枯


南陽菊盡愴焉啓手生榮終極相杵輟舂鳴機罷織


㷀㷀㣧子視陰餘息霜露履之哀哉欒棘龍巢北望


鳳闕前觀松長風遠地厚泉寒書埋簡落琴覆絃寛


贈行之册書而納棺


   故周大將軍義興公蕭公墓銘


昔司徒之敷五敎當堯讓之初丞相之總萬機値秦


亾之後若殷人受氏乃承㣲子之封梁運應圖實啓


延陵之國公諱太字世怡蘭陵人也太祖文皇帝之


孫鄱陽忠烈王之子派别天潢支分若木直幹自高


澄源巳遠茂親明德是稱毛畢之功宗子維城乃建


邢茅之國大同元年年十六封豐城縣開國公食邑


五百戸山臨鶴塞非無陶侃之賔氣連斗牛卽有張


華之劒解巾給事中仍太子洗馬公子出身非郎官


而同品中朝洗馬異式道而前驅以公居之誠爲高


大同元年直殿省其年轉太子中書舎人南宮


𪧐衛職司簡錡北閣從班榮叅顧問通籍兩官得賢


斯在大同三年授持節仁威將軍譙州刺史褰帷祥

氣之境刺舉消憂之地南陽風俗文學更多美稷相


迎童兒逾遠旣而亂離瘼矣王室騷然大夫有行役


之悲君子有無期之怨背𨵿懷楚扁舟而行江漢奉


當璧之君張華歸中興之主承聖元年拜侍中無𩀱


𡭊問實踵武於丁鴻多識舊章足齊衡於王粲二年


除持節平西將軍臨川内史仍轉平南將軍桂陽内


史尚方鑄劒再轉金龜御史分符𩀱封銅虎豈直


攸淸白見稱五鼓之歌劉寵廉能名爲一錢之郡遂


以天保未定王途多梗還吳不可歸蜀無路臨淄負


海飜然改途竄身淸漳垂趐渤海蒙授車𮪍大將軍


散𮪍常侍仍爲持節都督永州刺史而秦亭壓境邾


柝聞城鼓角地鳴將軍天落雖復瓶𦈢聽聲無防於


地道冠䋲柴結不𨚫於雲梯請命受降翻歸都䕶周


朝以楚材晉用不停於平章趙璧秦求無論於覉遠


保定五年降使持節驃𮪍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義興郡開國公食邑一千三百戸天和二年授使持


節都督蔡州諸軍事蔡州刺史楚頃襄之愛子旣布


衣而戍谷魏安𨤲之母弟亦覉旅於邯鄲憂旣傷人

降年不永春秋五十有一薨於蔡州之鎭送故入𨵿


空餘衮服歸軒在道還更垂帷嗚呼哀哉有詔贖官


謚禮也五年十一月塟於長安北原樗里子之墳正


臨武庫太史公之墓直對臯門銘曰


玄鳥遠烈相土弘謨東封宋社西歛秦圖人承佐漢


國紹開吳有美令德茂親藩邸建國皇支承家帝弟


率由冥會亮直天啓轅固聞詩唐都習禮博望之𫟍


金華之宮文林講德武帳叅戎名書柱上策滿帷中


託身淄右蒞政淮東秦降西逼楚澤南窮時驚獵火


或懼秋風屬期遠畧逄玆應變陣橫十里兵圍一靣


月暈孤城塵驚虚援春筍非糧秋蒿無箭垂趐臥龍


夷矜輟戰時値懷來恩加始賞王爵愈峻戎章更上


朱鷺才飛虞歌卽響泣子留恨藏書長徃炎凉迭運


零落山丘霜芬幕月松氣陵秋嗟南國之王子成東


陵之故侯


   故周大將軍趙公墓銘


公諱廣字乾歸邵惠公之元孫幽孝公之長子若木


拂日長虵委天龍圖幕河之光神𪔂連雲之氣六辯

搆字五運徵祥是以維嶽降神自天生德凝脂㸃


日角珠庭爲子則名高五都爲臣則光照千里華蓋


中天之𡶶未階其峻虞淵浴日之水不盡其源嵗在


琱車年方竹馬月内桂樹切問能訓石上木生懸思


卽悟年十一孝公薨㷀㷀在疚孺慕過禮泉驚孝水


竹動寒林三行克宣八翼斯舉大周建國宗子維城


設壝封人分司典命開國天水郡公食邑二千戸元


年授使持節驃𮪍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其年四月


授都督秦州刺史孝公乆牧汧隴遺愛在人今見撫


我君之子豈獨司𨽻之臺鮑宣累葉丞相之府韋賢


重代二年拜大將軍方衛靑之張幕册重元勲譬韓


信之登壇榮高獨拜武成元年遷都督興梁等十九


州諸軍事梁州刺史嶓冡導𣻌乃濟漢之東流蔡䝉


旅平實華陽之西極其年九月改封蔡國公食邑萬


戸地接韓城𨵿鄰楚鄣戸封八縣恩𭰹㓂恂之功邑


啓萬家事極曹叅之賞保定元年授少司㓂犴戸苔


生囹𨵿籥動載酒屬車幸無𡨚氣觀囚軍府或聽鳴


琴二年勑守蒲城都督潼𨵿等六防諸軍事其年閠

月遷都督秦渭等十二州諸軍事秦州刺史公亟牧


冀城須藩隴坻豪桀歛手貪殘解印加以上谷精兵


漁陽噪鼓北臨高柳南望長榆匈奴下馬之山貴相


藏酒之谷莫不遠慕威聲遥承風化二年奉詔向甘


州迎皇后有文書手仲子之歸紀裂繻來卿爲君逆


自非名高絶國威被和隣豈得稱族而行尊君之命


四年授柱國大將軍昭陽以功高見用項梁以名將


當官以今方之彼有慙德天和三年授都督陜虞等


八州甘防諸軍事陜州刺史屈産垂棘旣有㓕虢之

兵王官覊馬非無絶秦之路公以正正鼓旗閑閑車


𮜿服叛威邊筭無遺策但以中外乆勞積斯災疾山


川則竝走羣望賔客則諸侯在門是以請謁承明言


歸湯沐方詢夏郊之祀或辯桑林之𥚢更除秦州刺


史仍襲父爵𡺳國公分流之嶺未登晚塞之城空望


太夫人以公羸SKchar悲泣相守朐氣交衝奄捐 --捐舘舎公


頓伏苫𥨊水漿不入雖王人勸奪瘡詎愈增母死於


子子死於親慈孝之道一朝總集大漸之辰春秋二


十有九四𨵿罷市三軍行哭言尋聽訟猶見寒棠還

顧空營惟餘衰柳謚贈某官禮也六年六月歸塟於


秦州之某原玄甲啓路追旌驃𮪍之功龍旂贈行深


悼東平之遠公亮直惟忠温㳟惟孝居之仁義餙以


禮樂風神機警聦叡精明有仞於宮牆無形於喜愠


金版玉策之記枕籍㤀疲蘭葉芝花之圖膏映必舉


碣石秋雲昭陽落月思風含臆言泉流吻翩翩書記


則阮瑀陳琳荏荏風流則王濛謝眺語其百發弓


於猿吟論其百中劒𭰹於鴈陣枚乗之望梁𫟍不憚


棄官樂毅之求燕路無辭千里至如應變將略雷電


立成帷帳謀猷孫吳闇合有品藻人理之志有清平


天下之心鵬路忽催龍津遂壅嗚呼哀哉大宰早茂


三荆長辭萬始撫養遺孤連枝同氣馬援之誡兄子


義存謹𩛙王况之事世叔情𭰹愛敬同德比義此之


謂乎乃爲銘曰


御乾從紀乗離作聖白環讓徳玄珪受命平一地紐


增輝天鏡傍廕數國前臨七政地屬先登時逄下武


玉璜撥亂金縢光輔衛晉承家邢茅祚土波分建木


派流玄扈景命寅序徽猷淵塞忠有令圖孝爲全德

山節蒞政桓珪守國瀚海將臨燕山行勒平樂高宴


金華說經論儒璧水親禮明庭相風待賦承露湏銘


乗舟向日策馬隨屋德舉克明能賢𠃔淑上將授脤


元戎推轂趙失東漁胡亡南牧箭下遼城泥封凾谷


衮衣頻露丹襜亟卷約法情推繁辭理遣盗烏懸察


疑蛇立辯人共官園家同野繭籋雲推轉 風落仭


星裂中台山傾左鎭夏楹舎爵殷階啓殯縿慕躐行


明旍庭引秦川直望隴水分飛山河滿目容衛靈歸


陵圖石馬車𦘕衮衣小山摇落長林變衰凄愴原隰

荒凉宅兆樹密人稀山多路小十里松城千年華表

夜臺方寂窮泉無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