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四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四十八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一百四十九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一百五十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一百四十九

 墓誌銘

   巴陵通守方君

方氏皆本長官為莆鉅宗長官六子秘書少監仁岳

者其後尤𩔰傳六世至君之曽祖監左承議郎提舉

廣東學事祖廷實左朝散郎宗正少卿两世俱贈大

中大夫父盛朝奉大夫知南恩州贈中大夫君以父

任為藤州潭津尉再調宜山丞㑹族兄寳謨公信孺

使虜軍前議和請君輔行遂以樞宻督視行府隼偹

差遣為使屬虜許寳謨公見堂上餘班堂下君苦争

虜不能奪伴詁者犯 寕可嫌名君 見   欲

以佩刀易君劒君曰吾以所乗駒易子之馬可乎虜

曰官馬不可易君亦曰官劔也時君年二十六徃返

者再循三資爲惠州判官循州長楽令縣與汀贑潮

梅接壌岡阜深阻姦宄伏藏君范監禁而盗清黌

厙隘絃誦稀少君作新學而士𮗚改秋知玉山縣先

是長官多以不治譴去君至邑大治邊事起市軍需

造戎器江東西搔動君才高上無乏興下不知SKchar

力新三虹橋臺郡以治状聞通判雷州丁母太令人

鄭氏SKchar服闋主𬋩仙都𮗚通判岳州民間有巨訟州

縣有難事大官必曰非方通判不可郡並洞庭丁亥

夏潦民皆筏居君適慮囚傍郡所𬨨行視水灾擅𤼵

常平米賑贍常平使者董與幾聞而賢之與提刑交

薦𫞐州事前守童壎拘抽客木未用也總領SKchar取之

君曰木属州不属總領與半可矣因言州頃被火未

復舊𮗚盍留其半以葺州乎總領怒誣奏君興土木

為逰𮗚君去不以罪岳人追送彩旗蔽路於是四川

辟萬州廣西辟潯州皆不報嗚呼善事上官柔也不

畏強禦剛也挾貴征利勢也守職坑論理也國家於

士大夫欲其剛不欲其柔欲其狥理不欲其狥𫝑而

君之所遭如此盖剛不勝柔理詘於𫝑其来乆矣悲

夫君仕宦三十年常借僧屋以居歸自巴陵始葺舊

廬疾起脾胃以紹定二年四月二日卒于寝官至朝

散郎年四十九配林氏封安人五子長鈵次鐄先卒

次鑑以某年某月某日𦵏文賦里北山吳坑之

原君玉立美髯風度蕭㪚琴書猨鶴不離左右心悟

筆法大字勁㧞得瘞鶴之意小楷遒媚有黄庭之韵

詩律尤高以后山為師故家之美子吾黨之快士也

然為人精練不以清談自放早孤苦貧其歴官成家

皆辛苦自致不緣它人使天假年豈不為材公卿悲

夫君諱世京字可大自號可菴銘曰 宗卿仗節𬨨

故宫手攀陵栢號悲風還奏有淚濺衮龍紹興開禧

時不同相主復讐孫和戎憤平耻歇耆舊空反復前

事思遺忠

   直秘閣林公

公諱瑑字景良福州福清縣人将作監簿贈通議大

夫格之曾孫龍圖閣直學士贈少師遹之孫知沅州

贈金紫光禄大夫𤥻之子少入太學淳熈十一年與

兄璟環同擢進士第公唱名第四教授鄂州始贈學

畬徃時丐州家猪羊税錢𦔳養士公郤不取秩滿差

幹辦江西路轉運司公事丁母卓夫人SKchar服闋差幹

辦浙西路提刑司公事丁金紫公SKchar服闋幹辦兩浙

路轉運司公事沈運使作賔名能吏事亦委公沈公

畫諾而巳畿輔之訟多撓於𫝑公介峭自立門絶私

禱有㫖與掌故執政欲SKchar授公謝不願既歸四年不通

問執政怒超用他人開禧未始除吏部架閣嘉定初

元除國子正遷武學愽士諸王宫大小學教授輪對

言臣待罪班行更化前後皆所目擊不知今日立政

用人建法施令有以異前日乎廟堂除授未公宫掖請

謁不肅孤士沉下僚窮民茹怨氣陛下貢誠有餘剛

㫁不足名更化而實不更化始欲善治而終不可

善治别疏言𢧐鬪流移飢疫盗賊之餘民生可哀内

帑積而不㪚掖廷用而不㑹戚里無勛勞而⿰糹⿱𢆶匹冨貂

璫藉營而乾没盍討論裁樽以裕民乎又言今天

下之財盡歸臓吏破数十贜吏之家可活数百萬之民

矣改國子愽士求去出知興化軍前守坐楮價罷姦

民動以箴落訐良善持官吏公出令曰詔書不云乎

予者受者供坐之應交易已受錢而訐者罪如詔書

未受錢米未為行用止罪訐者民不復訐監司按産

高下配民藏楮公曰民未户曉請為期屡寛之撞點

官至公又使吏摘語民得為備比去無一人犯令郡

多佛寺鬻寺取財名曰實封逐僧没榖名曰拘樁公

悉罷之郡計交羡蠲三縣夏税寺院五之一第一第

二第户三之一第三至第五等户半蠲之一錢至六

十錢戸全蠲之以樽莭錢代輸其治以惠利惻怛為

主待吏民至誠無鈎距然情偽皆得未嘗拒人絶物

然非意相干見公風度往往忘言而去自有郡以耒

獨公遺爱者乆而見思知全州治全如莆未两月擢

廣南西路提㸃刑獄公事引疾辭不拜全人惜奪公

有峒 徭数輩黧老矣相率造廷願公母去改知𡊮

州疾愈𡊮人将来輅力請祠两任成都府玉局𮗚改

建康府崇禧𮗚紹興府鴻禧𮗚今上訪落召赴行在

再辭再不𠃔公拜疏不已曰臣進無所補退非爲髙

以病卧家不任朝謁惟聖朝哀憐 上知不可奪除

直秘閣主𬋩亳州明道宫訓詞云節身謹行爲郡廉

平者朕眷眷如此貪刻躁競之習亦可少媿矣明道

祠滿有詔曰任視勇退如榮進保閑冷如𫞐位舊廬

略繕茸小圃粗種蓻翫花木之芳潔不酣賞也爱風

月之髙爽不嘲弄也體中佳時幅巾短褐野眺露坐

悠然忘歸毎言吾一生無求最樂又言人不可有𫝑

不可有名不喜爲要官曰𫝑之所在不願交聞人曰

名之所在舊患足瘍時作時愈紹定二年春疾動渉

秋不愈食寝少氣寖㣲猶自力無惰容對子孫無媮

語整𬓛拱手以至于逝九月晦日也年七十一積階

至朝議大夫公弱冠據髙聲留𣻉二紀𦆵爲掌故學

官中年去國白首辭召立身本末世莫瑕疵平日論

著晚悉藁惟存通鑑記纂其間精識多先賢所未及

楊震四知之𩔖論自漢謂之名言公曰震舉茂才而

得懐金之人是不知人也此言之至於我是不能使

人知巳也嗚呼公賢于震逺矣名利之外他無嗜好

奉已雖啬親故待公而食者(⿱艹石)干人傾窖賑歉買田

贍宗無柄而及物不富而好施人以為難性友爱與

容州使君少同登老同退秀眉黄髪時論以方二疏

遺言無一事可恨恐戚吾兄耳配宜人黄氏温陵人

通直郎輕之女㓜隨母聶夫人依簡肅林公簡肅爱

之如子既嫁公SKchar之如賓為人有識量逹義趣澹食

素餙相安隐約先公二十年卒𦵏清逺里福勝山之

原二子公遇廸功郎監潭州南嶽廟公選孫男四人

𮗚同合新自冝人殁二子朝夕侍公跬步不離家庭

講肄偶有㑹意趣喜曰天下至樂不出閨門之内公

遇始調寕化尉不忍去其親自乞嶽祠孝謹恬退家

法然也一女適承議郎新通判潮州軍州事劉克荘

不幸克荘悼亡公始哀病悲夫二子以十二月八日

奉公合𦵏𡘜謂克荘子冝為銘公制行冲約有黄憲

陳寔之髙論諌明辨有價𧨏陸贄之通治民豈弟有

陽城元結之恩可以厚風俗尊朝廷而浮湛閭巷積

業不究惜哉自古及今士之卷懐退䖏者多矣主莫

我知也時莫我用也(⿱艹石)夫既知之矣将用之矣乃獨

其志長徃不返豈非大易所謂遯之無悶孔氏所謂

樂而不改者歟是不待銘而傳者也雖然不可不銘

也銘曰 余欲揚公之善公不近名掲公之清公畏

人知後無良史公託銘詩苟有名筆卓行循吏非公

其誰於乎後人勿廢兹碑

   姚元泰

君姚氏所居江上介興福之間籍占二郡始名正夫

㧞莆田觧開禧甲子易名元泰福州首薦考官真公

徳秀也天下皆誦君賦尤工䇿論筆千字辦麗條逹

累上春官不第今上登極君當拜官不就卒年五十

有五紹定庚寅年正月乙酉與配黄氏合𦵏新與壠二

子悦早世榮一女適李某嗚呼先行後藝古也行藝

兼取漢也遺行取藝唐也壊取士之法自唐始然當

其時主司得求士陸贄𫞐徳輿是也先逹得薦士陸

修韓愈是也士得自薦行卷 --卷(⿵龹⿱一龴)是也論定於平素而一

日之工拙不與焉至本朝文法益宻主司不敢求先

逹不敢薦士不敢自薦糊名焉置𣗥焉歐公欲絀劉

輝而得劉輝蘇公欲取李薦而失李薦二公皆文擅

當世眼高四海而抑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去取之際如此然則君之屡

擯于春官無怪也君愽通經子疏義音訓皆暗誦入

試用某事某事出閲無一字差銘曰  昔孟氏有

天爵人爵之論嗟君平生所欠一第(⿱艹石)其天爵豈不

素貴勉㢤後人嗣訓勿墜

   顧安人

安人顧氏承奉郎致仕林公美中之配承議郎清湘

通守百嘉特奏名百揆之母年八十七紹定二年

二月既望病卒於是承奉公殁且三十年明年十一月

既望合𦵏於烏山石孫男五人女一人適方雷𤼵曾

孫男女各一人始安人歸林氏夫貧子㓜賔敬誨育

情𧨏兩篤承奉公厚徳稱鄉閭二子儒學奮科第安

人力也未嘗𮗚書而是是非非皆中于理通守成童

時誦通鑑安人聞秦皇漢祖事以爲仁暴不同興亡

亦異中年稍喜佛學然不泥像教自治心性而已通

守為永春宰有惠政則曰老人之教邑人亦曰夀母

之賜相率禮所謂浮屠者屡矣嘗言一日中湏行一

二方便事以此自勵亦以勵人見里好善者為惡者

必曰(⿱艹石)有天道豈無罪福通守仕益乆家益薄詣其

居井𦥑蕭然升其堂穉耋𭞹然勤孟母之機截陶親

之髪若千金之絫焉負季路之米烹茅容之雞(⿱艹石)

牲之飬焉其慈孝如此前𦵏通守命克荘曰銘以幸

幸謹攷安人之先自固始徙莆祖時亨清海軍𮗚察

推官父師顔母林本路茶使某之孫銘曰  一簞

半菽共安臞儒之貧萬鍾五𪔂不待令子之貴可悲

也可悲也夫

   林龍溪

君林氏名及之字時可以孝謹自操持(⿱艹石)嚴父哲師

之臨其傍也以禮度自檢責(⿱艹石)法家拂士之議其後

也𤼵言主於謙厚(⿱艹石)恐有其棖觸也制行歸於平實

(⿱艹石)恐其渉矯亢也為人自㓜至老大概如此人知君

粹然佳子弟而已然貎訥而心敏表和而裏剛盖人

有所未知者尉増城豪吏湛渭挾巨資𠋣長官占營

房廣私舍君白䑓閫毁居返侵椽湖州戚畹與濮秀

二邸在焉先時諸貴月遺庫官錢三萬兊俸無度君

郤遺禁兌諸貴皆曰司法清吏也不敢怨用増城𫉬

盗賞改官丞永福尤清苦吏卒不勝飢皆棄去至自

行文書宰龍溪壹意拊摩以衒智立威為耻聼訟恕

督賦寛曰寕得罪上官無得罪細民寕貧吾縣無貧

吾赤子雖被訶詰終不改度代歸以紹定二年三月九

日卒年六十一秩止宣義郎賜緋魚袋四年三月壬

寅𦵏于常㤗里羊平山之原夫人蔡氏一子友端二

孫尚年㓜初君大父秘閣𠫵更摩節徽猷使閩廣江

東西皆名部牧信 泉明福皆大州以清節聞天下

身後塹屋一區田尤薄君廉肖乎父祖而官减乎家

世里人多悲傷之今夫驟貴者必暴富本乏寸椽俄

美輪奐舊無塊土倐旦阡陌者皆是也陽虎曰為仁

不富SKchar孟亦曰貪吏死而家室富亷吏死而妻子窮

然則亷而仁不若貪而刻歟噫此為人欲方勝天理

未定者言也及定而勝則于公之門大而楊震𡊮安

之世貴矣曽大父中大夫諱選秘閣公諱孝澤徽猶

公諱析母令人黄氏吾母太淑人君之從女兄也乃

叙而銘之 銘曰崛起而膄素官而臞猗君之家其

有後乎

   李節婦

李氏莆田士人王孝曾之妻也嫁期月孝曾死里中

慕其容徳争求娶兄弟憐其少寡将奪嫁李曰夫死

而背之不義姑死而棄之不孝請勿復言吾死王氏

矣或曰如貧何李曰蔬食足矣或曰如無子何李曰

絶者不可継乎廼謀於姑取姪之襁抱者為子里人

初聞而賢之又疑之曰激於暫者每渝於乆令於始

者未必不繆於終也既而李事姑誨子皆應禮法持

身如玉雪非𡻕時祭享不SKchar容服燕游俱削迹妯娌

希見面盖十年而姑殁二十年而子娶及見孫男二

人女三人於是昔之疑者莫不悚伏敬歎仰其人高

其節也初王氏寠甚至無以養生送死李絫積銖寸

遂成中産冠昏丧祭未嘗求貸悉舉三世菆𭔃之棺

及其夫序𦵏于常泰里蓼洋山復𦵏其姑黄夫人於

保豐里唐基山預坎其右曰它日以我拊焉然後里

人不獨悚伏敬歎而髙其節顧其才亦不可及也紹

定辛邜寡李氏居二十有八年矣四月己邜病卒年

五十六向之悚伏敬嘆者又從而悲哀悼惜之也子

宜續遵遺命以明年三月壬午㐮大事介余友人李

鋼来求銘昔歐公書㫁臂婦人以媿五代之為臣者

余録李氏之事抑揚反復非止為可内則學士大夫

覧之亦足以自儆也彼其閨房婉變所立之卓如此

使為男子逢世變故必能抗夷齊之志受人付託必

能任嬰𦥑之事嗚呼可敬也夫可敬也夫李氏曾祖

宗顔通奉大夫祖利正父宣仲銘曰 言不出梱足

不越戸少不踰禮老不改度藏其未掩之骸續其已

絶之緒是為節婦李氏之墓

   陳太孺

紹定辛邜仲冬壬寅新安别駕方君符與弟籥祔其

母夫人于父府君之墓徴銘於克荘曰 知吾家事

者莫如吾子願筆之方劉鄰也克荘之先君子於别

駕君之諸父友也敬諾不敢辭夫人陳氏祖繹之潮

陽令父某早世無子夫人鞠于叔父及歸府君姑曰

恭謹有礼法不當如吾婦乎族戚相語曰温良無忌

𠜇不當如某嫂乎母宋改適復寡無所歸夫人奉事

之終身女弟適吳穉年亦寡夫人經紀其㓜孤無倦

色常以古語勵二子曰民生在勤勤則不匱我婦人

不觧書意豈謂勤則事無可不為耶别駕君果擢第

籥亦有聲塲屋夫人𡠉居二紀别駕君游宦四方板

輿必俱佐懐安人皆曰佳㢤主簿教京口士皆曰賢

愽士宰瀏陽人又曰仁㢤長官母教也别駕君仕

寖𩔰朱綬象板娛侍里第夫人遽以庚寅年十一月

六日卒年七十四二子符籥三婿貢士黄龍應進士

林復之楼榖穀四明人孫男曰子同嘗㧞江東漕觧

曰斗孫孫女二人昔者詩書圗史所載多閨門淑婉

之事共姜伯姫以節孟母以訓曹娥以孝盖不可勝

紀至近世碑碣始詳於王公大人而畧於婦人女子

若以為無與於世教者夫如是則列女之傳不可復

續而彤管廢矣若夫人者母之孝女姑之順婦夫之

令妻子之賢母也與詩書圖畫所載皆合銘其可已

乎銘曰 林公立義里之耆舊其尹懐安升堂拜母

夫人有規令尹敬受烏虖夫人豈惟女婦使為男子

凛然節守我銘匪誣以訂不朽

   丁元有

莆無他丁君之先自固始遷校書郎諱彦先者傳四

世至君之先府君諱瑶成是生八子伯槐伯林伯椲

皆貢于鄉伯梅尤有聲塲屋伯桂擢已未第今為宗

愽士君諱伯𣏌字元有於次第二慶元丙辰入太

嘉定丙子監舉庚辰内捨校定紹定巳丑九月辛

巳試上舍方握筆属思𭧂得疾扶出卒𠃔蹈齋年六

十九博士𡘜之慟告于朝乞䕶君䘮還里不報孤南

一奉匶歸菆北山後五年癸已十二月甲申始克𦵏

于豐城里後洋之原君在太學三十年行藝絶出屡

挫益鋭乙亥舍圍既定魁選以詩復韻絀時御史劉

公棠董試為之太息 今上龍飛乆于學者例得仕

君獨辭不拜為人於倫紀㝡篤視親戚朋友急難勇狥

之忘其力之不足也母葉冝人配王氏二子南一㧞

漕觧南英後伯父二婿進士楊龍𧺫黄景宣龍起者

固烈士聞君訃徒歩赴䘮不幸亦客死初府君刻意

誨子以詩禮名堂艾軒林公為箓其扁君兄弟競爽

珠璧相映人謂如荀氏八龍矣既而多不得年華而

靡實士林悼惜存者惟慱士與君又弱一箇焉嗟乎

積而報種而𫉬理也以君𮗚之理烏在焉雖然智力

之營有限而詩書之澤無窮府君一布衣以愽士贈

朝散大夫君老不第而南一克世其學夫在其子猶

在其身也在其弟猶在其兄也亦理也由前之論則

為善者惰由後之論則力學者𭄿南一勉諸銘曰

 天下聲律南莆體莆體𤼵源自丁氏君最先鳴唱

諸季吳融徐寅歛袵避惜㢤舍法𧇊一簣身不及試

在厥嗣

   方子約

君方氏諱符字子約少受學於叔父履齋履齋者諱

大壮字履之朱公門人也爲義理之學終其身不應

舉君以鄉賦上春官 道攷亭拜文公於精舍文公

留語絫夕爲作字說中慶元已未進士第時方弱冠

文公喜貽書賀履齋焉歴懐安主簿教授徳慶府監

福州嶺口倉教潤衢二州知瀏陽縣通判徽州賜

緋中罹祖母府君先夫人SKchar在懐安不乆徳慶徽俱

未上君爲人清苦自勵其行修其家逹於鄉而接於

世無可疵者焉其學聞之師質之支而惜之民無未

合者焉為令佐不鉤距以求情然民莫得而欺也為

師儒不牢籠以釣譽然士莫得而毁也自一第至改

秩自初筮至通守窮逹得丧一委諸父未嘗加毫髮

智巧于其間自不求進世又無能進君者惟潭師温

陵曾公表其邑最潤守金華喬葛二公奨其師道三

賢皆時鉅人喬葛⿰糹⿱𢆶匹升廊廟君亦無翕翕趨附意紹

定六年正月已未暴卒于寝年五十八前孺人黄氏

刑部侍郎艾之妻後孺人林氏皆無所字庶生一女

遺命以弟籥次子斗孫為嗣其年十二月壬午𦵏于

保豐里邱澤山之原君䖏衆中澹然冲退形氣之清

足以貴嗜慾之簿足以夀而秩止議郎年不滿一甲

子里之善士皆相唁曰子約而止是乎余曰與君同

時一輩生而富貴光寵有出與君殁而無善可書有

媿不瞑者多矣今子約仕雖不大𩔰然貴重其身如

圭璧全而歸之以見其先人扵地下復何憾耶曽祖

翼祖耀卿父由之贈宣教郎母太孺人陳氏銘曰

吉士常人古之所賢季世反是徳後才先君老于外

於理宜然其人則全復于斯阡

   柯孺人

夫人柯氏承務郎温陵徐君奕之妻年七十二端平

改元三月癸未卒𦵏南安縣某里某山子泰閩清縣

尉女適人者進士柯百朋新臨安府教授黄鎮新古

田縣主簿儲應祥前知福州侯官縣李洪宗饒州永

平監晋元治其壻也蘇餘為尼初承務君太夫人聶

嚴姑也夫人事之而順承務君踈財而好礼貲不益

而費滋廣夫人䖏之而安一子九女多側出夫人拊

之如一晚得風痺疾一日寝驚寤曰吾夢一竒女持

花来今帷帳内異花無数即具盥易服使侍疫者誦

西方佛名奄然而化噫六合之外果有所謂西方耶

(⿱艹石)果有之昔之聖賢死者多矣未有至其方者惟後

世之匹夫匹婦變滅之頃恍惚之中皆曰吾往游焉

余未之信也然而疢不能昬死亡不能怖其視沉緜

床第貪生怛化者豈不差賢矣㢤以夫人之聰明使

其嘗聞曵杖消揺之歌易簀𢧐兢之言雖無西方亦

有以死矣銘曰 死生之変豈不痛㦲逹矣夫人孰

為去来

   方東叔

君方氏諱大東字東叔曽祖獻祖庭輝父履之受業

於朱文公杜門自修不踐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扁其室曰履齋里人

因以稱為君未冠辭藻軼出遇鄉先生課羣𫤘郡愽

士試諸生未嘗脱魁亞盖其精技手熟雖不靳中的

而自不能外於的也然秋賦輙不利每主司失君理

中必唶唶歎息曰是吾命也殊無沮挫意端平田午

年始與其二子㳙孫清孫同技胄觧扵是年五十矣

明年同知貢舉中書舍人洪公咨䕫得策卷竒之折

𭈹則君也廷試復中乙科旗鈴所至同業者多為君

樂飲相慶君亦無喜容調泉州永春縣主簿歸道建

安漕使姚公瑶素聞其名檄攝甌寕尉府學教授㑹

永春趣戍君亦以疾求還里至之日終于寝前為君

樂飲相慶者莫不顰蹙而相吊也君為人豪爽久困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血益燥形益癯獨志氣𥪡悍不衰與人交有情

誼留建安数月爾民曰亷尉也士曰賢師也其卒以

丙申二月某日𦵏以五月某日與配林夫人同穴墓

在烏石山三子涓孫國子進士清孫國學進士洧孫

尚㓜初履齋辱與予先君游君辱與余游且死以銘

見属余惟國家以科目取士一名之中否終身之通

塞繫焉故中則族戚朋友之倫皆為之喜否則戚非

其族戚朋友而為之喜戚者鮮矣(⿱艹石)君之中否則一國

之人皆為之喜戚嗚呼亦足以見君之藝果有以出

乎人也又足以見君之信於鄉悦於衆以行不專

以藝也古有所謂秀民譽士盖王朝卿大夫之選君

真其人歟悲㢤命之不淑也君晚携涓清偕入京人

謂一翁二季復出属纊顧謂二子曰汝在我庻幾不

死銘曰五十䇿名前則艾軒君壻於林觧褐亦然

曷不冬卿曷不掖垣此夭且卑彼貴以年烏虖奈何

命制於天其慶在後二季勉㫋

   黄桞州

朝請大夫黄公諱簡字徳亷将𦵏孤浚明奉家𫝊来

乞銘余矍然曰公吾故人也銘其可辭黄氏自固始遷

閩至八世祖校理公興自泉遷莆曾祖璋祖文炳贈

贈朝㪚大夫父艾刑部侍郎贈少師為紹興名臣公

年十六以胄子試春官不利父任為承務郎歴鎮江

府江口鎮税休寕丞知㑹稽豊城縣通判嚴州知賓

桞二州端平乙未閏七月丙寅卒于寝年五十九明

年九月壬申與宜人方氏易氏合𦵏于城南小塘山

方中散大夫勛之女易禮部尚書祓之女一子浚明

将仕𭅺一女適衢州文學陳楷公凝重静黙語笑容

止皆中凖程出自然律身居官尤SKchar恪初少師公

在諌垣論擊辛卿棄疾辛䘖切骨及尹鎮江公已先

去猶鍜鍊吏卒終不得毫毛罪休寕有十四年不决

之訟公一閱得情㑹稽䋲貴游雪獄𡨚豊城築廢堤

修學政徭攻賔州公調土豪義丁夾擊薙獮無遺絶

口不自言勞州始貧比去帑庾皆實桞之兵吏始按

月支俸南宫有不幸者必經紀其家然公所至剛削

自立嶷嶷有風稜不肯隨世俯仰其在潤越皆以避

𬽦去在SKchar以忤臣室去在柳以諫官誅賄不得去同

時汚吏憸夫多據要劇超𩔰美公方閉闗蕭然食仙

都崇道之禄以老𡻕月及天子親政向爲𫞐姦推抑

廢退之人稍見𭣣用而公忽忽死矣公事母齊國方

夫人盡敬拊諸弟極爱𡻕晚雁行凋冷始衰多病俄

而季弟畨禺通守箎復夭公哭之慟奏官其子欽明

易簀猶曰吾死無可恨如諸孤㓜何聞者悲傷其

意焉銘曰 寳紹之相放利怙𭞹以賄少多為人否

賢富絜諸霄貧擠諸淵嗟嗟黄公白首瘴煙端平反

是亷約者甄公不少需遽蜕而仙前厄乎人後制乎

天嗟嗟黄公返于斯阡

   周夫人

豊城熊君大經忠孝人也余令建陽君為主簿常勉

余以善有𬨨必面規不少恕秩滿别余曰吾歸養吾

親矣既别余逢人必問君所向曰未嘗出也余甚賢

之猶意未必堅且乆也紹定已丑君閒居五年矣其

年十一月朔周夫人卒起復吉州龍泉令不行免䘮

猶不調官余滋賢之君書抵余曰子其銘吾母也盖

余居田里守宜春使番禺君書𡻕至至必逺銘余賢

其子又賢其母乃序而銘之夫人邑之苦竹里人父

師古母胡氏年二十七為隐君子熊炳子着之妻三

十有二年而寡又二十有七年而卒年八十有六其少

也逮事祖姑皇舅尊者稱其孝其壯也獨當家事嫁

妻姑叔字夫之庻弟卑者懐其仁及其晚也家徙而

愈豊貨積而愈倍鄉黨伏其智子孫力學文質彬彬

預計偕者七人州邑推其義方嗚呼全矣明年九月

壬寅𦵏撫州臨川縣明賢鄉北山之原五男子大統

經從事𭅺廣南西路提㸃刑獄司幹辦公事大原

鄉貢進士大模大綱二女子嫁范汝翼范伯震統原

綱汝翼前卒孫男九人敏孫荘孫逹孫能孫同孫詠

孫餘未名孫女十人嫁孫誴胡叔子范應麟挂𪔂来

范定子皮巽廖泉餘未行荘孫逹孫皆鄉貢進士巽

登第為𡊮州萬載縣主薄余不及升夫人之堂而辱

友夫人之子𥨸以為夫人賢如孟光潔如陶母成家

如巴寡婦合於圖史之載而余筆力衰隋不能有以

𤼵也將何以慰君之哀思乎銘曰 簡短一篇寂寥

数句是惟劉子之文揭諸熊母之墓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一百四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