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社会主义商业的方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我国社会主义商业的方向
商业部革命大批判写作小组
1970年10月19日
本作品收录于《人民日报

社会主义商业,是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一条重要战线。

伟大领袖毛主席为商业工作制定了一整套理论、路线、方针和政策,为社会主义商业指明了方向,解决了无产阶级专政下办商业的根本问题,天才地、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

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疯狂干扰和破坏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妄图把我国商业引向资本主义的邪路。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商业战线上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是激烈的,斗争主要集中在四个问题上:

“发展经济,保障供给”,还是“流通决定生产”,“利润挂帅”;

支援农业,支援集体经济,巩固工农联盟,还是剥夺农民,破坏工农联盟;

全心全意为工农兵服务,还是为资产阶级少数人服务; 加强党的领导,坚持政治挂帅,实行群众监督,还是取消党的领导,实行“单线领导”,“条条专政”,“业务第一”,“靠资本家办店”。

我国社会主义商业建立和发展的历史,是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不断地战胜刘少奇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历史。

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彻底摧毁了以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为首的资产阶级司令部,商业战线更加闪耀着毛泽东思想的灿烂光辉。但是,“失败的阶级还要挣扎”,斗争并没有结束。我们要更高地举起革命大批判的旗帜,彻底肃清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商业路线的余毒,把商业战线的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

“发展经济,保障供给”是商业工作的根本指导方针[编辑]

伟大领袖毛主席早在一九四二年就英明指出:“发展经济,保障供给,是我们的经济工作和财政工作的总方针。”这个总方针,是商业工作的根本指导方针。

“发展经济,保障供给”,是伟大领袖毛主席一贯的光辉思想,深刻地反映了客观经济规律,科学地阐明了生产与流通之间的辩证关系,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总方针,象光芒万丈的灯塔,照亮了社会主义商业前进的道路。

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一贯反对“发展经济,保障供给”的伟大方针,大肆鼓吹“流通决定生产”的谬论,妄图从流通领域破坏社会主义建设。

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告诉我们,生产是基础,没有生产,就没有流通。只有生产发展了,商品流通才能不断扩大,市场才能日益繁荣。对前者用了苦功,对后者便轻而易举。离开了生产,商业便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必须反对片面地着重财政和商业、忽视农业生产和工业生产的错误观点。”社会主义商业只有认真贯彻执行“发展经济,保障供给”的总方针,从生产出发,大力支援农业生产,支援工业生产,促进生产的不断发展,工作才能越做越好。刘少奇鼓吹“流通决定生产”的谬论,是单纯从流通出发,以市场为中心,妄图用价值规律、供求关系调节和支配生产。他要商业部门去压生产部门,一手拿“刀子”,一手拿“鞭子”,多了“砍”,少了“赶”,用市场卡生产,压建设,破坏社会主义计划经济。

刘少奇是个地地道道的“利润迷”。什么“流通决定生产”,说穿了,就是为了利润。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资本家经营商业的唯一目的,是追逐最大限度的利润。在那里,市场的供求关系是利润的信号。市场供求情况的变化,经营利润的大小,指挥着资本的流向。马克思一针见血地指出:“资产阶级社会的使命就是赚钱”,“生产剩余价值,赚钱发财,是这个生产方式的绝对规律”。我们社会主义经济是计划经济。我们的原则是计划第一,价格第二。社会主义商业不是为了利润,而是为了发展生产,保障供给。刘少奇就是要社会主义商业象资本主义商业那样,“怎么利润多就怎么办”。“怎么利润多就怎么办”,必然是利大大干,利小小干,无利不干,破坏市场供应;必然是掺杂使假,短尺少秤,以次顶好,损害群众利益;必然会刺激和影响生产部门盲目追求利润,冲击国家计划;必然导致贪污盗窃、投机倒把分子兴风作浪,挖社会主义墙脚。一句话,按照刘少奇的“利润挂帅”办事,社会主义商业必然蜕变为资本主义商业。 “利润挂帅”必须彻底批判。但是,这绝不是说社会主义商业不要利润。商业部门要遵照毛主席关于“勤俭办商店”的伟大教导,突出无产阶级政治,改善经营管理,扩大商品流通,加强经济核算,降低费用,减少损耗,取得合理的利润,为社会主义建设积累资金。那种不要利润,不要计算成本,不要经济核算的观点,是错误的。

“流通决定生产”的谬论破产了,但它的余毒还没有彻底肃清。我们有些同志,存在着一种单纯的商业观点。他们就商品分配商品,消极平衡,既怕多又怕少,盲目地一时喊多一时喊少,轻率地让生产部门一时加班突击,一时减产停产。这是“流通决定生产”余毒的表现。这些同志不懂得,不平衡是经常的,绝对的,平衡是暂时的,相对的。在市场上,某些商品一时出现的多或少,是事物矛盾规律在商品供求关系上的反映。在我们这样一个有七亿人口的社会主义国家里,生产总是要大大发展的。我们应当从生产出发,用积极态度从事综合平衡,当促进派,全面安排好市场,做到城乡兼顾,平时和战时兼顾,丰歉兼顾,国家、集体和个人兼顾。决不能单纯从流通出发,消极平衡,当促退派。某些商品一时少了,应当积极增加生产,合理调拨分配;某些商品一时多了,应当积极收购,扩大销售,增加储备,只有十分必要,才能通过计划适当调整生产。当然,我们反对“单纯商业观点”,绝不是说商业对工农业生产只能是被动的,无所作为的。我们的商业工作做得好,就会促进生产的发展,做得不好,就会妨碍生产的发展。我们必须做好商业工作,充分利用商业部门联系面广的特点,主动向生产部门反映市场情况和广大人民群众的意见与要求,同生产部门共同研究、衔接生产和购销计划,互相协作,互相支援,互相促进。那种认为商业工作对生产无能为力,那种不积极促进生产的发展的想法和做法,是错误的;而那种不管需要多少,有无使用价值,“生产什么,收购什么,生产多少,收购多少”的想法和做法,也是错误的。

国内市场问题的实质是农民问题[编辑]

中国革命始终是农民同盟军的问题。如何对待农民?支援农业,支援集体经济,帮助农民坚定地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剥夺农民,破坏集体经济,把农民引向资本主义邪路?这是商业战线上两条路线斗争的一个重大问题。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我国有五亿多农业人口,农民的情况如何,对于我国经济的发展和政权的巩固,关系极大。”商品生产要大发展,不是为了利润,而是为了农民,为了工农联盟,为了社会主义建设。遵照毛主席的伟大教导,社会主义商业应当在商品交换过程中,正确处理同农民的关系。在国家的统一计划下,按照等价交换的原则,通过适当的购销形式,既促进社会主义农业生产的发展,又促进社会主义工业生产的发展,巩固工农联盟,巩固无产阶级专政。

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推行剥夺农民的反动政策。他恶毒地要商业部门“卡住农民的脖子”,“向农民多打点主意”,妄图瓦解集体经济,破坏工农联盟。

农民是工业市场的主体;社会主义商品生产和交换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巩固工农联盟;工人阶级和农民在经济上的联盟主要通过商业环节来实现;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在市场问题上的斗争主要是争夺农民的斗争。这就是说,国内市场问题的实质是农民问题。

毛主席明确指出:“农民——这是中国工业市场的主体。只有他们能够供给最丰富的粮食和原料,并吸收最大量的工业品。”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当然也是国内市场的基础。工业的发展,市场的繁荣,都不能脱离这个基础。没有发达的农业,就不能保障人民生活的需要,就不能为工业提供丰富的原料和广阔的市场,就不能积累更多的建设资金。当然,“没有工业,便没有巩固的国防,便没有人民的福利,便没有国家的富强。”农业的现代化和农业生产的大规模发展,必须有强大工业的支援。但是,从根本上说,工业和其他建设事业发展的规模和速度,主要取决于农业能够提供多少商品粮食和工业原料,能够腾出多少劳动力,能够吸收多少工业品。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的事实证明,那一年的农业丰收了,我们的工业发展速度就更快,市场就更繁荣。这是一个规律。

社会主义商品生产和交换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巩固工农联盟。目前,我国农村人民公社一般还是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集体经济。商品交换,是现阶段农民唯一可以接受的农业同工业的经济联系形式,是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之间经济结合的主要形式。对于农民,只能交换,不能剥夺,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一个根本观点。国家对农副产品的需要,除少量农业税以外,绝大部分是通过商品交换取得的。列宁说过:“用大规模的(“社会主义化的”)工业的产品来交换农民的产品,这就是社会主义的经济实质,社会主义的基础。”社会主义商业,贯彻执行稳定物价的政策;工业品采取薄利多销的政策;在工农业产品的交换中,采取等价交换或者近乎等价交换的政策,逐步缩小剪刀差,正确处理国家、集体和个人之间的关系,调动了广大农民的社会主义积极性,活跃了城乡经济,巩固了社会主义的基础。

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鼓吹“卡住农民的脖子”,胡说什么“不等价,农民也愿意”,其罪恶目的就是要破坏农业生产,破坏农村这个广阔的市场。而破坏了社会主义农业,也就破坏了社会主义工业,“卡”了农民,也就“卡”了工人。一句话,就是破坏了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破坏了工农联盟。刘少奇这一套货色,实际上是当年托洛茨基提出的“用剥削农民经济的办法来建设工业”的反动谬论的再版。

列宁指出:“专政的最高原则就是维护无产阶级同农民的联盟”。工人阶级和农民在经济上的联盟,主要是通过商业环节来实现。农业支援工业,促进社会主义工业化;工业支援农业,帮助农业合作化和机械化,这是社会主义时期工农联盟的经济基础。社会主义商业是联结工业同农业、生产同消费的桥梁。在现阶段,工业生产的支农产品,有相当大的一部分生产资料,以及各种生活用品,是通过商业供应给农民的;农业生产的粮食、副食品和工业原料,也是通过商业收购上来,供应给工业及城市。发挥商业的桥梁作用,不仅是发展社会主义工农业生产、保障城乡人民生活所必需的,而且是密切工农关系、巩固工农联盟所必需的。在社会主义社会这个历史阶段中,巩固工农联盟始终是商业工作的一个根本任务。

毛主席教导我们:“对于农村的阵地,社会主义如果不去占领,资本主义就必然会去占领。”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在市场问题上的斗争,主要是争夺农民的斗争。这场斗争,同整个农村两条道路的斗争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在对农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同时,积极建立和发展社会主义商业,实行粮、棉、油统购统销,从流通领域切断了资产阶级同农民的经济联系,建立起社会主义的城乡经济联系,促进了农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促进了农村集体经济的巩固和发展。而集体经济的巩固和发展,又为社会主义计划市场的巩固和扩大打下了可靠的基础。刘少奇要在农村发展资本主义,总是企图让资本主义占领农村市场阵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初期,他大肆鼓吹“贸易自由”,妄图为发展富农经济铺平道路。国民经济暂时困难时期,他又刮起大搞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的黑风,妄图为破坏人民公社集体经济、复辟资本主义创造条件。刘少奇的所谓“贸易自由”、“自由市场”,是彻头彻尾的代表资产阶级和富农利益的口号,是发展资本主义的“自由”,正如列宁所指出的:“实行自由贸易就是恢复资本主义”。

国内市场问题的实质是农民问题。在商品交换过程中,正确处理同农民的关系,绝不单纯是商品买卖的经济问题,而首先是巩固工农联盟,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重大政治问题。商品交换关系是阶级关系。商品交换之中有政治。不突出无产阶级政治,不注意在商品交换中正确处理同农民的关系,就必然会犯“左”的和右的错误。

社会主义商业是为工农兵服务的新型商业[编辑]

“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为工农兵服务还是为资产阶级少数人服务,这是社会主义商业和资本主义商业的分水岭。

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大肆鼓吹“全民服务论”,妄图改变社会主义商业的性质。

“为全民服务”,多么漂亮的名词!世界上那有“为全民服务”的商业?!在阶级社会中,商业是属于一定阶级的,是为一定的阶级服务的。从来就没有超阶级的商业,也根本不会有超阶级的服务。工农兵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是我们时代的主人,是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主力军。社会主义商业必须为工农兵服务。坚持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就是坚持社会主义商业工作的政治方向,否则,社会主义商业就会变,变成资本主义商业。刘少奇的“全民服务论”,抹杀了社会主义商业的阶级性,剥去“全民服务论”的外衣,就露出为资产阶级少数人服务的原形。

社会主义商业,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首先是为工农兵服务的新型商业。经营品种、服务项目、购销形式、营业时间、网点设置、手续制度、服务态度等方面,都要时时想着工农兵,处处方便工农兵,事事为着工农兵。

刘少奇竭力宣扬资产阶级的“百色齐全”,要社会主义商业经营封、资、修等乌七八糟的东西,去满足资产阶级老爷太太少爷小姐们的需要。当这一套遭到抵制时,他就无耻地污蔑社会主义商业“花色品种劣于资本主义”。难道工农兵需要这样的“百色齐全”吗?我们不仅不要,而且要坚决把它摒弃,决不让带有封、资、修毒素的东西进入社会主义市场,腐蚀人民群众的灵魂。我们要积极经营经济实惠,朴素大方,耐穿耐用,花色品种多样化,为工农兵所喜爱的商品;同时,还要大力开展修理服务业务,满足工农兵的需要。我们提倡面向工农兵,提倡大众化,绝不是降低服务质量的简单化;我们反对资产阶级的“百色齐全”,提倡无产阶级的丰富多彩。 刘少奇在服务态度上大作文章,胡说什么资产阶级“在接待顾客的态度上,就比我们国营商店的服务人员好”,标榜资产阶级的服务态度是“好东西”。什么“好东西”!资产阶级的服务态度,是点头哈腰,花言巧语,衣帽取人,为资本主义商业的合法欺诈蒙上了一层温情脉脉的面纱。我们决不能把资产阶级这一套“接收下来”,更不能把社会主义商业办成瞧不起工农兵的“官商化”字号。社会主义商业的服务态度,应当是“对工作的极端的负责任,对同志对人民的极端的热忱”,全心全意为工农兵服务。

服务态度的好坏、服务质量的高低,决不是一般的业务问题,而是关系到工农联盟,关系到党和人民群众关系的政治问题。那种轻视商业工作,认为“商业工作是侍候人的,低人一等,没有出息”的思想;那种不是从方便工农兵出发,而是从方便自己出发,随意减少花色品种,减少服务项目,缩短营业时间的做法;那种对工农兵群众不是热情接待,有时甚至盛气凌人的态度,都是错误的。应当看到,商业工作是光荣的革命工作,商业工作人员的劳动是社会的必要劳动,没有他们的劳动,生产就不能转化为消费(包括生产的消费和生活的消费)。应当看到,任何社会都有分工,都有生老病死,社会主义应该也一样,只是服务对象不同了,服务态度应更好、服务质量应更高才对。

坚持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最根本的是要解决立场问题,态度问题,感情问题,也就是要改造世界观的问题。

改造世界观,要认真地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坚定地走毛主席指引的光辉的“五·七”道路,与工农兵相结合,参加集体生产劳动,狠抓阶级感情问题,从立场上来一个根本转变。感情的变化是由一个阶级变到另一个阶级的标志。对工农兵有了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才能端正对工农兵的态度,想工农兵之所想,急工农兵之所急。社会主义商业工作人员要在阶级斗争、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三大革命运动中,学习“老三篇”,学习毛主席的哲学著作,破私立公,改造世界观,树立全心全意为工农兵服务的思想,做毛泽东思想的宣传员,阶级斗争的战斗员,为人民服务的勤务员。

党的领导、政治挂帅、群众监督是社会主义商业永不变质的根本保证[编辑]

搞好社会主义商业,主要靠党的领导、政治挂帅、群众监督。这是毛主席的谆谆教导,是使商业领导权牢牢掌握在无产阶级手里,使社会主义商业永不变质的根本保证。

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公然反对党的领导,鼓吹“单线领导”,“条条专政”,叫嚷“不要怕地方党委”,“地方无权干涉”;反对无产阶级政治挂帅,鼓吹“业务第一”;反对群众监督,鼓吹“靠资本家办店”。其目的就是要让资产阶级掌握商业领导权,变社会主义商业为资本主义商业。

“中国共产党是全中国人民的领导核心。没有这样一个核心,社会主义事业就不能胜利。”社会主义商业必须在党的领导下,以毛泽东思想为统帅,服从中央统一的方针政策,服从国家的统一计划。目前特别要注意加强各级党委和革委会对商业的领导,更多地发挥地方的积极性。只有这样,社会主义商业才能正确处理工商、农商之间的关系,密切和群众的联系,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中更好地发挥作用。刘少奇用“单线领导”、“条条专政”取代党的领导,就是要篡夺商业领导权。这就是要害,这就是问题的实质。

政治是统帅,是灵魂,“政治工作是一切经济工作的生命线。”社会主义商业只有坚持无产阶级政治挂帅,狠抓阶级斗争,才能巩固无产阶级的领导权。当前,正在开展的打击反革命分子、反对贪污盗窃、反对投机倒把、反对铺张浪费的斗争,就是一场巩固无产阶级领导权的斗争。刘少奇鼓吹“业务第一”,是要商业人员忘记阶级斗争,忘记无产阶级专政,变成埋头业务,不问政治的糊涂人。在现实生活中,任何业务都是从属于一定的政治的,不是无产阶级政治挂帅,就是资产阶级政治挂帅。所谓“业务第一”,实际上就是资产阶级政治挂帅。社会主义商业是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不是单纯做买卖。社会主义商业人员是无产阶级的革命战士,不是资本主义的买卖人。不突出无产阶级政治,就不能抵制资产阶级的“香风”臭气,就会在阶级斗争大风大浪中迷失方向。

商业工作管钱管物,经常接触社会上的各种人,各种思想都会反映到柜台上来。三尺柜台有阶级斗争。我们要大力突出无产阶级政治,抓紧“一打三反”运动,用毛泽东思想教育商业人员,认真整顿、建设商业队伍和各级领导班子,搞好思想革命化,特别是领导班子的革命化,使商业领导权真正掌握在无产阶级手里,把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根本任务落实到各个基层。

“共产党基本的一条,就是直接依靠广大革命人民群众。”商业工作必须全心全意地依靠工人阶级,依靠贫下中农,认真地接受群众监督。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斗、批、改阶段,贫下中农管理了农村商业,工农群众监督管理了城市商业。这是商业战线上的一场革命。这场革命,彻底粉碎了刘少奇“靠资本家办店”的黄粱美梦。

工农群众监督管理城乡商业就是好!工农群众监督管理商业,抓根本,用毛泽东思想统帅一切;抓阶级斗争,提高商业工作人员阶级斗争和两条路线斗争觉悟;抓服务方向,全心全意为工农兵服务;抓政策思想教育,保证党的方针政策的贯彻执行,对改进商业工作起了显著作用。

工农群众监督管理商业,是毛主席的群众路线在商业工作中的具体运用,是商业战线斗、批、改的一项重要内容,要普遍开展起来,已经开展的单位要总结经验,坚持下去,不断提高。

让我们紧紧地团结在以毛主席为首、林副主席为副的党中央周围,坚决响应党的九届二中全会的号召,更高地举起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使商业工作永远沿着社会主义航道胜利前进!

Copyright caution.svg 本作品的作者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兩岸四地、馬來西亞以及新西蘭屬於公有領域。但1970年發表時,美國對較短期間規則的不接受性使得本作品在美國仍然足以認爲有版權到發表95年以後,年底截止,也就是2066年1月1日美國進入公有領域。原因通常是1996年1月1日,作品版權在原作地尚未過期進入公有領域。依據維基媒體基金會的有限例外,本站作消極容忍處理,不鼓勵但也不反對增加與刪改有關内容,除非基金會行動必須回答版權所有者的撤下作品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