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於本社的計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我對於本社的計劃
作者:劉天華

      改進國樂這件事,在我腦中蘊蓄了恐怕已經不止十年,我既然是中國人,又是以研究音樂為職志的人,若然對於垂絕的國樂不能有所補救,當然是件很慚愧的事。現在有這許多同志來組織這個國樂改進社,雖然還只呱呱墜地,算不定它的終身,可是有了芽,總有開花結果的希望。所以我雖然在這「四海困窮」的當兒,也不免破涕為笑。
      因為社務進行的關係,有幾位同志要我做篇計劃書,在成立刊上發表。這真是一件大難事!您想,改進國樂這個問題多麼大?憑我們這數十人去做,做一輩子也做不了它們一個角;而況我們非有職業牽制,即在求學時期。還有一層「萬事非錢不行」,我們社裡既沒有基金,又沒有收入,只靠我們幾個窮書生掏腰包,又加之以這個年頭兒,能掏得出多少!那麼,在這人材、經濟兩缺的狀況之下,有什麼預算,什麼計劃可拿來發表呢?還是乾脆不說罷?而我們的誠意與精神,也就跟著這物質上的缺乏同歸烏有麼?這當然是不能的。既然不能,就得從無可計劃中打出一條有計劃的路來。
      我們想做的事,已在本社緣起上說過。目前把急於舉辦的事,略說幾粧如下:
      刊印《音樂雜誌》,這是我們提倡音樂的至要工具。擔任編輯的已有幾位,其餘還在極力進行。經費未必有富翁們肯捐助,即由社友們自行想法。假使時局影響不到我們身上來,明年元旦一定將第一期出版。
      設立研究部,這是對於國樂上解決各項問題特設的機關。例如:皮簧,現在通行全國,而至今尚無一部可靠之譜。對此問題,我們想召集國內喜歡研究皮簧而已有程度的同志,集合一處,再請皮簧導師多位,組織研究部去解決它。諸如此類的問題甚多,我們想擇其切要的,在一、二年內為徵求同志與導師的時期,然後分別成立研究部。至於經費一層想由研究的人分擔,惟尚無概算,不敢說定。
      保存古合樂,此為前項問題之一種,以其緊急,故特別提出說明之。此項和樂,即清宮裡祭享及儀式上所用的音樂,但其樂曲有很古的淵源,並非有清一代所造。因為這種音樂是帝王的獨享品,所以民間除了一套祀孔的樂章外,什麼都沒有聽到過。到清室一亡,大家便糊里糊塗不去注意,現在是快要消滅到無蹤跡了。我以為這種音樂對於將來造成國樂的大合奏orchestra上大有可以研究之處。退一步說:於古樂的價值上亦該把它研究,於我國的音樂史上,也該把它的內容詳細記載下來。據社友鄭穎蓀先生說:宮中散出之樂工,能奏全數曲譜──約三、四百套者,現在只剩一人。而此君身老多病,我們應該急急想法找他一同研究。現在我們已請鄭先生負責同他接洽,大約在我們第一期《音樂雜誌》上總有鄭先生的詳細報告。但是,要是成功,便有兩樁難事:一是樂器問題。現在此種樂器無從購買,只有公處有──如孔廟,天、地壇,社稷壇等,是否能借到一副用,殊不敢說。二是經費問題。就是請那位樂工來的指導費。此項我擬請歡喜加入研究的人分擔一部份。其餘由募捐方面著想,但不知能不能碰釘子。
      音樂演奏會。此事對於本社,關係不甚重要,不打算十分注意。不過今年至少要演奏一次,以後能多更好。
      國樂義務教育。擬自明年暑假起,每逢暑期舉行。由社員擔任,不收學費,不給薪水,辦公費則由常費內支出。
      樂器製造廠。擬俟時局略平,由社員中集股先設一小規模的廠,從事製造與改良,如成績好,便逐漸擴充。
      各奏蓄音。此為保存現有國樂的最重要問題,但所需經費亦屬最大,而工作與手續亦最困難。現在雖有此想,但尚無妥善辦法。這是希望大家來指教的。
      我這筆柴米油鹽糊塗帳,到此暫行打斷。
      論理,這種整理國樂的工作,哪裡該人民組織團體去做,該是政府的責任。它早應立出正式機關去辦理──如日本的邦樂調查所,土耳其的國樂調查所等。我本想寫一篇意見書來討論這件事,後來一想,現在國內政府如許之多,可是哪一個能注意到這件事的,還是省說廢話罷!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2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