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馬圖序 (李清照)

提供: Wikisource
ナビゲーションに移動 検索に移動
打馬圖序
作者:李清照 宋


慧則通,通則無所不達;專則精,精則無所不妙。故庖丁之解牛,郢人之運斤,師曠之聽,離婁之視。大至於堯舜之仁,桀紂之惡;小至於擲豆起蠅,巾角拂棋,皆臻至理者何?妙而已。

後世之人,不惟學聖人之道,不到聖處。雖嬉戲之事,亦得依稀彷彿而遂止者多矣。夫博者無他,爭先術耳。故專者能之。予性喜博,凡所謂博者皆耽之,晝夜每忘寢食,但平生隨多寡未嘗不進者何?精而已。

自南渡來流離遷徙,盡散博具,故罕為之。然實未嘗忘於胸中也。今年冬十月朔,聞淮上警報,江浙之人,自東走西,自南走北;居山林者謀入城市,居城市者謀入山林,旁午絡繹,莫卜所之。易安居士亦自臨安泝流,涉嚴灘之險,抵金華,卜居陳氏第。乍釋舟楫而見軒窗,意頗釋然。更長燭明,奈此良夜乎?于是乎博奕之事講矣,且長行、葉子、博塞、彈棋,是無傳者。打揭、大小、豬窩、族鬼、胡畫、數倉、睹快之類,皆鄙俚,不經見。藏酒、摴蒲、雙蹙融,近漸廢絕。選仙、加減、插關火,質魯任命,無所施人智巧。大小象戲、奕棋,又惟可容二人。獨采選、打馬,特為閨房戲。

長恨采選叢繁,勞於檢閱,故能通者少,難遇勍敵。打馬簡要,而苦無文采。按打馬世有兩種:一種一將十馬者,謂之關西馬;一種無將二十馬者,謂之依經馬。流行既久,各有圖經凡例可考。行移賞罰,互有同異。又宣和間,人取兩種馬,參雜加減,大約交加徹倖,古意盡矣,所謂宣和馬者是也。予獨愛依經馬,因取其賞罰互度,每事做數語,隨事附見,使兒輩圖之。不獨施之博徒,實足貽諸好事,使千萬世後,知命辭打馬,始自易安居士是也。

紹興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易安室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